神行酒侠免费阅读作者从南向北小说神行酒侠

神行酒侠

时间:作者:从南向北来源:zzy

从南向北写的小说神行酒侠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主角是莫逍遥胡玉萧免费阅读内容简介:以酒成神,品鉴天地美味,莫逍遥带你领阅中古文化,现代佳酿!...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神行酒侠》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 前兆

莫逍遥褪下古装穿上一身西服,衣服和车全是胡玉箫的,莫逍遥被胡玉箫聘请为醉仙楼职业酒保,享受无工资待遇跟老板娘同吃同住,衣食住行胡玉箫报销。

此刻莫逍遥位于醉仙楼地下停车场,坐在保时捷卡宴中。

莫逍遥静靠在车椅上,深吸一口气,打开车窗,拉下手刹,在卡宴启动后脚踩油门摆动方向盘,车子一震轰响,在原地留下一股青烟,如箭般猛然射出。

“六点十三分,预计十五分钟后到家。”莫逍遥抬起右腕看时间,眸光如炬望着马路,每天颇有些机械式的活着。

莫逍遥左手手扶方向盘,放在迈速表前的手机震动起来,莫逍遥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通讯人,“林天”这两字引入眼帘,莫逍遥拿过手机一划。

“老大在不,我这里有个高峰酒会,想请你来坐镇,这边我想问问您的意思。”林天道。

“高峰酒会?”莫逍遥狐疑。

身为酒神的莫逍遥经常会被各大集团或者国家领导人邀请,以酒神的身份给客人奉上世界最精美的佳酿。

不过莫逍遥从“暗部众”退位之后,便不理俗世,进入醉仙楼经营小酒店,小日子平平常常,倒也轻松。

这次林天直言不讳想让莫逍遥组织高峰酒会,倒是第一次,莫逍遥隐士酒神名头不显已经有几年了,即使是以往老友相邀莫逍遥也没出席过,所以说林天对这次邀请没报什么期望。

若不是被一个女人拿着刀子捅着腰,打死也不打电话给莫逍遥的。

“老大,说实话,这次不是我想让你来的,有一个女的让我告诉你,八月天五角大厦顶楼几个字。”林天硬着头皮话说的很勉强。

自从莫逍遥从“暗部众”退位之后,便不理世事,除非在些特别重要的事情才会动身出山,出席酒会这种小事,林天认为根本不可能会去,来了当然好,能再见老大一面也是好的。

莫逍遥眉头一跳,深吸了一口气,淡淡道。

“高峰酒会,什么时候,我过来。”

莫逍遥语气沉重。

“燕京皇冠国际酒店顶楼,今晚八点,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到酒店楼下的接您。”

……

一座高耸入云的现代大厦建筑,矗立在神州大地,燕京皇冠国际酒店,位立燕京市北城区。

由玻璃幕墙所组成的酒店大楼,建立在燕京港湾旁,鸟瞰下去酒店被江水环绕,紧邻燕京大广场,广场上有跳舞的大妈,倒成了一道别样风景线。

一堆欧式古建筑陈列在酒店大楼旁,极具复古风气,窗台前一盆绿色盆栽,有丝清新气入鼻。

皇冠国际酒店顶楼,大致一千平米,分出五大区域。

酒店顶楼,有灯光四溢,独立出的游泳池旁有女人穿比基尼,戴墨镜,女人气质非凡。

有七彩霓虹灯散射,穿着暴露的兔女郎围绕在钢管旁,不时朝众人抛出眉眼,做出抚媚动作,撩人心魂。

林天一身蓝色西服陪同莫逍遥走在一旁。

“老大,你看我这新建的酒店,加装修员工费花了我十多个亿,东边是游泳池,西边是舞娘陪酒,北方是优雅艺术,南方专门给那群高端大佬用来交谈,中间这块最好的区域是我给老大专门准备的酿酒区域,上次我特地为老大从拍卖场买了瓶名酒,我现在这腰包都紧张了。”

林天在莫逍遥旁指路,说话不断,随手拿出中间区域的钥匙,便要开门。

莫逍遥面无表情跟在一旁,神情默然。

“女人呢?”

林天一愣,语言有些迟疑。

“这……”

莫逍遥眼神阴沉看向林天。

“老大,那女人让我跟你打完电话就走了,非说等高峰酒会才会现身,让你好好候着。”林天讪讪缩了缩头。

莫逍遥双眸微眯,跟着林天走进中央酒台,莫逍遥习惯性抬起右腕看了看时间,晚上七点三十七,离高峰酒会还差上二十三分。

受到林天的邀请莫逍遥需要调制几瓶精品鸡尾酒给在南方区域聚首的大佬品尝。

进入中心酒窖,莫逍遥便看到陈列在大理石桌椅上的高脚杯,放置在酒柜上的威士忌,是鸡尾酒的最佳配料。

多种类的有机水果摆放在框中,红白黄三色酒充足,目光看向酒柜最上端,莫逍遥眼睛一亮,在酒窖中竟然有一瓶45年代的罗曼尼康帝。

莫逍遥见到诸般材料,点头。

“材料都差不多了,再给我拿瓶45年的罗曼尼康帝,有问题吗?”

“老大,那酒是非卖品,单是用来展示的,这类酒我总共就有两瓶,都是镇店之宝。”林天肉疼的尴尬,明显是不舍把这两瓶红酒当做材料给用了。

莫逍遥不以为然,熟练地走向酒台将高脚杯摆放完整,林天刚想拒绝,“铛”一声响,莫逍遥把一瓶罗曼尼康帝给打开了。

林天猛地瞪眼,嗷嗷的心痛,见着覆水难收反而大气起来,闻到罗曼尼康帝传出的诱人酒香,浓郁的香气像似一柄剑插在了林天心头,有够难受的。

林天捂着胸口,抿着嘴一阵肉疼,拿出那两瓶罗曼尼康帝真要很大勇气,一瓶已经被打开了,难道还要藏着掖着吗,林天狠下决心,豪情万丈,受不了莫逍遥刺激,拿起对讲机叫经理把他藏得另一瓶罗曼尼康帝给送了上来。

“经理!把我办公室抽屉里放着的那品酒拿出来!”

第二瓶藏着的私货,没用两分钟便送到了酒店顶楼中心区域,林天接过由酒店经理递过来的红酒,给莫逍遥送了过去。

莫逍遥接过红酒,刚一开口林天相死的心都有了。

“一瓶就够了,另一瓶我就带回酒窖自己喝了,这次我就不算你报酬了。”莫逍遥嘴角勾出一抹诡异弧度,得逞的模样拍了拍林天肩头,目露赞赏。

林天一愣,刚想着把那瓶红酒给要回来,即刻被莫逍遥推向门外,一下把门关上,林天回头呆呆的看着透明玻璃幕墙内的莫逍遥,心里阵阵抽痛,拿出两瓶四五年的罗曼尼康帝,着实是让他大出血了一次。

这类酒通常有价无市,有钱也难买,四五年罗曼尼康帝几乎绝世了,一瓶千金难求,也怪不得林天嗷嗷大叫肉疼。

……

莫逍遥很快便将调酒材料全部准备好,一人内心空明面向顶楼所有人,微微一笑,莫逍遥双眼露出狂热,酒神称号,绝无二人。

顶楼的中心区域,被四面玻璃幕墙围住,莫逍遥的动作在众人的注视下,零散的灯光有序扫过莫逍遥,像是在黑夜中的明星,开始展现他独特的技能。

调酒过程是一场精美的表演,花式调酒,作为一项新兴的调酒技艺被莫逍遥熟练地掌握,此调酒方式更能使其入味!

指尖跳动,旋转酒瓶调酒,在零散灯光下的酒液散发着红光,四五年罗曼尼康帝酒液盛放至多盏高脚杯中,红酒液如鲜血,长达七十年的沉淀略有些粘稠,香韵味浓郁。

此酒配以水果酱汁,放上冰块进行花式调酒调制,放入些许水果果块,加以酒神特殊配料,是很可口的鸡尾酒。

没有过多繁杂的调料,没有诸多繁杂的步骤,经过一番调制摆弄,就是一瓶上好的佳酿,以四五年的罗曼尼康帝为主要调料开始进行酒液调制。

莫逍遥面对整个中心酒窖,开始准备调酒所用的材料。

红酒,番茄汁,辣酱,水果粒,冰末……几类东西分别以配方比例混合在水晶条酒瓶中等待莫逍遥的花式调制。

“夜晚七点五十二分,调酒完成时间七分钟,高峰人员入场后酒杯入座。”莫逍遥眼底闪过一抹精满。

与此同时,全场的闪光灯全部汇聚在一点,酒神的表演开始了。

在莫逍遥同意进入酒会的那一刻,林天便把消息散布下去,今晚酒会佳酿由当代酒神酿制,酿制前表演一番花式调酒表演,所有人都能透过中心区域的玻璃幕墙进行观赏品析。

此时的莫逍遥逐渐步入巅峰状态,屏息凝气调解内息,一口深呼吸后,将混有罗曼尼康帝和果汁的酒瓶开始对空摇甩。

抛掷酒瓶外向反抓,将两瓶由四五年罗曼尼康帝兑出的酒液,抓至掌心,莫逍遥再次吸一口气,在聚光灯下的莫逍遥在此刻显得光辉耀眼,两手无形间露出微微波动,看似无形的蓝色内力出现。

顷刻间两酒酒瓶开始极速旋转,莫逍遥站立如钟,两手中具有魔力,如吸铁将酒瓶锁得牢固,只见莫逍遥两手五指疯狂弹动,重金属音乐赫然响起!

莫逍遥的名气在上流社会中得以传递,场中有半数的人都见过莫逍遥的照片,闻名不如一见,林天此刻拿着个话筒在进行主持,高峰酒会前夕的压轴表演的担子尽数压在了莫逍遥身上,酒神的花式调酒,必将见到不一样的东西。

红色酒液如莫逍遥手中跳动的精灵,莫逍遥两手一摆,头顶宛若升起了一团火,三花聚顶,如一只凤凰从烈火中熊熊升起,重金属音乐达到顶峰,若一声凤鸣激扬,响彻万里天空,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展现,得到了客人的掌声微笑,有人大声喝彩。

第5章 酒神的狂热

莫逍遥的目光中有一丝虔诚,虔诚中夹杂着狂热,身为酒神有着对酒的热爱,两瓶由水晶打造的酒壶在莫逍遥的极速摆动,如梦如幻的调酒技巧,赢得满堂惊诧。

调制鸡尾酒时,最重要的是鸡尾酒配方,其次看中的便是手法,莫逍遥在水晶酒瓶中填上了一份辣剂的原料,鲜血的红,如凤凰在火焰中浴火重生。

莫逍遥仿佛置身于宇宙星河之中,繁星无限,只剩下莫逍遥和两尊酒壶,莫逍遥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中,眼中只有这两壶酒,感受不到时间的流动!

莫逍遥的手法让人无法理解,两个酒瓶在莫逍遥手中若螺旋般转动,频率太快,快的令人眼花缭乱。

在场的观众没有一人能够看清莫逍遥的手法,两手的酒壶不断旋转,炙热刺眼的红光像是两轮太阳被莫逍遥持拿在手,莫逍遥宛若天神,控制着日月星辰,在重金属音乐的躁动下,所有人心都被牵动起来。

有人贴在玻璃幕墙外拿起手机进行录像,有人特地追寻酒神的名头来此地观赏调酒表演,这是一门艺术,一种不被外认知的高端艺术!

莫逍遥猛地一抓酒瓶,两手抓着酒瓶猛地后摆,酒瓶一下向后飞了出去,众人皆惊,以为酒神调酒会失败,众人没想到的是酒瓶脱手后若一枚从低谷中再次升起的烈阳,历经夜晚白昼,是一个轮回,历经七天七夜,烈阳重新回到莫逍遥两手中。

一群吃瓜群众瞪大了眼睛,这手调酒技巧简直闻所未闻,跟神话般在他们心中出现,他们怎么也看不出莫逍遥是怎么做到的,这一手技艺不负酒神的名号。

在场唯一能够看清莫逍遥动作的只有林天,林天的目光不同常人,锐利深沉,他发现,莫逍遥除了双臂在动作以外,其他部位都处于静止状态,为了保持两臂动作绝对无误,静若处子,两手的五指缺像在弹钢琴般富有魔力,演奏出激情的协奏曲。

莫逍遥面无表情,众人都以为这场盛会即将落幕,在这一瞬间,莫逍遥紧闭双眸,深吸一口气,能做到上一步就已经让观众瞠目结舌,实属不易,没曾想莫逍遥再次将酒壶投出,两瓶酒从手中高速旋转飞出三米高!

在这一瞬间所有人竟然看到了九轮太阳,在神话中出现的东西呈现在他们眼前,酒瓶的高速旋转交合形成九轮烈阳的盛况,在那巅峰的高度,最后的那一刹那,九轮烈阳一一陨落,对应“后羿射日”的古神,直留下最后一轮烈阳在莫逍遥手中旋转,直至陷入沉寂!

众人神色一晃,即闻桌面砰响,两瓶酒壶落在了桌上,莫逍遥气定神闲长输一口浊气,此酿酒法名“后羿射日”,是莫逍遥专门从华夏古神话中钻研出来。

莫逍遥没有急着把酒壶打开,抬起手看了看时间,比预计的七点五十九分的时间要少上了那么一分钟,待得酒液停止流窜,莫逍遥将水晶壶上封闭的盖子打开。

莫逍遥鼻子微颤,闻见浓郁带有丝甜辣味的酒气,很是享受,这酒有个特别的名字“悲落”,不同于古代的后羿,最后一颗太阳在调酒的时候没有留下,面临陨落。

“酒有时候跟菜相当,讲究一个色香味俱全,酒液如血,香味浓郁,味觉似妖,此酒非凡。”

众人的目光变得炙热起来,所有人见到呈在高脚杯上的酒液,心里总有股火气弥漫,仿佛在透明的玻璃幕墙外就能闻到酒气的芬芳,等待品尝。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莫逍遥身上,品鉴鸡尾酒不仅仅要看他的调制手法或是原料的昂贵性,在好的花式调酒调制出来的鸡尾酒难喝,也是无用。

莫逍遥这张wannian不见的冰山脸露出微笑,“悲落”这酒最后的酿制时间定格在四年前,即使在醉仙楼的这三年间他也没酿制过一次。

此酒对莫逍遥来说意义非凡,四年前的那天,床上留下了一抹鲜红。

“情债难还这话还真不错。”莫逍遥无奈耸了耸肩。

那是一个纸醉金迷的晚上,莫逍遥一声叹息,做过鸡尾酒后,莫逍遥着手去高峰席会上入座,想着能不能在入座席间先见着四年前被自己欠下情债的女人,一席纯白色衣裙,那女人性格单纯的令人发指。

莫逍遥今年二十三岁,四年前的他方才十九岁,因为常年在“暗部众”的原因没有时间跟女性接触,十九岁那年接到了一个保镖任务,面临生死,跟一个女生堕入爱河,酿制了“悲落”同她共饮,两人爱情逐渐升温,莫逍遥可耻的夺了人家的第一次,没曾想第二天却接到了“暗部众”组织人打来的电话,为了安定内部,莫逍遥只能离开。

当莫逍遥想要再找那名叫黎婷得女子时,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了,即使动用莫逍遥的关系网也无法预料到那名女子去了哪里。

今天的再会,莫逍遥可是经过一番打扮,西装革履打上了一根领带,手里拿着一盏盛满酒液的高脚杯,在众人炙热目光的注视下,打开透明玻璃幕墙的门,将酒杯递给了在门前一直等待着的林天。

“老大,要说组织里最会装逼的,除了郝建那**,非你莫属!”林天讪笑一声,眼见莫逍遥没什么反应,林天只得低下头独自饮酒。

透明玻璃幕墙外围上了一群人,有穿着比基尼的高气质美女在跟莫逍遥暗送秋波,有人拿着手机拍照,都想记录下这名酒界的大佬莫逍遥。

适才那副美轮美奂的调酒姿势,惊艳众人,围绕在一旁的吃瓜群众都想看看莫逍遥能做到哪一步,酒味倒地如何?

林天手里高脚杯中的酒液像是拥有生命,酒液灵动,林天用手持红酒姿势习惯性晃了晃,这一刻酒气挥发,浓郁的香味竟让人痴了,这酒仿佛被莫逍遥赐予了魔力,酒液晶莹红,散发着光泽,一会像是粘稠的血液,一会像是初生之火从盛烈逐渐走向破败。

林天作为此酒的第一位品尝者,见着酒液猛地咽了咽口水,目光变得灼热起来。

在组织中都不常喝到老大酿制的鸡尾酒,此次莫逍遥因为女人的原因特意来皇冠酒楼主持酒会,提供鲜美的佳酿,林天心中还是很感动的。

见着手中的酒杯,林天突然感觉自己不再是那么肉疼了,两瓶四五年的罗曼尼康帝一瓶被当做报酬另一瓶被当做鸡尾酒原料,感情还是挺值得。

酒液如火般茂盛,林天忍不住送到嘴边抿了一口。

忽然间,林天宛若被电流穿过了全身,思绪瞬间凝固,整个人呆滞在那,细细品味酒味香气,一抹红晕浮现在两靥间,林天舒畅至极,突然间眼中光芒大盛,大叫三声。

“好!好!好一杯鸡尾酒!”

林天两眸像是有烈焰升起,“悲落”焚心,灼的人心疼。

周围有吃瓜群众羡慕的看着林天,多数人都喜欢喝酒,喝酒讲究一个品,跟吃菜一样,好吃当然才会多吃,酒也是如此,佳酿往往是人追寻的东西,而莫逍遥就是能酿制出此类佳酿的人。

有人站在一旁不解的问向林天。

“林董,你觉得这酒味道如何。”有人眼馋道。

林天看了看莫逍遥,转眼又看向那人,眼中有掩饰不了的兴奋。

“这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鸡尾酒,涩中呆一丝辛辣,细细品味竟有种让人燃烧起来的快感,相当令人回味。这杯酒与众不同,具有魔力,喝了第一口,竟然让我沉沦了,好,非常好!不亏是当今酒神所酿制的,若是非要给个评分评价的话,除了完美二字,我倒想不出其他词了。”

林天说话间,在众人的目光下将酒液一饮而尽,一口将三分之二杯高脚杯的量咽了下去,散在酒液中的酒粒,未经过咀嚼,冰块粉末刺激着林天的咽喉,一股冷热交加的气息从喉头一路流至丹田形成一个循环。

林天全身毛孔炸立,皮肤呼吸着空气,一缕辛辣味混杂着罗曼尼康帝独有的葡萄酒香,自口腔,喉头,胃腹中渊远流长。

带有冰末的酒液竟在肺腑之中升起一束火焰,仿佛在林天肚子里引爆了一颗我深水鱼雷,巨大的冲击力澎湃。

酒气上头流遍全身各处,在这之间林天竟有种畅快淋漓的快感,一杯酒意犹未尽,想喝第二杯。

酒过三巡,林天开心的笑,目光略过莫逍遥看向周围在皇冠国际酒店顶楼的客人们,这些都将是高峰酒会的贵宾,都是各界的精英,举办此界高峰酒会的意义,就是为了促进各个集团的商业合作,研发始弄新的项目,一起开发研究。

借着莫逍遥花式酿酒表演的余热还没结束,喝完杯酒后,林天抓住时机充分调动场中气氛,正巧是八点的时间调动酒峰会所有人前往顶楼南方区域入座。

“此酒天下仅有,乃是酒神莫逍遥用四五年罗曼尼康帝为主原料的酿制的鸡尾酒酒液,今天酒神所酿制的佳酿将会由我们兔女郎送到各自的座位上给各位平常,现在还请前往高峰会场入座。”林天笑着道。

作为皇冠国际酒店的首席执CEO,亲自引领者这些人到顶楼南方区域就坐。

莫逍遥心不在焉,左顾右盼找着黎婷,寻遍整个国际酒店顶楼没看到黎婷得影子,穿着暴露的服务生或者身穿比基尼服饰刚从游泳池下来的人倒是很多。

因为莫逍遥的一直跟林天走在一起,上前来询问事情来主动打搅莫逍遥的人倒是不多,跟着林天进入南方区域会场,那些放在玻璃幕墙当中的酒液到时候会由兔女郎亲自端到会场当中分发给各界大佬品鉴。

“哎呦,祖宗你别给我洒咯!”林天一脸心疼的望着这些毛手毛脚的“兔女郎”,这么好的酒液撒掉一滴都是罪过。

林天心情沉闷,很不舒服,这么好的佳酿被这些女人破坏了可不好。

林天看守着这些女子一路走进了顶楼南方会客区,今天举行高峰酒会为的就是促进各界商业合作,因为此前国家下发政策开始开发新区,各界人士都想分一杯羹,此地各类厂商云集,开始讨论地盘的分配问题。

林天在前给莫逍遥带路,连他这皇冠国际酒店的主人一样要拿出IC卡用来验证身份,南方区域进入的审核特别严谨,高峰顾名思义,在座的都是屹立在金字塔顶端的那些人,女人换上了礼服,而男人则是不变的西装革履。

“先生,没有IC卡不允许进入,如果您是陪同来的,还请您在顶楼区域等候。”一个身穿马甲的服务生面带歉意的拦住莫逍遥,几个黑人保镖随后跟上,黑人保镖的衣袖口能清晰地瞅见一点鼓起的东西,根绝莫逍遥多年经验的判定多半是枪械。

莫逍遥双眸一凝,面色生出不善,依照莫逍遥的判断,黎婷就在里面,此刻有人挡住他见初恋情人,哪能不气。

“让开!”莫逍遥话语很冷,眉头微皱,如毒蛇般的目光射出,穿马甲的服务生一哆嗦,赶紧躲到黑人保镖的身后。

保镖见莫逍遥想闹事,好像得到命令一般,立即便要上前把莫逍遥给办理了。

一个飞机头发型的年轻人从峰会区域中出来,见到黑人保镖点了点头,随后略过莫逍遥直接看向林天。

“这不是我们皇冠酒店的林董嘛,怎么,作为东道主不进去主持会议,在这磨磨唧唧的,好玩吗?”

第6章 群情激烈

王昀冷笑道,眼神下,颇有种上位者看下位者的自豪感,眼神中满是轻视。

林天见到自己大哥被拦,心有怒意,遇见老来的敌手也没有素质。

“俗话都说好狗不挡道,你这几条狗倒也听话,说明你这大狗当得还不错啊。”

林天冷笑道,他跟王昀两人四目相对,眸光中有烈焰升起,燃烧熊熊烈火。

“高端峰会可不是阿猫阿狗想来就来的,赶紧带着你的跟班滚蛋,今天我在这你就别想进去。”王昀哼道。

……

莫逍遥面无表情,抬起右腕看了看时间,八点三分零二秒,离预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三分钟,莫逍遥眉头一皱,没有犹豫一拳直接抓过黑人保镖的衣领,没说一句话,一个过肩摔直接撂翻在地。

“嘭!”

一声震响传来,引来围观群众的瞩目,一副暴力美学在大众的眼底下呈现。

林天连同王昀都是一愣,王昀呆滞的望向莫逍遥,睁目结舌,分明是找死啊。

能在高峰酒会上的人没一个是善茬,每个人上楼的时候多多少少带了两三个保镖,最次都是退伍军人出身,敢在南方区域闹事跟找死无遗,一个保镖倒下了,穿着黑衣服在一旁呆着的其他人当然不能愣着。

忽然一下,云集在各个角落的保镖都露出头来,见莫逍遥的样子竟有些戏虐。

“你说居然有煞笔赶在顶楼区域闹事,是不是觉得活的长了?”

“干活,大佬们在里面举行酒会,把事情尽快给料理,危机时刻可以动枪。”

“A位集合,派架直升机来,叫狙击手做好保护董事长的准备。”

林天作为酒店的东道主虽然有些话语权但是不大,南方区域当中的每一个都不是善茬,精的跟老狐狸一样,林天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刚起步的集团老板,尚还没站稳脚跟,之所以能被人在自己的地盘上这么嚣张也不是没有原因。

总是被人压上一头,退出了“暗部众”之后不常动武,便是单以林天一人之力便可力敌千军,而莫逍遥作为“暗部众”组织的首领,曾一人血战万人,杀了个血流成河鉴定下修罗的名号,他的成就无人能比。

蓦然间,林天额头留下一抹冷汗,望向周围的保镖打手,心生同情。

林天威胁道“他是我带的人,别动手,否则后果自负。”

林天本想用一张IC卡再把莫逍遥给带进峰会区域,可是事实总不如人愿,刚进门口的时候便被人给拦了下来,没有足够的身份证明能力不足尚没有资格进入峰会区域。

王昀挑眉,用轻蔑的眼神看着莫逍遥,评价道。

“山野村夫,四肢发达,会摇两下瓶子便以为能挤进这个圈子?林天你眼光也太低了吧,收这样一个人当跟班我都为你不耻。”王昀讽刺道。

林天皱眉瞥了王昀一眼,冷声道。

“我是他小弟……对了,送你四个字,自求多福!”

王昀一愣,说时迟那时快,南方区域惨叫声不断,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七八个保镖零零散散的躺在地上,肌肉痉挛抽搐,被莫逍遥一拳镶进腹部,几个身影在空中飞窜,有人口吐白沫飞撞至墙上,发出一声闷响,立即昏死过去。

莫逍遥抬起右腕看了看手表上显示的时间。

“八点零四分三十八秒,预计到达区域会场的时间是两分钟,八点零六分三十八秒,场内共有四十九名保镖一个煞笔,三十三人持枪持械,一架直升飞机,一柄狙击枪。”

莫逍遥眸中散发精芒,目光扫过整个顶楼区域,只是一瞬间便已经了解到全部的情况,算好时间,直接往区域门前冲,本来皇冠国际酒店设立在峰会区域门门口的保安随着林天一声命令全部撤走。

一场本来是来见初恋情人的高端峰会演变成了枪械战争,莫逍遥一人独面千军万马,不见丝毫紧张的模样,随着莫逍遥一声冷笑,时间过度到八点零四分三十九秒……

散落在顶楼的保镖保安倒也是兢兢业业,为老板的安全占好最后一班岗位,绝不玩忽职守,有人亮出藏在衣袖口袋里的刀子,顶端的酒会峰会,被人这么一拦,谁也没预料到竟然会出现这般情况,一场好好的峰会演变成了地痞流氓争夺地盘的打斗。

一时间,整个酒店顶楼混乱不堪,有保安也被林天掉上来维持现场秩序,要说站队,林天绝对是站在莫逍遥这边的,他维持秩序的方法便是谁来了也不能打搅到莫逍遥打架。

一个个保镖打手被莫逍遥撂倒,在莫逍遥狠辣的拳锋下没有一个人能够扛过一拳。

“拦我者,死!”

莫逍遥两手手心被指甲掐出了深红的痕迹,他心中的痛只有男人能够明白,四年前的那一天,他离她而去,黎婷同他玩闹,亲吻的画面不断闪烁,**旖旎后夺掉她第一次,这之后的内疚,在顷刻间将莫逍遥包裹,化为了一股冲劲。

王昀瞪大了眼睛,呆滞的看着莫逍遥,忍不住大吼,哪还有一点高端人士该有的素质。

“把这疯子给拦住了,拦不住你们老板都得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妈的,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疯子。”王昀话刚一说完,脸上多出了一个硕大的巴掌印,谨慎的看向四周都没发现是谁出的手。

“王总,我瞅见你脸上有只蚊子,我现儿正好没事,帮你给灭了!”林天嘿嘿一笑,缓缓的接近王昀,随后跳了起来,巴掌挥动竟带有丝缕破风声,只闻林天爆喝。

“**你妈,你这该死的东西,竟敢得罪我们王总,不知道我们王总脸上有痔疮吗?吸,吸死你们!”

话音刚落,巴掌声铿锵有力,王昀直接口吐白沫,捂着脸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诶!王总您今儿是不是吃了屎啊,怎么这么招虫子,有只蚂蚁在你胸口乱窜,我看到了,我帮您治治……”林天笑声恐怖,吓得王昀浑身一哆嗦。

……

与此同时在皇冠国际酒店顶楼玻璃门前,有三两个畏畏缩缩的年轻人带着口罩,在等待着什么。

“大哥,十分钟了,我们杀进去吧。”一个手持着铁棍的小弟征询张洋的意见,因为是第一次跟老大出来办事,行动上多少有些畏惧。

今天在醉仙楼当中被莫逍遥落了面子,一直怀恨在心,最后所受的宫刑倒也不是真正的宫刑,黄博给张洋喂了半斤**,将四肢捆在床上不得动弹,眼前放映的是岛国特产,张洋还只能看着。

在如此生与死的折磨后张洋被放出来了,一当出来后,无论张洋怎么测试他那小兄弟都支不起来,这一反应让张洋崩溃,报复心就此大盛,费力找到莫逍遥的所在地,带着几个黑社会上的弟兄就要报仇。

“老子要让那酒保断子绝孙,享受千刀万剐之酷刑!”张洋心中愤道,见到顶楼区域的门口没有保安把手,张洋不再犹豫,向几个小弟打了打手势,从口袋里掏出从他老爷子那求来的卡,要刷卡进门。

“兄弟们……”

张洋三个字刚说出来,顶楼里数道惨叫声传出,瞬间便打乱了几个人的阵脚。

“啊!”

“啊~”

“啊……”

站在门口手持铁棍的小弟猛地一震吓得跳了起来,没一秒瞬间从顶楼门前跑到了电梯口。

“**!”小弟拿着铁棍大声叫喊了一声,抓着铁棍嗖一下的来到了电梯口,按下了下键。

张洋一脸错愣的看着这不争气的小弟不经怒骂道“你特么,要干嘛?”

张洋的心刚才也跟着扑通了一下,小弟这突然的动作着实震惊到了他,张洋左顾右盼环视六楼的区域,并没有保安更没有路人经过。

“大……大哥,里面有人,他叫的声音太大我怕把保安招来。”手持铁棍的小弟唯唯诺诺,低着头不敢直视张洋。

张洋瞪大了眼睛,听着这话差点没当场拿刀片把这不争气的小弟给废咯。

“保安来个卵蛋啊!你特么现在给老子过来,你姐让我照顾你,不是让你来这给老子丢脸的,看你这怂逼样,什么时候能混到我现在的地位?”张洋看着手持铁棍的小弟,低着头慢吞吞的走在他的身边,一巴掌忍不住就抽在了他的头上。

一个混黑社会的能怂成这样,这等着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啪!

张洋一手抽在了手持铁棍的小弟头上。

“抬头!”张洋叫道,片刻见小弟还没把头抬起来,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老子叫你抬头!”张洋吼道,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这个小弟,真是生气啊。

瞧见刚刚这小弟的逃跑速度,保安来了绝对是第一个跑的,抓到了,为了免受皮肉之苦也得把张洋这几个同伙一一给供出来,一想到这就生气啊!

张洋肚子里憋着一团火气,指着顶楼边缘区域大门。

“你给老子把门,踹开。”

“啊?”手持铁棍的小弟一愣,呆呆的看着张洋。

“我叫你把门踹开,听不懂人话吗?踹啊!”张洋向小弟递上IC卡,小弟刚接过卡,一脚踹在了的酒店顶楼门上,留下一道深黑色的鞋印。

张洋见此用力揉了揉昏晕的额头,心中暗骂道,这煞笔!

手持铁棍的小弟见一脚踢不开,准备再次一脚下去,势必要把门踹开

在手持铁棍的小弟伸出第二脚的时候,当场就被张洋拦住。

“起开!你说你还能再蠢一点嘛!”

张洋一手将手持铁棍的小弟拨开,抢过IC卡,靠在房间门的读卡器上,按下门把故作姿势的一脚踹到了门上。

嘭!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几个面带口罩的凶神恶煞模样的人,如螃蟹横行霸道一路走进了顶楼区域,正巧张洋开的那扇们正好面对南方峰会举行的区域。

“弟兄们抄家伙!”

“好!”

“老大威武!”

两个小弟在后面助威呐喊,张洋大步流星,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三人手持铁棍皆是一愣,有人拿出了枪,头顶上有一架直升机盘旋,在张洋眼里本是酒保的莫逍遥脚下躺着二十多号保镖,一个个痛苦的哀嚎,要死要活的。

三人瞪大了眼睛,瞠目结舌,张洋手里的铁棍更是因此一下掉在了地上。

“**,这是拍电影吗!?”张洋愣愣的。

《神行酒侠》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