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行酒侠在线阅读莫逍遥胡玉萧的小说免费阅读

神行酒侠

时间:作者:从南向北来源:zzy

神行酒侠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此小说是由作者从南向北写的关于主角莫逍遥胡玉萧的故事:以酒成神,品鉴天地美味,莫逍遥带你领阅中古文化,现代佳酿!...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神行酒侠》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6章 群情激烈

王昀冷笑道,眼神下,颇有种上位者看下位者的自豪感,眼神中满是轻视。

林天见到自己大哥被拦,心有怒意,遇见老来的敌手也没有素质。

“俗话都说好狗不挡道,你这几条狗倒也听话,说明你这大狗当得还不错啊。”

林天冷笑道,他跟王昀两人四目相对,眸光中有烈焰升起,燃烧熊熊烈火。

“高端峰会可不是阿猫阿狗想来就来的,赶紧带着你的跟班滚蛋,今天我在这你就别想进去。”王昀哼道。

……

莫逍遥面无表情,抬起右腕看了看时间,八点三分零二秒,离预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三分钟,莫逍遥眉头一皱,没有犹豫一拳直接抓过黑人保镖的衣领,没说一句话,一个过肩摔直接撂翻在地。

“嘭!”

一声震响传来,引来围观群众的瞩目,一副暴力美学在大众的眼底下呈现。

林天连同王昀都是一愣,王昀呆滞的望向莫逍遥,睁目结舌,分明是找死啊。

能在高峰酒会上的人没一个是善茬,每个人上楼的时候多多少少带了两三个保镖,最次都是退伍军人出身,敢在南方区域闹事跟找死无遗,一个保镖倒下了,穿着黑衣服在一旁呆着的其他人当然不能愣着。

忽然一下,云集在各个角落的保镖都露出头来,见莫逍遥的样子竟有些戏虐。

“你说居然有煞笔赶在顶楼区域闹事,是不是觉得活的长了?”

“干活,大佬们在里面举行酒会,把事情尽快给料理,危机时刻可以动枪。”

“A位集合,派架直升机来,叫狙击手做好保护董事长的准备。”

林天作为酒店的东道主虽然有些话语权但是不大,南方区域当中的每一个都不是善茬,精的跟老狐狸一样,林天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刚起步的集团老板,尚还没站稳脚跟,之所以能被人在自己的地盘上这么嚣张也不是没有原因。

总是被人压上一头,退出了“暗部众”之后不常动武,便是单以林天一人之力便可力敌千军,而莫逍遥作为“暗部众”组织的首领,曾一人血战万人,杀了个血流成河鉴定下修罗的名号,他的成就无人能比。

蓦然间,林天额头留下一抹冷汗,望向周围的保镖打手,心生同情。

林天威胁道“他是我带的人,别动手,否则后果自负。”

林天本想用一张IC卡再把莫逍遥给带进峰会区域,可是事实总不如人愿,刚进门口的时候便被人给拦了下来,没有足够的身份证明能力不足尚没有资格进入峰会区域。

王昀挑眉,用轻蔑的眼神看着莫逍遥,评价道。

“山野村夫,四肢发达,会摇两下瓶子便以为能挤进这个圈子?林天你眼光也太低了吧,收这样一个人当跟班我都为你不耻。”王昀讽刺道。

林天皱眉瞥了王昀一眼,冷声道。

“我是他小弟……对了,送你四个字,自求多福!”

王昀一愣,说时迟那时快,南方区域惨叫声不断,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七八个保镖零零散散的躺在地上,肌肉痉挛抽搐,被莫逍遥一拳镶进腹部,几个身影在空中飞窜,有人口吐白沫飞撞至墙上,发出一声闷响,立即昏死过去。

莫逍遥抬起右腕看了看手表上显示的时间。

“八点零四分三十八秒,预计到达区域会场的时间是两分钟,八点零六分三十八秒,场内共有四十九名保镖一个煞笔,三十三人持枪持械,一架直升飞机,一柄狙击枪。”

莫逍遥眸中散发精芒,目光扫过整个顶楼区域,只是一瞬间便已经了解到全部的情况,算好时间,直接往区域门前冲,本来皇冠国际酒店设立在峰会区域门门口的保安随着林天一声命令全部撤走。

一场本来是来见初恋情人的高端峰会演变成了枪械战争,莫逍遥一人独面千军万马,不见丝毫紧张的模样,随着莫逍遥一声冷笑,时间过度到八点零四分三十九秒……

散落在顶楼的保镖保安倒也是兢兢业业,为老板的安全占好最后一班岗位,绝不玩忽职守,有人亮出藏在衣袖口袋里的刀子,顶端的酒会峰会,被人这么一拦,谁也没预料到竟然会出现这般情况,一场好好的峰会演变成了地痞流氓争夺地盘的打斗。

一时间,整个酒店顶楼混乱不堪,有保安也被林天掉上来维持现场秩序,要说站队,林天绝对是站在莫逍遥这边的,他维持秩序的方法便是谁来了也不能打搅到莫逍遥打架。

一个个保镖打手被莫逍遥撂倒,在莫逍遥狠辣的拳锋下没有一个人能够扛过一拳。

“拦我者,死!”

莫逍遥两手手心被指甲掐出了深红的痕迹,他心中的痛只有男人能够明白,四年前的那一天,他离她而去,黎婷同他玩闹,亲吻的画面不断闪烁,**旖旎后夺掉她第一次,这之后的内疚,在顷刻间将莫逍遥包裹,化为了一股冲劲。

王昀瞪大了眼睛,呆滞的看着莫逍遥,忍不住大吼,哪还有一点高端人士该有的素质。

“把这疯子给拦住了,拦不住你们老板都得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妈的,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疯子。”王昀话刚一说完,脸上多出了一个硕大的巴掌印,谨慎的看向四周都没发现是谁出的手。

“王总,我瞅见你脸上有只蚊子,我现儿正好没事,帮你给灭了!”林天嘿嘿一笑,缓缓的接近王昀,随后跳了起来,巴掌挥动竟带有丝缕破风声,只闻林天爆喝。

“**你妈,你这该死的东西,竟敢得罪我们王总,不知道我们王总脸上有痔疮吗?吸,吸死你们!”

话音刚落,巴掌声铿锵有力,王昀直接口吐白沫,捂着脸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诶!王总您今儿是不是吃了屎啊,怎么这么招虫子,有只蚂蚁在你胸口乱窜,我看到了,我帮您治治……”林天笑声恐怖,吓得王昀浑身一哆嗦。

……

与此同时在皇冠国际酒店顶楼玻璃门前,有三两个畏畏缩缩的年轻人带着口罩,在等待着什么。

“大哥,十分钟了,我们杀进去吧。”一个手持着铁棍的小弟征询张洋的意见,因为是第一次跟老大出来办事,行动上多少有些畏惧。

今天在醉仙楼当中被莫逍遥落了面子,一直怀恨在心,最后所受的宫刑倒也不是真正的宫刑,黄博给张洋喂了半斤**,将四肢捆在床上不得动弹,眼前放映的是岛国特产,张洋还只能看着。

在如此生与死的折磨后张洋被放出来了,一当出来后,无论张洋怎么测试他那小兄弟都支不起来,这一反应让张洋崩溃,报复心就此大盛,费力找到莫逍遥的所在地,带着几个黑社会上的弟兄就要报仇。

“老子要让那酒保断子绝孙,享受千刀万剐之酷刑!”张洋心中愤道,见到顶楼区域的门口没有保安把手,张洋不再犹豫,向几个小弟打了打手势,从口袋里掏出从他老爷子那求来的卡,要刷卡进门。

“兄弟们……”

张洋三个字刚说出来,顶楼里数道惨叫声传出,瞬间便打乱了几个人的阵脚。

“啊!”

“啊~”

“啊……”

站在门口手持铁棍的小弟猛地一震吓得跳了起来,没一秒瞬间从顶楼门前跑到了电梯口。

“**!”小弟拿着铁棍大声叫喊了一声,抓着铁棍嗖一下的来到了电梯口,按下了下键。

张洋一脸错愣的看着这不争气的小弟不经怒骂道“你特么,要干嘛?”

张洋的心刚才也跟着扑通了一下,小弟这突然的动作着实震惊到了他,张洋左顾右盼环视六楼的区域,并没有保安更没有路人经过。

“大……大哥,里面有人,他叫的声音太大我怕把保安招来。”手持铁棍的小弟唯唯诺诺,低着头不敢直视张洋。

张洋瞪大了眼睛,听着这话差点没当场拿刀片把这不争气的小弟给废咯。

“保安来个卵蛋啊!你特么现在给老子过来,你姐让我照顾你,不是让你来这给老子丢脸的,看你这怂逼样,什么时候能混到我现在的地位?”张洋看着手持铁棍的小弟,低着头慢吞吞的走在他的身边,一巴掌忍不住就抽在了他的头上。

一个混黑社会的能怂成这样,这等着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啪!

张洋一手抽在了手持铁棍的小弟头上。

“抬头!”张洋叫道,片刻见小弟还没把头抬起来,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老子叫你抬头!”张洋吼道,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这个小弟,真是生气啊。

瞧见刚刚这小弟的逃跑速度,保安来了绝对是第一个跑的,抓到了,为了免受皮肉之苦也得把张洋这几个同伙一一给供出来,一想到这就生气啊!

张洋肚子里憋着一团火气,指着顶楼边缘区域大门。

“你给老子把门,踹开。”

“啊?”手持铁棍的小弟一愣,呆呆的看着张洋。

“我叫你把门踹开,听不懂人话吗?踹啊!”张洋向小弟递上IC卡,小弟刚接过卡,一脚踹在了的酒店顶楼门上,留下一道深黑色的鞋印。

张洋见此用力揉了揉昏晕的额头,心中暗骂道,这煞笔!

手持铁棍的小弟见一脚踢不开,准备再次一脚下去,势必要把门踹开

在手持铁棍的小弟伸出第二脚的时候,当场就被张洋拦住。

“起开!你说你还能再蠢一点嘛!”

张洋一手将手持铁棍的小弟拨开,抢过IC卡,靠在房间门的读卡器上,按下门把故作姿势的一脚踹到了门上。

嘭!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几个面带口罩的凶神恶煞模样的人,如螃蟹横行霸道一路走进了顶楼区域,正巧张洋开的那扇们正好面对南方峰会举行的区域。

“弟兄们抄家伙!”

“好!”

“老大威武!”

两个小弟在后面助威呐喊,张洋大步流星,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三人手持铁棍皆是一愣,有人拿出了枪,头顶上有一架直升机盘旋,在张洋眼里本是酒保的莫逍遥脚下躺着二十多号保镖,一个个痛苦的哀嚎,要死要活的。

三人瞪大了眼睛,瞠目结舌,张洋手里的铁棍更是因此一下掉在了地上。

“**,这是拍电影吗!?”张洋愣愣的。

第7章 美人依旧

“这尼玛是人吗?”张洋一脸的惊呆,看着魔王般耸立在,一众哀嚎的保镖中间的莫逍遥。全然忘记了,自己是来寻仇的。

“就说你们自求多福吧,看看惹毛了老大是要见血的。”林天假惺惺的暗自摇头,对尿都吓出的王昀道。

发泄了一番后,莫逍遥感觉舒服多了。自从退出暗部众以来,好久没有跟人动过手。虽然有些手生了,可就这些个人,拿着这些破铜烂铁的家伙,他莫逍遥还真没放在眼里。就算这些手里的家伙,是国际最先进的武器,也不见得能让他有所动容。

“砰砰......”在人们的视线,都集中在莫逍遥身上时,两声枪响格外的刺耳。

那些保镖手里的手枪,根本没来得及用上,就被莫逍遥给放倒了。一众人根本没看清他是怎么做到的,可是躲在远处的狙击手,却没有受到波及。刚刚那两声枪响,就是狙击手回过神来,朝着莫逍遥打的。

狙击手一开始,被莫逍遥“魔王”想给吓到了。可他也算是久经生死的主,所以在震惊过后的第一时间打出了那两枪。对于这两枪的准确度,他还是很自信。

可是狙击刚刚松了口气,脸却突然上充满了恐惧,“啊...”一声痛呼自狙击手方传来。

一只五四式手枪。此刻正亲密的贴在狙击手的脸上,整个脸型都扭曲了。下巴更是严重错位,凄惨的样子,保证他爸妈来了都认不出他。

再看看被他狙击的莫逍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了原先的位置。

此刻莫逍遥脸上,漏出淡淡的微笑。其实他不是没有留意狙击手,只是视而不见而已。刚刚那把手枪,就是他多开狙击子弹,顺起一脚提飞出去的。

“这...这...”现场宁静了好一会,躺着地上的王昀,才吞吞吐吐的指着莫逍遥,一时竟让说不出话来。

而在场的一众大佬,虽然各个见多识广。可这种场景这辈子,也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每个人此刻的大腿,都在不停的颤抖着。要知道那些没放倒的保安,可都是他们的人。要是莫逍遥对他们出手,可没有人拦得住。看看那狙击手的下场,还有一地躺着的保安。这些大佬心里,那叫一个悔的肠子都清了,哪有刚刚的嘲讽和高傲。

此刻的光芒似乎,都集中在了莫逍遥的身上。而这个猪脚呢,却完全无视他人目光。只是自顾自的看着手表,暗自嘀咕着“八点零八分八秒,应该到了......”

莫逍遥把目光,投向峰会的入场处。可是期盼的身影却没出现,只看到了摊到在地上的张洋。

而此刻的张洋,发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来是来找人家寻仇的。可是刚刚发生的一幕,就算再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找这魔王的晦气啊。只是在心里不断的祈祷,这魔王别注意到自己。可命运仿佛在作弄他,莫逍遥的目光偏偏看向了自己。

“大爷,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本来瘫倒的张洋,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的跪坐起来,磕头求饶起来。

莫逍遥哪里有心思,在意这么一个小角色。目光一直在寻找,那期待又纠结的身影。

“老大,人在那呢。”别人不知道莫逍遥的心思,林天却知道他在寻找的什么。

莫逍遥顺着林天指的方向看去,此刻那架直升机,已经落在了顶楼的一处空地。从里面走出一位女子。

她身材高挑,皮肤白如凝脂。长长的睫毛下,有一对灵动的大眼。殷桃小嘴轻薄却不失圆润,兼职是美丽的不可方物。搭配上浅蓝色的礼物,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向南方会场。那独特的气质,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要不是有莫逍遥这个大魔王在,恐怕现在又不少人,已经上去故作绅士的搭讪去了。

就连还在装孙子的张洋,也有些看的入迷了。只不过他更在意的是,莫逍遥终于把视线离开了自己这边。在两个小弟的搀扶下,悄悄的一步步朝会场外退去。

一隔多年过去了,终于又见到了,向来洒脱的莫逍遥,竟然开始觉得有些拘泥。浅蓝礼服女子,正是能让莫逍遥来此的黎婷。

“众位燕京的权贵,很高兴今天能来参加这个峰会。小女子黎婷,现任天城集团总裁,以后还请各位多多指教。”黎婷走到会场的中央,很是优雅的施礼道。

这下在场的人开始炸开锅了,天成集团啊。那可是燕京乃至世界,都很又实力的国际集团。而这个美丽的不可方物的女子,年纪也不过就二十出头,竟然是它的主人。这简直就是,集美丽与权利于一身啊。

在场的众大佬,在黎婷表明身份后。本应该上去奉承一番,可是架不住还有个魔王在场。所以一时场面有些尴尬,还好林天反应快走上场道“欢迎美女总裁的到来,作为这次高峰酒会的主持者。能请到天城集团总裁的到来,实在是我的荣幸。”

“咳咳”林天清咳了两下继续道:“刚才发生了一点小插曲,下面我宣布此次高峰酒会正式开始。”

林天一番话,让众大佬嘴角都忍不住一阵抽搐。这跪躺了一地的人,还叫做小插曲啊。不过这些人,看莫逍遥似乎默认的意思。他们又不傻,这魔王都不追究了,他们还提才叫做脑子有病呢。所以林天宣布后,很快便有服务生和工作人员,将现场清理了一番。一地哀嚎的保镖,也都被抬了下去。

场面不一会,便恢复热闹起来。不过大家都有意无意的,离莫逍遥远远。

莫逍遥才不会在意这些,拿了杯自己调制的酒,便走到黎婷身边,行了一个绅士礼道“美女依旧,不知能不能赏光,请你喝杯自调的酒呢。”

“怎么?还想故技重施,要把我灌醉,图谋不轨吗?”黎婷故作冷漠的回了一句。

“额...这个....那个...”被人提起旧账,莫逍遥脸皮再厚一时也语塞了.

第8章 大叔您有功能性问题

整个高峰酒会,在非常微妙的气氛下进行着。来此的都是燕京各界的精英,可以说是非富即贵。按理说这样的场合,像黎婷这样的美女,又有身后的背景,周围肯定少不了人恭维。可是她身边有个莫逍遥,在场的就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找不自在。

不过此刻的莫逍遥,却开心不到哪里去。因为黎婷从一开始,就没给过什么好脸色。倒是每每遇到一些人小心翼翼的打招呼,黎婷才会报以礼貌的微笑敬酒。

林天看着莫逍遥如此尴尬,有心想要解围。不过却没有上前,因为他很了解自个老大。无非是装逼你可以捧场,丢面子了你最好装作没看到。

“难道你打算,今晚只是跟着我,什么也不说吗?”终于黎婷第一个开口道。

“呃...”莫逍遥语塞了一下,才有些蔫的道“这不是怕你不高兴,一开口惹你不高兴吗?要是允许的话,我又一肚子的话要说。”

“噗呲...”看到刚刚还一副大魔王般的莫逍遥,此刻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黎婷不禁捂嘴轻笑,不过很快又拉下了脸道“你这个家伙,除了耍流氓就会油嘴滑舌。如果不是第一次认识你,指不定又要被你骗了。”

“哪能,哪能,我怎么会舍得骗你,当年...”莫逍遥赶忙堆起笑脸接话,可是话还没说完。黎婷就提着裙摆,拿着高脚杯走向了舞场。

既然是高峰酒会,自然跳舞这种拉近关系的交际活动,肯定是不能少的。

一脸尴尬的莫逍遥,只要继续跟着后面。暗自叹息嘀咕着“情债难还啊!”

优美的旋律飘荡在舞场中,人们一遍跳着舞蹈,一遍笼络这各自的人脉关系。黎婷走到舞场边时才站定,回头对莫逍遥道“不准备请我跳支舞吗?因为你的原因,恐怕今晚是没人敢做我的舞伴了。”

“求之不得。”莫逍遥行了个绅士礼,对黎婷伸出了右手。

黎婷同样伸出芊芊玉手,两人一样走进了舞场。不过她突然漏出狡诈眼神,对莫逍遥冷笑低语“做我的舞伴可不是,会点交际舞就可以了。探戈可不可以,如果不行的话,可不要勉强哦。”

莫逍遥没有回答,只是温和的笑着。脚下的舞步已经迈开,顺势带动了还在准备看好戏的黎婷。随着音律的旋动,两人的舞姿越来越快。整个舞场其余跳舞的人,渐渐都停了下来。给两人让出一片空地,因为两人的探戈实在太优美了。自然轻盈的步伐,**交错的舞姿。加上黎婷那完美身姿,相信每个人看到都会感觉赏心悦目。

而焦点中的另一人莫逍遥,虽然不是那么的帅气。却有种独特的酷意,加上眼角下的一道小小的疤痕,显得非常的有型。

热舞中的黎婷,却有点小小的吃惊。本来她想以探戈为借口,让莫逍遥出点丑。让自己有点委屈的心灵,有点小小的安慰。可是她没有想到,已进入舞场后。她整个人都被莫逍遥给带动,似乎每一个舞步,莫逍遥都能让她跟随。甚至让她有种错觉,哪怕一点探戈功底都没有人,恐怕都能被莫逍遥给完美带动。

终于在音乐渐渐转低下,两人的舞步也慢慢停下。周围顿时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看完这段舞蹈,大家似乎都忘记了,这段探戈的猪脚刚刚还让他们惧怕。

特别是其中一些女性,看着莫逍遥的眼神,简直可以用痴迷形容了。

轻轻拉着黎婷的玉手,两人走出了舞场。林天非常有眼色的,拿了两杯杯莫逍遥刚刚调制的酒迎了过去,莫逍遥接过酒杯,递给黎婷一杯。拿出自认为最温和的笑容道“现在不知道美女,是不是可以让我有幸,请你喝一杯了呢?”

“勉勉强强可以接受吧!”黎婷接过酒杯,一副暂时放过你样子轻泯了一口。

不过酒刚刚入口,就让黎婷沉醉了。那青涩的葡萄味道,在口中久久回旋不熄。而且一股芬芳,轻轻的从自己的鼻间流动。当咽下喉处时,一股辛辣中带着刺激,让她有种舒适的颤抖的感觉。莫逍遥酒神的名号,她还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莫逍遥调酒的水准,已经到了这种让人痴迷的程度,所以她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可是没等黎婷品玩第二口,一个有些发福,半秃顶的中年人就走了过来。眼神中毫无避讳的透漏着淫欲道“婷婷呀,原来你也在这里呀,你不是一样不参与这中活动吗?”

看到中年男子,黎婷虽然眼中漏出厌恶,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钟叔叔也来了,侄女要知道您在,肯定第一个跟您喝一杯了。”

“哈哈,我才刚刚到,今天有点事本来不想来的。不过幸亏来了,不然怎么能见到,侄女你这工作狂女强人呢。”中年人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淫秽眼光上下盯着黎婷看。

黎婷虽然满心的厌烦,可是却不得不应酬。这个中年人名叫钟海,乃是一家国际集团的董事长。而且在天城集团,也是一位很大的股东。黎婷她一个女人担任总裁,肯定会有人反对。而这钟海对于她担任总裁,一直是一种模糊不清的态度。所以在有些时候,黎婷对他也就能忍就忍了。虽然不抱什么希望,这钟海能支持自己。但也不能轻易得罪了,让钟海站在反对自己的一边。

这钟海刚刚来到高峰酒会,如果他看到刚刚莫逍遥魔王的一面。不知道他现在还敢不敢,用这种眼神看黎婷。

虽然黎婷能够忍,莫逍遥可忍不了。所以果断挡在了,黎婷和钟海之间。淡淡笑道“观这位大叔身材发福,毛发稀疏。恐怕在某些功能方面不行吧?”

“你...”钟海顿时脸色极难看,指着莫逍遥半天才怒道“哪来的不懂规矩的小混账,这高峰酒会,怎么会请你这么没素质的人。”

《神行酒侠》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