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叶君寒何雨晴的小说无敌魔君奶爸在线阅读

无敌魔君奶爸

时间:作者:枫桥夜泊来源:zzy

无敌魔君奶爸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叶君寒何雨晴的最新小说由枫桥夜泊写的,无敌魔君奶爸免费在线阅读:一代魔帝归来,俯瞰蝼蚁众生,顺我者昌,欺我老婆,孩子者死!...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1章 强势归来

轰隆……轰隆隆!

一道弯曲转折的雷电划破天空,原子弹般爆炸声响遍深南市的上空。

在一片荒无人烟的乱葬岗上,浮现出了个空中旋涡,像洪水中央般由外而内转动着。

随后方圆几十里的气流为之所动,天空被硬生生的撕裂出一道深深地裂缝。

一个高壮魁梧的身躯从黑旋涡冲了出来,衣衫不整,随后立马被暴雨浸透全身。

他丝毫未动,麻木的半跪在原地。

那个男子即便衣衫破烂不堪,头发缭乱无形的披在肩膀上,但完全掩盖不掉他容貌的俊美,像山峰那般挺拔的鼻梁,相互紧贴着的嘴唇,尤其是那双眼睛,恍如繁星般炯炯有神,让人不由自主陷入其中。

只不过他这般模样太过凄惨。

皮肤如碳焦,就像刚被千道雷电劈过一样,身上隐隐约约显露出零散的小伤口。

可叶君寒完全不在乎,观望着周边的景象,身体慢慢有些颤抖。

他抬起头来,任由暴雨倾打在脸上,此时却已经压制不住激昂的心情。

“一万年了,整整一万年了……”

“地球还在这,而我已……从魔界归来了”

谁都没能想到。

多年前,叶君寒突然离奇消失。

他居然去到了一个怪异幽暗,群魔横行的魔界。

他在魔界血拼了一万年,最后成功登位称帝。

但是,对于叶君寒来讲,剩下的,只是毫无尽头的孤独。

他想念家人想到快疯掉,想念妻子,想念他那还没出世的孩子。

就算是只能够见他们一面,把这一万年积累下来的一切毁掉,叶君寒也认为万分值得。

终于,他破开了虚空的黑洞,穿越各界星域。

居然成功让他回归地球了!

这整整一万年的修仙岁月幻如一场难醒的梦,而现在,这场梦终于被唤醒了。

他走出乱葬岗来到了市区,眼前一幕幕不再是岩浆遍布,满是乌鸦黑昼的魔界,而是满地高楼大厦,满街人来车往的地球。

对于冷漠血腥满地尸体的魔界,这里的所有显得极为温和可亲,就算是汽车尾气都要比魔界的空气干净得多,让人感到熟悉和舒服。

“不过,地球现在的时间是……”

就在此时,叶君寒的脸色肃变,终于清楚了一件事情。

他即便在魔界待了一万年,历经万难万险,击败不知道多少魔道骄子,征服不知道多少魔界禁区,靠着顽强的意志和血性去生死搏斗,也从一个资质平平的小人物杀到了万魔仰望的魔帝之位。

而在地球上,时间也才过了短短五年!

也就是说,他的妻子,他的女儿,极有可能还在家里等着他。

那么如今。

现在的所有一切,都来得及!

叶君寒的眼里泛起泪光,嘴角也渐渐扬起笑容。

他低声自言着,话语里藏着深埋已久的思念和爱意。

“雨晴,我回来了,你还好么?”

“我们的宝宝,长大了吗?她长得像你还是像我?”

说完后,他已无法抑制住急切的心情,对身上的伤也忽视不管,缓缓合上双眼。

顿时,一股强烈的元气从他身体由内而外爆裂开来!

这一刹那,他身边从天而落的雨滴,随着元气的散发悬停于空气中。

“搜寻到了!”

叶君寒猛然睁开双目,眼中划过一丝惊喜和激动。

下一秒,叶君寒的身躯,便化成一股极强的光柱冲向苍穹!

这漫天的雨滴就像奴仆般转换滴落方向,随着这君王般气场的叶君寒一同逆流而冲!

从远处观望,深南市的夜空。

仿佛有一条雨珠凝聚而成的狂龙冲破这深邃的天空。

与此同时,深南市的某山顶上盘膝而坐的老者,脸色都发生剧变,他们感觉得到自己灵魂深处的敬畏,扑通扑通的四肢跪地而拜。

他们把头紧紧磕在地面上,丝毫不敢有半分动摇,并咬紧牙齿努力控制身体的抖动,心里只想着一个恐惧万分的念头。

这股力量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

深南市玉竹小区。

卧室里。

一个年龄五六岁的小女孩提着个小木桶,洗干净抹布后使劲擦洗着地板。

在她的身旁,坐着一个凶神恶煞的肥婆,翘着二郎腿的同时快活的抽着烟。

在刚擦干净的地板上,烟灰又再次洒落一地。

这个肥婆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看,时不时用脚踹一下努力擦地的小女孩。

“啧啧,你这小贱货,让你擦地板都给我擦不好!”

“天天吃老娘的米,要不是我养你,你早成流浪狗死在外面了!”

娇小瘦弱的小女孩丝毫不敢吭声,只能低着头偷偷哽咽,努力的把地擦干净。

却没想到这肥婆一说就上劲儿了。

“还不是因为你那废物父母,搞出你这个野种,还把你这麻烦扔给我们。”

听到这里,小女孩停顿了下来,她紧闭着双眼,不让泪水流出来,胆怯低声的道:“依依不是野的,依依有粑粑还有麻麻……”

那肥婆想不到小女孩敢还口,冷嘲热讽道:“哎呀,还认为自己有爸有妈呢,你妈早把你当垃圾扔了,你爸嘛,哼,早就死掉了。”

“他们肯定不会来养你了,你就是个受人嫌弃的私生子罢了。”

这些毒辣无情的话宛如一把尖刀,直接在小女孩稚嫩的心灵上划了几道口子。

小女孩愣在原地目光崩溃,没一会忽然便失声痛哭。

“不……不会的,粑粑麻麻他们肯定会来接依依的……”

“爸爸没死……依依要爸爸抱抱……”

这句话结结巴巴的哽咽了好几次,小女孩的哭泣中含着极度的撕心裂肺和恐惧。

在抬起手擦眼泪时,小木桶不小心被她碰倒!

小木桶里的脏水染了一地,浸透了小女孩的衣衫,厅堂里遍地脏水。

那个肥婆暴跳如雷,立马站了起来,面部狰狞恐怖,恼怒呵斥道:“你个小野种的,老娘供你吃喝让你不死,你还想在我眼皮子下造反,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清楚老娘的威武!”

说完,她从沙发后抽出一根破旧皮带,似乎对小女孩用过无数次,她利索的撸起袖子,快速走向小女孩。

第2章 敢动我女儿!

小女孩满脸惊恐慌神的往后挪移,一边挪推一边痛哭的求饶道:“大娘,依依……知道错了……依依乖乖听话……”

“大娘,依依是不小心的……求求你了别打依依好吗……”

肥婆一步一步靠近,盯着小女孩那恐惧求饶的模样,心里快感十足。

她受家族之名来照顾这小女孩。

这小女孩的母亲,早已被家族的人带回去了。

这种私生子,本来就不受家族的爱戴,若不是那个家族每年送来一笔丰厚的生活费,肥婆根本不可能理会小女孩的死活。

至于小女孩她父亲,据说五六年前就人间蒸发了,可能也已经死了吧。

即便没死,一个小平民,都没胆与女儿相认,又如何与势力强大的家族对抗呢?

慢慢的,小女孩被肥婆逼退到了墙角,惊慌无助的闭上眼睛,一张稚嫩的鹅蛋脸上,满是恐惧害怕。

她的小身体不停的颤抖,低声碎碎念着爸爸妈妈。

“把嘴闭上,不许念!你这小野种!”

肥婆怒吼着扬起皮带,正要狠狠的抽上去。

就在这时!身后“轰隆隆”的爆炸声。

“噼里啪啦!”

厅堂一侧的玻璃窗户整块破裂坍塌!

大雨狂风从窗外一拥而进。

一道如闪电般的强光瞬间冲了进来!

肥婆完全愣住了,根本来不及反应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身后的那只手便拧住了喉咙,把她举了起来摁在墙上。

“砰!”

墙面慢慢裂开一道道纹路。

肥婆感觉全身痛苦至极,甚至听到了自己体内骨头碎裂时那种嘎嘣脆的声音!

因为挣扎,她全身的肥肉都在拼命地抖动着,就像被高速行驶中的列车撞击了一般!

那只力大无穷的手完全没有半点松开的打算,反倒是力度越来越大!

随后她感觉快要窒息晕厥了,哀嚎的翻出白眼。

但她仍然清楚的看见这辈子最恐怖的场面!

一双如同恶魔般的双眼,充斥着极度的愤怒和杀气!

这股杀气像冲破十八层地狱,专门来收了她的小命!

眼神虽然令人胆颤,但眼前这位青年的整体容貌却英俊绝伦。

“你居然敢动手打我女儿!”

他的面情有点扭曲,一字一句狠狠吼道:“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痛!不!欲!生!”

小依依睁开了眼睛,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

叶君寒眉头一皱,便施了点法术,蒙住了小依依的感官。

接下要做的,小孩看了影响不好。

那肥婆魂都被吓没了,听到刚才那句威胁后,她恍然明白面前的男子是谁。

她拼命挣扎着,但毫无任何意义,根本无法动弹。

紧急之下慌忙尖声喊道:“你想清楚,我可是何家的人。”

在这极端的受惊之下,声音都如同死猪被开水烫般刺耳。

让她感到更绝望的,是叶君寒眼中的自信和阴冷。

“不错,这些账,我会一笔一笔的和何家清算干净。”

叶君寒从来没有这般歇斯底里过,他眼眸中泛起血光。

随着能量的不断蹿升,这小厅堂里的所有物体,像失去地心引力一样逐渐漂浮声控!

窗外的雷电越打越狂暴,雨滴的密度不断增加,整个城市都快被压制得快要窒息!

雷电横空劈闪着,好似群魔乱舞!

肥婆看着这灵异的场景,眼珠都快掉出来,一脸无法相信的模样。

这是什么?魔王降世吗?

她瑟瑟发抖,无比绝望的道:“你是叶君寒?你都死了怎么会在这……你到底是谁?”

他怎样都没想到。眼前这个传说中已经死亡的何雨晴老公,居然日次力大无穷!

更有趣的是,他们一直都认为六年前是叶君寒对何家产生巨大恐惧,所以才抛弃何雨晴离去。

但现在看来,这个叫叶君寒的男人,完全不可能是普通人!

此时,在她的眼中,流出慢满满的恐惧和懊悔。

叶君寒的眼神也越来越冰冷。

“你们这种角色也敢惹我。”

“既然我回到着了,无论是谁,敢动我女儿一根汗毛试试看!”

讲完,叶君寒双眸变成了到一抹红色,他快速的使出寻魂术。

肥婆一声惨叫之后,一股强烈霸道的力量从他眼睛涌进,瞬间钻进他身体的每一处。

她的大脑完全被叶君寒侵占了!

叶君寒微微松开手,她的肉体即瞬燃烧起了熊熊烈火,最后烧成一把灰烬洒落空气中。

就像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一样!

而她的魂体被叶君寒单独的分离出来,也会被这股烈火强攻折磨而死。

此时,她这前半生的所有经历,犹如浮光掠影一般,一个不少呈现在叶君寒的脑海里。

叶君寒也完全清楚了他离开的这六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六年前,叶君寒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穷大学生。

何雨晴是他同班同学。

何雨晴的家族是深南市的大家族,简直富可敌国,在她身后穷追不舍的贵族公子数之不胜。

但谁都想不到,当时南笙大学公认的校花居然和一个无比穷酸的小子在一起。

她毅然决定,收到了周边所有人的反对,可是她依然坚定选择,背离强势得家族,和叶君寒相依在一起。

随后叶君寒就退学创业了,运气还挺好的,拿到了第一笔不菲的利润金,也能够维持两个人的生活。

何雨晴当时已经未婚先孕,所以两人同居了,生活过得不算奢侈,但也无比的幸福。

但六年前的一个早上,叶君寒突然失踪了。

只剩下怀孕五个月的何雨晴孤身一人。

当时警方的寻找也毫无结果,何雨晴一时无法接受,他拿着叶君寒的相片撕心裂肺的痛苦。

最终她意识到了自己正在怀着身孕。

于是她擦掉泪水,把照片默默的藏了起来,告诉自己就像没发生一样。

那时的何雨晴和家族以断绝联系,可绝境并没能把她击垮,反而她很坚强的活了下来。

各种洗衣做饭,抗东西修冰箱都是由她一个孕妇亲手完成的。

可肚子随着时间流逝慢慢大了起来,卡里所剩的余额也快要不足。

第3章 她叫叶依依

何雨晴开始担心了起来,按照她现在的情况,找工作是不太可能的。

她只好把最心爱的首饰和名牌包包卖掉,拮据的过着每一天。

这些日子里,她从来没停止过对叶君寒的寻找。

但是最后,现实生活击垮了这个假装坚强的女人。

医生对她说,因为压力大情绪长时间低落,她的胎儿极有可能会难产。

无奈之下,她只好向何家低头妥协,以牺牲自由为代价换来优越的医疗救助,让孩子安全顺利的生下来。

但何家根本不承认这小孩,随便雇佣了个不知名的保姆养着她,每月打给她一笔丰厚的生活费便是。

小依依出生后,没爸没妈。

这些画面看完后,叶君寒眼眶逐渐湿润起来。

他完全能够想象得到,他离开何雨晴后,过得有多么痛苦。

那时的何雨晴,是冒着多大的风险和压力,才生下他的亲生骨肉。

随后,他看向满脸呆萌的小家伙,眼中涌出满满的宠溺和怜惜。

在小依依眼睛里,他感受得出血脉相连的浓厚亲情。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

这可是他的亲生女儿!

此时此刻的小依依好奇的望着半空中浮动的小物件,小孩本能反应张手去抓,但却因为太娇小,一个都没抓到。

然后叶君寒被这场景逗得笑了起来。

忽然,她的目光和叶君寒相互对视了一会儿。

小家伙就睁开水灵灵的萌眼,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叶君寒,也不懂她在想些什么。

此时的岁月灌满了温暖。

盯了一段时间后,小依依才奶声奶气的问他道:“你是谁呀?”

叶君寒微抖了一下,慢慢的把语气温柔平和下来说道:“我就是小依依的……粑粑!”

“骗人,依依没有爸爸!依依就是个没人疼爱的小孩!”

叶君寒顿时有些慌乱,就算曾经厮杀过重魔战场,被万兽猛攻,就算是最恶劣凶险的荒墟,都没像现在那么手忙脚乱!

依依……

是他宝贝女儿的名字么?

“没有没有……我真的是……你的爸爸!”

“依依才不是没人疼呢,爸爸一直都很想念依依呢!”

叶君寒温柔亲和的说着心里话。

随后他好像想到了些什么,点点头恍然悟到,从虚空存档里拿出了一张老旧的照片,然后蹲了下来,说道:“爸爸已经从遥远的地方来到你身边了,爸爸会永远守护你的。”

相片中是叶君寒和何雨晴甜蜜合影,两人笑容幸福灿烂。

相片经过了岁月的洗礼已经开始有些泛黄泛旧,这漫长孤寂的日子里,叶君寒能在魔界顽强存活下来,信念就在这张相片。

他爱的人,是他活在世上唯一信仰!

小依依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可还是忍不住偷偷瞄了几眼,最终情绪涌上心头酸了鼻子。

她笨拙的站了起来。

随后放声哭泣一把钻进叶君寒的怀中。

她脸紧紧的蹭着叶君寒的胸口,一边嘟着嘴巴委屈说道:“你真是我的爸爸么?别家的小孩纸都有爸爸,还有妈妈,只有我没有。”

“胖阿姨说爸爸你早就死了,依依不信。”

随后小依依抬起头来,依赖的看着叶君寒说道:“爸爸以后不要离开依依的好不好?”

叶君寒感觉鼻子有点酸,他宽大的臂膀将小依依紧紧搂在怀中,忍不住说道:“爸爸不会离开的,再也不会了!”

过了会儿,小依依小心翼翼的仰起头,问道:“爸爸……胖阿姨她人呢?她刚才要打依依……”

“你告诉她,别打依依了行不行,依依一定乖乖听话的。”

叶君寒的眉心露出一股杀气,但他看着小依依天真的模样很快就压制住了。

“胖阿姨是坏人,爸爸让她去见阎王爷了,她再也打不了依依了!”

小依依欣喜若狂的摸了摸脸蛋道:“爸爸你是魔战士么?”

“不对哦,粑粑是魔帝啊!”

小依依瞪住眼睛,满脸都是疑惑不解。

“魔帝是什么呀?”

叶君寒抱着小依依,闭上双眼在她额头吻了一下:“整个魔界里最强的人物,就叫魔帝!”

……

次日早晨。

明媚的阳光洒落在窗前书桌上。

叶君寒缓缓打开迷蒙的双眼,看着怀里正在熟睡的小依依,嘴上冽起幸福洋溢的笑容。

昨天他抱着小依依彻夜长谈,小依依第一次接触爸爸,开心得不得了。

就算最后,心里话都已经说完,她也依然呆萌的看着叶君寒,是不是还傻笑一下。

那是来自内心深处的开心。

一直到凌晨五点钟,小依依才慢慢进入梦乡。

此时小依依闭着眼睛,把头放在叶君寒壮实的手臂上,口水湿透了他的衬衫。

就算是熟睡中,那双稚嫩的手抓依然紧抓着叶君寒的衣袖。

害怕他在一次消失不见。

由此看出叶君寒对于小依依,是有多重要啊。

就这么安静的看了会宝儿女儿,叶君寒就慢慢的歇开被子起床,走出卧室,来到客厅里。

这房子有点小,只有七十多平,一室一厅一阳台,六年前他拼命创业和何雨晴一起凑钱买下来的。

那段时光的残留还摆在眼前,客厅的物件杂乱不齐,就像被台风吹刮过的一样。

回味着周围那一幕幕记忆中的场景,叶君寒感慨万千,最后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温暖的小房子,他整整一万年都没回来过。

身心疲惫,万年孤寂的岁月,谁又能感同身受呢?

他默默的俯下身子,把凌乱的物件整理好。

若他想使用法术,一秒钟这些东西就能归位整齐,可他不想那样。

他拿起了身边的龙猫玩偶,这是六年前,他和何雨晴在玩娃娃机时钓到的。

她喜欢小动物,还要求叶君寒把她当成小猫咪一样宠溺。

厨房边的电冰箱,是折扣商品,他清晰记得花了三千块买下的。

就算是这样,何雨晴依然觉得贵,她精打细算的分析性价比的模样还在脑海中记忆深刻。

墙上钉着相片薄,它也是何雨晴特意买回来的,她说要等女儿出生后,认真的记录她童年的每个片段,以后老了慢慢回味。

到了牙齿都掉光,他们相依相偎的坐在夕阳时分的湖畔旁,仔细回味女儿儿时的模样。

触景生情了,回想起那段时光,叶君寒的眼眶渐渐湿润,鼻子也泛起了红。

堂堂何家大小姐,竟跟着他这个身无分文的穷小子,艰辛艰苦的组建起了一个家庭。

但就在何雨晴最需要依赖在他身边时,他却一声不吭的消失了。

叶君寒能感受得到,何雨晴当时心里是有多绝望。

若不是怀着身孕,根本想不到她能不能活着走过来。

昨天夜里小依依对他说,她的全名叫叶依依。

叶依依。

依赖的依……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