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写的小说萌宝给力:霸爱前妻完整版在线阅读

萌宝给力:霸爱前妻

时间:作者:竹子来源:zzy

竹子小说萌宝给力:霸爱前妻免费在线阅读,主角是宁清欢顾泽临的故事,萌宝给力:霸爱前妻精彩试读:为了给儿子治病,宁清欢不得不接受不平等协议。可她怎么也想不到,会遇到自己七年前一纸离婚协议抛弃的前夫!七年前他有多爱她,七年后他就有多恨她。可兜兜转转逃不过,往后余生,皆是你。...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萌宝给力:霸爱前妻》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0章 妈妈,别害怕

和钟问熙辞别之后,宁清欢去了重症监护室,今天来的正好,团团刚好醒着,他在隔离间里一看到宁清欢的身影,一双眼睛顿时就亮了。

团团很配合治疗,仅仅一天,气色看上去就好了很多,宁清欢穿上无菌服一步一步的走到他面前,鼻子止不住的发酸。

“妈妈,别害怕,团团没事,团团一定会好起来的。”

团团奶声奶气的说着,声音却明显有些沙哑,明明只是六岁的孩子,却懂事的叫人心。

明明他才应该是害怕的那个,可是从生病以来,他却从来没有喊过一声疼,反倒像个小大人一样,一次一次的安慰宁清欢。

“对不起……团团,是妈妈没照顾好你。”眼眶中温热的液体再也不受控制,一滴一滴的往下掉,宁清欢隔着冰冷的玻璃和团团碰了碰指尖,泣不成声。

“妈妈,别哭,哭了就不好看了,会变老的,女孩子要经常笑。”团团紧张极了,想伸手给自己的妈妈擦擦眼泪,但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却都难以办到。

宁清欢忙伸手擦干了脸上的眼泪,勉勉强强的支撑起一个苦涩的笑容,“好,妈妈笑,团团要乖,很快,很快妈妈就能治好团团了。”

话还没有说完,门外的小护士已经开始催促,宁清欢笑着和团团说了再见,却在离开重症监护室的那一刹那,彻底崩溃。

没有人知道她有多害怕。

团团就是她的整个世界,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宁清欢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下去。

那天站在急救室外面的时候,宁清欢整个人都在发抖。

身后的小护士看着宁清欢,沉沉的叹了口气。

因为前几天的急救,医院卡里的钱又没有了,好在顾泽临留了支票,来的时候宁清欢已经把钱转到卡上了。

收银台的小姑娘目光怜悯的看着宁清欢,像是在叹息。

毕竟这段时间的开销这么大,宁清欢却还能交上这一笔又一笔的医药费,不难猜到什么靠身体挣钱之类的,宁清欢很清楚,却疲于解释,况且,自己现在不就是么?

她疲惫的出了医院,打车回家,倒在床上就熬不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宁清欢如约来到星空,她仰头看了看霓虹灯拼凑的‘星空’两个字,心中一阵酸涩。

乔云溪和顾泽临在这里庆祝订婚,意味着顾泽临这些年的朋友,全都会到场。

宁清欢觉得自己的双腿,仿佛灌了铅一般,往日称兄道弟一干死党的脸庞一个一个的浮现在脑海中,天知道,她有多么害怕去面对那些熟悉的面孔。

可是她不得不去。

然而宁清欢没想到的是,自己会被拦在包间外面。

几个服务员趾高气昂的看着她,“有请柬吗?这可是顾少和乔影后定的包间,不是什么垃圾都能进去的。”

宁清欢顿时就懵了,请柬?乔云溪只是口头上邀请了她来,什么时候给过她请柬。

但是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乔云溪的目的,不就是想羞辱她么。

她咬了咬牙,“是乔小姐邀请我过来的……”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就这样转身离开,但是乔云溪既然不给请柬,又邀请自己过来,就是想看她出丑的样子。

假如没有让她如愿,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团团经不起折腾,宁清欢也赌不起。

“乔小姐?”几个服务生笑的前俯后仰,“您可看看自己这副穷酸样吧,乔小姐能请你?我呸——”

说着,一杯酒就泼在了宁清欢的身上,顿时湿了一身。

这时候乔云溪才忽然推门而出,“哟,宁小姐可是我和泽临婚戒的设计师,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她呢?”

她紧皱着眉头,关切的上前要给宁清欢擦身上的酒,后者却不着痕迹的往旁边躲开了。

简直是惺惺作态!

第11章 尊严向来一分不值

但只是一瞬,宁清欢立马收敛了自己的那一丝不满,卑微的咬紧了牙关说道,“乔小姐,我衣服湿了,得回去换身衣服……”

“哦?这意思是,宁小姐要拒绝我的邀请?”

然而并没有给她说完的机会,乔云溪的狐狸眼眯了眯,一股威胁的气息扑面而来,看的宁清欢心惊胆战。

转瞬,她又忽然扬眉笑了起来,“衣服脏了而已,反正人也干净不到哪儿去,就这样进去也没关系。”

那话里,意味分明,字字句句都在往宁清欢的心口上扎,说着,还直接将宁清欢推进了包间。

而在宁清欢进门的刹那,刚才还熙攘喧闹的包间,顿时安静了下来,在场所有人都顿时看向宁清欢,在看清来人之后,目光顿时饱含着鄙夷和不屑。

而她则只能宛如一个跳梁小丑,供人观赏。

那些人,都是曾经熟悉的面孔,宁清欢僵了僵身子,故意低下脑袋,却还是掩不住这些人的打量。

“哟,这不是宁清欢吗?现在怎么这么寒酸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当年顾少前脚才为了她涉险差点出事,后脚她就跟别的男人跑了。”

“啧啧啧,活该,现在后悔去吧。”

……

刺耳的议论,像是一根根毒刺扎的宁清欢千疮百孔。

而乔云溪则优雅的拿着一杯红酒,坐在人群中最显眼的位置,宛如一个女王。

她的目光幽幽的落下站在众人面前的宁清欢身上,眼睛里除了一丝笑意,还有掩盖在眼底的恨意。

宁清欢想尽快找个地方坐下来,可下一秒,她整个人就被一只伸出来的脚绊倒,狼狈的跌在地上,膝盖生疼——

肇事者丝毫没有逃避的意思,宁清欢扭头的瞬间,刚好对上她高高在上的模样。

是顾泽临的表妹胡子璇,当初和顾泽临在一起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姑娘,总是跟在宁清欢的屁股后面,一声一声的叫着SZ。

可此刻她看向宁清欢的眼神,里面却只有唾弃。

胡子璇冷笑着讽刺道,“哟,前SZ,你还有脸来参加乔云溪姐和表哥的订婚paty?啧啧啧,看看你现在的穷酸样,没想到吧,当初转身就抛弃表哥,如今却低贱的像蝼蚁。”

说话的同时,她还演示似的,又在宁清欢的身上踹了几脚。

“子璇,差不多可以了,宁小姐怎么说也是我请来的客人。”乔云溪终于开了口,妩媚的双眼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

只有宁清欢能明白,她的别有用心。

“云溪姐,这狐狸精耽搁了你和表哥这么多年,这点怎么够!”胡子璇眉眼一挑,看向宁清欢,一步步走上前。

望着近在眼前的那双高跟鞋,宁清欢皱紧了眉头。

“你,我的鞋脏了,给我舔干净。”胡子璇伸长了脚,把红色的高跟鞋伸到了她嘴巴前。

偌大的包间,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目光都朝着他们的方向看过来。

包括那个像女王一般的乔云溪,一双狐狸眼,直勾勾的看着她们,没有了阻止的动作,仿佛在等待着一场好戏。

“怎么?聋了吗?还是不想在A市待了?”胡子璇的再次开口,玩弄的声音像一个金刚罩,笼罩住宁清欢的全身。

那只高跟鞋差点就要碰到了她的嘴巴,宁清欢胸口一阵汹涌,全身都跟着颤栗了一下。

最终费力的摇了摇头。

胡子璇的脚顺势在她面前晃了晃。

宁清欢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弯下腰去,一点一点的向着鞋子靠了过去……

尊严,人性,体面,这些在生死面前,从来不值一分钱。

却在下一秒,整个房间透入光亮来,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走了进来。

“就这样,岂不是便宜她了。”

顾泽临逆着光走进了包间,庸俗的彩灯打在他的身上,却半点也遮不住他的气质,他向来便是最耀眼的那个,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

随着顾泽临的到来,整个包间都沸腾了起来,胡子璇不满的嘟起了嘴,“表哥,你不会是还怜香惜玉吧?你忘了当初她怎么对你的了?”

“怜香惜玉?”顾泽临冷冷的看向宁清欢,“她也配?”

第12章 给谁卖笑不是卖啊

顾泽临的声音沉沉的,好像一记重锤,敲得宁清欢天旋地转。

是啊,她不配,她这样的人哪里配得上他顾少的怜香惜玉?这不是早就想明白了的吗?为什么还是会觉得这么难过呢?

宁清欢暗暗的抓紧了衣角,竭力控制着情绪,好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狼狈。

这时候,一个痞里痞气的男声忽然穿过嘈杂的喧哗声,撞入宁清欢的耳中,“顾少,您马上要和乔大影后订婚了,这宁小姐,想必和您也没什么瓜葛了,不过我觉得宁小姐别有风味,不如……陪小爷我跳个舞?”

宁清欢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穿着花裤衩的少爷左拥右抱的翘着二郎腿,手里捏着盛了红酒的高脚杯,姿势极为放荡不羁,和宁清欢目光相撞的时候,眼神里更是霎时间多出了一丝轻浮。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宁清欢,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善茬,她本能的转头看向顾泽临,心里竟然装着那么一丝期待,期待后者可以替自己说哪怕一句话。

然而,顾泽临却如同看着一堆垃圾一般,嫌恶的瞥了宁清欢一眼,而后,冷声道,“只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林少要是觉得这种货色都能入眼,我倒是可以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她。”

刹那间,宁清欢眼中的希冀彻底灰暗下去,她脑海中此刻像是有复读机一般,一遍一遍的回放着那一句‘人尽可夫’,以及那个足够刺穿宁清欢心脏的眼神。

太可笑了。

宁清欢觉得,自己简直太可笑了。

她到底在期待着什么?

“顾少说的对,反正,给谁卖笑不是卖呢?”只是一瞬间,宁清欢就收敛了自己的情绪,转头看着林少扬眉一笑,道,“既然林少不嫌弃,比起舔鞋,我当然更愿意和您共舞。”

说罢,像是赌气一般,整个人一瞬间就脱去了方才的拘束,风情万种的朝林少走去。

宁清欢很美,甚至和乔云溪比起来都毫不逊色,只是那些生活的沉重把她打压的太过于憔悴,再加上不愿意面对这些昔日好友,刚才显得太过于被动而已。

而在顾泽临说出那些将她的心脏几乎要撕碎的话之后,宁清欢觉得,耻辱,也不过如此,她何必要这么狼狈。

宁清欢笑的明媚,未施粉黛的脸即使略显苍白,也掩不住她的美貌,加上气场一瞬间的转变,尽管她身上的红酒还没有干透,尽管没有华丽的礼服,她也顷刻间成为了整个包间里的焦点。

甚至,盖过了原本应该是主人公的乔云溪。

林少的嘴角肉眼可见的上扬,他把手中的红酒放了下来,顺势推开了怀里搂着的两个女人,懒洋洋的起身,极为猥琐的朝着宁清欢走去。

在包间公主点开舞曲的那一刻,卡着点一把揽过宁清欢那不足一握的杨柳腰。

公主点的是爵士舞舞曲,这正好是对跳舞一窍不通的宁清欢,唯一擅长的。

因为之前有许多推脱不掉的聚会,顾泽临为了让宁清欢别太尴尬,特地手把手教的。

而现在,她跳着他教的爵士舞,和别的男人在他面前搔首弄姿。

好像那天晚上在他耳边说着‘我还爱你’的人根本不是她一样——这个两面三刀的女人……

顾泽临的眸子暗了又暗,尽管不易察觉,乔云溪依旧在他的脸上看出了醋意。

他竟然还对宁清欢心存眷恋!乔云溪紧紧的攥住手中的酒杯,如果不是胡子璇提醒一般的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角,说不定那只酒杯都会被捏碎。

整个包间的气氛都极为压抑,但凡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宁清欢和顾泽临之间的藕断丝连,偏偏林少还像是故意的一样,竟然上下其手的撩起了宁清欢的裙子!

宁清欢的脸白了白,扭着腰肢想要躲开他的咸猪手,可在旁人眼中竟更像是欲擒故纵。

顾泽临的拳头紧了紧,周身上下的冷气一茬接一茬的往外冒,几乎快赶上包间里的中央空调,周围不傻的都识趣的禁了声。

然而,就在整个包间几乎都要被顾泽临的冷气压碾平的时候,‘砰’的一声,包间的房门被人直接踹开了。

《萌宝给力:霸爱前妻》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