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给力:霸爱前妻在线阅读宁清欢顾泽临的小说免费阅读

萌宝给力:霸爱前妻

时间:作者:竹子来源:zzy

萌宝给力:霸爱前妻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此小说是由作者竹子写的关于主角宁清欢顾泽临的故事:为了给儿子治病,宁清欢不得不接受不平等协议。可她怎么也想不到,会遇到自己七年前一纸离婚协议抛弃的前夫!七年前他有多爱她,七年后他就有多恨她。可兜兜转转逃不过,往后余生,皆是你。...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萌宝给力:霸爱前妻》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6章 哪怕不是和自己

见宁清欢一直在发愣,乔云溪假咳了一声,将她回忆中拉了回来。

宁清欢猛地回神,定了定身子,才缓缓道,“婚戒一般是使用钻石,但是我觉得,紫宝石其实更为合适……”

一通话说完,宁清欢自己都忍不住勾了勾嘴角,紫色代表浪漫,它是由温暖的红色和冷静的蓝色化合而成,而顾泽临像极了蓝色,忧郁冷静,而她希望自己是红色,炽烈温柔。

与他融合,让他得到幸福,哪怕……不是和自己。

她记得,曾经和顾泽谈到这个的时候,他还一个劲儿嘲笑她,他一点儿也不忧郁,因为有她在。

而现在,却是物是人非。

宁清欢的一切神色都被乔云溪看在眼里。

“紫色?庸俗,狐媚,果然是狐狸精才会喜欢的颜色。”她娇作的揉了揉太阳穴,优雅起身,“看来宁小姐并不能胜任这次的工作。”

那语气淡淡的,却让宁清欢心里一紧。

若是失去了这次合作的机会,就意味着她不能留在公司,那么这唯一稳定的经济收入就断了。

哪怕要面对刁难,做小伏低,她也不能拿团团的命做赌注。

宁清欢咬了咬牙,整个人超前扑去,一把拽住了正要离去的乔云溪,“乔小姐,请给我这次机会,我可以的,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设计好您和顾先生的婚戒……”

乔云溪看了一眼自己被拉住的手腕,神色里的厌恶一闪而过,她轻轻的撇开宁清欢的手,嘴角微不可察的勾了勾。

“宁小姐,我这个人,喜憎分明,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何况,这还是我和泽临的婚戒,可是代表着我们一辈子的幸福的,我更是马虎不得。”

宁清欢哪里看不出对方是故意刁难,心瞬间跌入谷底,她眸色灰暗,像极了一只落败的公鸡,仿佛一瞬间卸去了一身的力气。

就在宁清欢几近绝望的时候,挑起她希望的声音再次传来:“不过……”

乔云溪明眸一深,一双淬满笑意的眸子紧紧的落在宁清欢的身上,像是要把对方看的粉碎一般,她道,“既然宁小姐这么想得到这个订单,我也不是不可以给你一个顺水人情,听说你有个要死的儿子还吊着命,毕竟救人一命,也是有功德的。”

顿了顿之后,她又道,“如果宁小姐愿意跪下求我,一个订单而已,只是我一句话的事情。”

下跪!宁清欢原本燃起希望的眼睛,最终又一点点恢复冷寂。

沉默,一点点消耗着彼此的耐心。

乔云溪冷冷的看着宁清欢,冷哼一声,大有要再次离开的趋势。

却在下一秒,听到扑通一声,刚刚还立在自己面前的宁清欢,已经跪在了地上。

“我跪,请求乔小姐,给我这次机会。”她咬紧牙冠,挺直脊背,目光坚定。

乔云溪的眼中出现了近乎变态的得意,可显然,仅仅是下跪,并不能令她满意。

‘砰’的一声,乔云溪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杯子,猛地摔碎在宁清欢的膝前,后者和她之间大概三十厘米的距离,顿时铺上了细碎的玻璃。

“跪到我面前来。”她道。

此时正是酷暑,宁清欢穿着薄纱长裙,她一点一点的朝着前面挪去,玻璃碎片在重力作用下狠狠的扎进血肉,痛入骨髓。

可对于宁清欢来说,更多的是这早已失去自己本色的羞耻感,却远比这肉体的疼痛来的更清晰明了。

“哈哈哈,宁小姐,您现在的样子可真是像一条狗。”乔云溪掩嘴轻笑,仿佛看了一个笑话,她俯视着地上的宁清欢道:“看来宁小姐的诚意的确足的很啊。”

说完,她满意的踏着步子向外面走去。

宁清欢一急,也顾不上还跪着,顺着地板,转过身去,急急的追问道:“乔小姐,那订单?”

“就赏给你了。”乔云溪清脆的声音,伴随着她的脚步声渐渐远了。

宁清欢终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整个身子瘫软下来,直接坐在了地上。

是啊,她的样子,真的像极了一条狗,一条被遗弃的丧家之犬,看上去狼狈至极。

还好,团团的希望保住了,可是这眼泪,怎么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呢?

下一刻,“叮——”的一声,手机提示音像是窃窃嘲笑声,猛地的响起。

短信的内容,更是让她从一个深渊跌入另一个深渊。

第7章 再生一个孩子

宁清欢几乎是跑着去医院的,因为正好是下班高峰期,打不到车,就算打到了,堵车也会让人疯掉,她一路上闯了三个红灯,几次都只差一点就会被撞飞。

刚才收到的短信是钟问熙发来的,团团的病情忽然加重了,现在已经送到了抢救室,几乎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阎王殿。

宁清欢拎着高跟鞋跑了整整四十分钟,站在抢救室面前的时候,一双脚都磨出了血泡。

她又等了足足半个小时,团团才被推了出来,钟问熙紧皱的眉头像是重锤,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宁清欢的心脏。

“团团怎么样……”宁清欢鼓足了勇气才开口问道。

钟问熙摇了摇头叹气道,“这次算是挺过去了,但是……清欢,这样的保守治疗,说到底就是拿钱买时间……”

“我知道,谢谢钟医生。”宁清欢没有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转身跟着推车一路朝重症监护室走去。

其实,钟问熙很久以前就说过那个方案了,那是唯一能彻底根治团团的办法,却也是近乎不可能的办法。

那就是——再生一个孩子,用脐带血来做细胞培养。

而这个孩子,就算和团团是同父同母也有匹配不上的可能,这就意味着,她必须要再和……顾泽临生一个孩子。

之前对于宁清欢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可是现在,一切一切的机缘巧合,却恰好让这件事情,成为了可能。

回到ICU之后,团团再次被放在了玻璃柜里,浑身插满各种管子,脸色苍白的像近乎透明的纸,他紧紧的皱着眉头,细细碎碎的发出了几声痛苦的嘤咛。

“妈妈……”

团团的声音很轻,带着一阵颤音,他应该很疼吧?可是却在极力的忍着,明明那么小,却要那么勇敢的和病魔对抗。

宁清欢的眼眶红了又红,她隔着玻璃想要摸一摸团团的脸,指尖却只传来了玻璃冰冷的触感。

“宁小姐,时间到了。”护士在门口催促,宁清欢恍然的擦了擦眼泪,咬牙转身往外走去。

宁清欢有些神情恍惚的走出了医院,像个没有灵魂的娃娃摇摇欲坠又漫无目的走了好一会之后,她才从包里摸出了手机。

而后轻车熟路的拨出了一串没有建立联系人的号码。

这是七年来,宁清欢第一次尝试用手机联系顾泽临,如果他已经换了电话号码,待会还要去顾氏的公司跑一趟了。

然而,嘟嘟了两声之后,电话却出乎意料的被接通了。

“喂。”冰冷矜贵的声音穿透喧嚷从电话的那头传来,带着一丝醉意。

宁清欢的心,忽然像是小鹿乱撞一般的加速跳动了起来,这个号码,是当初她陪他一起注册的,自己离开七年了,他却依旧没有换掉……

随即,她嘴角便挂上了一个苦涩的笑。

那又能意味着什么?也许他只是觉得换手机号,重新录入联系人比较麻烦而已吧。

“你喝酒了?”踌踌躇躇了许久,宁清欢才开口问道,“在星空吗?”

“在醉梦。”他道。

宁清欢的眸子,倏然放大。

醉梦,是还没有开设星空的时候,顾泽临和宁清欢经常去的酒吧。

“你来么。”大概是喝醉了,顾泽临的声音听上去没平时那么冷, 甚至带着一丝暖意,像极了七年前的他。

宁清欢的那句‘好’还没有说出口,那边又传来了顾泽临的声音,他低声唤了一声‘乔云溪’。

一瞬间,仿佛心脏被撕碎一般,宁清欢本能的放下了手机,那边细细碎碎的声音还在继续,宁清欢没勇气去听。

许久,她才再次举起手机,道,“我一会过去。”

她必须去,哪怕知道顾泽临再也不爱自己了,为了团团,她也必须去,她要做好这个代孕,她需要那个孩子的脐带血……

第8章 可我还爱你啊

赶到‘醉梦’的时候,暮色已经四合了,夜生活却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自从有了‘星空’之后,‘醉梦’的生意就冷清了不少,再怎么想尽办法的活络气氛,也依旧没多少顾客。

所以一进门,宁清欢一眼就看到了醉眼迷离的顾泽临。

他身边空无一人,面前台桌上七倒八歪的堆了一堆酒瓶,全都是高浓度的伏特加。

顾泽临的酒量其实很好,但是再好也架不住这么多伏特加。

他似乎没有看到正朝着自己走来的宁清欢,依旧端着高脚杯往嘴里灌着酒精。

宁清欢将他手中的酒杯一把夺了过来,“别喝了。”

顾泽临微微的眯着眼,说出的话如同锋利的刀口,一刀一刀的,割的宁清欢遍体鳞伤,体无完肤。

他说,“乔云溪,玩骰子吗?”

以前,顾泽临就是在这个地方,教会了她玩骰子,尽管宁清欢笨得要死,他也不厌其烦,一次一次的教她。

他应该也那么温柔耐心的教了乔云溪,在同样的地方。

他应该很爱乔云溪吧?宁愿瞒着父母找人代孕,也要和她结婚。

这样不是很好么?按照他外公所希望的,娶一个名门贵女,继承家产,与自己从此再无瓜葛。

当初是她自己心甘情愿答应要离开他的,可是现在,她怎么那么的不甘心呢?

“你喝多了,我送你去休息。”宁清欢苦笑着把顾泽临扶了起来,结完账之后连拖带拽的拐到了酒店里。

还好顾泽临的酒品很不错,喝醉了就安安静静的睡觉,不然就够宁清欢折腾了。

把顾泽临扛上床之后,宁清欢打了水给他擦脸,像以前一样照顾喝醉了酒的丈夫,一切动作都来的极为自然。

顾泽临睡得很安静,长长的睫毛如同蝉翼微颤,宁清欢坐在床边,用手指在他的面颊上一遍一遍的勾勒着他的眉眼。

七年前司空见惯的相处,这七年来却是她遥不可及的旧梦。

“你大概不爱我了吧。”宁清欢小声的呢喃着,“可你一定不知道,我还爱你,一直都爱。”

说罢,她埋头轻轻的吻上了顾泽临的薄唇,酒精味随之窜入宁清欢的口腔里,身下的男人忽然猝不及防的扣住了她,一个蜻蜓点水的吻瞬时变得炙热。

顾泽临翻身将宁清欢压在了身下,灵活的撬开她的唇齿,一点一点的攻城略池,直到宁清欢喘不上来气,才将人放开。

然而不等宁清欢喘过气来,他又咬住了她的耳垂,舌尖轻拢慢捻的玩弄着她最敏感的地带,带着酒精气味的呼吸几乎要将宁清欢溺死在其中。

宁清欢很轻易的就彻底被挑逗出了反应,整个房间的气氛顿时变得旖旎暧昧起来。

沉沦,深陷……

哪怕只是假象,也足够了。

宁清欢一直被折腾到半夜,才疲惫的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起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无一人,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二十万的支票,大概是陪睡的费用。

她有些苦涩的将支票收进包里,却没想到一下楼就迎头撞上了一个人。

——乔云溪。

“我小看了你,宁清欢,你的手段,比我想象的厉害太多了。”乔云溪的目光死死黏在都在宁清欢脖子上的青紫上,眼中的嫉妒几乎要溢出来。

她昨天找了顾泽临一整天,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没想到宁清欢却轻而易举的将人带到了这种低级酒店……

“乔小姐,我只是在完成和顾先生的交易,为你们……怀一个孩子。”宁清欢的脸色煞白,每说一个字,似乎都是煎熬。

乔云溪冷哼了一声,“为了我们?是为了你的儿子吧。”

闻言,宁清欢整个人都顿时僵住了,乔云溪……到底知道多少?

如果她知道自己想用脐带血,那团团的身世……

《萌宝给力:霸爱前妻》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