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惊天写的小说上门龙尊完整版在线阅读

上门龙尊

时间:作者:一语惊天来源:zzy

一语惊天小说上门龙尊免费在线阅读,主角是陈凡林清雅的故事,上门龙尊精彩试读:入赘三年,受尽屈辱,怒而离婚,他对世界喊道:你们的王回来了!...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上门龙尊》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0章 额度无限

琴行老板好不容易掐人中,才把韩春霞弄醒,继续说道:

“哼,我这还是看在刚才那位陈先生的面子才不报警的,要换成别人,绝对让他牢底坐穿!”

什么?

还是看在陈凡的面子上?

五百万啊!

韩春霞噗通一声坐在地上,她此刻后悔的要死,刚才自己为什么这么冲动,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

尼玛现在居然看在陈凡那个废物的面子上?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五百万啊,我现在没钱,能不能宽限几天?”韩春霞可怜兮兮的问道,哪里还有刚才嚣张的。

琴行老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服,冷笑道:“你在逗我?金斯波格总部派的顾问可还在看着呢,如果我处理不当,说不定会引起外交冲突,到时候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

“啊!”韩春霞也不傻,一牵扯到歪国人,事情就变得棘手,连忙拿起手机跟她那些狐朋狗友打电话。

什么股神圈的,期货帮的,虚拟币区域链群的……

然而,十分钟过去了,韩春霞的脸色更加难看,那些人平时忽悠她买股炒币还行,真有了困难谁会给一个赌徒?

万般无奈之下,韩春霞只能联系林清雅:“清雅,你赶紧过来一趟,妈这次闯祸了,体育路钢琴展销会这里……”

等林清雅到了之后,两方解释完毕,林清雅的脸色顿时煞白一边,娇躯忍不住颤抖起来,她这个妈实在是太不省心了。

不过林清雅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她首先对金斯波格总部派的顾问赔礼道歉,态度谦卑,然后当着人家的面,亲自把钢琴扶正,细细的擦干净韩春霞吐的口水。

然后,林清雅拉着韩春霞恭恭敬敬的为那架钢琴之王鞠躬三次。

最终林清雅的行为赢得了金斯波格总部派的顾问的赞赏,韩春霞的官司算是免了。

最后,就是跟琴行老板谈判价格了。

一百万!

这是琴行老板的底线,毕竟这可是造价一千万的奢侈品,要发回总部维修的,一百万真心是成本价。

“林小姐,一百万真的不能再少了,这还是看在陈先生的面子。”琴行老板如是说。

林清雅非常疑惑,忍不住问道:“陈凡?他有什么面子?”

不过刚才她听说陈凡居然随手送给了一个陌生女孩这架价值一千万的钢琴,她的心狠狠的扎了一下。

生疼!

陈凡到底是什么身份?他居然这么有钱?难道他真的不是为了父亲的八万块钱才留在林家三年的?

琴行老板笑而不语,心道,你跟人家结婚三年都不知道身份,我哪里知道?

可是一百万对现在的林清雅而言也是一笔巨款,她早就已经把全部积蓄填补了公司的债务,现在公司没救活,韩春霞这个妈又把房子抵押了,她现在拿几万块出来都费劲!

母女两个头一次感到绝望,林清雅忍不住问道:“妈,你这些年炒股什么的,账户里面还有没有股票,赶紧抛售了应急,对了,你的私房钱也赶紧拿出来吧……”

韩春霞顿时一副苦瓜脸,赶紧泛着口袋说:“清雅,妈真的是一分钱都没了,股票早就割肉了,我哪有什么私房钱啊?你看看我全身……咦……”

说话间,韩春霞掏出了当初陈凡离婚时扔给她的那张黑色的卡。

“对了,这是那个废物当初给我的卡,不知道里面是不是真的有钱?”

林清雅此时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硬着头皮递给琴行老板,弱弱的说:

“老板,这张卡里应该有八万块……剩下的……”

琴行老板其实从两人刚掏出卡来时就注意到了,结果卡来一看,顿时一惊,又是一张瑞士银行的黑卡,虽然不如刚才陈凡那的那张十八国联合黑金卡珍贵,但是也是非常罕见的卡。

幸亏他这些年见过不少大人物来买钢琴,要不然还真不认识。

“小姐,这是一张瑞士黑卡,里面可远不止八万!”

两母女顿时呆住了,不等林清雅说话,韩春霞已经抢话:

“老板,你就别墨迹了,里面能刷出多少钱吧?”

琴行老板的下一句话石破天惊,震惊了在场所有人:

无限!

额度无限!!

……

没错,黑卡无限额度,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最后林清雅像做梦一样从里面套出九十九万赔偿了琴行老板,自己仅花了一万。

没有办法,这张卡虽然无限额度,但是超过一百万需要卡主亲自签名。

林清雅突然明白:陈凡不穷,相反还十分富有,身份神秘而高贵,原来他来她家做上门女婿,尽心尽力的照顾她,真的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她!

一股强烈的自责和悔意涌上心头,林清雅啊,林清雅,你到底错过了怎样优秀的男人啊?

呜呜……

想到这里,林清雅只感觉心头狠狠一疼,痛彻心扉!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出来,韩春霞很不解的看着她,安慰道:“傻女儿,还哭什么,这次你的公司有救了……”

“你看,陈凡那个废物不是给了这张黑卡吗?你多刷几次九十九万,公司的危机不就解除了吗?你的妈妈是不是很聪明?”

韩春霞一脸洋洋得意,她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噌。

然而林清雅的脸上却满是鄙夷,做人还能再无耻点吗?

得了好处,还不感恩戴德,反而以德报怨?!

林清雅为这样的妈感到耻辱,幸亏不是亲妈……

她一把夺过卡来,塞到包里,怒气冲冲的说:“妈,你怎么还这么说陈凡,今天要不是他这张卡,你就要蹲局子了!”

“不要自作主张,这张卡我是不会动的,即使林氏珠宝真的倒闭了……”林清雅满含泪水的喊道。

韩春霞一脸懵逼,自己这个女儿以前不是也看不起陈凡吗?现在怎么改性子了?

再说陈凡脚下生风,走的很快,他都要离开楚州了,不想在跟任何人有什么瓜葛。

嘀嘀。

手机发来信息,黑卡消费九十九万,陈凡眉头微皱,这张卡终于还是动用了,但愿不是被韩春霞拿来炒虚拟币什么的……

哼,堂堂龙族龙尊的钱可不是那么好花的!

当快走到小巷尽头的时候,忽然,陈凡感受到了很明显不加隐藏的杀意。

“出来吧!”

他淡淡道!

果然,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并不宽敞的小巷瞬间涌来十几个手持开山刀,钢棍的小混混……

这伙人目标明确,看来早就收到消息,埋伏在了小巷子,堵在陈凡的前后退路!

有点意思。

陈凡突然想笑,很长时间没锻炼身体了……

第11章 误会?

带头的家伙,正是导购大妈嘴中的干儿子——刚子,这家伙留着大光头,穿着个大背心,嘴里叼着根烟,挥了挥手中的大砍刀,冲陈凡道:

“小子,你惹了不该惹的人知道吗?”

不该惹的人?

陈凡冷冷一笑:“我这一辈子惹的人很多,说说看……”

“小子还挺狂,我问你,二十分钟前,你是不是在钢琴展销会上得罪了我干妈?”刚子愣了愣,旋即怒道。

原来是这件破事,陈凡顿时没了心情,他还以为是龙族以前的对手,居然找了下破鱼烂虾来试探他?

索然无味啊!

“来吧,你们一起上!我赶时间!”

陈凡脸色无悲无喜,淡淡的说。

“兄弟们,上,这小子看来是没认清形势,我干妈说了,断他两条腿,不要太狠!”

刚子长刀一挥,冷声道!

哗啦啦。

顿时,他身后,十几个小弟,挥舞着武器,朝陈凡冲来。

“无趣……”

陈凡摇摇头散漫的说道。

说完,他身体松松散散,漫不经心的,随手朝身旁写着“拆”字的违章建筑一挥拳,

但见,陈凡的拳头也不大,力量看起来轻飘飘的,轻描淡写。

下一秒,轰隆一声巨响!

整面墙,倒了!

轰隆隆。

一瞬间,围墙对面,正在进行强拆作业的施工队伍都把加满油门的挖掘机停了下来。

他们还没动手,违章建筑自己倒了……

咕噜!

这是什么力量?

高手!

绝对的高手!!

十几个混混顿时傻眼了,挥舞着的手臂,不自觉的放了下来,看了看倒塌的墙壁,又看了看陈凡,一个个低下头,默默的又退回到了刚子的身后。

刚子先是嘴角跟赵四一样不自觉的抽搐,随后竟然一脸严肃道:

“这位朋友,我觉得我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老实说,我们都是守法的公民,绝对不是那种为了钱什么事都肯干的人!

如果,我说,我现在跟你说声对不起,你能回我一句,没关系吗?“

陈凡眉头一皱,这下真的更没有意思了,看来自己连锻炼身体都做不到了。

他旋即意识到,自己无意中显露出的一点实力,便把这群混混给震住了。

哎,现在的地下势力真是一波不如一波啊!

“误会?”

他冷笑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十几个人拿着这么大的砍刀,你跟我说误会?是男人赶紧动手,怎么这会墨迹开了?”

动手?!

刚子还想多活两年。

刚子心中一颤,强忍着转身就跑的冲动,硬着头皮道:

“这位大哥,其实,我们是卖西瓜的,随身带把砍刀,绝对是合情合理的!”

这厮绝对没少看星爷的片子,陈凡静静的看戏。

果然,刚子说完,他咬了咬牙,又道:“朋友,按照江湖规矩,这种情况,我们是可以交钱买平安的!”

话落,不等陈凡回答,立刻从口袋里面,将钱全部掏了出来,放在陈凡的面前!

一帮小弟见状,也立刻有样学样,眨眼,陈凡眼前就堆起一小堆软妹币。

“大……大哥,我们私了你看可以不?这些钱,就当是我们孝敬你的,这件事,一笔勾销,你看行不?”刚子道。

这下彻底没意思了,陈凡一脸无语,这届混混完全不行啊。

能不能阳刚一点,有点骨气?这么直接就怂了,搞得自己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下手了。

“滚蛋!”陈凡拜拜手。

刚子等人如遭赦免,高兴的屁滚尿流的跑了,那步伐,也是六亲不认。

走在最后的是陈凡,双手插兜,优哉优哉,地上的钱少说也几千块,根本懒得捡。

刚才在钢琴展销会上,别人以为陈凡吹求比说大话,其实他只是实话实话:

于龙尊而言,钱和纸其实真的并无差别!

“拿去喝酒!”

陈凡向后挥挥手,违章建筑围墙对面的拆迁队伍顿时欢呼起来……

两母女回家之后,韩春霞已经没脸见人了,索性把自己关在屋里。

林清雅离公司倒闭也仅有两天时间,她此刻真的已经毫无办法,韩春霞说的那个方法她断然不会用的。

不仅不会用,甚至林清雅还想借钱把陈凡的黑卡还上。

林清雅自己躺在床上,床头上放着的是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是两人婚姻破裂的导火索,本来离了也就离了,无所谓,然而现在,林清雅越发看不透陈凡。

现在种种迹象表明,陈凡的身份可能真的不一样,起码很有钱。

然而,这么有钱为什么会干这种事情,还坐过牢,有钱的人不是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吗?特别是漂亮的女人,没有必要干这种事情啊?

叮咚。

正当林清雅陷入思维的死循环时,陈意涵来了。

林清雅把今天韩春霞做的“好事”跟陈意涵一说,两人一分析,顿时明白了,原来他们一直寻找的贵人不是别人。

正是,陈凡!

“可是……这张照片怎么解释?”林清雅始终解不开心结,索性把家丑外扬了。

陈意涵看完照片之后,思索了一番,认真的问道:

“清雅,你确定照片上这个人真的是陈凡吗?他会不会有个恋生兄弟之类的……”

经过陈意涵这么一提醒,林清雅立马拿起照片仔细看起来。

半晌之后,她忽然放下照片,眼泪不知不觉的就流了下来……

“呜呜……意涵,我错怪陈凡了,照片上的人不是他!”

陈意涵认真的问:“你确定?”

林清雅点点头,回忆道:“是的,百分之百确定,陈凡的眉中有颗很小的痣,平时根本不注意,看不出来,但是他每天给我洗脚,我一低头就能看的很清楚……不会错的!”

误会解除了!

陈意涵认真的盯着林清雅的眼睛,缓缓的问道:“清雅,你跟我说实话,你们在一起三年了,难道你对他一点感情也没有吗?”

林清雅用手捂住太阳穴,用力晃了晃脑袋,叹息道:“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心里很乱,只要一回到这个家,我仿佛就能看见那个扫地摘菜的身影,看见那个蹲在我面前为我按摩脚心的他……意涵,你说这是不是心里有他了?”

陈意涵欣慰的点点头,抬头望了一下远处的天空,眼神带着追忆语重心长的说:“清雅,我是过来人,在恋爱方面不知道走了多少弯路,根据我的经验,你的心里百分之百由他!”

“还有一点,清雅,你要想清楚了,当初陈凡并不是楚州人,他之所以入赘你家,除了报答你在桃山的搭救之恩,更重要的是在伯父去世后你最无依无靠的时候照顾你,你们如今离婚了,他还会留在这片伤心地吗?”

“陈凡可能要走了,你不想临走时见他一面吗?错过这一次,这辈子都见不到了……”

仿佛瞬间说到了痛处,林清雅眼睛红通通的,扭头看向别外。

陈意涵长舒了一口气,劝道:

“清雅,你们还有可能复婚吗?既然陈凡是个有钱人,那么这次公司被神州珠玉商行狙击,肯定跟他有些关系,你何不亲自问问他……”

“复婚?!”林清雅这点倒是没想过,但是此刻她真的有些后悔。

这三年,自己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现在想来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即使她有这个想法,也觉得不现实。

林清雅越不去想陈凡,但越是那样,心里就越是想,越是回忆他这一年来对她那无微不至的照顾,心里越发难受。

陈意涵看着林清雅的样子很是心疼,她这个顶头上司虽然看起来是外表冰冷的女强人,实际上是内心柔弱无比小女生,从小要强的她事事严格要求自己,连对象头没谈过,在林家的排挤下艰难支撑着公司。

自从林正轩去世以后,她更加缺乏安全感,然而其实在她内心深处,潜意识的已经把陈凡当成她最后的亲人,要不然,那夜喝醉回家的时候,第一个叫的人是陈凡,而不是那个从小对她打骂使唤的后妈。

那个在林正轩临终时下跪承诺呵护林清雅的男人,已经悄然走进她的心里。

终于,林清雅鼓起勇气拿起电话,说道:

“陈凡,你在哪里?我想见你……”

第12章 他,终究要走了

此刻,结束了一天徒步楚州旅行的陈凡在优哉游哉的坐在神州大厦顶层的沙发上,刚开始接听电话的时候,他有些发愣。

林清雅居然主动联系他了?

陈凡的心情也有些复杂起来。

“好,去哪?”

林清雅迟疑了半晌,说道:“要不去蝴蝶兰公园吧……”

“好,我马上去。”陈凡下楼之后,拒绝了刘鼎梁安排的专车,而是随手扫了一辆共享单车去了。

林家庄园。

林家几乎所有人都等着林氏珠宝的破灭,林老佛爷也是坐享其成,当初要不是林清雅的父亲林正轩临死前想出了让陈凡当上门女婿这一招,林氏珠宝早就易主了。

林清雅的大伯林正德如今已经等不及了,堂哥林建南当晚就跟其父去了林老佛爷别墅。

林老佛爷独爱香,此时正在别墅一间厢房里,里面琳琅满目,都是各种各样的手串、佛像、原木料、香炉、香盘、香匙等等,堆了整整一屋子。

林建南并非空手而来,他兴高采烈的进了厢房,手上一翻,笑道:

“奶奶,我来看你来了,瞧瞧,这是个什么宝贝?”

林老佛爷回过头,看见自己的大孙子来了,低头顺着看去,却是一个单瓢的小葫芦,顶端和底部都镶着一圈白玉,顶端有小孔,可以插入线香。

“哎吆,这是葫芦玉香插,看起来还挺别致的……”林老佛爷顿时脸上有了笑意。

她这个大孙子,平日里虽然花天酒地,没什么本事,但是心里有她这个奶奶,隔三差五的投其所好。

虽然这个葫芦玉香插并不贵重,但是心意还不错嘛。

“奶奶,这玩意是我前天去江北那边游玩,见它挺别致的,就随手买了,奶奶喜欢就好,这次去江北收获颇丰,奶奶再看这个……”

林老佛爷并没有想到今天这个大孙子居然带来了两样宝贝,定睛一看,顿时脸色动容!

但见林正德拿出一件青瓷香炉,釉色冰清,圆润剔透,显然是真品。

“这……这是宋代龙泉窑的香炉?”

林正德和儿子对视一眼,知道今天的事情基本能成,连忙解释道:

“妈,这个宝贝可是建南花了大力气才弄到的,听说要用用惠安沉来配。惠安沉本就清凉,搭上这龙泉窑最适合……哟,妈,在您这个行家面前,我还搁这卖弄,嘿嘿……”

“无妨,我也是第一次见,建南有心了!”林老佛爷早已经是爱不释手,所谓惠安沉,就是惠安产的沉香,带着苦涩的凉意,很有品头。这种凉凉的香,配上凉凉的龙泉窑,简直相得益彰。

完美!

“奶奶喜欢就好!”

林老佛爷腰不好,半晌之后坐下就习惯的往后靠,似笑似叹道:“你们两个是为林氏珠宝的事情来的吧?不必说了,我老啦,以后林家的事还要托付给建南,这次建南就出面把清雅那小丫头的公司收购了吧……”

林建南顿时兴奋起来,这次香炉花了几十万真是值大发了,他连忙说道:

“奶奶说的是,林氏珠宝怎么也是我们林家的产业,即使是破产,也不能便宜了外人!奶奶,那林清雅还留在公司吗?”

林老佛爷半眯着眼,随口说道:“给口饭吃就行……”

林建南的脸上顿时闪过几分恶毒,林清雅你再能干有什么用?公司最后还不是落在我手上?

……

人间九月芳菲妍,惹得心醉蝴蝶兰。一树花开如伞盖,二三里外闻其香。

此时正值蝴蝶兰花开之季,硕大的树冠姿态飘逸,让蝴蝶兰花开,更加迷人。每簇六七朵,汇成万千花的海洋,红白相间的颜色让人心旷神怡!

林清雅早早的到了,米黄色的风衣让她的身形有些萧瑟,略发苍白的脸色让人有些疼惜,那冰冷的气质配合飘落的花瓣,独有一番风采。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陈凡停下共享单车,看见林清雅的身影眉头微皱:“清雅,你生病了?”

林清雅点点头,又摇摇头:“只是感冒,不打紧的,陈凡,你不要误会,那天晚上的刘少爷不是我男朋友……”

陈凡楞了一下,苦笑道:“清雅,我们已经离婚了,你不用跟我解释的,如果你真的找到真爱,我祝福你!”

陈凡说的很认真,林清雅却越发难受。

突然,林清雅从口袋里拿出那张照片,用力撕成了碎片,随手扔进旁边的垃圾箱里。

“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照片上的男人不是你!”

轰!

陈凡身体一震,没想到原本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死局,居然不攻自破了,他突然感觉,自己三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你怎么认出来的?”陈凡苦笑一声。

“你眉心的痣,我记在心里……”林清雅深情款款的望着陈凡,眼睛忽然红了起来。

你眉心的痣,我记在心里!

轰!

这次陈凡的心真的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自己与陈家那位义兄相貌的差别,陈凡自己都是很多年后才发现,没想到林清雅观察的这么清楚?

误会解除了。

“对不起,这三年以来,我和我妈对你很不好,老师嫌弃你,现在你不在,总感觉家里少了什么……”

陈凡此时心里有些乱,林清雅这个冰冷的女强人居然再次给自己道歉了,她是多么坚强的女子啊?

三年来,也只有林正轩去世的时候,她才哭过。

林清雅梨花带雨的样子楚楚可怜,陈凡这时候很想抱住她,安慰一下,然而他手臂微张,却怎么也不能继续……

徒劳,放下。

哎。

陈凡叹息一声,心中痛苦无比,他当时恨不得狠狠的打自己一耳光,人家林清雅都给自己道歉,自己还在等什么?

难道你心里没有她了吗?

林清雅的表情隐藏着淡淡的失望,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的对着陈凡笑了下说:“我知道你家不在本地,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离开楚州,明天中午的飞机。”陈凡心里越发不是滋味,甚至不敢抬头看她。

说完这句,陈凡又有些后悔,自己这么说是不是太绝情了,他不傻,自然能看出林清雅今天的来意。

她会挽留自己吗?

陈凡默默的等待,甚至内心深处有重重的期待:她只要张口,我说不定就会留下来呢。

嗡。

然而,林清雅的脑子听到陈凡已经订好了飞机,脑海一片空白,脸色苍白如蜡,那些本来准备好挽留、复婚之类的措辞突然一下子全部忘干净了。

他,终究要走了!

离开这个让他伤心的城市……

能不能留下?林清雅很想说出口,但她如何说?为谁而留下,三年来,林清雅只把他当成了一个为了八万块钱的上门女婿,一切无微不至的关怀都当成了报答她救命之恩的理所应当?

为了她留下?

林清雅自己都觉得不值得!

三年的时间很长,这么好的男人,她为什么没有珍惜?

后悔了!

这一刻,林清雅真的是后悔莫及。

于是,那些挽留的话,两人最终谁也没有说出口。

一个耻于开口!

一个翘首等待!

命运的渡口,两人错路而行……

又走了一段时间,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索性沉默不张口。

忽然,也不知怎的,林清雅的脑子里突然蹦出了柳楚楚这个柳家千金,终于临别忍不住问道:

“柳楚楚也一起跟你走吗?如果……有一天你们结婚了,记得叫我……”

《上门龙尊》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