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龙尊免费阅读作者一语惊天小说上门龙尊

上门龙尊

时间:作者:一语惊天来源:zzy

一语惊天写的小说上门龙尊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主角是陈凡林清雅免费阅读内容简介:入赘三年,受尽屈辱,怒而离婚,他对世界喊道:你们的王回来了!...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上门龙尊》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 林家很牛吗?

这本是一个笨秘书的笑话,但此刻林清雅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因为美女前台的语气极其认真,并没有开玩笑的成分。

很明显的婉拒!

但此刻林清雅也不会放弃,结果电话被加入黑名单,连微信好友也拉黑了,一时间几乎斩断了所有的联系方式。

美女前台看着林清雅已经用出了浑身解数,都没有办法的时候,忍不住嘲笑道:“林小姐,你还是走吧,再不走我可要叫保安了!”

“你们,你们神州珠玉商行欺人太甚!”林清雅气的手都哆嗦了。

然而,下一刻林清雅忽然不生气了,重新整理了衣衫,朗声道:

“无论如何,今天刘总要给我一个交代,否则就是与我们林家为敌!”

说完,一步一步往前走,修长的美腿步步铿锵!

可惜,没走几步,神州珠玉商行的大堂经理笑道:

“这位林家小姐,很佩服你的勇气,可是,我想说的是,林家真的很牛吗?”

“根据最新发布的年度福不服排行榜显示,林家只在楚州家族排行榜中排名二十一位,请问,这问小姐哪里来的迷之自信?”

“哈哈,我刚才还差点被她踏出的六亲不认步伐吓到了呢?”周围的迎宾小姐捂嘴笑道。

“保安,架走!”大堂经理冷冷的说道。

砰!

林清雅坐在台阶上,看着扭断后跟的高跟鞋有些发呆。

三天,仅仅三天。

本来是她跟陈凡离婚后快乐的单身生活,谁知道她苦心经营三年多的林氏珠宝要破产了?

难道父亲半辈子的心血,要毁在自己手里吗?

一路上浑浑噩噩,林清雅终于到了公司,面对员工期许的目光,她颓废的摇摇头:

“罪魁祸首找到了,是神州珠玉商行!”

“什么?神州珠玉商行可是楚州最大的珠宝商,纵使在江北也是赫赫有名,资产几百亿也不止。”

副总经理陈意涵娇躯一颤,差点倒地,她在林氏珠宝可是有原始股的,如果公司倒闭了,她损失惨重。

秘书小雪疑惑道:“不应该啊,当初第一次跟神州珠玉商行合作的时候,刘总是何等的爽快,甚至平白让利百分之二十,那时候林总还说是有贵人相助……”

贵人相助?!

小雪的话瞬间点亮了林清雅阴霾的心。

“贵人相助?难道说……你们先稳住大家的情绪,我们林氏珠宝不会倒闭,我这就去请贵人相助!”

林清雅开着自己的红色宝马X3回家,一路上脑子想的都是谁是“贵人”?

终于,临到家门口的时候,她忽然想起来了:

三年前,林老佛爷过七十大寿,趁机发难要夺了林清雅继承林氏珠宝的权利,当时给她下了一个超级大订单的任务。

那个体量的订单,对危机重重的林氏珠宝而言,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然而,就在林清雅准备认命放弃的时候,韩春霞忽然跑进来说让她接受这个任务,从而林清雅才能顺利继承父业,执掌公司。

对,没错,我妈肯定知道!

林清雅笃定了韩春霞知道谁是贵人这件事,着急忙慌的往楼上跑,谁知道刚进屋,就看见韩春霞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妈,你这是……怎么了?”林清雅十分吃惊。

韩春霞看到女儿来了,直接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啪!

力道很足,韩春霞的嘴角直接见血了。

“清雅啊,我的好女儿,妈妈对不起啊!”

“到底怎么回事?!妈,不要着急,是不是麻将赔钱了?”林清雅很清楚自己这个后妈的秉性,赌性十足,以前经常一天输个千把块。

“不是啊,女儿,这次妈赔大发了,我把咱家的房子抵押去跟着隔壁王妈炒网上的虚拟货币,全赔进去了……”韩春霞说完,双脚乱蹬,嚎啕大哭!

“什么?!”林清雅一听,差点气的背过气去,自己这个妈怎么这么不省心,现在她的公司面临倒闭,房子也没了的话,她们母子岂不要流浪街头?

母子两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半天,清风抽纸都用了两盒,林清雅才忽然想起自己回家的目的,怎么一不小心让她妈带跑偏了呢?

贵人!

对,如果找到这些年帮助自己的贵人,那公司就能起死回生,房子也有钱赎回来,一切都可迎刃而解!

“妈,先别哭了,房子赔没了不要紧,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要告诉我三年前那位贵人是谁……”

林清雅解释了半天,韩春霞这才止住了哭声,开始努力回忆。

忽然,韩春霞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立即否定,脸色瞬间煞白一片。

“妈,你是不是想起来了,你倒是快说了,快急死我了!”林清雅赶紧催她。

“清雅,老佛爷七十大寿那天的事我确实想起来了,不过你确定让我说吗?”韩春霞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快说啊!”

韩春霞这才结结巴巴的说道:“是……陈凡!”

“陈凡?不可能!他算哪门子贵人?三年前我是亲手从桃花峪救的他,后来他为了那八万块钱才当了我们家的上门女婿,他如果真的有钱有势的贵人,何苦在我们家受三年委屈?”

林清雅狠狠的摇摇头,十万分的不相信这个结果。

“妈,你再好好想想,除了陈凡,还有谁暗中帮助过我……”林清雅不甘心的问道。

韩春霞摇了摇头说:“也不一定是他,当时你跟陈凡那个废物刚结婚,老佛爷根本不认他这个女婿,所以祝寿那天根本没让他进门,谁知道寿宴到了一半,他突然给我打电话……”

“我出门之后,那个窝囊废居然很自信的跟我说让你接受挑战,林氏珠宝谁也夺不走,肯定是你清雅的!”

“我觉得你说的那个贵人也不一定是那个废物,但陈凡可能知道谁是真正的贵人……”

林清雅心中一突,想到陈凡以前确实经常这么安慰她,特别是她遇到困难忍不住对他倾诉的时候。

而且奇怪的是每一次,都仿若有贵人相助,困难迎刃而解。

林清雅心中烦躁,刚跟陈凡离婚,还要联系他?算了,婚都离了,再见已是陌人,徒增尴尬……

正当林清雅再次心灰意冷之时,电话响起。

“喂,意涵,有事吗?”

林清雅接听后,陈意涵的声音传来:

“清雅,神州珠玉商行的门我敲开了,不过需要你……牺牲一下色相……”

第5章 我们离婚,我很快乐

牺牲色相?!

难道刘鼎梁那个秃头男对自己有想法?

林清雅心中一阵恶寒,然而陈意涵下一秒就笑着解释道:

“嗨,别害怕,看把你吓得你都不说话了,开玩笑的,我刚刚托人打听出刘鼎梁的小儿子刘祖兰对你倾心已久,一直想请你吃饭,苦于没有机会……”

“清雅,你说,这次算你给他机会,还是他给你机会?”陈意涵一语双关。

听到这里,林清雅瞬间解脱了,淡淡的回道:

“无所谓,反正我三天前已经跟陈凡离婚了,就当是相亲吧……”

“啊?离婚了!那真是太好了,那个窝囊废能在你们家白吃白喝三年,你早不赶走他真是太仁义了,我顶你!”林清雅仿佛从电话听到陈意涵竖起了大拇指。

“那正好,如果这次相亲……不……吃饭,你能把刘祖兰迷得神魂颠倒,那我们公司的危机自然可解!”

“好,我去!”林清雅深深的吸了口气。

楚州潜龙渊酒店,唯一一家六星级酒店,坐落清平湖中央,宛如一叶扁舟,集奢华与天险与一身。

今日,高朋满座,各方精英大佬齐聚,可谓风云际会。

刘祖兰忐忑不安的跟在父亲刘鼎梁身后,看着外人看起来富贵荣华加身的父亲亦步亦趋的跟楚州权贵打招呼,心中也是郁闷到极点。

父亲让他在这种场合历练,简直是种煎熬,索性等会早早退场还有美人相约,心情才放松了几分。

正当刘祖兰东张西望,寻找谁家千金漂亮时,刘鼎梁忽然身躯一震,猛然把身体躬到极点,几乎是九十度。

哒哒哒!

一道又一道沉稳,缓慢的脚步声,随之响起。

很奇怪。

数以百计的现场嘉宾,莫名心情紧绷。当这股不自在,导致现场产生一系列桌椅摩擦之后,突然被一阵倒吸凉气声取而代之。

来者何人?

刘祖兰虽然也弯着腰,但是偷偷抬起头发现红毯中央只有一个年轻人泰然自若的走着,旁边楚州黑白商各方的扛把子慢半步跟着。

可,看着他,一身素装,自尘光中走来,不带人间烟火。

陈凡实际上多年已经不习惯这种如天子上朝的感觉了,但是如今重整龙族,正是造势知识,他代表的不是他自己,而是整个龙族势力。

陈凡微笑着敬了一杯酒,未说一句话就离开了。

等陈凡走远之后,刘祖兰突然发现自己手心里都是汗,明明那个年轻人并没有散发出吓人的气势,也没有说话,单单站了站就有这般压力?

“爸,那人是……”

刘鼎梁摇摇头,半晌之后,才吐出一句话:

“不可知,不可问……不过,那人可是我等这辈子如何拼命努力,也只能仰望的存在啊……”

啊!

刘祖兰彻底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早早离场的陈凡原本就不喜欢这种喧嚣的场面,前呼后拥的,搞得自己跟土皇帝一样。

陈凡就这样简简单单在这座生活了三年的城市里走着,一个人,一座城 一个人,独自漫步在街头,冷冷的风,吹乱了千万心绪。

一个人漫步在这个城市里,穿梭在大街小巷,不问明天,不问今天,只想让自己来一次彻底的迷失,彻底的流放。

心绪飘飘,身体和灵魂经过了千锤百炼之后,忽然之间不再筋疲力尽,彷如被洗礼一般,得到了重生和释然。

删除一切与过去相关的记忆,今天过后,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不再有任何交集。

楚州万国丽景餐厅,位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装修奢华,典雅的欧式建筑风格,高端而精致。

这是楚州最高档的西式餐厅,即便是林清雅,也只是来过一两次而已。

经过陈意涵的精心装扮,林清雅此刻穿着一身绣花月牙白旗袍,正坐在VIP座上,她脸上精心化了妆,脸蛋标致,大眼琼鼻,漂亮得很。

最耀眼的是她那一双标志性的大长腿,从旗袍两段空白处显了出来,上面套了肉色丝袜,那丰腴的腿型配上这款丝袜简直令所有男人为之疯狂。

更别提脚下踩着一双银色的水晶高跟凉鞋,一双精致的小脚很是细腻有光泽,那肤色就跟羊脂似的,让刘祖兰看了一阵失神。

值了!

本来早早参加完顶端大佬宴会来赶场的刘祖兰心有不甘,但是现在见到林清雅这样的绝色女子,顿时心生爱慕。

唯一的遗憾是美人已经结婚三年,不过陈意涵已经悄悄告诉他,两人并没有夫妻之实,绝对的原装正品!

刘祖兰浓眉大眼,鼻梁很高,头发烫起,银色西装笔挺,一看就是富贵家子弟。

“林小姐,你真的很漂亮!林氏珠宝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都是小事,不就是几个合同吗?我回头跟我爸一说就解决了……”

林清雅终于如释重负的长舒了一口气,原来事情能这么轻松解决,那自己这顿饭确实是值得的。

虽然林清雅此时并不打算真的跟这个刘祖兰谈什么恋爱,但是现在正是感情的空白期,有这么个帅气多金的男朋友,确实也不错,自己这几年的工作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谁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有本事?女人啊,还是在家里貌美如花就好。

“真是啊,那真是谢谢刘先生了,我敬你一杯!”林清雅轻抿一口,动作优雅。

“清雅小姐,见外了,说实话,我并不介意你的婚姻,听意涵说那是假结婚……我的意思是,你能做的女朋友就好了……”刘祖兰此时眼中冒光,他忍不住想今晚上趁机拿下这个旗袍美人。

“其实,我三天前已经离婚了……”

林清雅确实有几丝意动,她声音很小,正当她考虑是否应该开始一段新的恋情的时候,她突然看见窗外有个萧瑟的身影。

陈凡!

他站在马路上出神,深邃的目光藏在袅袅的都市夜色的浮光掠影中,不知所踪。

林清雅的火蹭了一下冒了上来,自从三天前离婚自己的麻烦就不断,而且离婚当天还被柳家千金狠狠的打了一次脸,今日今晚,正是因果报应。

“祖兰,我想通了,今天就做你的女朋友!”

林清雅顺势站起来挽住刘祖兰的胳膊,往门外走去。

“真的!哈哈,清雅,我会好好待你的!”刘祖兰差点激动的跳起来,他甚至已经开始想象,今晚上可能要在他的大别墅里好好研究一下林清雅身上旗袍的秘密……

然后,林清雅突然对门外转过身的陈凡说道:

“陈凡,看到了吧?追求我的人很多,更比你优秀,我们离婚,我很快乐!”

第6章 真爱?

鬼使神差,兴许是赌气使然,林清雅居然说出了这样伪心的话。

陈凡本来只是单纯看看楚州的夜景,然而命运总是这样弄人,他没想到林清雅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新欢。

蓦然,有种东西在心中暗暗失去。

是的,他当真了。

陈凡看着眼前这位让自己卑躬屈膝照顾三年的女人,忽然觉得世事无常,有些可笑。

但是心里更多的还是难受,只不过陈凡的养气功夫到家,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这样啊,那恭喜你了……”陈凡的声音虽然平淡,夹杂着些许落寞。

本来快要淡忘的心境又重新被打破,陈凡转身想走。

夜色下,刘祖兰并没有认出眼前的陈凡,他只是听说林清雅有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丈夫,没钱没背景,在林家白吃白喝三年,今日相遇,美人在怀,正好羞辱他一番。

“哎,别走,想必你就是不懂得珍惜清雅的家伙吧?幸亏本少今天心情高兴,要不然……”

陈凡刚准备移步离开,听到这句话,突然停下来,转头。

接着灯光,刘祖兰猛然看清了陈凡的脸!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是他!

刘祖兰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楚州潜龙渊酒店那会当凌绝顶的绝世身影!

“要不然,如何?”

陈凡歪了下头,示意刘祖兰继续说。

然而只是惊鸿一瞥,刘祖兰心神震荡,脸色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变得苍白。

怎么可能是他?!

“不可知,不可问……不过,那人可是我等这辈子如何拼命努力,也只能仰望的存在啊……”

父亲的话语记忆犹新,刘祖兰心中恐惧到极点,他虽然是纨绔,沉迷酒色,但是并不傻。

这样的人物,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对人家的老婆怎么样,尽管是前妻!

“要不然我……”

刘祖兰脑子急转,不知道怎么回答,但下一秒他突然挣脱开林清雅的素手,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

啪!

五个手指印,鲜红无比。

甚至,因为太用力,嘴角都打出了血。

“对不起……无意冒犯,我和林小姐……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以前并不知情……”

“林小姐,对不起,我这样的人渣怎么能配的上您?陈……陈先生是非常优秀的人,错过了会后悔一辈子!”

说完,刘祖兰神情恍惚的落荒而逃,仿佛被恶鬼追赶,狼狈不堪,再也不是西装革履,皮鞋都跑掉了一只。

这……

林清雅彻底惊呆了,什么情况,画风急转啊!

“陈凡,你刚才用了什么手段?他为什么要给你道歉,而且还打了自己一耳光!”

真是个傻女人,人家自己打耳光,光陈凡鸟事?

陈凡懒得理会林清雅,摆摆手,留下一句话走了:

“也许,他喝醉了……”

不对,事出有妖!

重新回到餐厅,林清雅连喝了几杯红酒,发现自己才开始有醉意,刚才那个刘祖兰明明只是喝了小半口,她记得很清楚,怎么可能醉?

林清雅同时想到了离婚那天柳楚楚说的那句话,错了多么优秀的男人?

陈凡,他优秀吗?

我怎么看不出来?

林清雅心中更加疑惑,陈凡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三年的夫妻,我真的了解他吗?

又喝了几杯,林清雅索性叫来了闺蜜段傲雪。

段傲雪留着黑长直,职业女装,浑身散发着女性知性的美,心理学硕士毕业的段傲雪听过林清雅的疑惑和烦恼之后,抿了一口红酒笑道:

“清雅,枉你聪明一世,真是糊涂啊,陈凡这样的好男人你居然跟他离婚了?可惜啊,可惜!”

林清雅更加不解:“他有什么好的?”

段傲雪端起红酒杯,在灯光下晃动着迷人的色彩,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看人一想很准,陈凡虽然看起来平平淡淡,甚至在你面前还有些软弱,但是他不自觉散发的气场,那深邃如星空的眼神,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只不过被他隐藏的挺好罢了。”

“这种气场,是上位者御下之王气,我见过的人中只有那些豪门家族长、地方大员、军方大佬才有有可能显现!”

“什么?!”林清雅越听越玄乎,怎么还扯到王者之气上面去了,忍不住问道:“那你说,这样厉害的人物,为什么来林家当上门女婿,为什么在我们家受了三年的白眼和侮辱呢?”

段傲雪的眼神闪过几分希翼:“可能,那就是真正的爱情吧……他对你的爱是真爱!”

“呸,劳什子的爱情,我看他就是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为了我爸给他的八万块钱……”不过约到最后,林清雅的声音越小,自己的底气明显不足。

“钱,呵呵,清雅,你要知道,真正有价值的东西,钱都是买不到的……”段傲雪神秘的笑了笑:“真爱,无价!”

这句话明显的让林清雅愣神了一分钟,不过为了不让自己的闺蜜笑话,赶忙嚷嚷道:

“算了,别想了,反正都离了,喝酒吧,不醉不归!”

两女大醉,最后还是找的代驾回家。

砰。

一到家,林清雅哪里还有淑女风范,高跟鞋彤彤甩掉,直接捂着嘴冲进洗刷间呕吐起来。

吐完之后,林清雅疲惫不堪的躺在沙发上,伸直了裹着肉丝的大长腿,叫道:

“陈凡,给我弄洗脚水,要温的!”

然而,半晌之后,并没有人回应她。

酒劲未过的林清雅瞬间愤怒起来,大喊道:“陈凡,你聋了吗?快点给我倒洗脚水,等会给我按摩,穿了一天高跟鞋累死了……”

然而理所当然的仍旧没人回应。

反倒是林清雅的喊叫把韩春霞惊扰了起来,看着在沙发上耍酒疯,乱蹬双腿的林清雅,摸了摸她的额头道:

“宝贝女儿,你喝了多少酒啊?陈凡那个窝囊废不是早滚蛋了吗?你们离婚都忘了?”

啊?

离婚了?

林清雅瞬间酒醒了,整个人直接愣住了,双眼空洞,心里空荡荡的。

三年来,林清雅已经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每次有应酬喝酒后都是陈发来伺候烂醉如泥的她;每天上班回来,陈凡都会端过来温和的洗脚水,不冷不热,并且亲自给她洗脚,按摩足底,还劝她少穿高跟鞋,怕累着她。

如今,那个体贴的他已经走了!

那个窝囊废真的走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哇……”

林清雅不知道是醒是醉,忽然嚎啕大哭起来。

“清雅,你这是怎么了?哭什么?以后不准喝这么多酒了,别哭了,不就是没人给你端洗脚水吗?”

“等过两天我托人给你介绍几个富家少爷,差点忘了,还有秀贤等着追你呢?等我们家渡过难关,有了钱,找几个保姆不就好了?”

“对了,刚才你们公司那个副总陈意涵打电话问你回家没,听说还给你介绍了神州珠玉商行的刘家大少,相亲怎么样了?”

韩春霞一句接一句的问着,到了最后,林清雅听完哭的更厉害了,终于,她嘶哑的说道:

“那个刘家大少,见到陈凡,忽然打了自己一巴掌,吓跑了……”

“什么?!”韩春霞一听当时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半晌之后,这才幽幽说道:

“我知道为什么……”

《上门龙尊》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