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龙尊在线阅读陈凡林清雅的小说免费阅读

上门龙尊

时间:作者:一语惊天来源:zzy

上门龙尊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此小说是由作者一语惊天写的关于主角陈凡林清雅的故事:入赘三年,受尽屈辱,怒而离婚,他对世界喊道:你们的王回来了!...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上门龙尊》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6章 真爱?

鬼使神差,兴许是赌气使然,林清雅居然说出了这样伪心的话。

陈凡本来只是单纯看看楚州的夜景,然而命运总是这样弄人,他没想到林清雅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新欢。

蓦然,有种东西在心中暗暗失去。

是的,他当真了。

陈凡看着眼前这位让自己卑躬屈膝照顾三年的女人,忽然觉得世事无常,有些可笑。

但是心里更多的还是难受,只不过陈凡的养气功夫到家,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这样啊,那恭喜你了……”陈凡的声音虽然平淡,夹杂着些许落寞。

本来快要淡忘的心境又重新被打破,陈凡转身想走。

夜色下,刘祖兰并没有认出眼前的陈凡,他只是听说林清雅有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丈夫,没钱没背景,在林家白吃白喝三年,今日相遇,美人在怀,正好羞辱他一番。

“哎,别走,想必你就是不懂得珍惜清雅的家伙吧?幸亏本少今天心情高兴,要不然……”

陈凡刚准备移步离开,听到这句话,突然停下来,转头。

接着灯光,刘祖兰猛然看清了陈凡的脸!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是他!

刘祖兰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楚州潜龙渊酒店那会当凌绝顶的绝世身影!

“要不然,如何?”

陈凡歪了下头,示意刘祖兰继续说。

然而只是惊鸿一瞥,刘祖兰心神震荡,脸色以肉眼看见的速度变得苍白。

怎么可能是他?!

“不可知,不可问……不过,那人可是我等这辈子如何拼命努力,也只能仰望的存在啊……”

父亲的话语记忆犹新,刘祖兰心中恐惧到极点,他虽然是纨绔,沉迷酒色,但是并不傻。

这样的人物,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对人家的老婆怎么样,尽管是前妻!

“要不然我……”

刘祖兰脑子急转,不知道怎么回答,但下一秒他突然挣脱开林清雅的素手,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

啪!

五个手指印,鲜红无比。

甚至,因为太用力,嘴角都打出了血。

“对不起……无意冒犯,我和林小姐……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以前并不知情……”

“林小姐,对不起,我这样的人渣怎么能配的上您?陈……陈先生是非常优秀的人,错过了会后悔一辈子!”

说完,刘祖兰神情恍惚的落荒而逃,仿佛被恶鬼追赶,狼狈不堪,再也不是西装革履,皮鞋都跑掉了一只。

这……

林清雅彻底惊呆了,什么情况,画风急转啊!

“陈凡,你刚才用了什么手段?他为什么要给你道歉,而且还打了自己一耳光!”

真是个傻女人,人家自己打耳光,光陈凡鸟事?

陈凡懒得理会林清雅,摆摆手,留下一句话走了:

“也许,他喝醉了……”

不对,事出有妖!

重新回到餐厅,林清雅连喝了几杯红酒,发现自己才开始有醉意,刚才那个刘祖兰明明只是喝了小半口,她记得很清楚,怎么可能醉?

林清雅同时想到了离婚那天柳楚楚说的那句话,错了多么优秀的男人?

陈凡,他优秀吗?

我怎么看不出来?

林清雅心中更加疑惑,陈凡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三年的夫妻,我真的了解他吗?

又喝了几杯,林清雅索性叫来了闺蜜段傲雪。

段傲雪留着黑长直,职业女装,浑身散发着女性知性的美,心理学硕士毕业的段傲雪听过林清雅的疑惑和烦恼之后,抿了一口红酒笑道:

“清雅,枉你聪明一世,真是糊涂啊,陈凡这样的好男人你居然跟他离婚了?可惜啊,可惜!”

林清雅更加不解:“他有什么好的?”

段傲雪端起红酒杯,在灯光下晃动着迷人的色彩,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看人一想很准,陈凡虽然看起来平平淡淡,甚至在你面前还有些软弱,但是他不自觉散发的气场,那深邃如星空的眼神,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只不过被他隐藏的挺好罢了。”

“这种气场,是上位者御下之王气,我见过的人中只有那些豪门家族长、地方大员、军方大佬才有有可能显现!”

“什么?!”林清雅越听越玄乎,怎么还扯到王者之气上面去了,忍不住问道:“那你说,这样厉害的人物,为什么来林家当上门女婿,为什么在我们家受了三年的白眼和侮辱呢?”

段傲雪的眼神闪过几分希翼:“可能,那就是真正的爱情吧……他对你的爱是真爱!”

“呸,劳什子的爱情,我看他就是为了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为了我爸给他的八万块钱……”不过约到最后,林清雅的声音越小,自己的底气明显不足。

“钱,呵呵,清雅,你要知道,真正有价值的东西,钱都是买不到的……”段傲雪神秘的笑了笑:“真爱,无价!”

这句话明显的让林清雅愣神了一分钟,不过为了不让自己的闺蜜笑话,赶忙嚷嚷道:

“算了,别想了,反正都离了,喝酒吧,不醉不归!”

两女大醉,最后还是找的代驾回家。

砰。

一到家,林清雅哪里还有淑女风范,高跟鞋彤彤甩掉,直接捂着嘴冲进洗刷间呕吐起来。

吐完之后,林清雅疲惫不堪的躺在沙发上,伸直了裹着肉丝的大长腿,叫道:

“陈凡,给我弄洗脚水,要温的!”

然而,半晌之后,并没有人回应她。

酒劲未过的林清雅瞬间愤怒起来,大喊道:“陈凡,你聋了吗?快点给我倒洗脚水,等会给我按摩,穿了一天高跟鞋累死了……”

然而理所当然的仍旧没人回应。

反倒是林清雅的喊叫把韩春霞惊扰了起来,看着在沙发上耍酒疯,乱蹬双腿的林清雅,摸了摸她的额头道:

“宝贝女儿,你喝了多少酒啊?陈凡那个窝囊废不是早滚蛋了吗?你们离婚都忘了?”

啊?

离婚了?

林清雅瞬间酒醒了,整个人直接愣住了,双眼空洞,心里空荡荡的。

三年来,林清雅已经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每次有应酬喝酒后都是陈发来伺候烂醉如泥的她;每天上班回来,陈凡都会端过来温和的洗脚水,不冷不热,并且亲自给她洗脚,按摩足底,还劝她少穿高跟鞋,怕累着她。

如今,那个体贴的他已经走了!

那个窝囊废真的走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哇……”

林清雅不知道是醒是醉,忽然嚎啕大哭起来。

“清雅,你这是怎么了?哭什么?以后不准喝这么多酒了,别哭了,不就是没人给你端洗脚水吗?”

“等过两天我托人给你介绍几个富家少爷,差点忘了,还有秀贤等着追你呢?等我们家渡过难关,有了钱,找几个保姆不就好了?”

“对了,刚才你们公司那个副总陈意涵打电话问你回家没,听说还给你介绍了神州珠玉商行的刘家大少,相亲怎么样了?”

韩春霞一句接一句的问着,到了最后,林清雅听完哭的更厉害了,终于,她嘶哑的说道:

“那个刘家大少,见到陈凡,忽然打了自己一巴掌,吓跑了……”

“什么?!”韩春霞一听当时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半晌之后,这才幽幽说道:

“我知道为什么……”

第7章 陈凡,你找抽

林清雅本来以为自己的妈知道陈凡的底细,谁知道韩春霞开始满嘴跑火车:

“清雅,这还不明显吗?那个窝囊废曾经可是强歼犯!”

“那天,他从大街上看了我一眼,充满了杀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亏的还在我们家待了三年,想想都后怕!”

“当时那个废物是不是威胁人家柳家大少了?难道还动手了不成?”

谁知道,林清雅听完韩春霞的分析,哭的更厉害了……

陈凡当时,平平淡淡,如谦谦君子,甚至没有瞪刘祖兰一眼,这才是最恐怖,最匪夷所思的。

陈凡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

带着深深的疑惑,林清雅一夜没睡好,可能昨晚喝大了,第二天居然感冒了,索性没有去上班。

实际上现在的林氏珠宝偌大的公司已经乱成一锅粥,距离林老佛爷留的三天期限也只剩两天。

林氏珠宝,倒闭在即。

果然,刚到了上班的点,九点十五分,副总陈意涵和秘书小雪已经来到林清雅家。

韩春霞这几天还在品尝炒虚拟货币的苦果中,倒是在家里任劳任怨的照顾起林清雅来。

看到陈意涵她们的到来,韩春霞连忙招呼客人。

“意涵来了,还有小雪,哎,可怜我家清雅啊,公司这几天有苦难,她昨天相亲失败,直接病倒了……”

陈意涵一听“相亲失败”顿时眉头紧皱,最坏的可能还是发生了,难怪昨天她打林清雅和刘祖兰的电话都打不通。

难道,刘祖兰在餐厅里对林清雅动手动脚了?

不过,很快听到韩春霞的解释后,更加不理解了,堂堂刘家大少居然被林家已经离婚的废物女婿吓跑了,还自己打了自己一耳光?

这简直是天荒夜谈!

“不可能!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陈意涵忍不住亲自问生病的林清雅,然而得到的答案是一致的,而且林清雅一脸认真,根本不像说谎。

看来走神州珠玉商行的后门是走不通了,现在只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找出原先帮助林氏珠宝的“贵人”!

想到这里,陈意涵再次询问林清雅“贵人相助”的事情,谁知道林清雅的反应很大,嚷嚷道:

“贵人是谁我也不知道,我妈说是三年前那次大订单是……”

“陈凡?!他一个废物不可能是什么贵人,我猜他肯定是受人所托!”陈意涵一听到陈凡的名字,直接否认了,实际上林清雅也不相信陈凡会是什么贵人。

哪里有这样手眼通天的贵人会屈居林家?

逻辑上讲不通!

陈意涵忽然摆摆手:“清雅,这就好办了,既然那个废物可能知道谁是贵人,那直接去问他不就行了?”

“要去你去,反正我是不去,我感冒了,不想出门!”

林清雅的反应出奇的大,跟小孩子赌气一般,居然直接蒙上被子睡觉了。

这……

陈意涵一阵头大,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耍大小姐脾气,公司都要倒闭了,她一个副总比林清雅这个总经理都提心吊胆,她也是醉了。

既然林清雅这里不好突破,陈意涵瞬间想到了韩春霞。

果然,临到送别的时候,在门外,陈意涵开门见山的说道:

“阿姨,虽然我们都不想承认,但是可能那个在暗中帮助过林氏珠宝的贵人,可能真的跟陈凡有关,或许他知道……”

韩春霞听到陈凡的名字,直接往地上啐了一口:“呸,这个窝囊废能认识狗屁的贵人,他能认识个罪人还差不多!”

见到韩春霞这幅嘴脸,陈意涵冷冷的说:

“阿姨,我虽然不是林家人,但我也听说了,林家老佛爷只给了清雅三天时间,如果不能扭转林氏珠宝的破产局面,她不仅要被赶出林家,恐怕清雅要面临上千万的债务……”

“什么?上千万?!”韩春霞脸色瞬间煞白,没有一丁点血色,她紧接着问:“那如果还不上呢?”

“抵押不动产,房子车子都没了,不够的话可能要坐牢!”秘书小雪摇摇头说道。

“坐牢!”韩春霞自然清楚她家里哪有什么积蓄,都让她加了杠杠炒股炒期货炒虚拟货币赔进去了,房子也抵押了,哪有钱还债啊!

万一林清雅坐牢了,她还靠谁来养老?

“那……那该怎么办?”韩春霞彻底没了主意。

陈意涵一看目的达到了,紧接着说:

“阿姨,你可能要屈尊找一下你的前女婿,问清楚谁是真正的贵人……”

韩春霞一听又要跟那个窝囊废打交道,顿时气不打一出来:

“见那个废物还用屈尊什么,我这就去找他,他如果不老老实实交代,老娘撕烂他的嘴!”

陈意涵和小雪一阵无语,林清雅那样温文尔雅的女孩子怎么会有这么泼妇的妈?

再说陈凡,这几日心情放松下来,游山玩水,逛了逛楚州没有去过的那些地方,欣赏一下以前匆匆脚步来不及看的风景。

陈凡刚下地铁,就接到了韩春霞的电话,对于这个泼妇风范的老女人,他是十万分不想再见的。

索性挂断电话。

谁知道,韩春霞接连打了好几次,陈凡终于不堪其扰接听了:

“说!”

他的语气冰冷到了极点。

韩春霞一听,差点骂娘了,奶奶的,好你个陈凡,以前毕恭毕敬的叫“妈”,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现在居然是这种语气?

“陈凡,我问你,三年前老佛爷七十寿宴,是谁授意你跟我说让清雅接受订单挑战的?”

嗯?

韩春霞的话很绕,陈凡一时没听明白,他堂堂龙尊,那种小事随手就办了,还需要别人授意?

见到陈凡不吱声,韩春霞索性不说第二遍了,直接问道: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马上来我们家趟,当面回答我!”

什么?

都尼玛离婚了,韩春霞还用这种命令的口吻,简直是不可理喻。

陈凡的忍耐有限,特别对这个侮辱了自己三年的前任丈母娘,他冷冷的回道:“我在体育路,想找我,自己来!”

嘟嘟。

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韩春霞当时就气蒙了,这个废物还真的是长能耐了,都敢挂她电话了?

不过,韩春霞电话里根本不解气,她从来都是主张能动手就不逼逼。

“陈凡,你找抽!”

韩春霞怒气冲冲的往体育路的方向赶去,那步伐走的,六亲不认!

第8章 你当钱是纸吗?

本来好好的心情被韩春霞破坏了,陈凡摇摇头,刚想往回走,不走体育路,来点让老泼妇找不到的恶趣味。

就在此时,一阵优雅的钢琴声传来,声音如泉水,行云流水般从指间倾泻而下,又如天籁,奏出心中最美的歌谣,再如山涧小径,蜿蜿蜒蜒、百折千回……

这是……

陈凡本能的驻足,往前走几步,发现地铁站的出口旁边居然摆设了一架公共钢琴。

国外早已经将钢琴摆放在当地的城市广场、公园、汽车站、火车站、市场、渡口等公共场所,不过在龙国,确实刚刚兴起。

一个人专注弹琴,众人安静倾听欣赏的场景,除了享受音乐带来的浪漫,也能够感受到独特的温暖与诗意。

陈凡放眼望去,但见一白衣女子,长发飘飘,衣裙似仙,玉手轻佻,只见那芊芊玉指在琴弦上风快的弹奏着,时而琴声尖利,高昂,却不突兀,犹如无数烈马跑去,壮怀激烈……

时而悠扬的像山间的泉水,哗哗地流着,不时调皮地激起一朵朵浪花,碰碰岸边的石头,打个招呼,说说悄悄话,然后继续向前流去。

一曲谈完,围观群众顿时纷纷鼓掌,倒是让弹琴的女子脸颊微红,不好意思了。

陈凡这才注意到,白裙女子的面貌倒不是特别出众,衣裙也很素雅,不是什么高端奢侈品,应该是普通人家的寻常女子。

女孩弹完离开,陈凡一时技痒,在林家这三年别说钢琴了,连棉花都没机会弹,整天跟锅碗瓢盆打交道了。

男人,有时候高雅一点还是好的。

陈凡索性走上前来,轻抚摸着琴身,走到一旁坐了下来,把琴放平,深吸了一口气,手指开始在琴上波动,十分流畅。

伴随着琴音,仿佛有婉转又有些哀愁的歌声缓缓流出……

与卿相逢,桃枝花正浓

血染衣裳,一眼印永恒

索性借着剑与桃花

托起朗朗的心声

桃园有雨,我从花中来

红墙河柳,岁月满苍苔

一纸婚书,离罢

她从没向我飘来……

陈凡一曲弹罢,居然思绪往前,脑海中尽是与林清雅的过往,桃园相识,一纸婚书,都是孽缘。

没错,他的琴声有故事。

因为太投入,陈凡当然不知道,他一身素衣,坚毅的面容,五官如刀削斧刻一般,深邃的眼眸,宛若浩瀚星海,十指飞快的在琴键上跳动。

当时芳华,一时无二。

所以,当陈凡站起来时,围观的人已然挤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的看着热闹,还有人用手机拍着小视频。

这……

陈凡当然没想到随手即兴演奏了一曲,居然引发了轰动。

他摇摇头笑笑,好不容易挤出人群,发现刚才弹钢琴的女孩一直跟着自己。

“大哥哥,你弹的真好,我能拜你为师吗?”女孩怯生生的说。

陈凡这下倒不好意思了,摇摇头说:

“弹琴是我的爱好,做不来老师的,再说我这几天就要离开楚州……”

说完陈凡走远,女孩也没有跟上,看样子是放弃了。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本来陈凡也没有过多理会,中午陈凡在路边吃了一碗阳春面,下午继续一个人游荡,索性韩春霞并没有找到自己,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前面商业CBD拐角处有一个大型钢琴展销会,闲来无趣,陈凡迈步走去。

谁知道刚进展销大厅,就听见最前方有吵闹声,循声望去,却见上午邂逅的白裙女孩正哭哭啼啼的坐在地上。

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导购大妈正对着她的破口大骂:

“谁家来的野孩子,这么贵的钢琴是你能乱摸的吗?摸坏了你买的起吗?穷鬼!”

“可是……可是旁边的牌子上明明写着可以试琴啊?”一旁的小姐姐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问道。

“这琴行是我家开的,老娘我说了算,怎么着,小姑娘,你也想惹事吗?”导购大妈斜楞了那女生一眼,继续骂道:

“一看你身上的衣服都是下贱的地摊货,能买的起钢琴?我呸,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牌子?金斯波格,世界著名大品牌,吓都吓死你啊!”

陈凡忍不住一阵蹙眉,剑眉之上隐有风雷凝而不发,他打眼望去,发现摆在最中央高台上的钢琴之王确实是极品,那月光下的黑色,泛着寂寞的光芒,高雅,安静,绝望,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仿佛只要靠近,就会被它冻伤。

好琴!

陈凡轻轻扶起白裙女孩,一步步走向最中央承载在整个展销会钢琴之王的高台。

五官凌厉,身材巍峨,神情却无比冷漠的陈凡,随手整理了下两侧袖口,迈开稳重的步伐,拾阶而上。

嗡。

仿佛有一无形气场弥漫开来,瞬间喧闹的众人噤若寒蝉,不再发声。

白裙女孩盯着陈凡的身影,一阵发愣,很会弹钢琴的大哥哥要干什么?

陈凡不理会众人,独上高台,轻抚琴键。

风中传来它声音,寂静而淡漠,诉说着如诗如画的梦境,以及那逝去的曾经。

“你……”导购大妈正要发怒,她之所以如此嚣张,是因为自己有个在灰色地带混的干儿子,故而即使是这家钢琴行的老板也对她忌惮三分。

“这架钢琴,我买了!”

陈凡的脸上无悲无喜,对旁边硕大的定价牌视若无物:

九百八十一万!

轰!

展销中心的众人瞬间热议起来,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难道是隐藏的富二代,接近一千万的天价钢琴说买就买了?

导购大妈的脸色瞬间由猪肝色变成了红光满面,如果能卖出这架钢琴,她的提成可能要几十万不止。

“先生,您真的要买这台钢琴吗?”琴行老板闻讯后也赶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陈凡点点头,淡淡的说:“不过我有两件事要说清楚,第一,这架钢琴是要送给这位姑娘……”

顺着陈凡的视线,众人惊讶的发现那位姑娘正是刚才摸了一下钢琴就被臭骂一顿的白裙女孩。

“送给我?”白裙女孩同样震惊不已,然而不等她发问,陈凡继续说:

“第二,开除这个女人!”

琴行老板这次发现,陈凡的视线已经转移到了刚才那位嚣张的导购大妈身上,多数人点点头,这应该就是报应吧。

导购大妈的脸色再次变回了猪肝色,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陈凡的鼻子怒道:

“啥?你小子敢让老板开除老娘?”

恰在此时,韩春霞风风火火的从外面闯进来,大声嘲笑道:

“哈哈,大家不要被这个家伙骗了,他就是被我们林家赶出家门的上门女婿,在我们家白吃白喝三年,有个屁钱?还买钢琴,我呸,你真当钱是纸吗?”

《上门龙尊》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