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李佳希洛长恒的小说洛少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洛少宠妻上瘾

时间:作者:碎天无情来源:zzy

洛少宠妻上瘾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李佳希洛长恒的最新小说由碎天无情写的,洛少宠妻上瘾免费在线阅读:在别人心中,她是高高在上的天之娇女,却没有想到无意间给他生了孩子,几年后孩子要找爸爸,她该怎么办?某大宝:爸爸你不要我们了吗?某二宝:爸爸,你再不找妈妈,她就跟别人跑了!某总裁黑着脸:翻遍世界每个角落也要找到她!...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1章 沉闷的夜

温莎号游轮在海上闪闪发光,在顶层贵宾室,李佳希懒洋洋地倚在沙发上,她垂直的头发像瀑布一样垂下来,前额上的一缕头发遮住了她一半的眼睛。

她还想要怎么样?还能怎么样?

她一直是一个人。为什么一切都要因为那个死去的女人而改变?

她自己也很好。

但有些人似乎不想见到她的自由和快乐样子,也有些事情让她感受到无比的期待,下一秒就会把她所有美好全部没收。

“我什么时候有妈妈了?我怎么不知道?真是可笑,可悲。”

“为什么直到死后才有她的消息呢!”

李佳希摇着她的手里杯子的红酒,想看看自己在深红色的酒里的样子,看似很不高兴的样子。

解脱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身边的人都逐一解脱了。

她的父亲李成良早早的就离开了她,现在她接到消息失踪已久的母亲安娜也去世了。她是不是下一个,下一个死去的人会是她吗?

李佳希细长的手指捏着玻璃。“嗯……”这时候的李佳希已经醉了。

反正从头到尾,她都是一个人,不管是不是喝醉了,也没有人可怜她,她没什么可想的。

在外人眼中,她拥有巨大的财富,那大笔的遗产足以让世人咂舌,但谁真正了解她的生活呢?

不一会,她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但还没走两步,她就被绊了一下,倒在沙发上了。

“你竟然也跟我作对!”她生气地踢着沙发。“全坏了,全坏了!”

然后她把自己埋在沙发里,轻轻地抽泣着。

她想一个人呆着,但律师的话一直在她脑海里回响。

“李小姐,安夫人立了遗嘱。由你继承她所有的遗产,条件只一个:和洛家的男孩结婚,洛家在你们这一代有十三个人,最小的十八岁,最大的三十二岁,具体选哪一个是她的选择。”

“在你今天的生日聚会上,来自洛家的13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将会到场祝贺你。”

“今天毕竟是你十八岁的生日,洛家都很重视这件事,洛氏集团主人也会来的……”

李佳希一想到这里,眼睛里就充满了痛苦的无奈。

母亲?哈哈,笑着笑着,李佳希眼泪再次流了出来。

她已经十八年没有见到这位所谓的母亲了。这个女人死后为什么要干涉她的生活?

甚至她想和谁生孩子也受到她的限制?

我李佳希不会那么轻易让步的。

等着吧,到时候我会随便挑一个,然后上演一场逃婚的戏,想想气得洛家那脸色......到时候那一幕,可真精彩。

现在他们还没有来,他们都是懦夫嘛?等候洛家人的李佳希带着一丝不屑,她拖着懒散的身体进了浴室。

喷在身上的香水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据说能使人神魂颠倒,使人发挥出它最佳功效。黑色无背蕾丝连衣裙衬托出白色的后颈。裙子从大腿处摆开叉,一双凝脂玉腿若隐若现……

“别紧张,李佳希!”她不断的安慰自己,但她的心跳得很快。

只是,醉意在眼睛里越来越深,她不耐烦地放弃了打扮,然后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套间。

“317……”一个男的低声说着,突然门咔哒一声开了。

李佳希看见一张冷酷而深沉的脸,俊朗的外面令人沉迷无法自拔。

她一直盯着那张脸看,然后下一秒钟,毫无预兆,她扑了过去。

“先生,你真帅,先生。你知道317是什么意思吗?要我告诉你吗?”

这个男人有一双深紫色的眼睛,他努力地看着怀中那精致无暇的脸庞,眉毛微微扭曲,猜测着他话中的含义。

“不知道吧?317是……“她还没说完,就感到肚子里一阵骚动,然后……

呕……

只见那人的身上被溅满了胃里翻腾的液体,酒气很浓……

天生爱整洁的他没想到居然会碰到这种事,推开她已经来不及了,想要开口,但这个女人却再一次这样吐他一身。

“呕........"

他转身走进房间,把这个醉的一塌糊涂的女人拖到浴室。

当他从浴室出来时,他看到坐在洗手间旁边的女人在呕吐。

他的眼睛充满了愤怒。

当他看到李佳希垂直的头发掉下来,悬空如露出的蝴蝶骨,外表迷离,让他布满阴狠的脸色动不了怒气。

他再次把那个女人抱起来,扔进浴缸。

冷水刺激了李佳希的身体,她慢慢睁开朦胧的眼睛。

她全身的黑衣服浸在水里,显出她高傲的身材。

这男人的欲望突然以一种他从未有过的方式被激活。这种既陌生又诱惑的感觉一直吸引着他。

这个女人,她很迷人…

李佳希习惯了水里的感觉,她自然地翻滚,她的长腿微微弯曲,露出完美的曲线,慢慢的打起了鼾声。

该死的女人!

原来他也有失控的时候。

不一会儿躺在浴室里的李佳希静悄悄的,只有沉重的呼吸声,还有一种抵挡不住的诱惑。

李佳希不自觉地拉了拉衣领,白色的皮肤在浴室里泛着若有若现的光,里面露出迷人的粉红色。

忍无可忍!

再怎么克制也不能阻止他享用这样一顿美餐。

洛长恒抱起滴着水的她,放在床上的那一刻,眼底却出现了不见底的异端。

“317有趣吗?今天就是你最有趣日子!”

新鲜的粉红色嘴唇,甜得超乎想象。他原本以为女人都是一个样子,但在此之下,她有一种魔力,让他想要更多。

他本能地用嘴唇和舌头勾起她每个地方。她微微颤抖着,虽然浑身生疼,但她依然开出了最美的花。

她的青涩敏感,唤起他无法停止的想象,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在叫嚣,男人的紫色眼睛渐渐变深,忘记了时间再嗜血地品尝着腐蚀骨头的味道。

第2章 这个混蛋是谁

这一夜,春风动人,嘤嘤泣泣。

当游船靠岸时,新的一天已经到来。

清晨,李佳希终于醒过来,茫然地环顾四周。

如果几秒钟前她还不够清醒的话,现在,她很确定事情有点失控了。

她侧着脸,眼神又冷又深,再往下看,所有的房间都勾勒出了昨天的情节,昨晚的她是多么的疯狂。

“真见鬼了!昨晚那个畜生到底是谁?”

她内心的委屈使她哭了出来。

她现在不想知道这个陌生人是谁。此刻,她想尽快逃离。

李佳希匆忙地站起来,不想却痛得连路都走不动。

这个男人怎么那么猛!

她慌忙的裹着身边的毛毯,摇摇摆摆地进到浴室。每一步都提醒她被要了几次。

浸泡在温水中,她感到疼痛越来越明显。她能看到的每一个地方都有深红色的斑纹。她一遍又一遍地冲洗自己,好像要洗掉所有的痕迹。

不一会儿门铃的响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从沉思中站起来,拖着疲惫的身体向门廊走去。

昨夜的疲惫还没有完全消失,脑袋还在隐隐作痛。

她没精打采地透过猫眼儿往外看,呵呵,原来是她妈妈的那个律师!

她摇摇晃晃的回去穿好衣服,半小时后打开了门。

这个律师等了那么久,显得不耐烦,有点生气了。

“李小姐,难道你对你母亲的遗产这么不在乎吗?”

律师的冷言冷语引起了她的反感。

李佳希讽刺的笑了起来。

“你为什么不干脆把安娜的遗产交给洛家,而放过我呢?”她真讨厌被人催促。

要不是她反感安娜的无理要求,昨天晚上她就不会失去一个女人最珍贵的第一次。

她很清楚,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为了她所谓的遗产而被如此操纵和压抑。

“李小姐,这可不是小数目,也不是闹着玩的!”律师有点吃惊,但在一瞬间还是恢复了职业素养,严肃的语气中不失冷静。

“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吗?就这样,以后别再找我了。”李佳希冷笑的说完,转身进到房间,似乎很焦急的样子。

这种地方真的不能再待了。

看着律师失望的表情,她暗自得意起来,这时候她准备拿起包离开了房间。

难道你觉得每个人都想继承遗产?本小姐不稀罕!

她不缺钱,拿钱控制她,简直是荒谬的想法!

李佳希瞪了律师一眼,拿起钥匙和包就走了。

“叮”的一声,看见里面有两部电梯,同时走出13个仪态不一而不失高贵的男人,一起齐刷刷地看向她。

李佳希感觉很不舒服。“你们没看过漂亮女人吗?有什么好看的!”

十三个人被李佳希一句话吼懵逼了,美女倒见过无数个,但也从来没见脾气这么大美女。

朝李佳希的方向望去,只见她走起路来有点奇怪,当她回头一看,其中一个男人笑了。

李佳希想尽快摆脱这几双狐疑的眼睛,便急忙跑上台阶。高跟鞋巴塔…巴塔…的声音响彻整个楼梯。

洛云清听着走廊里的回音,啧啧称奇。“我觉得这个女人很有趣。”

如果不是因为紧急情况,他早就跟她要联系方式了。

洛水拍了下他,打断了洛云清的喃喃之语,说道:“现在没有心思想女人了,想想叔叔,我们还是自求多福吧!”

说到这里,每个人都低下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去了317号房。

刚进房间里。

老管家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前的那个男人,又看着床底下乱糟糟的东西。

“先生,他们都来了。”

窗边的人冷冷地回头看了看,微微点了点头,“让他们向老爷子解释一下吧。”

管家点点头,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你也跟我这么久了,难道还拐弯抹角的嘛?”洛长恒扬起眉毛问道。

老管家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试探地问道:“先生恋爱了吗?老爷和夫人知道了会很高兴的!”

管家乘机进一步问道:“不管您喜欢男女,我们将非常欢迎她的。”

洛长恒纳闷的问。“不管男人还是女人?”

管家意识到他说错话了,马上解释道:“对不起,先生,我的意思是……"

那人打断了他的话,“红岛庄园男管家的职位空出来了,看起来你很有兴趣?”

当管家听到这些话时,他的嘴唇突然变白了,他颤抖着回答说:“先生,我错了,请您不要.......。”

没有人敢违抗洛长恒的心意,甚至和他在一起多年的这个老管家也不敢说一个“不”字,稍有不慎,便是丧家之犬的下场。

管家走后,洛长恒仍然站在窗前,向窗外望去,眉头紧锁。

他走到镜子前,他那深紫色的领口微微敞开着,一道道瘀伤提醒他昨晚有多疯狂。

他闭上眼睛让自己平静下来,,一如既往的眉头紧锁。

他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大。

有人来了。

那些青年人恭敬地站在洛长恒身后一米远的地方。

一群人进来后,恭敬的弯下腰来叫“主人”。

“有什么消息?”他的声音总是冷冰冰的。

“监控被检查过,但没有任何迹象。唯一的可能是李小姐。”

“是李小姐吗?”

洛长恒终于转过身来,通常心中有底的事,他都不会再三询问。只是,这有点出乎意料。

穿黑衣服的人吓呆了,颤抖着回答说:“确定就是李小姐。”

他不敢抬头去看洛长恒的脸。

突然,房间里安静下来,充满了冰冷的气息。

洛长恒听到这个回答时,心里泛起一阵涟漪,眉头紧锁。

还真的是她。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他只说了一句话——“继续找!”。

那个穿黑衣服的人看上去很困惑。“先生,您的意思是…"

看到洛长恒毫不掩饰的微笑,他惊呆了。

黑衣人惊诧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他第一次看到他的主人这样微笑是什么时候呢?很久了吧?

“我的猎物居然跑了,如果她不回来了,你说怎么办?”

他无法理解洛长恒的变化。那个女人就那么好嘛?居然能让我们这个闷葫芦主人开窍了?他不敢随意猜测。但是主人说的话,他明白了,他必须找到李佳希,把她带回主人那里。

他不敢耽搁,立即带人动身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一个简单的“继续找”,整整找了五年。

第3章 萌宝来袭

只过了一个晚上,李佳希就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在那艘大游轮上再也找不到她。

李家没有她的消息,更不用说安家和洛家了。

五年后

A国的羊城。

市中心某处别墅公寓,以单元价格66万/平方的高级公寓。

当金色的电梯门打开时,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皮裤和黑色靴子的女人慢慢走了出来。

她按了317的门铃,一个幼稚的声音传来。

“请问您是哪位?”

“是我”。

“我是谁?!”

看来他们又淘气了。

“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刚买的小龙虾,听说有人喜欢吃,既然不开门我就自己吃喽。”

利用食物诱惑里面的小屁孩,就是一个肯定有效的方法。

果然,门咔哒一声开了。

“欢迎来到梦幻王国,美丽的女士。”

李佳希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你们两个小机灵鬼。我不在家,你们有没有偷吃零食?”

“妈妈,我们没有偷吃!”李然抱着李佳希,奶嘴发出奶嘴的声音,“妈妈,然然一直很乖哦!”

李然看着小龙虾,口水直流。嘿,这家伙。

“可是我听小秦阿姨说,她为你做的饭,你都没吃,知道吃零食,是不是?”李佳希问。

“没有啊,,妈妈!”李然急忙说。

真奇怪,他们吃完零食后都藏起来了。秦阿姨怎么知道了还告诉妈妈呢?

小不点们实在想不出来。

李依看着他的弟弟,叹了口气,说:“弟弟真愚蠢!”

李然哭着指着弟弟说:“妈妈,你听到了吗?我哥哥刚骂了我一顿!”

李佳希让步了,为了平息这两个人的埋怨,她无奈的说:“闭嘴,吃小龙虾!”

李然嘴角拉出一丝微笑,忘记了自己和哥哥争执。小龙虾是他的最爱,或者他的妈妈是理解他。

“你们两个以后不要再吃零食了,你们能答应妈妈吗?”李佳希担心两个孩子会吃完零食后又不吃饭了。

“我们答应妈妈!”两人同时点头说。

不幸的是,说到还是做不到。

“依依,要是妈妈不在家里。你得照顾你弟弟,知道吗?”

李依点点头。他可是个小男子汉。“妈妈,我会的。”

这时,她的手机传来急急的响声。

我回到家才几分钟,就又得出去了。李佳希不忍心的看着她的两个儿子。

“然然,依依,你们吃完饭玩一会秦阿姨过来,妈妈要出去下。”

兄弟俩吃了小龙虾,现在根本就没有理会妈妈眼中的担忧,说:“好的,妈妈。”

离开之前,李佳希又对李依说:“你是个哥哥,记得好好照顾弟弟。”

李依觉得他母亲没有瞧不起他,所以照顾弟弟是他的首要任务,他永远也不会忘记。

听到儿子的回答,李佳希松了一口气。当她看着手机上显示的一系列代码时,她的眼睛变得更黑了。

随后她给秦玲打了个电话。

刚挂电话就看到一条消息,她打回去,一个女孩的卡哇伊的声音出现了。

“你好,”漂亮的年轻女孩向李佳希招手。

李佳希噘起嘴唇,无语的说道。“你什么时候能正常一点呢?”

“我很正常的,好吗?这是你的问题。你总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在这件衣服上花了很多钱,这可是我量身定做的。”

简清是JK组织的创始人之一,是一名小说作家。她一向就有一副童稚的嗓音和一张娇嫩的娃娃脸。虽然她现在22岁了,但她更像一个17岁的女孩一样纯洁可爱。

作为一个年轻的女孩,李佳希喜欢旅游,遇到了简清。两人后来共同创立了JK。

JK的另外两名成员是艾希,代号小艾,秦玲,代号小秦。

据说JK现在是一家知名的欧洲设计公司,在时尚和艺术设计行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在外部,它被称为JK组。在公司内部,它似乎是由这些有权势的女性建立的消磨时间的组织。

“很好很好,你的衣服等空闲时间我仔细欣赏,刚刚发的短信,事情确定吗?”

简清突然严肃起来。她知道李佳希对这件事就和她对她儿子一样关心。“那当然确定,你就放心吧。”

“放心?”她是对简清很有信心,但又担心这丫头会因为玩得开心而把事情弄错了。

简清看着李佳希的眼睛,假装生气。“怎么啦,不相信我,要不你自己查下?”

李佳希知道简清在开玩笑,她的声音柔和了下来。“不是啦,怎么可能不相信你呢?”

离开五年了,她和洛家虽不是在一个国家,而是一直在秘密调查关于一个洛家的事情。

“你知道,洛家一家正在找你母亲的律师,洛总裁也在不惜一切代价全国各地寻找你。想让他们家继承遗产!”

李佳希似乎短路了,没有及时回应简清的话。

“嘿,你在听吗?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嘛?”简清很直白的问她。

这么大的一笔遗产,自己的姐妹说不要就不要了?

“放弃?”

李佳希笑了笑,下定决心,“一个星期后,回到G市。”

经过这几年她想通很多,这次她不会把自己的东西送人,即使她不想要也不会。

洛家吗?

谁都不可以!!!!

只要李佳希还活着,谁也不可能拿走她身边的一样东西。

在孩子们的房间里,一个年轻的女孩正在电脑前快速打开着一串串代码。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