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易槿丛彦扉的小说萌宝爹地狂追妻在线阅读

萌宝爹地狂追妻

时间:作者:青禾来源:zzy

萌宝爹地狂追妻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易槿丛彦扉的最新小说由青禾写的,萌宝爹地狂追妻免费在线阅读:失忆女星易槿再次遭遇霸道总裁丛彦扉,一个不知情,一个不信爱,乖巧萌宝穿针引线,看有情人如何再成眷属!...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1章 配角

哐当!

杂乱的声音响起,被撞到后背的易槿闷哼一声,更加小心的护住了怀里的小男孩。

从摄影甚至到导演,在场的人目光都有些惊愕,很显然没人想到道具会突然倒下。

“妈妈!”

小男孩生的粉嫩可人,黑白分明的眼中倒映出了易槿微微皱眉的表情,他伸手勾住易槿的手指,嘴角沉了下去。

“道歉!”易槿看着眼怀里的丛子时,见他没事,才抬起头来看向肖予熙,“如果不是你不看剧本,胡乱的给自己加戏,怎么会碰倒道具?他还是个不大的孩子,如果被砸中了后果有多严重你知不知道!”

易槿的五官很柔美,有一股江南女子的温婉,现在轻蹙的眉心之中一片凌厉,竟让肖予熙心虚了一下。

“闭嘴!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教训我?”

肖予熙,近来当红的女星,刚刚斩获了一个视后,定位是实力派,但是她拍戏耍大牌,甚至经常不背台词即兴表演的事情也是人尽皆知的。

“况且又死不了,被砸一下又能怎么样。”

精致的妆容现如今在肖予熙的脸上却显得十分刻薄,“明明就是这个孩子到处乱跑,妨碍了我!”

此话一出,片场之中一片安静。

肖予熙见易槿不说话,态度就愈发的嚣张,她看着自己保养得宜的指甲,嘴角轻蔑的勾起,

“剧里演这孩子的妈,还真的入戏了啊,一个小小的龙套,在这里跟我叽叽歪歪的?”

“真不愧是新晋视后。”温热的小手被攥在掌心,软软的,让易槿忍不住捏了捏,心下早就是一片柔软,“肖小姐颠倒是非的演技真是让人佩服。”

易槿面上虽然带着笑,但是眼眸之中却一片冰冷,“如果不是我亲自在场看见了,恐怕也会以为是这孩子乱跑,妨碍了肖小姐呢。”

说罢,易槿低下头,看着怀里眼眶有些发红的丛子时,摸了摸他柔顺的头发。

“小时,有没有伤到哪里?告诉阿姨。”

“妈妈,我没事。”丛子时摇了摇头,却十分担忧的将手放在了易槿刚才被砸的地方,

“你疼么?”

易槿的心软的一塌糊涂,虽然只有几个小时但我相处,但是易槿却喜欢极了这个孩子。

“呦,还跑着来给我母子情深了啊。”

肖予熙双手环抱,操着尖锐的嗓子阴阳怪气的笑着,“导演,你这是从哪找来的野孩子?到处认爹认妈,真是没有一点教养。”

听见这话,导演的脸上有些难堪,十分尴尬的笑着。

而听见这话的易槿,心头瞬时涌上来一股怒火,她二话不说,起身拿起休息处的一瓶酸奶,扬手就泼在了肖予熙的脸上。

其实旁边有水,也有咖啡,但是这粘稠的酸奶处理起来要麻烦得多。

“肖小姐你早餐吃了什么,嘴巴里这么臭,你经纪人难道没有告诉你么?”

易槿看着身上一片狼藉的肖予熙,脸上最后一点笑容也沉了下去。

肖予熙难以置信的摸了摸脸颊,感受到粘稠冰冷的液体从头发,从脸上滑落,几秒之后,她爆出一声尖叫。

“熙姐。”

一旁的经纪人看了,吓得连忙抽出面巾纸给肖予熙擦脸,结果越擦越脏,晕了的妆和酸奶混合在一起。

“肖小姐,被泼一下又不会死,况且酸奶对皮肤还好呢。”

易槿看着失态的肖予熙,将手上的空瓶子放回原处。

她可以忍受肖予熙对她的言语攻击,但是丛子时还是一个孩子!

肖予熙尖叫着,有些歇斯底里的拿起一旁的瓷杯,直接就向易槿的头砸过去。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易槿根本躲不开!

易槿将丛子时护在身后,自己的眼睛已经闭上了。

然而,随之而来的并不是疼痛,而是一个温热的胸膛。

以及淡淡的,烟草清香味。

易槿愣了一下,为什么她会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没事吧。”

头顶上传来低沉磁性的声音,带着些哑,却更像是悠扬的大提琴,缓缓拨动着易槿的心弦。

“爸爸!”

听见丛子时脆生生的呼唤,易槿惊愕的转身,这才看清身后的男人。

这张在各大经济杂志,娱乐周刊上频频出现的脸,易槿熟悉得不得了。

丛彦扉,华娱集团总裁。

俊逸非凡、高学历、腰缠万贯……这是一切媒体给丛彦扉的评价。

一时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脑海深处挣扎,让易槿的头疯狂的疼痛起来。

原本挣开丛彦扉怀抱的动作停顿了下来,甚至易槿的身子更有些站不稳。

“易槿!”

丛彦扉紧张的伸手,借势就要把易槿重新搂在怀里。

偏偏就是这一声呼唤,让易槿意识到现在的情况。

易槿向后踉跄了一步,错开丛彦扉伸过来的手臂。

“谢谢您。”

易槿稳住身子,微微有些苍白的脸上扬起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她看着丛彦扉,和他保持了安全的距离。

看见易槿的动作,丛彦扉着实愣了一下,他缓缓的收回手臂,目光却没有从易槿的身上移开。

她回来了,他的易槿回来了!

“先生,我们见过么?”

易槿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但说完她感觉到了有些不妥。

她在异想天开什么,人家是知名的总裁,自己就是个小配角,丛彦扉怎么可能见过自己。

丛彦扉看着易槿疏远又陌生的目光,心口一阵疼痛。

他想过无数个重逢的场景,想过她无数的态度,但是却不敢想,她会忘了他。

“丛……丛总,你怎么来了?”

导演一见到丛彦扉,肥胖的身子立马扭到了他的面前,本来就不太挺拔的身姿更加佝偻,满脸讨好的看着丛彦扉。

毕竟丛彦扉是这部剧最大的投资商,妥妥的金主爸爸。

“听说子时闯了祸,剧组在找他的家长。”

丛彦扉伸手摸了摸丛子时的头,冷冰冰的扫了导演一眼,“我就是他家长。”

听见这话,导演的脸瞬间变得苍白无比惊。

所有人都知道丛彦扉有一个儿子,可谁能想到这位小太子爷竟然会来当龙套!

第2章 主角

导演肥硕的身子抖了抖,完了,全都完了,竟然差点让小太子爷在这里受伤!

“子时,怎么回事?”

丛彦扉蹲下身子,看向儿子的眸光带着几分溺宠。

“我没有闯祸。”

丛子时扁了扁嘴,像是有人撑腰一般,抓着丛彦扉的手说道,“是那个阿姨自己乱加戏,结果弄倒了道具,妈妈为了保护我被道具砸了。”

闻言,丛彦扉的脸色一沉,大跨步的迈到了易槿面前,“你没事吧??”

易槿也被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这个孩子居然是丛彦扉的儿子。

“谢谢您的关心,我,我没事,丛先生。”有些尴尬的后退了几步,易槿暗暗责怪自己刚才的冲动。

“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丛彦扉低低沉沉的声音响起。

“果然是不要脸,看见男人就往怀里钻!”

偏偏在这个时候,尖酸刻薄的声音传来,声音不大,但是在寂静的影棚之中却听的清楚。

肖予熙本来看见丛彦扉出现时非常惊喜的,可自己被易槿弄成这样的狼狈模样,慌张之下去收拾了一下,结果出来就看到这一幕。

都去抓丛彦扉的手了,不是刻意勾引还能是什么?

“也不知道这么一个小配角是睡了多少人得来的。”

肖予熙冷嘲热讽了一句,走到丛彦扉的面前,扬起了一抹自以为魅力十足的笑容。

“丛总您好,我……”

肖予熙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丛彦扉十分厌恶的皱起眉,身子向易槿那边靠了靠,将丛子时抱了起来。

“爸爸,就是这个阿姨!就是她欺负我!”丛子时指着肖予熙大声说道。

“爸爸?”

肖予熙听见丛子时这话,心里一突,再一看丛子时和丛彦扉的长相,她整个人都恍惚了一下。

这是丛彦扉的儿子!

“导演,这就是你们剧组的女演员?”

丛彦扉冰冷的目光投向导演,让导演如坠冰窖,

“我花八千万投资,投的就是这么一个?”

“丛,丛总,您要是不满意,我们马上换人,马上换人!”

导演来不及擦脸上的汗,流进眼睛里涩得发疼。

“如果我今天不来,我儿子和女人还要被你们怎么欺负?”

丛彦扉挑了挑眉,面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但是在场的众人都知道他生气了。

一旁的易槿听见这话,有些惊愕的看向丛彦扉,却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反应,心里怔住。

但转念一想,人家一定是为了儿子出气,自己不过是捎带的。

“丛总……”

肖予熙脸上的血色尽褪,她嘴唇颤抖着,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丛总……”

丛彦扉没有说话,丛子时抱着丛彦扉的脖子,但是目光放在了易槿身上。

肖予熙立马上前一步抓住了易槿的手,死死的攥着,生怕她跑了似得,

“对不起……对不起……”

肖予熙想叫易槿的名字,却发现自己跟不知道她叫什么,

“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对不起……对不起……”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配角,受不起肖小姐这样的道歉。”

易槿挣脱开肖予熙的手,冷声道,

“但希望肖小姐记住,祸从口出。”

“丛总,我觉得易小姐非常适合我们的易槿角。”

导演也是在娱乐圈里混迹了挺多年,眼力见还是有的,一见此状,他连忙凑到易槿的面前,赔笑着道,

“易小姐,您来试试这场戏。”

说着,导演将剧本双手捧给易槿,

“灯光!摄影!准备好!”

“我……”

易槿看着怀里的剧本,抬头的时候对上的却是丛彦扉的眼眸。

“去试试。”

他的声音,像是带着蛊惑,一点点的腐蚀易槿的心。

易槿半梦半醒的被导演推到场子中间,灯光笼在她的身上,让她感觉到丝丝温热。

易槿深吸一口气,再睁眼的时候,她的眼神都已经变了。

看似柔弱,看眼神之中的光芒却坚韧得让人移不开眼。

“他是我的儿子,我一辈子的珍宝,我没有什么卓越的身份与地位,但是,我会尽我所能为他遮风挡雨,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他!”

易槿没有说易槿的台词,仍然演绎着她自己的角色。

相比起易槿,易槿更喜欢这个坚强伟大的母亲角色。

在场的人没有说话,都直愣愣的看着易槿和空气演着戏。

不知道是灯光,还是什么,让人只感觉易槿身上有一层光芒,打到人心里。

她似乎是为演戏而生的,在镜头面前,她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自然优雅,就好像这个角色就是她本身。

丛彦扉看着易槿,眼神之中复杂的情愫暗生。

“呼……”

易槿呼出一口气,朝着导演一干人深深鞠躬。

“抱歉导演,我还是喜欢我这个角色,易槿角我是真的担不住。”

易槿知道,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如果她平白接了这个角色,最后不知道会惹出多少麻烦。

“易小姐。”

编剧从角落之中走出来,是一个中年女子,衣着谈吐都特别的得体,

“您好,我是这部剧的编剧,我希望……”

说着,她停顿了一下,目光似有若无的飘向了丛彦扉,好像是在观察他的脸色。

“我希望……您能出演我下一部剧的易槿角。”

编剧将名片递了过去,眼神中闪动着光芒,

“我……我真的很期望……你能出演。”

看着手里的名片,易槿愣了一下,有意向恍惚。

“我……这个……”

易槿张了张嘴,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是你应得的。”

编剧将名片塞到易槿的怀里,轻声地笑着。

她敢断定,这个易槿一定会大火的。

易槿看着手里的名片,不是什么鬼使神差,她转头,望入了丛彦扉的眼眸。

“妈妈,你刚才真是太棒了。”

丛子时冲到易槿的面前,在易槿的怀里扬起小脸,

“不过小时是男子汉,小时不仅会保护自己,也会保护好妈妈的!”

“嗯,小时最乖了。”

易槿温柔的笑着,她对着孩子喜欢得紧,其实她刚才不愿意演易槿角,有一些是因为舍不得这个孩子。

第3章 一家三口

“丛总,这……”

看了刚才的表演,导演也不敢自己下什么结论,在丛彦扉的旁边小声得到询问他的意见。

然,导演一转头,却看丛彦扉以一种极为宠溺温柔的目光看着易槿和丛子时。

“她喜欢演什么就演什么。”

丛彦扉迈步上前,神色淡淡的说道。

“爸爸,今天的戏还能继续拍么?”

丛子时十分自然的攥着易槿的手,扬起小脸看着走来的丛彦扉。

“不了不了,因为要换角色,所以今天就不用继续拍戏了,大家可以走了。”

导演好像感觉到了丛彦扉投来的眼神,连忙开口说道。

“爸爸,我饿了。”

丛子时笑着露出一口小白牙,两个浅浅的梨涡印在了脸颊两边。

“想吃什么,爸爸带你去吃。”

“妈妈想吃什么,子时就想吃什么,子时要和妈妈一起去吃。”

“我?”

本来还想着怎么离开的易槿,惊讶的指了指自己。

“不知道我是否有幸请易小姐吃顿饭?”

丛彦扉深邃的眸光凝视着易槿,将她每一个表情都印在脑海之中。

这一次,他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再让他的易槿离开他!

“就当是感谢对子时地照顾了。”

“丛先生言重了,小时还是个孩子,我护着他是应该的。”

“妈妈,走吧,走吧,我们去吃好吃的。”

丛子时转了转眼眸,拉起易槿的手就要往外走。

“小时!”

易槿连忙跟上,生怕丛子时摔倒,听见这话,她小心的看向丛彦扉,生怕他不高兴。

“子时很喜欢你呢。”

丛彦扉默默地给自家儿子点了个赞,面上却看不出来丝毫,

“易小姐就不要拒绝了。”

易槿张了张嘴,原本的话语被噎在了喉咙里,见丛子时脸上扬起的笑容,易槿就说不出来拒绝的话了。

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肖予熙向后踉跄了几步,被经纪人扶住才堪堪没有晕倒。

不甘、屈辱和嫉妒一股脑的吞噬了她的神智,凭什么,凭什么她会因为一个小小的配角而失去大好的机会!

易槿……易槿!

肖予熙风牙齿磨得咯吱咯吱响,她完了!都是因为这个叫易槿的人!她的一切都完了!

肖予熙指甲狠狠地嵌入经纪人的肉里,疼着这个小姑娘脸色发白……

易槿有些紧张的坐在副驾驶,紧低着头。

她早就应该想到,像丛彦扉这样的大总裁,出行怎么可能低调!

她可是当着片场不少人的面,坐上了这辆迈巴赫,易槿肠子都要悔青了,若是被狗仔拍到,还不一定会写出什么文章呢。

易槿偷偷的瞄了一眼丛彦扉,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专心致志的开车,后座位上的丛子时也非常乖巧。

一股诡异的温馨与和谐弥漫开来,居然给易槿一种一家三口的感觉。

“胡乱想什么呢,易槿!”

易槿偷偷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心中念叨着,要将那些胆大妄为的幻想剔除。

“怎么了?又是哪里不舒服了么?”

耳边传来了丛彦扉的声音,他十分担忧的看向易槿,欲要把车子停在路边。

“没,我没事的。”

易槿老脸一红,直起腰来。

不知道怎么,丛彦扉给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可是看到丛彦扉,她又想躲开。

“是不是拍戏太累了?”

丛彦扉转过头,易槿没有注意到,他在方向盘的双手不断收紧。

他不敢去看,不敢看自己心爱的人用这样陌生的眼神看着自己。

“丛先生说笑了,从本质上来说,这是我接到了第一个角色。”

“你的演技这么好,为什么现在才有角色?是一直被公司雪藏么?”

“六年前,我出过车祸,一直在国外治疗,几个月前才回来。”

说到这里,易槿抿了抿嘴唇,却没有看见丛彦扉捏的发白的关节。

“为什么想要进演艺圈?”

丛彦扉的嗓子不知怎么竟然有些沙哑,他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问出的这个问题。

“这是我的梦想。”

易槿的脸上扬起一抹由心而发的笑容,她有卧蚕,笑起来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

丛彦扉感觉胸口闷闷的,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

“成为演员,一直都是小槿的梦想,你知不知道,为了你,她宁愿放弃自己的最喜欢的事情!而你呢!你做了什么混蛋事!”

车子被红灯阻拦了前行,和其他的车一样。

丛彦扉的眸光颤抖,如同被搅乱的星辰,只剩破碎的微光闪烁。

他转过头,声音竟是这般的晦涩。

“易小姐……”

话还未说出口,却见易槿竖起食指放在嘴边,指了指后座安然入睡的丛子时,放轻了自己的声音。

“小时今天一直在片场,想必是累坏了。”

易槿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

“看来这顿饭是吃不上了。”

丛彦扉发动车子,修长的指在方向盘上点了点,

“今天麻烦易小姐了,我送你回去吧。”

“啊?不用了,丛总把车停在路边,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了。”

“有免费的车子还不坐?”

丛彦扉弯了弯嘴角,看得易槿面皮有些发红,老老实实的报了自己的住址。

一路上两个人没有说话,只有呼吸在车厢之中缓慢纠缠。

“麻烦丛先生还送我回来,您和小时也早些回去吧。”

看到了熟悉的小区,易槿竟有一点如释重负的感觉。

已经是傍晚,外面很是凉爽,微风拂在身上意外的舒服。

易槿将有些乱了的发掖在耳后,朝着丛彦扉鞠了一躬,转身就要离开,却不想被人扼住了手腕。

“槿……易,易小姐……”

丛彦扉拉住易槿,将她向自己身边带了几步,

“我,我有一个请求……”

“丛,丛先生您说。”

被抓的突然,易槿只感觉自己的胸口里像是揣了只兔子,四处乱跳。

他掌心的热度从手腕不断的蔓延,蔓延到四肢百骸。

“你……你……我……咳……”

在商场上雷厉风行的丛彦扉,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紧张,他甚至支支吾吾了几下,最后竟用咳嗽来掩盖一下尴尬。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