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宋妍陆晏沉的小说总裁的协议新妻在线阅读

总裁的协议新妻

时间:作者:明夏来源:zzy

总裁的协议新妻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宋妍陆晏沉的最新小说由明夏写的,总裁的协议新妻免费在线阅读:五年前,肚子里莫名其妙多了个宝宝,却不知父亲是谁,宋妍被未婚夫抛弃,被家族扫地出门。五年后,宋妍意外救了个小萌宝,结果却被萌宝他爹追上门,口口声声要她对他和儿子负责?他是尊贵名门,华国第一财阀首席执政官,高冷薄情无人性,却偏偏将她视为珍宝,连哄带骗,拐进家门,虐起狗来六亲不认。结婚前,她再三申明:我们只是协议夫妻,互不干涉!结婚后,她气得炸毛:陆晏沉你个王八蛋,你说话不算话!!...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1章 从天而降的宝宝

“孽障,你说!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别墅客厅。

宋立国一脸铁青地坐在沙发上,像审问犯人似的厉声质问。

继母李蕙兰优雅地坐在旁边,嘴角勾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高傲地俯瞰着跪在地上的宋妍。

宋妍身上穿着婚纱,精致的小脸一片苍白,整个人失魂落魄。

“孩子是谁的……我不知道……”她茫然地道,看着被扔在地上的孕检报告单,只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一场噩梦。

今天,原本是她与男朋友苏牧尘订婚的日子,却不料,她在台上突然晕倒,送到医院,医生给她抽血检查,发现她是早孕低血糖引发的晕眩。

她当时也没多想,以为是医生弄错了。她从未与男朋友发生过关系,怎么可能怀孕?

医生坚持自己没有弄错,宋妍无法接受,于是又做了一遍检查,但不管是B超还是血检,所有的检查结果都证明,她是真的怀孕了!

医生很清楚地告诉她,她的处/女/膜并没有破裂,身体清白,肚子里却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孩子,不知是怎么来的……

宋妍只觉得荒谬极了,浑身直发冷……

苏牧尘一耳光扇在她脸上,狰狞质问她孩子哪来的!

宋妍无从解释,百口莫辩。

苏家父母因此大怒,强行带走了苏牧尘,宋家颜面尽失,彻底成了笑柄。

宋立国这辈子都没丢过这么大的脸,气的血压直升,一回到家便厉声审问宋妍,逼她说出腹中孩子的来历。

“你还敢撒谎!这野种长在你的肚子里,你不知道谁知道?!还不快给我说!”宋立国勃然大怒。

“我没有,我真的不知道……”宋妍无力地摇头,已是心力交瘁。

宋立国气得砸了茶杯,冲上去就要用脚踹她。

李蕙兰拉住他,趁机煽风点火。

“立国,不是我这个做后妈的偏心,你这个大女儿啊,实在不是个省油的灯!长得一张勾人的脸,背地里不知道和多少人乱搞过,现在又搞出一个连生父是谁都不知道的野种,害得我们宋家脸都丢尽了!”

“妈,您别这样说。”李蕙兰的亲生女儿,宋雪薇柔声开口。

“姐姐那么喜欢牧尘哥哥,她不会做这种丑事的,肯定是哪里弄错了……”

“孕检报告都出来了,还能弄错?这个野种生在她的肚子里,不是她乱搞出来的,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啊?”李蕙兰嗤笑,语气中满是轻蔑。

“你说够了没有?”

宋妍抬起头,强忍着怒火,“一口一个野种地说别人,不如想想你给人当情/妇,生了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能比野种高贵多少?”

“你!”李蕙兰当即气得脸色发青,宋雪薇柔顺的表情也僵了,眼底闪过一丝怨毒。

她就是宋妍口中见不得光的私生女,是李蕙兰以前给宋立国当情/妇时所生。

当年宋妍的母亲刚去世,尸骨未寒之时,宋立国便光明正大地将情/妇和私生女领进了家门,鸠占鹊巢。

母女俩都会演戏,进门没多久就把宋立国哄得服服帖帖,他们是一家三口,宋妍这个正牌大小姐反倒成了外人,被李蕙兰明里暗里地打压,连带着宋雪薇这个私生女也一脚踩在她头上。

若不是宋妍与苏家少爷苏牧尘订婚,有联姻的价值,她在宋家的地位几乎连一个佣人都不如。

而现在,因为她莫名其妙的怀孕,苏宋两家几乎撕破了脸!联姻不成,失去了最后的利用价值,宋立国看她的眼神便只剩下浓浓的厌恶和嫌弃……

第2章 孩子必须生下来

“混账东西,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宋立国恼羞成怒,满脸狰狞,“你继母说的一点都没错,你怀着这么个下贱的野种,生下来也是丢我宋家的脸!现在就滚去医院,给我拿掉你肚子里那块肉!”

宋妍脸色越发苍白,倔强地咬着牙,摇摇晃晃地站起身。

宋雪薇故作体贴地走过去,眼中一闪而过的恶意,“姐姐身体虚弱,我扶着姐姐吧。”

说着,她猛地一用力,竟把宋妍重重推在地上!

宋妍骤然白了脸,伸手紧紧捂住肚子,声音凄厉,“我的肚子……好痛!好痛啊……”

她痛得满头冷汗,宋雪薇站在她面前,嘴角微勾,似笑非笑地道:“哎呀,姐姐你没事吧?对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

李蕙兰把她的举动看在眼里,却只当没看见,轻描淡写地道:“反正是个保不住的野种,摔一下也没什么,赶紧送医院拿了吧,免得家里晦气。”

宋立国闻言越发厌恶,于是便吩咐一声,叫几个佣人把宋妍抬上车,拉去医院堕胎。

宋妍被放在后座,额上冷汗滚滚落下,她咬着牙齿,双手捂着疼痛的肚子,只感觉一股温热的液体缓缓流出,染红了裙摆……

车开到半路,忽然一道刺耳的急刹声,戛然停住!

宋妍吃力地睁开眼睛,模糊的视野里,隐约看见前方道路上停着十几辆黑色轿车,将宋家的车拦了下来。

最后,是一道冰冷而强势的声音,传入她耳中——

“把宋妍小姐交出来!”

……

不知过了多久。

宋妍昏昏沉沉地醒来,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碾压在重山之下,手脚都被牢牢捆绑住,无法动弹。

紧接着,一道尖锐的刺痛,犹如一根针贯穿了她的身体。

一滴滴冰冷的液体,注进了她体内。

好冰,好冷!

她痛得浑身颤抖,想要喊出声,却无能为力。

宋妍很快昏死了过去,再度醒来,却是在一阵窃窃私语当中。

“陆先生来了……”

“陆先生,一切顺利……受孕……进行的很成功……”

“没有危险……”

“各项指数显示正常范围……”

她依稀听到有人在谈话,循着声音望去,却望见窗外模糊的身影。

门忽然被推开。

一排人涌了进来,恭敬地俯首,紧接着,一抹修长而高挑的身影,逆着月色,漫步走入。

冰冷的脚步声,踏破了静谧的夜,凛冽的气势席卷涌来,一寸一寸将她包围。

宋妍恐惧地想要坐起身,只是无论她如何挣扎,身子却如同瘫痪的水一般,绵软地吸附在手术床上,动弹不得。

救命……

好痛……

浑身都好痛……

“是……是谁?”

她怎么会在这里?

这些人,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宋妍满腔恐惧与疑惑,却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术似的,只能僵硬地望着男人一步一步逼近。

她极力睁大眼睛,目光所及之处,是黑暗中,一双清冷而冰漠的凤眸,幽深,冷冽,不带任何温度。

月光倾斜洒在窗边,如银辉一般镀在男人的身上,她终于快要看清他的真容……

一只冰冷的手蓦然钳住了她的下颚!

男人低沉而强势的声音,在她耳畔一字一顿地响起,“这个孩子,你必须给我生下来!”

宋妍恼羞成怒,咬牙切齿,“你要对我做什么!”

“接下来的八个月,你好好养胎,除了这里,你哪里也不准去。”

男人说着,转过身准备离去。

宋妍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愤怒地控诉,“你这是非法监禁,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

男人垂眸,看着她,冷淡地拂开她的手。

“你不需要知道太多。”

宋妍无力地垂下手臂,睫毛颤了颤,满心不甘……最终失去了意识……

第3章 给脸不要脸

五年后。

京都第一人民医院,输液厅。

宋妍戴着围巾口罩,独自坐在角落里挂水,重感冒加上低烧,让她感觉头昏脑胀,刚想闭上眼睛睡一会儿,却接到经纪人孟阳的电话,于是只能打起精神应付,“孟哥有事?”

“宋妍,你现在人在哪里?”

“我在医院。”

“都什么时候了还去医院?你是不是忘了今天中午还有酒局?刘总点了名要你陪酒,你赶紧给我过来!”孟阳作为她的经纪人,一副命令式的口吻。

对此宋妍已经习惯了,声音很淡,“我还在输液,感冒挺严重,不能喝酒。”

“你只是感冒,又不是什么重病,怎么就不能喝了?矫情什么?”

“我已经发烧一个星期了,如果再不输液,可能就会变成急性肺炎,会死人的。”宋妍似笑非笑道,“孟哥现在叫我去陪酒,是想要我的命吗?”

“你吓唬谁啊,不过就是发个烧,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告诉你,刘总可不是好惹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现在真的去不了,你找别人吧。”

“行,你架子大,给脸不要脸!我把话撂在这儿,你今天要是不去,《皇权》女二号那个角色你也别想要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孟阳恼羞成怒地说完,啪的一声,重重挂断了电话。

……

宋妍一语未发,漠然地收起手机。

当初她刚和公司签约的时候,孟阳还没这么嚣张,可自从被宋雪薇收买之后,态度彻底变了,给她安排的工作都是敷衍了事,却特别喜欢叫她去陪酒……

再这样下去,她就只能想办法跟公司解约了……

宋妍伸手拔掉输液针,收拾东西准备去酒店。

刚站起身,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急救伤者!麻烦让让,让让!”护士在前方开路,几个医生推着一张担架床急匆匆往前跑。

宋妍闻声望去,看见担架上躺了一个小小的孩童,大概只有四五岁,浑身都是血,脖子上压着一团厚厚的纱布,双目紧闭,气息微弱。

“这是出车祸了?”

“听说是连环追尾,撞了好几辆车,一个小男孩的脖子被碎玻璃划伤,当场大出血……”

“好可怜,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

人群里议论纷纷。

宋妍秀致的眉蹙起,并未多管,正准备离开。

这时,医院的广播忽然响了,传来一道焦急的女声:“各位请注意!现在有一位受伤儿童失血过多,急需献血!如有RN阴性血型的女士或先生,请您伸出援手,告知护士赶往抢救室!感谢您的帮助……”

广播声不断重复,医院各处一片哗然,很快有护士匆匆赶到各个大厅,高声询问是否有这个血型的人可以提供帮助。

“RH阴性血?那不是熊猫血吗?”

“这种血型太少见了,医院血库里没有储存吗”

护士赶紧解释:“血库是有,但是量不够!临时调血又来不及,那个孩子现在很危险!”

众人议论纷纷,却始终没有人站出来,不知是不愿意献血,还是没有这种血型的人在。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