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李天命的小说太古凌冥在线阅读

太古凌冥

时间:作者:不胖不兽来源:zzy

太古凌冥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李天命的最新小说由不胖不兽写的,太古凌冥免费在线阅读:李天命做梦都要笑醒了。他家的宠物,竟然都是传说中的太古混沌巨兽。他的家鸡,是以太阳为食的永恒炼狱凤凰。他的黑猫,是以雷霆炼化万界的太初混沌雷魔。连他家的小强,都是拥有万亿不死分身的万界永生兽从此,他驾驭十头太古混沌巨兽,化身万古第一混沌神灵,周游诸天万界,踏平无尽神域。万物生灵,诸天神魔,连爬带滚,哀呼颤抖!...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1章 圣兽战魂

传说,每当天道沦丧,轮回走到尽头的时候,无尽界域中就会诞生十头‘太古混沌巨兽’。

它们有着堪比神域般巨大的身体,它们所到之处,天崩地裂,时空颠倒,恒星衰亡,众生罹难。

毁灭旧世界后,它们就会销声匿迹,此后天地再生,秩序重建,生命复苏,新世界诞生。

……

深夜时分,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

密密麻麻的乌云像是亿万的恶鬼一样堆积在一起,凶恶的看着这阴暗的人间。

无数刺眼的雷霆电蛇在云层之间游窜,爆发出震耳欲聋的雷鸣声音,天地都瑟瑟发抖。

“天命,救我!”

李天命头痛欲裂,他在暴雨的冲刷之下,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在他眼前,趴着一只拥有两对金色羽翼的鹏鸟。

这原本神骏的鹏鸟此时伤痕累累,身上血流如注,和暴雨汇聚在一起染红了大片的土地。

“金羽!”李天命看到这一幕,心如同被割裂一样!

因为,这是他的伴生兽‘四翼金翅大鹏鸟’,是他并肩作战十六年的生死兄弟!

轰隆!

一声惊雷炸响,闪电划破天际,光芒闪耀的瞬间,一头紫色的三眼雄鹰从天而降!

那三眼雄鹰身上缠绕着密密麻麻的电蛇,它发出凶狠的嘶叫,锋利的爪子压住了‘金羽’。

然后,它张开鸟喙,将‘金羽’身上那金色羽毛一片片的拔下来。

每拔开一片羽毛,就是一片血窟窿!

金羽的惨叫声音,像是倒刺扎进了李天命的胸腔,让他连呼吸都刺痛!

“李天命,你竟然意图下药侵犯‘沐晴晴’,鉴于你这禽兽不如的行径,我作为炎黄学宫‘天府弟子’,必须惩戒你!”

那三眼雄鹰上正坐着一个少年,那少年双目之间如有雷池,在这电闪雷鸣之间,他驾驭三眼雄鹰,如同雷霆之子。

“念在你平日表现良好的份上,留你一条生路,判处你伴生兽‘四翼金翅大鹏鸟’死刑!”少年沉声宣告。

他这是要将‘金羽’凌迟处死!

“霆哥,‘圣兽战魂’是你的了,李天命这个下作的人渣,根本不配得到这样的神物。”

少年身边依偎着一位绝色少女。

在这倾盆大雨的肆虐之中,她浑身都已经湿透,窝在少年怀里的身段十分曼妙。

她就是沐晴晴,李天命化成灰都认识她!

她口中的霆哥,就是坐在那三眼雄鹰身上的雷霆少年林潇霆!

李天命终于想起来了——

他们杀‘金羽’的目的,是要抢夺‘圣兽战魂’!

这个国度之中,谁都知道圣兽战魂是多么珍贵的东西,其价值连城,乃是传说之中的‘圣兽’死后遗留。

据说圣兽战魂的功效,可以造就出凌驾于众生的强者!

李天命得到的圣兽战魂,已经被‘金羽’炼化到了自身羽毛之中。

他胸膛里的愤怒如同火山一般,此刻爆发出来,烟云翻滚!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李天命浑身都没法动弹。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羽身上的羽毛,被那雷电神鹰一根根的拔下来,看着它浑身鲜血淋漓,对着自己哀呼惨叫。

它的眼神里的渴求和痛苦,让李天命心都撕裂了。

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比得上自己的兄弟在眼前被人宰割,而自己无能为力要难受?

“林潇霆,沐晴晴!此生我李天命只要不死,就定送你们下地狱!”

李天命死都不会忘记这两个名字,他奋力的挣扎着,想要去撕裂他们的嘴脸!

只是奇怪的是,他们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紧接着被浓雾和闪电吞没,眼前所有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李天命站在灰暗的天地之中,茫然四顾。

沐晴晴呢?

林潇霆呢!

他们去了哪里?

……

吱呀!

耳边忽然响起了开门声。

“命儿,你又做噩梦了。”恍惚之间传来一阵充满着温柔怜惜的声音。

李天命头痛欲裂,他在一双瘦弱手臂的搀扶下挣扎着坐了起来,终于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间昏暗的卧室,屋角的烛火摇曳着,把桌椅的影子拉得很长。

“原来刚才的一切是一场噩梦,怪不得自己没法动弹。”

可是,这也不算是一场梦,因为梦中的事情都真实发生过!

所有的场景,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和当时一模一样!

他李天命,曾经是朱雀国边远城池‘离火城’的天才,离火城城主之子!

三年前,李天命在离火城得到了朱雀国至高圣地‘炎黄学宫’的认可,承载着离火城人们的希望在炎黄学宫修炼。

在前往炎黄学宫的途中,他和同样来自边远城池‘神风城’的天才‘沐晴晴’相知相伴。

一次英雄救美,让他们坠入爱河,此后互相帮助一起成长,交往一年时间。

这一年时间,沐晴晴以‘修炼重要’为缘由,没有公开他们的恋爱。

李天命曾经以为,她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女,这辈子为了守护这个女人,他已经心甘情愿了。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一点都不了解她,对她的野心更是全然没有防备!

那一年,李天命在炎黄学宫秘境‘沉渊战场’得到足以造成轰动的‘圣兽战魂’。

那是一根古老的羽毛,上面有着上古时代的纹路,他知道这东西有多么珍贵,所以严格保密。

那时候,他先让自己的伴生兽‘金羽’,将圣兽战魂炼化至羽毛之中。

从头到尾,他就只告诉过沐晴晴一个人!

但他万万没想到,他最信任的人,却将圣兽战魂的消息,告诉了来自炎黄学宫‘天府’的林潇霆!

她因此摇身一变,踹掉了李天命,成了林潇霆的女朋友。

炎黄学宫的‘天府’,是学宫的最高秘密之地,那是举国之中最耀眼的天才方能进的地方,每一个都是传奇般的存在。

他们背后的势力,也基本上都是举国之中的世家豪门,王公贵族。

比如这林潇霆,便是一方霸主‘雷尊府’中最耀眼的天才少年。

这样的背景,是李天命望尘莫及的。

那一夜,是他们交往一周年的日子,李天命精心准备了礼物,送到了她的眼前。

她非常高兴,忽悠李天命饮下一杯酒后,李天命不知有古怪,意乱之下刚动了几下手脚,林潇霆便出现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和梦中一模一样,他们残忍的杀死了金羽,夺走了堪比半国财富的圣兽战魂。

唯一不同的就是,当时他和金羽并肩一起,经历一场死战,可终究不敌来自炎黄学宫‘天府’的超级天才林潇霆。

外界传闻,李天命追求沐晴晴不得,下药欲行禽兽之事,却让沐晴晴男友林潇霆当场撞见,废掉了李天命的伴生兽!

从此,李天命不但失去了伴生兽,更是声名狼藉,成为炎黄学宫的笑柄,最终无奈离开炎黄学宫。

此后沐晴晴在林潇霆的帮助之下进入炎黄学宫‘天府’修行,修为一日千里,林潇霆也靠圣兽战魂,一飞冲天,成为天府第一天才!

两人神仙眷侣,传为佳话,而曾经贻笑大方的李天命在失去伴生兽之后,沦为微尘,除了笑谈,再无关注!

又有谁知道,他和沐晴晴曾经交往过一年?

回到离火城后,已经过去三年。

这三年,行尸走肉,如同蝼蚁,若非有报仇雪恨的信念支撑,若非有照顾母亲的责任,他早就死在某个角落了。

这三年来,每逢雨夜他几乎都会梦见那个夜晚发生的一切,梦见他们厌恶而嫌弃的眼神,梦见‘金羽’被一根根的拔掉羽毛,如同凌迟。

此刻醒来,当年发生的一切仍然在脑海之中回放,他们每一个表情,李天命都记得清清楚楚。

少年的眼睛在这暗夜之中,也如血一样通红。

三年了,这场梦又让自己把一切记得如此清楚。

这三年饮冰,都难凉仇恨之火!

“命儿,不怕,安心睡吧,娘亲在呢。”在他最愤怒的时候,旁边那个温婉的女人轻轻的摸着他的额头,让他逐渐平静了下来。

烛火之下,他的母亲‘卫婧’显得更加瘦弱,她看起来有些衰老,可是即使如此,那看着自己儿子的眼神仍然充满了深爱的母爱。

“抱歉,惊动你了,母亲。”李天命深呼吸了一下,从刻骨之中解脱了出来。

他明白,照顾眼前这个给了自己生命的女人,才是自己未来要做的最现实的事情。

“没事儿。”卫婧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说:“我方才见你睡得不稳,怕是雨夜难眠,所以把‘清灵草’熬成了汤药,我去给你端来。”

“清灵草是你的药,你怎么又糊涂了,没有那清灵草,你能活多久?”李天命着急了,连忙站了起来扶着了她。

看着她憔悴的脸色,李天命心中苦涩。

大夫已经说了,以她目前的情况,已经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可即使如此,她还半夜起来为自己熬药。

“命儿,娘亲这辈子活够了,这些好东西啊,就该给你们年轻人,我用了也是浪费呢。”

“胡说,赶紧喝下去。”李天命习惯了,不严肃一点,她都不会按时吃药。

“好好,我喝就是了,只要我儿子高兴,我喝多少都可以。娘亲年轻时候,喝酒也是海量。”她眨了眨眼睛,像个古灵精怪的孩子。

李天命盯着她把清灵草熬的汤药喝完,这汤药能够给她延续生命。

只是这个月的份量喝完,下个月哪里再找清灵草,他还没有头绪。

这辈子,她为自己付出太多了。

何德何能,能有这样的亲人啊。

曾经想飞黄腾达,给她更好的生活,却没想到自己沦为废人,和她在这里相依为命。

“命儿,你要记住,命运有时候确实会让好人吃一些苦头,但是呢,所有的吃苦都是历练,都是为了铸就更强大的你。”

“所以,你往后还有更好的人生,千万不要放弃,一定要努力下去。”

喝完药之后,卫婧努力笑着鼓励他。

“知道了,你睡觉去。”李天命把她扶回了房间,好言好语跟骗孩子似的,小半个时辰才睡着。

夜深了。

李天命看着母亲的丝丝白发出神。

忽然——

他身体之内一处神妙的空间,忽然传来了动静。

这个空间叫做‘伴生空间’,炎黄大陆上,每一个人出生的时候,体内都会诞生一个‘伴生空间’。

在人们出生七天之后,伴生空间内会孵化出一头伴生兽,炎黄大陆上几乎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伴生兽。

伴生兽玄奇而多彩,种类繁多,强可飞天遁地,上古的先人们创造出了‘共生修炼体系’,建立了人和伴生兽的修炼通道,使得御兽师诞生。

御兽师和伴生兽一起,共生修炼,两者将血脉和智慧共享,并肩作战,形成一人一兽的强大战斗组合。

李天命曾经就是一名御兽师,‘金羽’就是他的伴生兽。

金羽死后,他的伴生空间已经沉寂三年了。

直到今日,伴生空间内终于有了动静!

李天命面露惊喜之色。

他的伴生空间,一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大秘密!

那就是,除了当初随自己出生而孵化的‘金羽’之外,其实他的伴生空间内,一直存在着另外十颗神秘的蛋!

在金羽孵化之后,这十颗蛋才浮出水面,它们和金羽感觉完全不同。

它们十多年都没有任何声息,理论上说它们应该都是李天命的伴生兽,但这种情况,整个大陆的历史都没有出现过。

而今天,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这十颗最神秘的蛋,此刻终于要孵化了!

第2章 永恒炼狱凤凰

“这些蛋伴我而生,藏了这么多年,一定不是寻常之物。”

李天命之所以有这种感觉,主要来自御兽师和伴生兽的血脉牵连,来自‘共生修炼体系’。

所谓共生修炼体系,是指御兽师和伴生兽共用一套修炼系统。

比如说修行的第一个境界是‘兽脉境’,御兽师和伴生兽,都天生拥有九条兽脉。

兽脉境的修炼,就是御兽师和伴生兽一起,将各自九条兽脉贯通,让一共十八条兽脉对接在一起。

每贯通一条兽脉,本体和伴生兽之间的血脉联系就多一分。

兽脉相互贯通之后,再以功法将天地灵气转为‘兽元’蕴藏兽脉。

御兽师和伴生兽之间,兽元相同,可以互相借用力量,乃是力量共同体。

共生修炼体系之中,伴生兽的血脉力量转移到御兽师身体,让御兽师肉体更强悍。

而御兽师的血脉力量,让伴生兽拥有更高的智慧。

御兽师和伴生兽,以兽脉和兽元,组成一个战斗整体。伴生兽施展‘兽法’战斗,御兽师则施展‘武法’战斗。

现在伴生空间内有两个‘蛋’正在咔咔作响,其中一个表面上还出现了裂纹。

此时,李天命将那一颗有裂纹的蛋从伴生空间之内转移出来,放在自己的床上,静等着伴生兽孵化。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来临!

咔咔咔……

蛋的裂纹已经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隐约之间,李天命已经能感受到那种令人窒息的威压。

“绝对是超越五阶伴生兽的存在!”

他记得‘金羽’孵化的时候,都没有如此暴躁的威压。

伴生兽拥有严格的等级区分,等级越高成长高度越强。

他曾经的伴生兽四翼金翅大鹏鸟就是罕见的‘五阶伴生兽’。

“出来了,出来了!”

李天命太激动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家生娃呢。

咔嚓!

终于在这一刻,那颗蛋炸开了。

一团阴影出现。

“靠!”

幻想之中的恐怖巨兽不存在啊,此时从蛋壳里爬出来,在床上东倒西歪的,赫然是一只小鸡!

而且还是又黄又嫩的那种。

李天命想到了一个词来形容它——入口即化。

尼玛!

他欲哭无泪。

“明明你就是一只鸡,还搞出了洪荒凶兽的出场气息。”

“噶?说谁是鸡呢?”

那小黄鸡陡然一个激灵,竖起脖子,凶狠的看着李天命,一双小眼睛里快要冒出火焰了。

“心灵沟通?”李天命惊呆了。

记得他和‘金羽’从出生开始就形影不离,直到他修炼到‘兽脉第四重’,相互之间都贯通了四条兽脉的时候,他们才实现了心灵沟通,才开始可以对话交流。

“谁跟你心灵沟通啊,老子在跟你说话呢。态度好一点,否则老子恁死你。”小黄鸡歪着脖子,张开棕色的鸟喙,双翅叉腰,跟小流氓似的。

一只刚出生的鸡,跟自己自称老子?

他忍不住摸了摸脑袋,没发烧啊,怎出现幻觉了。

他伸手逮住那小黄鸡放在手掌上,正要说话,赫然发现这小黄鸡竟然如此烫手,简直跟拿了一块烧红的碳似的。

“鳖孙,放开老子。”小黄鸡继续瞪着他。

“你给我老实点,不然把你炖了。”

就在这时候,李天命和它的眼睛对视了。

在这小黄鸡的小眼睛里,它看到了一个‘星点’,那是一个发光点。

记得‘金羽’刚孵化的时候,一共有五个星点出现,证明它是离火城相当稀少的五阶伴生兽。

伴生兽孵化的时候,眼睛里有几个星点,就代表是什么级别的伴生兽。

伴生兽的品阶,可以说直接决定伴生兽的成长高度,也很大程度代表着御兽师的修炼极限。

五阶伴生兽,足以让李天命成为离火城三百年来的顶级天才。

这小黄鸡拥有一个星点,至少说明是一阶伴生兽。

一阶伴生兽最终高度可能只是兽脉境,甚至兽脉境第五重都突破不了。

一个星点,固然失望,可人生又有多少事,能如自己想象那么美好?

等等……

当李天命看着这个星点出神的时候,他没想到,不知道是幻觉还是什么原因,那个星点在他眼前溃散了开来。

一个星点扩大,起初看那个星点好像是好几个星点汇合在一起形成的光芒,可这个星点还在扩大!

几个,十几个,上百个,成千上万!

到最后,这个星点在李天命的眼中,变成了一个广阔的星域!

这星域之中,有着万亿的恒星正在燃烧着。

它们如此遥远,可是它们的光芒组合在一起,此刻贯穿到了李天命的眼前。

这不是一个星点,这是一个星域!

轰隆!

“怎么回事?”他感觉脑子炸开了,眼前的一切消失,他仿佛来到了这个遥远的星域之中。

忽然之间,他感觉到头皮发麻。

当他在这无尽虚空之中回头的时候,他看到了眼前无处的繁星,每一个都是吞吐着火舌,炽烈燃烧着的巨大火球。

下一个瞬间,他听到了一声惊天动地的鸟鸣声音。

他看到了!

在星空的尽头,有一团燃烧的火焰正在靠近。

那火焰张开着巨大的羽翼,遮天蔽日,当它靠近的时候,李天命赫然发现,它竟然和眼前这个星域一样巨大!

那无数的流火,环绕着它的身边,每一条流火,都是万亿的恒星组成。

这是一只永恒的飞鸟!

它所到之处,无数燃烧着的繁星汇聚在一起,变成一串串的流火,被它张口一吞。

这个画面就跟吸面条似的,嗖的一声,万万亿的火焰恒星,进了它的肚子当中。

如此震撼的画面,如若梦境,匪夷所思。

他接下来跟着这永恒飞鸟的视角,看到它一路吞食,也许那每一个冒着火焰的超级星辰,就是众生头顶上的太阳。

直到有一天。

天地之间,出现了一只黑色的大手。

那大手出现的时刻,这巨兽终于害怕了,它尖叫着,恐慌着,四处逃窜。

难以想象,竟然有更可怕的存在,让它落荒而逃!

甚至,它在逃走的时候还燃烧着自己,让自己越来越小。

那大手每一次拍打在它的身上,都溅起了无数的火花,每一点火花,最终都化作了一颗星辰。

“此后混沌轮回,由我掌控。”

这是那黑色大手的声音。

这声音惊天动地,震撼寰宇,无尽星域都陷入了永恒的恐惧之中。

他感受到了那永恒飞鸟的恐惧,那种恐惧就像是剧毒,从它的身上蔓延到了自己的身上。

最后一个刹那,飞鸟在星河之间陨落,它感觉快要丧命了,忽然之间,它似乎看到了自己。

“你到底是什么!”李天命声音沙哑问。

永恒飞鸟凝望着李天命,久久没有说话。

时间仿佛在此定格。

“老子是‘永恒炼狱凤凰’!”

李天命忽然感觉脸蛋非常疼,眼前的景物不断变换,嗖的一声,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靠。

他赫然看到,那小黄鸡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自己肩膀上,正在啄自己的脸。

“你,永恒炼狱凤凰?”李天命心情慢慢平复着,他拎着这小黄鸡的翅膀提到眼前。

它眼睛里的星点还在,可是不再变成一片星域了。

“没错,拉风的代名词。”小黄鸡一边挣扎,一边暴躁的说。

“永恒炼狱凤凰是个什么东西?”李天命问。

“太古混沌巨兽之一!”

“然后呢?”

“不知道啊。”

“那你知道点什么?”

“老子刚出生,就看到你这个傻子在逗我,你说我知道什么?”

我靠……

被一只鸡骂了。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这只鸡不简单,甚至自己这九颗蛋都不简单。

刚才的画面太炫酷了,那以太阳为食的永恒飞鸟,那遮天蔽日的黑色大手,那无尽的星辰烈日……

“少年郎,你太弱鸡了,要学会变强。”在他出神的时候,小黄鸡翅膀叉腰审视了他半天,得出了结论。

“请问‘永恒炼狱凤凰’,我如何才能变强?”李天命问。

“跟爷混,就能变强。”

“然后呢?”

“金钱,权力,母鸡,应有尽有。”小黄鸡笑了,大概是想到了什么美妙的事情,口水哗啦啦的掉了下来。

“金钱和权力我收了,母鸡,留给你自己享用吧……”

金羽死后,李天命失去了所有的兽元,开启的兽脉全部荒废,没有伴生兽,御兽师生涯已经结束。

而这‘永恒炼狱凤凰’,不管它是不是真的太古混沌巨兽,至少可以让李天命重新修炼,重新踏入御兽师行列。

他不知道为什么,画面之中那连太阳都能吞食的永恒飞鸟,会变成眼前这样的小黄鸡,也许是那‘黑暗大手’的关系。

但他知道,这小黄鸡虽然暴躁还猥琐,但它对力量的渴望,和李天命一样。

至于它到底知道多少关于太古混沌巨兽的事情,李天命就不知道了。

毕竟他没听说过太古混沌巨兽,听起来很恐怖的样子……

他在被沐晴晴林潇霆陷害的时候,和金羽一起贯通了一共十八条兽脉,达成兽脉第九重圆满轮回,然后突破到了‘灵源境’。

“当务之急是恢复修为,但毕竟换了伴生兽,兽脉连接必须重新建立,等于从头开始,肯定需要很长时间。”

“再者,这小黄鸡能有多少潜力还不一定了,要只是一阶伴生兽,我这辈子顶多修炼到兽脉境第五重。”

“别磨磨唧唧,开整!”小黄鸡直接跳到了他的头顶上,在他乱糟糟的头发之中筑巢。

别看它看似随意,其实其坐落位置,正是李天命百会穴的位置,这是兽脉的连通通道之一。

“走起!”

兽脉境第一步,自然是首先感知到自己的兽脉位置和对方的兽脉位置。

当它在头顶上的时候,李天命闭上眼睛在摸索着它的兽脉,而它也在感知自己的身体。

感知兽脉,相互贯通,当他们两者第一条兽脉都贯通连接在一起的时候,就能成就兽脉境第一重!

当兽脉贯通的时候,伴生兽强悍的肉体血脉力量会涌入御兽师的身体,强化人族的肉身。

这是御兽师从伴生兽得来的巨大收益,与此同时,伴生兽也能无形之中开启灵智,脱离凶兽的桎梏,成为可以修炼提升的伴生兽!

所以可以修炼提升的伴生兽,又被称之为‘本源兽’。

很罕见的是,它的身体虽然小,但是它的兽脉却非常粗大。

每一条兽脉都像是一条神龙,恐怖而威严。

难以想象,何等巨兽才能有如此坚固的兽脉。相比之下,李天命的兽脉像是九条小蚯蚓。

“你个菜鸡,兽脉这么小,明显阳刚不足,老子比你粗大无数倍。”小黄鸡鄙夷道。

尼玛!

怎么听起来怎么奇怪呢。

李天命怒了。

“得意个屁,你的兽脉,马上就是哥的兽脉。”

无形之中,他们的兽脉开始对接,第一条兽脉的贯穿最为艰难,因为这个时候它们都没有兽元。

好在李天命‘经验’丰富,修炼这个过程,御兽师确实占据主动权,大多数的部分,都是由御兽师来引导。

小黄鸡兽脉虽然粗大,但并不是贯通会很困难,因为贯通并不是打通,而是一种‘激活’。

当心灵相通,当兽脉对接,当两者的血脉牵连的时候,两条兽脉之间,就会逐渐的汇聚,形成完整的一个轮回。

李天命轻车熟路,只是当第一条兽脉贯通的时候,他才知道来自这‘永恒炼狱凤凰’的血脉,对自己身体的改造能到这种程度!

这种改造是从兽脉开始的!

两者之间兽脉贯通,等于神龙接上了一条蚯蚓……

然后,蚯蚓疯狂的吸收着来自神龙的血脉力量,疯狂壮大。

在很短的时间之内,他的兽脉化作神龙,在他体内咆哮滚动。

而后,神龙的血脉随着血液传遍全身,李天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着恐怖的蜕变!

无论是骨骼、血液、五脏六腑都在蜕变,这个过程,几乎让他感受到自己也成为了一只永恒炼狱凤凰。

一头真正的太古混沌巨兽!

当然,也是幼崽。

可是,这至少可以证明,自己未来的成长可能无极限啊!

曾经四翼金翅大鹏鸟也改造过他的血肉之躯,可是从没有这种程度。

他终于确定,这次赚大了。

从他的眼睛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蜕变,在这次蜕变之后,他的一双眼睛,炽热如天上的太阳。

当他的兽脉成长为和小黄鸡一样的巨龙的时候,等于第一条兽脉已经贯通,它们一人一鸟一起进入了兽脉境第一重!

接下来,就是修炼功法,吸收天地灵气,转化为兽元贯通兽脉!

‘功法’的好坏,是除了伴生兽血脉之外,另外一个决定兽元品质的因素。

李天命曾经修炼的《玄金诀》,锻造出玄金兽元,这是飞翎离火城最好的功法。

正当他开始运转玄金诀的时候,小黄鸡忽然骂道:“你在干什么,这是什么垃圾?”

“啥意思啊老弟?”李天命不解问,这可是离火城最优秀的功法啊。

“你别问,老子来主导修炼,修炼我的功法‘永恒炼狱经’!”小黄鸡骄傲道。

“啥?”李天命还没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

伴生兽竟然主导修炼了,而且还自带功法。

当功法‘永恒炼狱经’运转的第一刻,他就彻底明白了:玄金诀,确实是垃圾……

这下完美了,他不用修炼了,有这位老弟带着,他闭上眼睛,开始舒服的享受修炼成果。

甚至可以睡觉了。

鬼知道一觉睡醒,自己强到什么程度啊。

他心中的火焰已经开始烧起来了。

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再无卷土重来之日,哪怕母亲天天鼓励,也很难看到这一生的希望。

可是今天,他想用鲜血在地上写出那两个名字——沐晴晴、林潇霆。

然后用火烧干净。

第3章 一纸休书

三年没有修炼,如今重温这种烈火燃烧的感觉,转眼已经过去十天。

十天内,以‘永恒炼狱凤凰’为修炼主体,李天命观摩学习,修炼成果平分。

到了今日之后,一人一鸡身上,流转着相同质量和数量的兽元。

十天时间,贯穿到兽脉境第三重!

虽然是重修,但这个速度,对整个‘朱雀国’来说都是旷世奇闻。

其中原因,应该和‘永恒炼狱经’的优秀逆天有很大关系,和他已经被这太古混沌巨兽改造的肉体也有关系。

他现在的体质,可以称作为‘永恒炼狱体’,其体质天赋,和伴生兽‘小黄鸡’区别不大。

这样的体质,本身就具备逆天的力量、速度天赋,成长空间何其巨大。

“见鬼了,现在兽脉境第三重的兽元,感觉比我当初以‘玄金诀’锻造出的第五重的玄金兽元都还要强!”

李天命运转着三条兽脉的兽元力量,这‘永恒炼狱兽元’简直就像是地底岩浆,灼热粗暴。

当这兽元在他的身上流转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一座暗潮汹涌的火山。

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在提升,一旦爆发,那就是火山喷发。

“我不过是这离火城普通一员,为何伴生空间除了诞生金羽,还存在这么多太古混沌巨兽?我有何特殊之处?”

他对自己的身世有些费解。

“伴生空间内,还有九个蛋,其中一个还在咔咔作响,就是还没裂纹,估计很快也会孵化,就是不知道,这又会是什么太古混沌巨兽?”

李天命对这第二个蛋充满了期待,对剩下所有的蛋更是充满了想象!

他在想有没有一种可能,自己能拥有十头太古混沌巨兽作为伴生兽?

到时候,骑着十头太古混沌巨兽,称霸天下,独尊环宇,建立三千后宫……

“虽然得到了不得的造化,等于重生了一次,而这一次重生,我定要走好未来的每一步,不再让人有欺辱我的机会。”

他目光灼热看着窗外,此后他想做什么,他心里非常清楚。

“更重要的是,不能再让母亲受伤了。”

本来母亲‘卫婧’这辈子已经很不走运了。

加上自己在炎黄学宫被废,这三年来她孤苦无助的样子,深深刻在了李天命的心里。

这次修炼结束,小黄鸡还在房间里呼呼大睡,李天命则结束修炼。

他记得很清楚,今天是母亲的生日,自己劫后余生,是时候开始更好照顾她了。

……

“命儿,修炼结束了吗?”

刚打开门,就看到母亲搬了张椅子,靠在门口睡着了,自己开门的声音惊醒了她。

“母亲,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这只伴生兽,绝对是超越五阶伴生兽的存在,你儿子马上就能卷土重来,呼风唤雨了。”

关于他伴生空间还有十颗蛋的秘密,天地之间只有他母亲一个人知道。

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提醒自己,不要将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了。

事实证明,母亲永远是最不可能背叛自己的人。

“吹牛不打草稿,我在窗户看到了,就是一只小鸡,你得看好点,省得让人炖了。”卫婧微笑着说。

“你看到了?要不今晚我们就炖了,刚出生的,说不定味道挺鲜美。”李天命扶着她起来,带她到院子里晒太阳。

“别胡来啊,你这熊孩子,人家小鸡挺可爱的。”卫婧教训道。

“哈哈,逗你的。”李天命让她在院子里坐下,然后烧了一桶热水,蹲下来给卫婧洗脚。

“记得要跟别人说,这是靠‘血神契约’得来的伴生兽。”卫婧语重心长的叮嘱道。

“明白!”

所谓‘血神契约’,就是失去伴生兽的御兽师,找到凶兽未完全孵化的卵或者出生不到一天的幼崽,以特殊血祭秘法牵引,强行注入自己血脉,让对方成为自己伴生兽的秘法。

‘凶兽’和伴生兽不同,凶兽没有御兽师共生,潜藏山野,凶残暴戾。

其实李天命听说,卫婧年轻的时候,不但实力天赋超强,而且还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当时风光无限,然后嫁给了他父亲‘李炎枫’。

但是,自从卫婧生下李天命后,却得了一种‘怪病’,这种怪病加速了她和伴生兽身体的衰老。

如今她年纪方四十,就已经满头白发,风烛残年。

唯有那脸蛋的轮廓,看得出来她年轻时候确实是了不得的美人。

她的伴生兽同样是‘四翼金翅大鹏鸟’,如今正趴在院子里,浑身的羽毛几乎掉光了,行动非常迟缓,大多时候都动弹不得。

御兽师和伴生兽一起生病,这还是非常罕见的,据说她走遍了很多地方,都没找到能医治这种怪病的方法。

照这样下去,可能再过半年,她就要衰老致死了。

“咦,这件衣裳平时不常穿啊。今天也太美了吧。”

“嗯啊。”卫婧温柔笑着,眼睛却看向了门外,她好像在等待。

李天命想起来了,自己回来这三年,父亲‘李炎枫’来得不多,但至少每年母亲生日,他会来看一次。

她今天悉心打扮了一下,应该是为了等待那个男人的到来吧。

“李炎枫。”

想起父亲,李天命皱了皱眉头,这件事情也许上天是公平的。

给了他一个羡煞旁人的母亲,所以再配了个跟他势如水火的父亲。

尤其是在他被废归来之后,到今天为止,总共没说过三句话。

想起那个男人,他这三年来在自己身上的眼神,永远都是失望!而后是蔑视,最终是无视。

去年母亲生日他来了,但也只是看了卫婧一眼就匆匆离去。

说白了,他可能是过来看一眼卫婧死了没有吧!

可怜这个女人,还在等着李炎枫给她一个答案。

让李天命意外的是,这才只是早晨,外面就传来了动静,听声音应该是往他们居住的‘听雨轩’而来。

他们母子在这‘听雨轩’居住有多年了,这是离火城‘城主府’环境最优雅的庭院,证明着卫婧曾经在城主府的地位。

没错,李天命的父亲李炎枫,是掌控离火城的城主,而卫婧是李炎枫的结发妻子,城主夫人。

“他来了。”听到脚步声之后,卫婧扶着他的肩膀站了起来,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听雨轩的大门。

“不是他。”李天命已经恢复了一些修为,他能听出来,这脚步气息不够厚重,而且还有两种声音,应该是其他两个人前来。

果然,就在下一刻,在没有敲门的情况下,木质的大门被直接推开。

外面走进来两个女人。

其中一个身穿红裙,是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其眼睛狭长,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色。

另外一个则是身穿黄色劲装的少女。

其身形矫健,英气十足,举手投足之间,有着强硬的世家子弟的英武之气,眉目之间有着长期身居高位形成的上位气质,说白了就是娇蛮之气。

“三妹,雪娇……”卫婧微微一怔,她有些迷糊,在她生日这一天,为何是这两人前来。

那华贵妇人是城主李炎枫的第三个夫人,人称‘黄夫人’。

朱雀国钦定男人可娶三妻四妾,黄夫人乃是平妻,在城主府地位很高,其父辈家族也是离火城的重要角色。

至于那劲装少女,则是黄夫人的女儿,李天命同父异母的妹妹,名为李雪娇。

她比李天命少个几岁,这三年在离火城飞速崛起,修行天资非常不错。

“姐姐,你可安好?”黄夫人看到他们之后,脸上马上堆起了笑容,带着女儿款步而来。

“都快入土了,怎么可能安好呢。”李雪娇目光带着玩味之色,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没礼貌。”黄夫人瞪了她一眼,却完全不责怪,而是继续嬉笑满面,对卫婧道:“听说姐姐生日,老爷特定给姐姐准备了一份礼物,他今日要接待一些客人,比较忙碌,便特地吩咐我给姐姐送来。”

“噗嗤!”李雪娇忍不住笑出了声音,但还是憋住了。

“什么东西?”卫婧有些茫然,毕竟不管送什么,也不太可能让黄夫人亲自带来。

“就这一份,姐姐请过目。”黄夫人从怀里拿出一纸文书,她也在憋笑着,将文书递到了卫婧的手上。

卫婧手指有些颤抖,她轻轻的翻开了那一纸文书,只见上面的文字苍劲有力,笔走龙蛇,一看就是李炎枫写的字。

卫婧一眼扫过去,眼睛已经红了,上面血丝遍布,她甚至站立不稳,需要李天命扶着才坐了下去。

李天命也看了一眼,尽管李炎枫在文书上说得十分客气,很是迂回,但主体一下就能看出来——

这是一封休书!

他感恩了卫婧这些年的陪伴,感恩了她对家族的付出,再列举一堆文绉绉的话,最后将卫婧请出城主府。

不只是拿掉了正妻的位置,更是除掉了城主夫人的身份!

简而言之,就是逐出城主府了。

最后还提到了李天命,言语很短,让卫婧带走李天命,这分明就是废除李天命的‘嫡长子’身份!

要知道,李天命一直都是‘离火城’的继承人!

这更是离火城的大事,却在这一纸休书之中附带说明,可见李炎枫此举有多么的狠心,废正妻废嫡长子!

要是在三年前,足以造成轰动,可是在今日,也许任谁看来,这都是一件轻描淡写,无足轻重的事情吧!

因为在人们眼中,李天命唯一剩下值得讨论的东西,就是他追求沐晴晴不得就下药行猥亵的丑事,这是茶前饭后的笑料。

李天命相信这世界上有很多落井下石的人,他也知道李炎枫很霸道无情,但是他绝对没想到,这落井下石的人会是自己的父亲。

而且,这一刀捅得比谁都狠辣,关键是伤得最重的人,其实是她的母亲。

她为这段爱情,为这家族付出了多少,李天命都算不出来。

如今换到了这样的结局,真是让人怒火冲天!

所遇非良人,一生就毁了。

当看到李天命和卫婧此时的脸色变化,黄夫人和李雪娇她们娘俩再也忍不住了。

李雪娇抱着黄夫人的胳膊,就算再克制,这时候还是笑出了声音。

“我爹真是的,平时看起来挺古板,送出的生日礼物挺刺激。”李雪娇笑道。

其实更让人愤怒的是,这种事情,他自己都没有到场,而是让黄夫人送来,让她们来看卫婧的笑话,这才是最残忍之举。

“姐姐,你可千万别怨老爷,老爷这都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天命好。”

“说难听点,毕竟你们现在的情况属于占着茅坑不拉屎,容易给离火城抹黑,激流勇退,也是一种恩赐,姐姐可明白?”

黄夫人收起笑容认真的说。

“况且老爷也考虑到了姐姐和天命未来的生活,他特意安排我送来了这么多的‘宝玉’,这可是御兽师才能用上的财富,一枚就当得了许多黄金白银,足够让两位过完这一生了。”

说话的时候,黄夫人再拿出一包裹的重物,砸在了卫婧的眼前,像是施舍乞丐。

“真羡慕你们,这么多的宝玉,我想求都求不来。”李雪娇羡慕的说。

说实话,她确实眼馋这些宝玉,只是父亲给的东西,她还不太敢中饱私囊。

正所谓,小人如鬼。

在这样的时候,再有这两个小人煽风点火,都足够把人活活气死吧。

李天命本以为母亲会难受得过不了这个坎,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她在最初的失神之后,表情却前所未有的平静。

仿佛一瞬间,看清楚了很多东西。

“以这样的结局结束,其实也挺好的。再也两不相欠了。”她嘟囔着,摇头说了这样一句话。

“姐姐,实在难受可以哭出来,妹妹不会笑话你的。”黄夫人捂着嘴,想掩饰一下嘴角的笑意。

“你们可以滚了吗?”李天命的怒火已经烧到了喉咙了。

“什么滚啊天命哥,知道为什么让我们来通知吗?我爹已经答应了,以后听雨轩就是我们的了。”

“你们已经被休被废了,现在该滚的是你们,知道吗?”

李雪娇抱着双臂,目光里带着讥讽之意,得意洋洋的说。

“雪娇说的没错呢,姐姐,看在我们多年姐妹份上,我也不为难你们,我给你们半个时辰收拾行李,你看怎么样?”黄夫人挑着眉毛,嬉笑着说。

李天命都笑了。

这帮人,真是一个比一个绝,要不是自己有了奇遇,还真让他们给压死了。

这件事,他不服!

凭什么,让母亲遭受这些不公平的待遇,就算要走,他也要堂堂正正的走,而不是这样如丧家之犬。

就在他决定去找李炎枫问个清楚的时候,知儿莫若母,卫婧拉住了他的手臂,她纤弱的身体传来了很大的力量,足以见她的决心。

“天命,我们走,没什么好留恋的,式微的时候,我们不要做徒劳的挣扎,等你东山再起的那天,我们再来拿回自己的脸面。”

她说的非常决然。

这句话给李天命带来的震撼非常大,其实他一直都知道,她的母亲一直都不是平凡人,只是这怪病折磨了她这半生。

若不是这怪病,就眼前这黄夫人,有什么资格在她面前这样得意洋洋!

该放手的时候,她比李天命想得清楚,想得坚决。

今天就是式微的时候,别人都如此冷血无情了,现在还去祈求别人回心转意,这不是可笑是什么?

也许,她对这城主府的一切,包括那个男人,已经彻底死心了吧。

没有什么比起这一纸休书当做生日礼物还要来得残忍,但她承受住了。

“东山再起?快别笑死我了大娘,你儿子的伴生兽死了,而且还是被他的无耻下作害死的,这离火城的笑柄,也还能东山再起,那母猪都得上树了。”李雪娇忍不住嗤笑道。

“是吗?那我今天,非得让你上树不可。”李天命忽然盯上了她,双眼如烈日般灼烧着。

“天命哥,你在挑衅我?我可不会因为你是废物而对你留情的。”李雪娇收起了笑容,眼神森冷。

“雪娇,记得吗?你三岁的时候贪玩被人掳走,是我跟了贼人三天三夜留下线索,才把你救出来的,要不然,你现在死在哪个角落都没人知道呢。”李天命眯着眼睛道。

有些人,骨子里就是不知道感恩。

听到这话,李雪娇撇撇嘴。

“这也改变不了这现在是个笑柄的事实,天命哥。”李雪娇不屑一顾道。

“所以我后悔救你了,这庭院里有三棵树,你挑一挑,你想上哪棵树?橘树,槐树,还是这棵梧桐?”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