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赵磊的小说农间仙露在线阅读

农间仙露

时间:作者:海牛来源:zzy

农间仙露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赵磊的最新小说由海牛写的,农间仙露免费在线阅读:意外获得紫金葫芦的赵磊,生活从此就发生了改变,办农场,搞养殖、给人看病、发家致富,周围美女环绕,甚至还走上修炼成仙的道路,享受逍遥人生。...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01章 休学的高考状元

清晨的阳光洒向大地,沉寂了一个晚上的三河村渐渐苏醒过来,村民们陆续出门,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一个年轻人也从自家院子出来,背着一个竹篓不紧不慢地往村外走,很快就被一个刚出门的中年女子叫住了:“磊子,又上山采药啊?”

赵磊微笑着回答:“是啊,王阿姨。”

王芳微微皱眉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也要看开一点,不是王阿姨说你……”

以赵磊以前的经验来看,每次王芳以“不是王阿姨说你……”开头,至少要说半个小时才会停。在赵磊看来这绝对是语言暴力,说是精神攻击也不为过。

不过赵磊心里清楚,王芳的确是关心自己,倒也不好意思一走了之。眼看王芳手里拿着刚刚洗好的衣服,赵磊灵机一动,连忙抢先道:“王阿姨,这么早就在帮胡叔叔洗衣服啊!您不但把家务操持得井井有条,而且做饭的手艺也是一级棒,胡叔叔能娶到您这样的老婆,真是他的福气啊!”

一番话说得王芳心情大好,也忘了本来想对赵磊说什么,眉开眼笑道:“你这小鬼头,可真会说话,晚饭时阿姨给你留几个菜,记得过来拿!”

“好嘞,那我先走了啊!”赵磊暗暗抹了把汗,迅速从王芳面前逃离。

当赵磊走过村口的石桥时,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小声对身边的同伴道:“赵家这小子也真傻,居然为照顾爷爷就休学一年!”

另外那个女人冷笑道:“结果那老头还是死了,等于白白浪费一年的青春啊!”

胖女人一脸不屑道:“可不是嘛,亏他还高考状元呢,我看是读书读傻了……”

赵磊把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但根本没有要跟她们争辩的打算。赵磊父母双亡,爷爷是他唯一的亲人,在他看来休学照顾重病的老人家,是天经地义的事。至于别人怎么看这件事,赵磊根本不在乎。

赵磊把那两个在背后说自己闲话的女人抛在身后,很快就来到村边的山上,开始寻找草药。

给爷爷治病不但花光了赵磊所有的积蓄,还欠下不少外债。所以赵磊经常到山上采药赚点外快,希望能早日还清欠债。

不过眼下进山采药的人越来越多,很难有什么让人满意的收获,赵磊寻找了两个山坳,只发现两棵何首乌和一小从铁皮石斛。

“现在的人啊,采药都是连根拔,连小苗都不放过,真是没公德心。”赵磊一面抱怨,一面挖出一颗天麻苗扔进竹篓里。

虽然这棵天麻的根茎只有手指大小,但对赵磊来说蚊子再小也是肉,与其便宜别人,不如自己先挖走呢。

这片山坳已经被赵磊找遍了,于是他打算去旁边那个山头碰碰运气。然而赵磊很快就发现,天边出现大量乌云,逐渐往这边飘过来。在夏天出现这种情况,意味着很快就要下暴雨。赵磊不敢继续留在山上,连忙加快脚步下山往村子里赶。

当赵磊一路小跑地来到山脚下时,天色已经逐渐暗下来,一场大雨即将降临。好在村子已近在眼前,只要过了面前的小河,就算进入三河村了。然而就在赵磊过桥的时候,却被三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挡住了去路。

“倒霉!”赵磊在心里暗叹一声。

这三个家伙是村子里的混混,为首的那个叫王虎,初中毕业后就在村里瞎混。仗着叔叔王成刚是村长,在村里胡作非为,什么小偷小摸、欺负弱小,调戏村里的小XF大姑娘,都是他们的日常。这伙人嫉妒赵磊能上重点大学,经常找他的麻烦。

王虎故意敞着衣领,露出明晃晃的大金链子和胸口的纹身,似笑非笑地看着赵磊道:“哟,这不是高考状元大学生嘛,又去山上采草药啦,收获不错吧?”

赵磊沉声道:“关你们什么事?”

“当然关我们的事啦。”王虎道:“哥几个最近身体有点虚,想问你借点草药补补!”

赵磊当然不愿意把半天辛勤所得拱手送人,立刻后退两步道:“休想!”

“哼,这就由不得你了!”王虎冷哼一声,抓住赵磊的领口吩咐手下:“还愣着干嘛,动手!”

另外两个混混连忙围住赵磊,把竹篓里的药材搜刮一空。王虎接过来看了一眼,满脸不屑道:“才这么点东西?全是垃圾,呸!”

说话间这家伙就把手里的草药全都扔进了河里,眼睁睁地看着半天的辛苦付诸流水,赵磊勃然大怒。他猛地挣脱王虎的大手,重重一拳打中对方的鼻子。

“哎哟!”猝不及防的王虎捂着鼻子倒退两步,然后就发现手心里全是血,恶狠狠地狞笑道:“好小子,敢跟我动手,给我往死里打!”

另外两个混混立刻冲上来,对着赵磊拳打脚踢。

赵磊只是个普通大学生,真动起手来自然不是这些混混的对手。虽然竭力反抗,但脸上还是被打中好几拳,只觉得眼冒金星、天旋地转。

这时候怒火中烧的王虎也动手了,用尽全部力气朝赵磊的肚子踹了一脚。

赵磊只觉得眼前一黑,踉跄着往后退却,居然翻过石桥低矮的栏杆,“扑通”一声掉进了河里。

这时候山上已经下起暴雨,大量雨水从上游冲下来,本来平静的河面变得波涛汹涌,赵磊一落水就被冲往下游。

这一幕也把王虎等人吓了一跳,他故作镇定地对手下道:“你们都可以作证啊,是这家伙自己掉河里的,跟我们没关系!”

一个混混连忙点头:“对,对,是他自己失足落水,和我们没关系!”

王虎抬头看了眼天色道:“要下雨了,咱们回去吧,哼,便宜这小子了!”

在王虎等人离开时,赵磊却在河里挣扎求生。以往平静的河流成了死亡陷阱,湍急的水流一个劲地把他往下游冲。

赵磊拼命划水,顺着水流的方向慢慢靠向岸边,终于抓住了一条伸进水里的树根,不再被水流冲向下游了。

这时候赵磊才有时间打量周围的环境,不由得大吃一惊。落水不过片刻功夫,居然已经被冲到了村子的另一头,足见水流有多么强劲。

想起王虎等人看到自己落水却无动于衷地跑掉,赵磊脸色阴鸷地喃喃自语:“王虎……这笔帐迟早要和你算!”

不过对赵磊来说,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尽快上岸。天上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河水肯定还会暴涨,到时候他就真的危险了。

然而这一段河岸陡峭,淋雨之后泥泞湿滑,赵磊每次爬不了多高就会滑下来。他向来是个不轻言放弃的人,虽然已经筋疲力尽,但还是拼命往上爬。

就在这个时候,赵磊的手指突然在淤泥里摸到一样东西。本来河边的淤泥里就有不少石子,所以这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不过赵磊很快发现,这物体由一大一小两个圆球组成,小球一头还有个小小的突起。整个物体外形规整,肯定不是什么小石子。

好奇的赵磊把这东西挖出来,原来是一个小小的葫芦,上面还沾了不少淤泥,一时之间也看不清具体的模样。

此时的赵磊也顾不上仔细打量这只葫芦,随手放进口袋里,继续努力往上爬。就在这个时候,他隐约看到河岸上有人在雨中匆匆跑过,连忙大声喊道:“兰姐,救命!”

陈兰听到了赵磊的呼救,停下脚步迟疑地问:“是谁?”

“我是赵磊啊!”赵磊大声道:“不小心掉河里了,就在你左边的河岸下面,快来拉我一把!”

陈兰也听出了赵磊的声音,暗暗松了口气,连忙来到河边往下张望,不由得惊讶道:“你怎么会掉河里的?”

“说来话长。”赵磊苦笑道:“先把我拉上去吧!”

陈兰点点头,小心翼翼地蹲下来,一手抓住岸边的树干,另一只手慢慢伸向赵磊。

赵磊则用力往上爬,终于抓住了陈兰的手。陈兰柔软的小手让赵磊心头一荡,他连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借力往岸上爬。

陈兰一心一意想把赵磊往上拉,又累又急的她满头大汗,晶莹的汗水一滴滴地落下来,有好几滴直接落到赵磊的面前,

努力往上爬的赵磊却把这一幕尽收眼底,只觉得心里充满了感激。陈兰如此尽力地帮助自己,和那些欺负他的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真是一个善良的女人。

想到这里赵磊也不好意思太麻烦陈兰,连忙抓住她的手,使出全身的力气往岸上爬,终于在陈兰的帮助下回到了岸边。

“谢谢兰姐!”上岸的赵磊连忙向陈兰道谢,目光却不受自己的控制,下意识地往她的身上飘过。

陈兰也察觉到了赵磊的目光,下意识地低下两人头,俏脸上也蒙上了两片红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惊雷突然在两人头顶炸响,把陈兰吓得大声惊呼,下意识地躲到了赵磊的身边。

第02章 紫金葫芦

陈兰是个漂亮的女人,当初嫁到三河村来的时候,大家都说她男人走了桃花运,是很多人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当时念高中的赵磊也偷偷爱慕着陈兰,好几次晚上做梦的时候,主角都是这位漂亮的大姐姐。

眼下陈兰居然主动躲到自己身边,赵磊只觉得脑中“轰”地一声响,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只是下意识地伸手轻轻扶住了她,轻轻拍着陈兰的玉背,像哄孩子般地小声安慰她:“别怕,只是打雷而已!”

陈兰只是被突如其来的雷声吓了一跳而已,很快就镇定下来,立刻就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不妥。身为一个结过婚的女人,陈兰哪会不知道这样的后果,刚刚吓得苍白的俏脸立刻变得通红,连忙从赵磊的搀扶中挣脱出来,一言不发地往家走。

尴尬的赵磊没敢跟上去,留在河边看着陈兰越走越远。

陈兰湿透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将她曼妙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即便是在倾盆大雨中,也算得上是一道Melissa的风景线,着实非常引人注目。

跟在陈兰身后的赵磊把这一幕尽收眼底,一时之间都看得呆了。直到陈兰的背影完全消失,他才匆匆地往家跑去。

心慌意乱的两人都没有发现,就在不远处的瓜棚里,村里的无赖王涛把刚才发生的事尽收眼底,一脸猥琐地喃喃自语:“看来这婆娘终于守不住了,要是我能抓住这个机会……嘿嘿!”

赵磊到家后随后把从河里摸到的小葫芦放在桌上,就匆匆去洗澡了。然而当他的手碰到额头时,立刻就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连忙撩起头发对着镜子一照,立刻倒吸一口凉气。

在额头上有一道又深又长的伤口,应该是落水的时候撞到桥墩之类的物体造成的。之前赵磊一直都很紧张,居然没发现自己受伤。伤口两边的皮肉翻起,已经被雨水泡得发白,愈发显得狰狞吓人。

唯一让赵磊感到有些安慰的,就是伤口已经不出血了。两边的皮肉被泡得白乎乎的,就像是婴儿张开的小嘴,看着着实有些渗人。

赵磊对着镜子看了好久,懊恼地喃喃自语:“破相了,可惜我这张英俊的脸啊!”

虽然伤口挺严重的,但血已经差不多止住了,所以赵磊也不打算去镇上的卫生院缝针了,这样能省好几百块钱呢!

赵磊找了块干净的纱布包住伤口,然后就拿出小葫芦仔细查看起来。

葫芦只有赵磊的拇指大小,通体紫色,在灯光下反射着金属的光芒。在葫芦的一面是“紫金葫芦”四个篆体小字,另一面则有个太极双鱼图案。

赵磊好奇地打量太极双鱼图案,很快就觉得精神一阵恍惚,好像整个人都要被吸进葫芦里似的,吓得他连忙移开目光,这种感觉也立刻消失了。

惊疑不定的赵磊松了口气,继续研究紫金葫芦,很快就惊讶地发现葫芦顶部还有盖子可以打开,这么小的葫芦居然还是空心的!他好奇地倒转葫芦,想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一滴金色的液体突然从葫芦口滴落,刚好掉在赵磊的手心里。

金色液体刚刚碰到赵磊的皮肤,就产生明显的灼热感。他连忙抽了几张纸巾想要擦掉掌心的液体,却惊讶地发现,金色液体正在迅速变小,竟然渗透到皮肤里去了。

这可把赵磊吓了一跳,连忙用纸巾擦掉掌心残存的液体,仔细观察接触液体的皮肤。

紫金葫芦来历不明,天知道其中的液体会不会对人体有害,赵磊绝对不敢大意。

然而无论赵磊怎么仔细观察,都看不出有任何异常,同时也没有头晕或者恶心的症状,这才稍稍放心一些。

赵磊小心翼翼地盖上盖子,用手机上网搜索有关紫金葫芦的信息,很快就查到了一些线索。据说紫金葫芦是太上老君的法宝,专门用来装仙丹的,在西游记里也曾出现过。

赵磊当然不会认为,自己的紫金葫芦就是太上老君的法宝。在他看来这不过是有人依照这个传说,铸造了这个小葫芦而已。

赵磊随把葫芦放在桌上,躺在床上喃喃自语:“不知道是不是古董,有时间去市里的古董商店问问,要是能卖些钱那就最好了……”

赵磊的思绪很快就飘到了在河边发生的那件事上,嘴角不由自主地向上勾起,深吸一口气喃喃自语:“兰姐的真的好漂亮啊,可惜命不好,日子过得太苦啦。”

回忆着和陈兰的亲密接触,赵磊进入了香甜的梦乡,朦胧中似乎又梦到了这位漂亮诱人的大姐姐……

熟睡的赵磊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才发现天色已经大亮。赵磊不用问都知道,只有最好的朋友周俊才会这样敲自己家门,于是打着哈欠打开了院门。

周俊向来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面往屋里走一面问赵磊:“听说你昨天和王虎那伙人动手了,没事吧?”

“没事。”赵磊的回答简单明了。他并不打算把额头受伤的事告诉周俊,以免好朋友去王虎等人报仇。

“真没事?”周俊不放心地追问一句,然后就看到了赵磊昨晚丢在桌上的纸巾,立刻贼兮兮地笑道:“居然还有精神做这事,看来你的确没事!”

赵磊见周俊挤眉弄眼地看着桌上的纸巾,就知道这家伙一定是误会了。随手把纸巾扔到窗外的枣树下,大声向好朋友解释:“别胡思乱想,我只是拿纸巾擦手而已!”

“嘿嘿,我懂,擦手嘛!”周俊拍拍赵磊的肩膀道:“看来要给你介绍个女朋友了,省得你每天晚上用纸巾‘擦手’。”

赵磊没好气地道:“得了吧,你认识的那些姑娘,不是长得虎背熊腰,就是从东莞退休的,我才没兴趣呢。我要找女朋友就得找既漂亮又贤惠的,就像……兰姐那样!”

赵磊和周俊是最要好的朋友,这种事也不会瞒着对方。

事实上周俊也很同意赵磊的看法,连连点头道:“这还用你说,我要是能找得到兰姐那样的女孩,也不会和那些庸脂俗粉混在一起啦!”

说到这里周俊忍不住叹息道:“可惜兰姐结婚不到一年,男人就酒驾出车祸死了。她不但年轻轻就守寡,还要替其死去的男人赔偿对方的损失,听说现在还欠着不少债呢,你说这样漂亮贤惠的女人,咋就这么倒霉呢?”

赵磊苦笑道:“这种事谁说得清楚,只能说是命不好吧。”

周俊遗憾地摇摇头,然后抽着鼻子凑近赵磊道:“我靠,你身上为什么这么臭啊,几天没洗澡啦?”

“胡说,我睡觉前才刚洗过澡!”赵磊对周俊怀疑自己的卫生习惯非常不满,但很快他也发觉,自己身上的确有股明显的臭味。

这让赵磊很是尴尬,也顾不上和好朋友废话,拿着换洗的衣服冲进了卫生间。

“好好洗洗吧,我先回去了!”周俊从来不会和赵磊客气,在外面打声招呼就走了。

此时的赵磊已经顾不上回答周俊,因为他发现身上有薄薄一层黑色的脏东西,臭味就是这层脏东西散发出来的。对向来爱干净的赵磊来说,这种情况简直无法忍受,连忙打开水龙头洗澡。

当赵磊的手碰到额头的纱布,才想起自己受伤的事,连忙拉掉纱布,凑到镜子前面查看伤口的情况。

然而当赵磊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立刻大吃一惊——那条可怕的伤口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赵磊撩起头发,凑近镜子忍不住喃喃自语:“这……这不可能!”

然而无论赵磊怎么仔细观察,都完全看不到伤口留下的痕迹。额头的皮肤平整光滑,就好像从来都没受过伤似的。

然而赵磊昨天的确受伤了,钻心的疼痛还记忆犹新,他知道自己受伤之后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才让伤口这么快就痊愈。

这时候赵磊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那滴渗透进掌心的金色液体,立刻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紫金葫芦还真是宝贝,大喜过望的赵磊匆匆洗完澡,迫不及待地把紫金葫芦颠倒过来,希望能再倒出一些金色的液体。

然而让赵磊失望的是,他等了老半天,紫金葫芦一点动静都没有,再也没有金色的液体流出来。

第03章 仙露和枣树

不甘心的赵磊晃动紫金葫芦,但还是一无所获,不禁轻轻摇头道:“莫非就只剩下最后一滴了么,真是太可惜了!”

失望的赵磊放好紫金葫芦,和平时一样到院子里活动身体。他很快就发现,眼下自己的精力十分充沛,好像全身都有使不完的力气似的。

赵磊环顾四周,最后目光落到放在墙角的磨盘上。这套石磨还是赵磊的爷爷用过的,放在墙角已经十多年了。每一块都有好两、三百斤重,当初还是请了好几个邻居帮忙才搬过去的。

赵磊深深吸了口气,双手扣住磨盘慢慢用力,居然真把磨盘给搬了起来。即使这样他都觉得不满意,猛地发力把磨盘举过头顶,停了几秒钟后才松手。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磨盘落到地上,激起一阵尘土。赵磊则是满脸惊喜,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自语:“原来这液体不但能治疗伤势,还可以强身健体,简直就是仙露啊!”

这也让赵磊十分好奇,如果自己一直服用仙露,最后会不会白日飞升,成为传说中的神仙呢?

可惜紫金葫芦里只有一滴仙露,赵磊似乎没办法证明自己的猜测了。

本来赵磊今天还是打算进山采药的,然而一场大雨却打乱了他的计划,只能待在家里继续上网搜索有关紫金葫芦的信息。

赵磊找了大半天也没什么收获,不过外面的大雨倒是停了,他来到外面呼吸雨后的新鲜空气,却觉得院子和下雨之前似乎有些不同了。

刚开始赵磊也没发现到底是哪里发生了变化,过当他无意中抬起头时,终于明白是哪里不同了。

院子里有棵枣树,这几年长势越来越差,已经处在枯死的边缘,赵磊本打算到了冬天就把它砍掉的。

然而这棵已经快要枯死的枣树,不但重新长出了茂密的树叶,甚至结出了丰硕的果实。一枚枚枣子足有鸡蛋大小,成串地挂在树上,许多树枝都沉甸甸地往下垂,都快碰到赵磊的头顶了。

赵磊抬头看着枝繁叶茂的枣树,目瞪口呆地喃喃自语:“下了一场雨就变成这样了,这怎么可能……”

不过当赵磊的目光落到枣树下那几张湿透的纸巾上时,立刻恍然大悟。昨晚他用这些纸巾擦过手,上面肯定沾了一些仙露。大雨让仙露渗进土里,最后被枣树吸收,才创造了这样的奇迹,这也说明仙露对所有的动植物都有效。

空气中弥漫着枣子的清香,让赵磊食指大动。他摘下一只枣子仔细打量,迟疑片刻后一口咬了下去。

一股清香在赵磊嘴里爆开,香甜的味道让他精神一振,舒服得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身为在农村长大的孩子,赵磊以前也没少吃各种水果,但还是第一次尝到如此美味的枣子,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也是仙露的作用,紫金葫芦实在太神奇了。

了解到仙露更多的用途后,也让赵磊对紫金葫芦有了更大的期待。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他一直留在家里,隔一会就把紫金葫芦拿出来看看,希望那晚的奇迹能再次发生。

而这次事实也没让赵磊失望,到了第三天的晚上,当他再次倒转紫金葫芦的时候,惊喜地发现葫芦口又出现了一滴金色的液体,仙露终于又出现了!

这次赵磊可不舍得浪费仙露了,连忙张开嘴接住滴下来的仙露,他只觉得一股暖流从舌尖爆开,然后迅速扩散到全身,暖洋洋的令人全身舒泰。这种感觉让赵磊的眼皮越来越重,最终不由自主地沉沉睡去……

当赵磊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大清晨了。他连忙起身闻了一下身上的味道,果然又像三天前一样臭,不禁开心地笑了。赵磊知道这是仙露在帮自己排毒,臭味越是明显,就说明有越多毒素被排体外。

赵磊顾不上洗掉身上的脏东西,先找了条结实的细绳子,小心翼翼地把紫金葫芦挂在脖子上。眼下已经确定紫金葫芦是件了不起的宝贝,当然要随身携带才能放心。

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之后,赵磊开始认真考虑今后该何去何从。

本来赵磊对将来的安排很简单,开学之后回学校好好念书,毕业之后就像绝大多数人一样,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运气好的话,也许能在大城市买套房子站稳脚跟,拼死拼活地做到退休,也就刚刚能还清贷款而已。

然而眼下赵磊有了紫金葫芦这件宝物,自然就有了更多的选择。他已经不太乐意还回学校念书,做一个普通白领了。

看着院子里硕果累累的枣树,赵磊终于下定了决心。他要退学,就留在农村搞自己的事业,相信有紫金葫芦这样宝贝,一定能在这些方面大有所为。

“好,就这么决定了!”赵磊一下子站起来,信心十足地道:“想办法在村子里弄块地,然后种菜、搞养殖,只要有紫金葫芦在手,一定能比去给人打工有出息!”

赵磊越想越激动,立刻就准备去找村长要地。虽然赵磊这几年都在申城念大学,但毕竟也是村里的人,按理来说是可以分到一块土地的。

然而赵磊却没想到,居然会有个人站在自己门外,于是当他兴冲冲地走出去时,立刻和对方撞了个满怀。

在服用了两滴仙露之后,赵磊的力大如牛,那人直接被他撞了出去,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娇呼。

好在仙露不仅仅让赵磊的力气变大,连反应速度也更快了。他立刻反应过来,及时伸手扶住对方,然后才惊讶地发现,差点被自己撞飞出去的居然是陈兰!

陈兰又香又软的娇躯里赵磊只有咫尺之遥,让他不由得心头一荡。

不过眼下可是大白天,而且又是在村子里,赵磊也不敢乱来,连忙扶着陈兰站好,略带尴尬地问她:“兰姐,你怎么站在我家门口啊?”

这时候陈兰也回过神来了,想到短短几天里两次都差点被赵磊抱住,立刻羞得俏脸通红,但还是鼓起勇气道:“听王阿姨说,你好几天都没出门了。我担心你是不是淋雨之后生病了,所以过来看看。”

见陈兰这么关心自己,赵磊也很感动,连忙笑道:“谢谢你啊,兰姐。我没病,只是这两天有些事,所以没出门。”

赵磊身上那股男子汉的气息,让陈兰有些心慌意乱。在知道他没事之后,俏寡妇只是轻轻点头,然后就匆匆离开,好像在逃避什么似的。

一心想要开展事业的赵磊没发现陈兰的异常,兴冲冲地去村委会找村长王成刚去了。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