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若相欠秦子易陆瑶(全文在线阅读免费章节)

有生之年若相欠

时间:作者:筱/月半妆来源:WXB

有生之年若相欠秦子易陆瑶免费在线阅读,有生之年若相欠全文免费阅读是作者筱/月半妆写的一本讲述秦子易陆瑶故事的小说:“不,我没有撒谎,我根本就没有骗你……”“我求求你不要再装了好不好,陆瑶,你这副嘴脸真的是丑陋至极!”——————————在秦子易的心里,陆瑶就是一个为了养小白脸能无下限捞钱骗人的蛇蝎女人,他憎恶她的欺骗设计。可当一切都真相大白时,他却希望她一直都是骗着他的。那场葬礼,夹杂着风雪,渐渐冰封了他的心……...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有生之年若相欠》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 狼心狗肺的畜生

在所有人眼里,陆瑶是个狼心狗肺的畜生,在被亲生父母找回后,不仅没有半点感恩之心,反而还设计睡了亲姐姐的未婚夫秦子易。

姐姐沈小雪因此伤心欲绝,准备远走他乡,却不想那个畜生依旧不依不挠,狠心推姐姐滚下楼,致使姐姐双腿残疾。

就在所有人讨伐那个畜生的时候,那个畜生却忽然晕倒,并查出有很严重的心脏病。

秦奶奶是心善之人,可怜她的病,便逼着秦子易娶了她。

可陆瑶想说的是,她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呵护着那份来之不易的亲情,从未害过任何人。

然而没有一个人肯相信她,连秦子易也不信。

12月25日是圣诞节,也是陆瑶与秦子易结婚的日子,大雪覆盖了整座C城。

陆瑶穿着一袭劣质的婚纱,站在一座豪华的别墅前不停的按着门铃,一遍又一遍,夹杂着无尽的苦涩和急切。

寒风裹着冰雪不停的朝她身上袭去,她的身体已经冻得麻木,然而心脏的位置却依旧能清晰的感觉到痛意。

那抹痛意越来越强烈,最后她甚至只能扶着冰冷的墙壁才能站稳,即便是这样,她的另一只手依旧执着的按着门铃。

她此刻还不能倒下,养母还等着一百万做手术,她必须从秦子易这里借到一百万才行。

她知道秦子易厌恶她,可她已经走投无路,刚刚去亲生父母那里借钱所听到的寒心话语依旧萦绕在耳边……

“气死我了,我好不容易设计了秦子易,偏偏那个小贱人出来横插一脚,要不是她,现在嫁入秦家的可就是我了。”

“就是,她从小走丢了也就算了,你偏偏还要去将她找回来?不过说来也奇怪,她小时候有那个病,医生都说活不过二十岁了,怎么现在还活着,要是死在外面多好,这会也不至于毁了小雪的幸福。”

“我哪知道那个畜生会抢小雪的幸福,我还不是想着咱们家多个孩子,将来若是嫁了个好人家,说不定还能给咱们家带来点好处。”

“你怕是老糊涂了吧,忘了那个小畜生出生的时候,差点害得咱们家破产了,要我说,她就是个扫把星,还是个带病的扫把星,能给咱们家带来什么好处?”

陆瑶的心里一阵苦涩和无助,如今就只剩下秦子易能帮她了,无论如何她也要借到那一百万,心中想着,她越发拼命的按着门铃。

正在这时,一阵刹车声忽然在身后响起。

她艰难的回过头,便见秦子易正从车上下来。

呵,原来他刚刚并不在家里啊,难怪一直都没有给她开门,这对她来说,似乎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安慰。

秦子易的脸色冰冷至极,眼里毫不掩饰对她的嫌恶。

其实最初,这个女人的坚强单纯曾有一瞬间打动了他的心,可没想到那些坚强单纯都只是假象。

他曾看到她对着老男人讨好的卖笑,并将赚来的钱塞给更外一个男人。

她就是一个为了养小白脸而设计他,爬上他的床,费尽心思的嫁进秦家的贱人。

这样的女人他连看一眼都恶心,更别提还娶了她,他也想不通奶奶为什么还要推荐这样的垃圾去秦氏上班。

几乎看都没看她一眼,秦子易直接往屋里走。

陆瑶苦涩的心里又夹杂着一抹悲愤,她急切的拉住他:“秦子易,我真的没有设计你,是沈小雪,我亲耳听到的,是她设计你,还有她的腿……”

“够了!”秦子易厌恶的甩开她,那嫌恶的眼神犹如看这个世界上最肮脏的垃圾,“你还能再恶心一点么,既然做了,那么就要敢当。”

“我没有,真的不是我设计你。”陆瑶绝望的低吼,心中满是悲愤。

秦子易讥讽的扯了扯唇,似乎不想再听她多说一句废话,转身便进了屋。

陆瑶咬了咬牙,忍着心脏的疼痛,爬起来跟了进去。

既然他始终都不肯相信她,那么她也没有必要再解释了,毕竟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即便进了屋,陆瑶还是觉得冷,彻骨的冷。

她看向秦子易那冰冷淡漠的脸色,艰难的开口:“既然你不肯相信我,那我也不再多说,我……我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秦子易没有理会她,只是默默的抽着烟。

而这种沉默更是让陆瑶借钱的话难以启齿,可她还有什么路能走,她的自尊不是早就因为现实的残酷而被抛弃了么?

她深吸了一口气,艰涩的道:“你……你能不能借我一百万?”

“呵呵……”秦子易忽然讥讽的笑了一声,漫不经心的道,“果然是为了钱啊,瞧,这才嫁过来的第一天就露出了本性。”

“那一百万我不会白借的,本金和利息我一定会想办法还给你。”

“呵,怎么还?脱光衣服爬上我的床吗?”秦子易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嘲讽和不屑,“只可惜一次就让我恶心得想吐,更别说第二次。”

陆瑶的心脏又是一阵浓烈的抽痛,她艰涩的道:“我不管你怎么看待我,我只求你将那一百万借给我,我保证,哪怕是豁出我这条命……”

正在这时,陈助理忽然快步走了进来:“秦总,您让我定制的项链已经做好了。”

秦子易凉薄的看了陆瑶一眼,冲陈助理淡声道:“拿去给沈大小姐送去。”

秦子易这句轻飘飘的话瞬间让陆瑶湿了眼眶,即便她的内心再坚强,此刻鼻尖也忍不住泛酸。

定制的项链随便一条便是价值几百万,而她就连这对他来说只是小小的一百万都借不到,到底是喜欢和不喜欢的区别。

眼看着秦子易要上楼,陆瑶顾不上心脏的抽痛,急忙拉住他:“秦子易,我求你借我一百万好不好?为什么你那么轻易的就肯送沈小雪那么贵重的项链,却连一百万都不肯借给我?为什么?”

第二章 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秦子易厌恶的拨开她的手,唇角的笑透着浓烈的讥讽:“你觉得……你有资格跟小雪比吗?”

一句话彻底寒了陆瑶的心。

是啊,沈小雪是他心头的宝,他自然愿意将世界上最贵重的东西送给沈小雪。

而她又算什么,她不过是他眼里的垃圾,他自然是连一分钱都不屑施舍给她。

她错了,从一开始她就不该高估沈家那边的亲情,也不该低估这个男人心底里的冰冷绝情。

两处都没有借到钱,陆瑶都快要急疯了,无奈之下,最后只能去求秦奶奶。

秦奶奶是她最后的希望,也是她最不愿开口借钱之人。

秦子易从小父母双亡,是秦奶奶一手带大的,若说秦子易最尊敬的人是谁,那便是秦奶奶。

而因为一次机缘巧合,她帮过秦奶奶一次,所以秦奶奶对她颇有好感,甚至还举荐她去秦氏上班。

只是自从她和秦子易发生那样的事情后,秦奶奶对她的态度就变了,虽然不似秦子易那般厌恶她,但也没有最初那般亲昵了。

她知道,这一次,她一旦开口向秦奶奶借钱了,那么她跟秦奶奶之间那仅剩的一点情分便彻底不会存在了。

心脏越来越痛,痛得她几乎死去。

可救养母的钱还没有借到,她又怎能放心的倒下?

秦奶奶早已不复之前的慈祥,反而有些失望的看着她:“瑶瑶,你虽然设计了子意,可奶奶依旧让子意娶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陆瑶眼泪模糊的盯着她,心口和鼻间满是酸涩。

秦奶奶叹气道:“我做那样的决定不仅仅只是可怜你的病,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奶奶觉得你是真心喜欢子意的,可没想到……你的目的终究只是钱。”

“不是的,不是的……”陆瑶急切的摇头,她死死的抓着心脏的位置,哽咽道,“不是我设计他,真的不是我设计他,奶奶你相信我,我是真心喜欢他的,我只是……我只是急需要那一百万而已,我求您了奶奶,借我一百万好不好?我求您了……我养母她还……她还……”

陆瑶还想继续说下去,可心脏处隐忍良久的剧痛终是彻底夺去了她所有的意识。

昏迷的时候,陆瑶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自己七岁的时候,救了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孩,她拼尽浑身的力气,将男孩拖到垃圾桶后面藏起来,自己则去引开了那些追来的坏人。

等她再回到那个地方的时候,男孩已经不见了。

因为这件事,她还弄丢了姐姐的校牌。

回到家,她如实的向母亲和姐姐交代,母亲和姐姐却责备她多管闲事,还因为弄丢校牌的事情狠狠的打了她一顿。

从梦中醒来的陆瑶有几分迷糊,那个梦太过真实,真实得她的耳边依稀还萦绕着男孩虚弱的声音——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嘭!”

忽然,病房的门猛地被人给推开了。

她下意识的看过去,便见秦子易正一脸怒气冲冲的朝她走来……

第三章 最多一年的命

“陆瑶,你还真是好手段。”秦子易用力的揪起她的衣领,那凶狠的模样像是要吃了她。

陆瑶不解的看着他:“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我不肯施舍钱给你,你就用你的病去威胁奶奶借钱给你,陆瑶,你怎么那么不要脸?”

“我没有。”陆瑶沉沉的盯着他,倔强的眸光里没有半点怯意。

如果可以,她并不希望他们知道她有这个病,因为她不需要他们的可怜与同情。

“没有?呵!”秦子易显然不信,声音里尽是嘲讽和鄙夷,“如果真没有,为什么你在我面前不晕倒,偏偏在奶奶面前晕倒,你不就是看奶奶心软吗?我告诉你,休想再打奶奶的主意,她的善良和心软不是给你这种垃圾来利用的。”

“子意,你快放开她。”秦奶奶慌忙跑进来拨开他的手,着急的道,“先不要这样说瑶瑶,还是先等等医生的检查结果吧。”

“还有什么好等的,她就是在您面前装晕,好博同情的。”

“等等吧,毕竟之前医生就说她那病挺严重的。”

“那也是她自己的事情,反正检查费和住院费我们也都给她交了,多余的,她一分也别想骗去,您这次上了她的当,她下次一定还会这样,这种垃圾我最清楚,她只会贪婪地利用您的心软而不知满足。”秦子易厌恶的说完,便拉着秦奶奶离开了,似乎连多看陆瑶一眼都嫌多余。

陆瑶狼狈的趴在床边,心脏的抽痛仿佛成了最好的麻醉剂,让她忽略了其他所有的感受。

呵呵,垃圾……

在他的心里,她似乎永远都是那肮脏恶心的垃圾,或许就连她死了,他也不会对她有半点改观。

正在这时,一个医生面色严肃的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份报告:“你的家人呢?”

她的家人?

呵呵,她也想问她的家人在哪?

忍住心中的苦涩,她冲医生道:“你好,我要出院,麻烦将他们刚刚为我交的住院费和医药费转到陶祥芝的名下,谢谢。”

陶祥芝是她的养母,她还没筹到做手术的一百万,所以只能先将这点费用转到养母的名下,也能让养母住院和吃药方面有点保障。

一听陆瑶这话,医生就急了:“你这种情况你还想出院?你知不知道你最多可能就只剩下一年的命了?”

轰!

仿佛一记惊雷从头顶砸下,陆瑶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有心脏病,但这病伴随了她这么多年,每次痛的时候,她都能悄悄的挨过去,所以也就没当一回事,却不想这病竟然已经严重到能那么快要了她的命。

短暂的惊愕过后,陆瑶的心反而坦然了。

她从来都没有拥有过什么,也就不怕死后会失去什么?

那些她至亲的人都盼着她死,连秦子易也是,那她死就好了,也没什么可怕的。

定下心神,她冲那医生认真道:“如此我就更不需要住院了,麻烦一定要将我的费用转到陶祥芝的名下,谢谢。”

“怎么就跟你说不清呢?你若执意出院只会死得更快,而且……你还怀孕了。”

第四章 你怀孕了

“什么?”陆瑶又是一惊,“我……我怀孕了?”

“对,孕两周,而且你心脏病这么严重,这孩子肯定是不能要的,我原本是想同你的家人商量,让这个孩子流掉……”

“不能流掉!”陆瑶顿时激动的喊了一声。

她环抱着膝盖,心里一阵慌乱无措,可这抹慌乱无措中又隐隐夹杂着一抹暖流。

她竟然怀了秦子易的孩子,这似乎是这段时间里唯一的一个好消息。

可这唯一的好消息却让她感到深深的绝望。

她真的很想很想生下这个孩子,可她就只剩下一年的生命了,该怎么办?

而且就算这个孩子生下来了又能怎么办?秦子易那么厌恶她,又怎会接受这个孩子?到时候她也不在了,那这孩子岂不是成了孤儿?

喜悦、矛盾、悲伤、绝望、心酸……所有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几乎逼得陆瑶崩溃。

那医生看了她一眼,警告道:“你现在这种情况必须尽快接受治疗,这样的话你或许还有机会活命,另外孩子也必须流掉,不然孩子会成为你的负担,到最后你可能连八个月都熬不住,你最好想清楚。”

陆瑶沉默良久,喃喃道:“我想清楚了……我要出院。”

现在当务之急是筹钱救养母,而且……而且孩子若是流掉了,即便她能活命又有什么用。

医生叹了口气,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默默的走了出去。

陆瑶慢慢的环抱住膝盖,将脸埋在膝盖间无助又绝望的哭了起来。

没人能体会到她内心的苦涩压抑,也没人能体会到她的绝望和悲凉。

她真的很想平安生下腹中的孩子,可是她没有多少时间了,她必须在活着的时候尽快筹到救养母的钱。

而且如果用流掉孩子来换取她的身体健康,那么……她情愿不要那种健康。

更何况又有谁愿意出钱给她治疗,秦子易么?

呵,那个男人连一分钱都不屑施舍于她,甚至还巴不得她死,又怎会出资给她治病?

无限的悲凉和凄苦盘旋在心底,让她渐渐不再留恋这个冰冷残酷的世界。

陆瑶当天就出了院,她这般急切的出院,一方面的原因固然是不想浪费这有限的时间,还有一方面的原因是沈小雪忽然给她打电话,说国际服装设计大赛就要开始了,她让她给她画一幅设计稿,最后无论得不得奖,都将给她五十万的报酬。

陆瑶拒绝了这个颇具诱、惑力的条件,毕竟沈小雪诡计多端,她不想再被沈小雪陷害。

而且她还查得国际服装大赛第一名的奖金就是一百万,若是得奖,秦氏集团也会另外再发五十万的奖励,这样一来就有一百五十万了,到时候养母的手术费就不用愁了,而她……而她或许还有钱把孩子生下来。

所以,她还是决定自己去投稿,她虽没有经过专业培训,但凭着天赋和努力,她在几次小型赛事上还是得过几次奖。

她出院后,便直接回了秦子易的私人别墅。

她知道秦子易厌恶看到她,可她没地方可去,养母生病住院后,为了节省开支,之前租住的那个房子已经退了,养母的儿子陆永明为方便照顾养母,也一直都住在医院。

至于沈家,那里也早就没有她的一席之地,不对,应该是从来都没有她的一袭之地。

“呵呵,这么快就出院了,果然是装晕的。”

第五章 到死都不服

一走进别墅的大门,秦子易便厌恶的嘲讽了一句。

陆瑶抿了抿唇,什么也没说,直接往楼上走。

“站住!”秦子易骤然低喝了一声,冷漠的道,“出去,别脏了这地方。”

陆瑶心底一阵抽痛,她下意识覆上平坦的小腹,若是让他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他是否会对她有所改观?

不,不会,他只会越来越厌恶她,以及……这个孩子。

深吸了一口气,她努力的挤出一抹笑容,冲秦子易道:“我是你的合法妻子,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我为什么不能住在这里?”

秦子易明显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料到她竟然还会说出这样的话。

短暂的怔愣过后,他的心里便闪过一抹浓烈的嘲讽和厌恶:“呵,之前的柔弱果然都是装的,瞧啊,这贪婪的本性终究还是一样一样的暴露出来了。”

陆瑶心里抽痛,脸上却没什么表情:“你放心,我会找一个偏僻的房间住下,没事也不会出来走动,绝对不会碍你的眼,而且……”

而且也不会很久的。

最后一句陆瑶没有说,只是转身往楼上走。

秦子易蹙眉盯着她瘦削的背影,心里莫名的闪过一抹怪异的感觉。

这女人难不成是转性了?不不不……这一定又是她装模作样耍的诡计。

距离大赛只有半个月的时间,陆瑶的心里很是急迫,事到如今,这场赛事真的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白天她在秦氏上班,晚上则伏在桌上专心的画她的设计稿。

一连半个月她都没怎么睡觉,偶尔心脏抽痛,她也只是吃几粒药而已。

这药是中药成分,对胎儿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是药效却奇慢,即便吃下药,她也要忍痛好久。

可没办法,她想活,也想让孩子活着,便只能这样。

比赛的那天终于到了,这天秦子易早早的起了床,忽见陆瑶的房门是开着的。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里,她就这么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

一进去他便看见那个女人趴在桌子上,似是睡着了,旁边是一副设计稿。

他拿起稿件看了一眼,眸中不禁闪过一抹惊艳。

这心机深沉的女人还会画出这样的设计稿?他心里都有些怀疑了。

“还给我。”陆瑶一醒来便见秦子易正拿着她辛苦画出来的设计稿,第一个反应就是把设计稿抢了回来。

没办法,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也算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她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秦子易见她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先是惊了一下,随即讥讽的哼道:“你不是有很严重的心脏病么?还能这么熬?呵,果然是要钱不要命。”

讥讽的同时,他的心里又闪过一抹莫名的烦躁和愤怒。

看来这个女人果真是拿命爱着那小白脸,为了养小白脸竟然能拼命到这种地步。

为了这份设计稿,陆瑶的确拼了命,她以为上天会垂怜她,可上天不仅没有垂怜她,反而给了她重重一击。

在那硕大的别赛场上,在所有媒体面前,她被爆出抄袭,抄袭沈小雪的。

沈小雪虽然也是秦氏公司的设计师,但在这种大型赛事上,同公司被爆出抄袭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因为沈小雪是名校毕业,因为沈小雪出国深造过,因为沈小雪是秦氏的首席设计师,而她连大学都没有上过,她只是秦氏一个小小的设计助理,所以自然而然,所有人都说她抄袭。

在媒体围攻她,在业内人士批判她的时候,秦子易也未替她说过一句话,甚至还在维护沈小雪。

那个男人的态度比这冬日里的冰雪还要让人寒心。

比赛结束了,沈小雪终究获得了第一,秦氏也跟着有了荣耀,可又有谁知道,他们的荣耀是用她的生命和名声换来的。

她不服,这样的结果她到死都不会服!

《有生之年若相欠》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