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小说免费阅读

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

时间:作者:秦浅来源:WXB

主角叫潇潇的小说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免费在线阅读,这本书是作者秦浅写的主要讲述的是:本命年犯太岁,我在梦里被一只手拖进深不见底的湖水里,湖底竟有个人坐在棺材上看着我!我被鬼硬拖进棺材里,还被脱了衣服破了身!一觉醒来,莫名其妙多了个鬼老公,不仅天天晚上被他这样那样,还有各种女鬼男鬼跟我抢老公?吓尿了有木有!...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6章 难逃厄运

 

“我没想着要对付你,你很厉害,我看得出来。”我低眉顺眼的回答他得话。

这一次我学乖了,不去激怒他,这样他就不会忽然变成一副鬼样子吓唬我。

柳先生满意的拍了拍我的头:“这就对了,不管你是不是真要对付我,至少在我面前,还是装作乖巧一点的样子。”

我连连点头:“我乖乖听你的话,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让那个老伯出来吓我了。”

“老伯?”柳先生忽然往我的病床跟前看了看:“他就一直在看着你呢。”

一句话,让我的鸡皮疙瘩全部都起来了:“你,你让他走,我要是被他吓死了,你也捞不到好处吧?”

他似乎见我是真的怕极了,眼神顿时变得凌厉起来,语气带着一股浓浓的杀气,对着床头说:“滚!”

说完了话,他又朝我看了一眼:“他走了。”

“为什么他会到我的病房里。”虽然鬼被他赶走了,可是我仍然心有欲孽。

总感觉周围还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盯着我看。

“你不如问问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在阴历七月十四出生,又是八字全阴,就算你不招他们,他们也会来找你。”柳先生扬了扬眉,顺手搬了把椅子在我床头坐下:“不过现在你可以放心,他走了。”

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对着一个鬼物该说什么。八字全阴这个,我很早就知道的,只是这都是迷信上的说法,我又没有遇见过那些脏东西。

以前是不信的,可是现在……

“既然我找上了你,就说明你对我还有用,你不激怒我,我也不会吓你,在你没有帮我达成我要做的事情之前,我不会让任何鬼物动你。”他又接着说。

“刚刚你故意摆出一副鬼样子吓唬我,他又这么巧的出现在我面前,恐怕……不是巧合吧?”当我冷静下来的时候,将鬼伯出现的事情分析了一下,看着他问。

他看着我的眼光里带着一丝赞赏:“没想到你还不笨,没错,他是我招出来的。至于原因么,我想你也猜到了。”

“吓唬我?”

“对!不跟你玩儿一些新花样,你就不会那么容易听话。我知道,现在的女性没有过去那么好管了。”

我有些无语,但是他说的一点都没错,我真的被他这次吓住了,于是点点头:“叔叔说的有道理。”

“叔叔?”柳先生微微一愣。

随后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他看样子也快三十了,我才二十出个头,跟他站一起,他可不是大叔么?

可是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称呼,笑了笑:“这个身子这么年轻你就要喊叔叔,那我拿真身见了你,你岂不是要喊我祖宗。”

我心里呵呵了一下,这骂人的水平高的我都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了。

这时候柳先生的手机响了,他眉头微微一皱,似乎电话里的人让他有些不耐烦,他在电话里轻声交代:“我就是来看看病,等会儿就回去了。”

“什么,你正往医院这边赶?不用,我的身体最近好了很多,可以自己回去。”柳先生似乎很不想让对方过来。

我坐在病床上歪着头看着这个占了原本柳先生身子的鬼物,似乎找到了可以保护自己的办法了。

柳先生挂了电话,就匆匆离开了病房。

他才离开没多久,我的手机就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秦久的,心脏差点都快跳出来了,还好柳先生已经走了,不然他要是看见秦久来电话,肯定又要把我吓得半死。

“潇潇,你被什么鬼物缠上了?”秦久一接了电话,声音就压的很低,似乎是在避着什么人。

猜到他接电话不方便,我只能长话短说,讲了被撞死的男生跟柳先生的事情。秦久听完我说的话,他才说:“潇潇,你不要怕,我这两天不方便去看你,但是我会让一个高人先联系你。”

秦久这么说,我心里放心了一些,可是想起柳先生刚刚那么自信没有人能收的了他的样子,我又问了一遍:“你确定能除了那只鬼么?”

秦久信誓旦旦的保证:“你放心吧,我家请的人很厉害的。”

既然他都这么确定了,那我也不用再担惊受怕了。才刚舒了一口气,就听见秦久又说:“高人没找你之前,你尽量先顺着那只鬼……”

“秦久,你怎么还不出来?”

秦久的话被一个女声给打断,他对着那头的人说:“我朋友有点事找我,我马上就出去了。”

我听见那边的人再催他快点,好像他确实挺急着,直接挂了我的电话。

下午的时候我爸来看我,一个劲儿在夸柳先生多好多好,还把他的详细资料拿给我看。

看着厚厚一叠资料,我深深的觉得我爸为了了解柳先生,真是下了好大的苦心。

这个柳先生叫柳筠,是清城鼎鼎有名的商人,身价上百亿,开了好几家上市公司,产业横跨酒店、房地产等几个行业,几乎把所有能挣钱的行业都垄断了。

有那么多的钱,这分明就是霸道总裁的节奏,只是没想到柳筠也是个短命鬼,有钱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被鬼物上了身,连自己都不能是自己了。

我叹了一口气,我爸一巴掌就拍到我头上,只是因为顾忌着我还生着病,下手比平时要轻了很多,骂了我一句:“别人救了你,你还骂别人短命鬼,良心被狗吃了是不是?”

第7章 让你听话

 

糟了,我怎么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了,我爸最看不惯狼心狗肺的人,我赶紧低头认错,表示自己知道错了。

我爸这才语气好了点儿:“柳先生家里有钱,确实是看不上帮我们交住院费的这几个钱,可是我们不能因为人家不要就不还了。”

“昨天我找到新工作了,公司开的价钱还不算低,你这两天闲着没事,就把住院费的钱算算,等我下个月发工资了就还给他。”

下个月……呵呵哒,不知道这个鬼物还能不能让我活过下个月,我看着我爸一脸耿直的说着还钱的话,心里堵的慌。

没过一会儿,手机的新闻铺天盖地的都是柳筠挽着未婚妻的手出院的照片。新闻里说他们两个各种恩爱,马上就到结婚了。

我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觉得这会儿正是出院的好时机。柳筠在新闻里笑的温柔荡漾的,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这明显是这只鬼物暂时屈从了柳筠的未婚妻。这时候我还在医院里等着被他控制,那不是傻缺的节奏么?

于是我努力说服了我爸,让他同意我搬回家,只要那个鬼物不在,我还是轻而易举的就让我爸同意我回家的。

我跟我爸打车回家的路上,收到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备注是丈夫两个字,我嗤笑一声,我连男朋友都没有,还丈夫呢!

但是把短信打出来一看,我的后背就开始发麻:潇潇,别以为你出了院就能摆脱我了,我很快就会再来找你的,你要敢跟我耍花样,我立刻就让你爸跟你一起到阴间陪着我。

坐在车子上,我变得魂不守舍的,明明他已经出院了,为什么还能知道我的动向。

我爸坐在我旁边还在跟我算这几天他花了多少钱,说着说着,我竟然感到他朝我诡异的笑了一下,嘴角裂开,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吓得我啊的大叫一声。

我爸也吓了一跳,连忙问我怎么了,他这一问,脸又变成了正常的模样,我连忙支支吾吾的说,刚刚想起来医院的枕头下面放了一百块钱,因为走的急,忘记拿了。

我爸瞪了我一眼,说我是个马大哈什么的,我一边听着我爸唠叨我,一边低头给那只鬼物发信息:你怎么知道我出医院了?

那只鬼物没有回答我他怎么知道的,反而问我:被你爸的模样吓住了吧?

原来刚刚我的幻觉是这只鬼物在捣鬼,我咬牙切车的问他:不是说了我会乖乖的么,你为什么要吓我?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我:比起刚刚我在医院里那么吓你,这次只是小小的警戒一下,给你证明就算我暂时离开你,依然可以控制你看见的。还有,潇潇,你的胆子太小了,还要再练一练才可以。

我是个女孩子,胆子小是很正常的事,我不想让一个鬼物以这样的方式来训练我的胆子,只好又问:是不是只要我帮你做完了你想做的事,你就会放过我了?

发完信息,我抱着手机等了好久,一直都没等到他再回我信息。

忽然的,我觉得自己这个举动挺傻的,鬼怎么可能会安好心,与其期望他能主动放过我,倒不如指望秦久帮我找的来高人除了他。

我爸看我时不时的就掏出来手机看着屏幕,就问我是不是谈恋爱了,要是真谈了,就把对方领回家看看什么的。还让我千万不要找那种有钱人做男朋友,有钱人一般都容易花心……

话题越扯越远,我都没有办法告诉我爸现在我是什么样的心情,要是我告诉他,我刚刚正在跟一只鬼物发短信,他会不会觉得我疯了?

如果不是我经历了那么一连串撞鬼的事件,我肯定也觉得自己也疯了。

下了车子,我爸付了出租车钱,破天荒的没有唠叨打的钱贵什么的,毕竟我看见他掏了一张毛爷爷出来,司机都没给他找钱。

回了家,我爸没让我做饭,他一边往厨房里进,一边交代让我给我妈上上香,保佑我今年不要在生病了。

自打经历过那只鬼的事件后,我对这种事就特别信。连忙拿着三只香点燃,插在我妈的香炉里,拜了几拜之后,再抬起头,忽然看见我妈的脸变成了一个陌生女人的面孔,那女人隐隐的露出了几分笑容,笑的十分诡异,像极了那只鬼物吓我的样子。

只是被吓得次数多了,这次我也冷静了不少。拿着手机直接给那只鬼物打电话,反正他现在也不在我跟前,上了柳筠的身,就得按柳筠的生活来过。

第8章 鬼来了

 

现在他在柳筠家,也对我构不成威胁。我拨通电话之后,就问他:“你为什么老是吓我,我这次没有做忤逆你的事吧?”

“小丫头,你打错电话了。”那只鬼物声音忽然变得温和下来,让我有一点不适应。我还正准备说什么,电话就被人挂断。

再打过去的时候·,电话就已经关机了。

电话打不通,我只好又给他发信息,一心记着秦久说的话,在高人没来之前,先顺从他的意愿:我会乖乖听你的话,只是你也别再吓我了好吗?

短信才发出去,就听见我爸让我吃饭。吃完饭,我爸就让我回卧室睡觉。其实我很想跟他说,我真的没生病,就算脸色不好,也是因为吓得。可是我爸一向强势的很,我刚准备去洗碗,我爸就脸色一沉,我也只好回了卧室。

或许是因为我给那只鬼发的短信起了作用,那只鬼没有再来吓我,躺在床上还没多久,我就睡着了,这一觉睡的特别踏实。

快要天亮的时候,忽然感觉被窝里特别冷,迷迷糊糊的就去遥控器,想把空调温度调高一些,可是等拿了遥控器,看见空调的温度显示的二十六度,一下子就醒了。按理说这个温度是不会感到冷的,难道是我发烧了么?

我从床头柜找了温度计过来量了量体温,显示的是三六度多,正常的很。那为什么会这么冷呢?空调故障?

不管了,既然醒了,就打算起来给我爸做饭。现在外面卖得早餐好多都是地沟油做的,我爸为了我这么辛苦的卖命挣钱,我不想让他吃那些不干净的饭菜,所以这几年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就会做早饭给我爸吃。

刚走到卫生间门口,卫生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我家的房子特别老,卫生间里的光鲜非常暗,即使大白天的,也十分昏暗。我以为是窗户没有卫生间的窗户没有关紧,吹开了门。所以也没有多想,可是等我快要走过卫生间的时候,余光看见镜子里有一个惨白的女人脸。

那女人身穿大红色的衣裳,正对着镜子梳头。

卫生间与我的卧室隔的很近,如果家里来人了,进来用卫生间,我不可能不知道,再加上这个点这么早,我爸都还没起床,她是怎么进来的?

我慢慢的往墙跟前走,操起放在墙角的扫帚,悄悄的朝她走过去,等我靠近了她,拿着扫帚就往她身上打:“叫你来我家里偷东西!叫你偷东西!”

一扫帚下去,她的背咯吱一声,拦腰断成了两截子。

咯咯咯咯……

她嗓子里发出毛骨悚然的笑声。

我吓得大叫了一声,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她是鬼!她不是人。

她断裂的身子,慢慢的又拼凑在一起。然后一步步朝我走过来,每走一步,她浑身的骨关节都发出咯吱作响的声音,行动缓慢的就像一只僵尸。

我从书架上抄起一本古典名著就往她身上砸过去。古典名著又重又厚,砸到她身上,她的身子歪了一下,然后身子又断成了两截,头咕噜噜的滚到我脚边。

两只眼珠子快要从眼眶里吐出来,死死的瞪着我看!

我再也忍受不了大声的喊着爸爸,我爸听见我的哭喊声,很快就从隔壁的卧室里冲过来。

我立马扑进我爸的怀里,指着身后慌里慌张的说:“爸,有鬼,鬼来了。”

 

《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