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是主角的小说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在线阅读

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

时间:作者:秦浅来源:WXB

主角叫潇潇的小说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免费在线阅读,这本书是作者秦浅写的主要讲述的是:本命年犯太岁,我在梦里被一只手拖进深不见底的湖水里,湖底竟有个人坐在棺材上看着我!我被鬼硬拖进棺材里,还被脱了衣服破了身!一觉醒来,莫名其妙多了个鬼老公,不仅天天晚上被他这样那样,还有各种女鬼男鬼跟我抢老公?吓尿了有木有!...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3章 很可能不是人

 

我爸也看见了那个人,赶紧放开我,站起来转过身对着那人笑了笑。

“柳先生,您坐。”

我爸把椅子上的水果拿到桌子上,又把椅子搬到柳先生跟前,态度恭恭敬敬的。

说实话,长这么大,我还没看见我爸这么招待过一个人,好像对方给他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样。

这让我十分好奇的大量着刘先生,柳先生穿的十分得体,光手上一块表就价值几十万,我猜着这个人应该是我爸以后的上司,于是刚想跟我爸喊一声柳先生。

但是还没喊出口,柳先生已经朝我走来,然后将他的手放在我额头上探了探。那手指冰凉的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看样子是退烧了。”他朝我淡淡一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然觉得他的笑在哪里见过。

“是啊,多谢柳先生见义勇为,要不潇潇还不会这么快就送到医院呢。”我爸对着他又是鞠躬又是道谢的,看样子他之前是不认识柳先生的,那刘先生就不可能是他的上司了。

“这有什么好谢的,我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柳先生对着我爸微微笑了笑,又看着我说:“再说了,一个女孩子躺在马路上,多招人心疼,是个人都会去救,是不是,潇潇?”

他一声潇潇,让我背后冷汗涔涔。

我的记忆力一向好的要命,更何况是刚刚发生的事情。他喊我名字的声音跟刚刚被撞死的人如出一辙,难怪我会觉得他得笑好像在哪里见过。在被撞死的人抬起头看着我的时候,也是这么笑的。那也就是说,他很可能也不是人。

意识到这一点,我不由自主的就把头往被子里缩。

柳先生似乎看出来我知道他是谁,颇为玩味的看着我。

被他的视线看的头皮发麻,我在被子里也躲不下去了。忽然拔下手背上的针头,就要下床。

柳先生按住了我:“小丫头做事怎么这么冲动,这针还没打完呢。”

打毛线针!现在逃命要紧。我想要下床带着我爸走,我爸走到我跟前一巴掌拍在了我的头上,大声凶了一句:“闹什么闹!你才刚刚醒,这么着急走干什么?”

眼前的柳先生很有可能不是人,我怎么可能让他接近我们,只是我只打,要是把这话说出来,我爸准会以为我疯了。可是我必须得找一个借口躲的这个柳先生远远地。

我知道我们家根本没什么钱了,于是我转过头问我爸:“我们还有钱住院么?”

我爸咬咬牙:“有,你给我住着。”

他被这么多家公司解雇,我学画画是个特别烧钱的专业,他平时生了病都是能抗就扛的,连药都不舍得买,还谈住院!

一看就知道他在逞强。

我拉着我爸的胳膊,跟他说:“我就是贫血,现在不都醒了么?”

说是贫血,其实我知道自己完全吓晕的,而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鬼物!

不能让这个鬼物来祸害我跟爸爸,我又给我爸下了一剂猛药:“我这次没考试,还要再复读一年,一年又是好几万学费呢。”

我爸犹犹豫豫的,马上就要被我说动了。

结果柳先生忽然来了一句:“我来就是给你们说一下,医药费我已经交过了。医院这边也不可能把钱退给我!”

说完了话,他为了证明自己已经交了医药费,把手里的药费单子朝我爸爸的眼前晃了晃。

我爸两手挫着衣角,有些尴尬的说:“这样好像不太好……”

柳先生爽朗一笑:“这有什么关系呢,我在外面随便吃一顿饭,都不止你们住院这个钱。好了,人我也看过了,要说的话也说完了,也该走了。”

说完话,柳先生作势要走,我心里一喜,赶快走,走了我们才安全。

结果我爸连忙又拦住了他:“柳先生,您再坐会儿,我给您倒杯水喝,您看,您救了潇潇,又帮我们交了医药费,到我们这儿连杯水都没喝上……”

我简直欲哭无泪,他要走,那真是再好不过了。现在开口留他,岂不是把危险带给自己。

“好呀!”柳先生眉梢一挑,迈出去的步子又收了回来。往我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模样要多悠闲就有多悠闲。

一看就知道,他刚刚说要走的话,也就是意思意思。根本就美打算真的要走。

我爸拿着杯子去走廊外面的开水间打水,临走之前还冲着我不停使眼色:“潇潇,柳先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懂么?”

这么明显的暗示,我怎么可能不懂。毕竟被我爸养了这么多年,平时买菜的时候小贩多给他让了点,他都想办法下次给别人点好处。更何况这次柳先生交了医药费。

这病床又柔又软,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就能住得起的,这价钱肯定一天得好几百吧?

我爸那么说,就是想让我把柳先生的电话号码要下来,以后好找个机会还给他。

等我爸一出去打开水,柳先生就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他抱着双臂,笑着说:“潇潇,真是看不出来,我就算换了个身子,你也能认出来我。”

第4章 换个身子也认得出来

 

跟鬼物我压根不敢说话,更不敢抬头去看他,生怕他忽然裂开嘴朝我笑。

他突然朝我逼近,捏住我的下巴,这样一来我就不得不抬起头看着他。

“是不是怕我的嘴角会裂开啊?”他得声音就像是来自阴间一样,让我冷的不停地在发抖。

“我跟你没怨没仇的,你为什么要抓住我不放?”说实话,我怕极了,可是我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因为我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如果我先慌了,那一定正好是他想看见的。

他像是听见了一个无比好笑的笑话,忽然大声笑了起来。“你跟我没怨没仇?”

这样阴森森的笑容,让我忽然想起他裂嘴时候的血盆大口,忍不住把被子盖在头上。

也许是我胆小鬼的样子让他觉得很满意,所以在他掀开我被子的时候,他一直没有变成那个吓人的样子,反而悠闲自在的看着我满头虚汗的样子。

“不要怕,我们才刚认识,时间还长的很呢。以后叫你害怕的机会还有很多,现在才哪儿跟哪儿?”他捏了捏我的脸,语气轻佻:“你的身子还不错,改天再让我尝尝?”

难道早上那个梦是真的?我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他伸手拍了拍我的脸:“早上你的床单上没有落红么,怎么这么惊讶的表情看着我?”

我竟然被一只鬼给强上了!这世上男人要是强奸女人,是要判刑的,可是如果被一只鬼强奸了,那只鬼怎么判刑?

见我半天没回答他的话,他脸色一沉,单手捏住我的下巴,眯着眼睛问我:“没有见红,那你的第一次不是给的我?”

只是才问完话,他就往我的腿间看了看,松开了捏住我下巴的手:“真是幼稚,你连月事跟落红都分不清楚。”

我整颗心在这一瞬间几乎已经崩溃,早上的血迹竟仍然是落红,可我还以为是月经。

我抬起头:“这个世上有这么多人,你为什么非要找我?”

他上上下下大量了我一眼,却什么都没有说,而是从我的包里翻出了我的手机,用我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他又把我的手机还给我:“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以后你要经常跟我保持联系,知道吗?”

他才说完这句话,像是忽然想起什么,冷着声说:“如果你不打,小心你爸爸的命。”

我还能怎么选择呢,我爸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我只能接受威胁。

他弯唇一笑,对我听话的态度十分满意,站起身往病房外走去。

我瘫坐在病床上,好半天才缓过来神,拿着手机上网搜了搜如果被鬼缠身该怎么办,但大多数都是瞎编乱造的鬼故事,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难道我就要被这鬼物缠一辈子么?

等我爸回来,没有看见柳先生在病房里,连连感慨,说像他这样善良的人如今真是不多见了。

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跟我爸开口,告诉他,那个柳先生是个鬼物。凭着我爸对柳先生的好感,想必我这句话才连一半都说不到,就会被我爸狠狠教育一番,说我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所以这些话我只能埋在心里面,谁都不能说,就算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因为那个叫柳先生的出手非常阔绰,一次性交了一个星期的住院费,我爸就让我住了一个礼拜的医院。

柳先生也时不时的过来看我一下,当着我爸的面,他十分有礼,表现得就像是一个绅士。

只是在我爸忙着去找工作的时候,他才阴仄仄的在房间里坐下来,什么都不做,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来我这里坐,而且他竟然还能在阳光底下走,鬼不是都怕阳光的么?他为什么这么猖狂?

有天中午,我爸临时接了一个电话,说是面试上了,要去上班,急匆匆地跟柳先生说了声再见,还让我好好招待柳先生。

第5章 我被鬼物缠上了

 

等我爸一出了病房,他直接走到我跟前,把我的手机从我的被子里翻出来,我想去抢,还没挨到他跟前,他忽然转过头,眼睛里流出一行血泪。嘴角慢慢地上扬,再上扬,然后嘴巴裂开到耳朵根子后面。

一阵阴风吹过来,我听见鬼哭狼嚎的声音。床头忽然出现一个脸色青绿的老伯,他弯着腰从肚子里掏着什么东西,等他站起来的时候,我才看清了,他手里拿的是他的肠子,他阴森森的转过头,看着我幽幽地说:“吃啊,吃了之后,你就能陪我聊天了……”

我拿着枕头就去砸那个鬼老伯,跳下床使劲儿往门口的方向跑。到了门口,就是吃奶得劲儿都用上了也没没能拉开病房的门。

一定是那个叫柳先生的鬼物做的手脚!

可是我压根不敢回头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听见皮鞋的声音哒哒哒的传了过来,离我越来越近。

是他过来了。

我使劲儿拍着门,大声喊着救命,希望希望外面有人能听见里面的动静,能把门撞开救我出去。

身后的柳先生低低的笑了两声,云淡风轻的念着:“秦久,我被鬼物缠上了,你一定要帮我。”

被他念出来我给秦久发的短信,我才明白为什么他今天会忽然再次吓我,因为我告诉秦久被鬼物缠上的这件事,已经惹怒了他,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分分钟要了我的命。·

柳先生忽然把我的身子板向他的面前,这一次,比我前面看过的那一次,还要吓人,他的头几乎像被刀子劈开一样,差一点点就彻底成了两半。

他眼睛里地血不停地往外流,加上嘴巴里的血,整张脸就变成了一个血团子。他将我逼近墙角,像是要把我整个人就这么吃进去……

我两眼一黑,再次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护士在给我打针,柳先生坐在我爸经常坐的位置看着我,眼底是淡淡地疏离,完全就是对待一个陌生女孩儿应有的状态。

护士见我醒了,满脸都是鄙视:“你家条件不见得有多好,不就是个贫血么,至于三番五次装可怜吸引人注意么?”

我擦!我装晕倒?特么的,我又不是神经病,闲着没事干玩儿生病多住几天院是吧?

要不是那个柳先生吓我,我能动不动就躺床上被你扎针么?

只是我这话我根本不能说,我要是说出来,估计那护士得把我当成神经有问题,到时候再跟我爸说,我爸说不好还得带我去做精神鉴定。

更何况,我也不敢再惹怒这个柳先生了,生怕他再吓我。只好什么都不说,任由那个护士在旁边数落我。

护士说着损我的话,那个柳先生当着护士的面,装模作样的替我说好话:“女孩子不都是这么柔柔弱弱的么。”

那护士转过头看着柳先生,态度立马来了个大转变,语气娇滴滴的:“柳先生,现在小女生都流行减肥呢,平时不按时吃饭,营养跟不上,贫血都是很正常的,也没见那个女生因为贫血三番两次晕倒,她一看就是在吸引你的注意呢”

柳先生轻笑了一声,没接护士的话,只是看着我问:“听说女孩子在生病的时候,都希望家里人陪着,要不要我给打电话叫你爸爸来?”

我转过头没吭声,这只鬼物太能演戏。在人面前说人话,我斗不过他,保持沉默还不行么?

那护士交代我药一次吃几颗之后,就出了病房,临走之前,还嘟囔了一句,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

我心里简直要呕死了,都说活人比死人可怕,因为活人会玩儿心计,但是我现在不认同这句话了,明明死人比活人还可怕!因为死人不仅会玩儿心计,还会做鬼吓死你。

门被关上之后,柳先生把手机还给我,又说了一句:“不要想着找人来对付我,现在能对付我的人,怕是一时半会儿出现不了。”

秦久是我从小玩儿到大的好朋友,家里又有一些钱,在我们清城,一般有钱人的家里都会信鬼神。以前秦久经常跟我讲,说我身子阴气特别重,有一次去他家玩,他家的水龙头都被我的阴气弄的不停地在滴水,又说要是哪天我撞见鬼了就跟他说,他会帮我找他家的高人帮我除鬼,那时候我还不信,可是现在我不得不信了。刚才我给他发信息,就是希望能让他帮帮我。但是帮我的前提得是这个柳先生不知道的情况下。

否则激怒了这个叫柳先生的,会对秦久不利。

还好秦久一直没有回复我的信息,不然的话,他也有生命危险,那我就罪过太大了。

《一夜惊喜:老公不是人》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