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白汐汐盛时年(全文在线阅读免费章节)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

时间:作者:喻大小姐来源:WXB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白汐汐盛时年免费在线阅读,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全文免费阅读是作者喻大小姐写的一本讲述白汐汐盛时年故事的小说:“女人,招惹一次,负责到底!”一场意外,白汐汐沦为男人半年的女人。180天,她被要求白天听话,晚上学习新姿势,简直被折磨的残败不堪。终于半年之期已到,白汐汐狂嗨庆祝:“我自由了!盛先生,再也不见!”某盛先生看着视频,怒火中烧。这女人不仅弄乱了他的身,还乱了他的心,想就这么一走了之?没门!当夜,盛先生强势降临,踹门而入:“小鲜妻,以后天天见。”世人皆知,盛时年薄情冷血,手段残忍,却不知他也有过不去的...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 女人,给过你机会!

浴室,灯光是浅浅的柔黄。

  隔着透明玻璃,隐可见男人健硕精赤的身躯,热水从上方洒下,流淌过他紧实分明的肌肉,充满男性之美。

  白汐汐一进来便看到这一幕,小脸儿瞬间绯红,紧张的转身背对浴室。

  母亲让她今晚,无论如何也要坐实和未婚夫的实际关系,可真到了这一刻,她只有紧张害怕。

  “盛……盛少,你还有多久?我想和你聊聊。”

  女孩儿的声音很轻软,浴室内的男人瞳孔收缩,遒劲的后背猛地一僵。

  “滚。”

  一个字,冷厉残忍,但更多的是几近咆哮的隐忍,似在压抑很大的痛苦。

  白汐汐吓得浑身一颤,下意识的想落荒而逃。

  可脑海间闪过家里的危难状况,她脚步硬生生的僵住。

  “盛少,我知道你不喜欢爷爷安排的这门婚事,现在也无法接受我,但……”

  白汐汐小心翼翼的说着,丝毫没注意到浴室里的男人走了出来。

  “我们可以慢慢相处,反正离结婚的时间也……啊!”

  白汐汐的话没说完,肩膀上突然一只冰冷有力的大手,她整个人被摔在床上。

  世界一片混乱,还没反应过来,身上就压上来一个男人。

  紧接着,一张完美的颠倒众生的容颜呈现在她眼前。

  如墨般黑沉深邃的眼,似鬼斧神工雕琢的五官,每一处轮廓都精致的无可挑剔。

  只是——这张脸根本不是她的未婚夫,而是未婚夫的九叔,盛时年!

  盛时年,盛世集团首席,商业界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

  据说他为人高冷,手段极其残忍,随便皱一下眉,都能引发一场金融风暴。

  更传闻他厌恶招惹他的女人,但凡招惹他的,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汐汐震愕,怎么会是他?她环顾一看,才发现房间一派陌生。

  糟糕!她竟然紧张的走错房间了。

  白汐汐吓得满脸苍白:“九、九叔,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我马上走。”

  说着,她慌张的就要推他。

  然而她还没起身,男人高大的身姿再次朝她压近,浑身可怕的气场吓得她尖叫。

  盛时年清楚的感觉到女人挣扎间的身子,娇软小巧,她身子散发的气息像解药,更像吸引他的毒药。

  他眸内染上一抹血色,手背上青筋凸出。

  “女人,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选择留下。”

  话落,他直接霸道的将她撕碎,毫不温柔的占有。

  如禁锢长久的食肉动物,突然闻到血腥,张开了血盆大口。

  “啊!疼……救……救命……”猝不及防的疼痛让白汐汐小脸苍白,眼角泪水直流。

  他可是她未婚夫的九叔,怎么能这么对她!

  她拼命的想挣扎,男人却大的像庞然大物,让她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铺天盖地的疼痛袭来,绝望、痛苦、羞耻……占据她的身心。

  许久,漫长的暴风雨停止。

  白汐汐已经昏睡过去。

  男人的墨瞳褪去血色,恢复以往的隽冷。

  视线落在女人脸上,她长的很精致,肤白唇红,睫毛细长卷翘,如一个瓷娃娃。

  这样的长相对他而言,虽然称不上漂亮,但也让他移不开眼。

  三十年来,他不仅患有严重的女人过敏症,每月还会有一天发病,极其痛苦。

  今晚正是发病时间,他按照以往的方法冷水降温,可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秒,他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只有一个念头——要她。

  她是第一个让他不过敏的女人。

  冗长的冷淡中,他第一次尝受到男女之欢,原来是这个滋味。

  男人收回视线,抬起修长的手,轻轻擦拭掉她眼角未干的泪痕,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转身走进浴室。

  床上的白汐汐渐渐舒醒,入目的是冷系装修,耳边流淌着细细水声。

  她茫然的眸子在想起发生的一切后,瞬间呈现出满满的痛苦。

  她曾经觉得自己的第一次肯定是给心爱的男人,因为最近家庭的变故,她不仅放弃爱情,现在还连清白都丢了。

  毁她清白的男人,还是未婚夫的小叔……

  白汐汐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切,她忍着疼痛和委屈,快速穿好衣服,趁盛时年没注意,蹲在地上偷偷跑出房间。

  她只想逃离这个可怕的事发地,越远越好。可刚走了几步,就看到一个穿着睡袍的男人,从对面的楼道走来。

  他步伐散漫,宽松的领口不羁的露出里面的肌肉,额前发丝随意散落,看起来浪骇潇洒,风流多姿。

  是她的未婚夫,盛子潇!

  “盛、盛少……”白汐汐紧张的脸色惨白,声音带着剧烈的颤音。

  她刚从九叔房间出来,要是让他知道她和他的小叔……

  盛子潇听到声音,慵懒的目光看过去,便看到楼道里的白汐汐。

  她头发凌乱,身上的衣服松松垮垮,露出一片片皙白的肌肤,惹人遐想。

  “呵,大半夜这幅姿态,又来勾引我?”盛子潇却没有丝毫兴趣,一双桃花眼里,说不清的嫌弃傲慢。

  轻佻的语气,更像是再说一个坐台小姐。

  白汐汐这才意识到身上的衣服,她心虚的连忙用手遮住,生怕他看到那些羞人的痕迹,更怕一会儿九叔出来,她低头:

  “盛少,我家里还有事,先回去了。”

  说完,她慌乱的就想离开。

  盛子潇唇角不屑的一勾,迈步挡在白汐汐身前,轻佻的说道:

  “不是过来勾引我么?现在什么都还没做,走什么走?”

  讽刺极深的话语飘洒下来,白汐汐脸色一僵,她是来找他培养感情,不是他说的那么不堪。

  可是走错了房间,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她心里一阵心慌心虚:

  “我……”

  “脱吧!”落地有声的话语抛出。

  白汐汐一怔,无比错愕的看向盛子潇,这是公众场合,到处都有佣人,他要她在这里脱?

  盛子潇看她惊白的脸,目光愈发的厌恶,讥讽一笑:

  “装什么清纯,你想要的不就是这样吗?给你三秒,不脱的话,我就亲自替你脱。”

  说完,他大手抬手,轻佻的落在她肩上。

  白汐汐吓得一颤,她知道他厌恶她嫁给他,所以绝对做得出来,可这样的地方、她身上还全是痕迹,怎么办怎么办……

  就这么两秒,盛子潇直接动手,用力就要撕开。

  对于这个摧毁他一生、不知廉耻的女人,他没必要给她留尊严。

  “啊,不要!”白汐汐抬起手猛地抓住衣服,急的差点哭出声。

  就在这时,“卡兹”一声,开门声响起,一道高大雅英俊的身姿从房间里走出来。

第二章 道哪个歉?

男人长身玉立,一身纯黑色的高档西装,就连手腕处的腕表也是黑色的,从他身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温度色彩。

  他周身散发着与身俱来的冷寒、霸气,强盛的令人望而生畏。

  冷,好冷。

  白汐汐突然看到男人,所有的害怕一消而散,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忐忑、心虚。

  这个高冷俊美、宛若天神的男人,就是刚才对她强取豪夺的人。

  而他那双墨瞳,冰冷深邃,如一汪深不见底的寒潭,危险可怕的仿佛要将她吞没。

  他该不会是特意出来找她?揭穿她闯入他房间,说出先前发生的事情?

  盛子潇看到盛时年,动作戛然而止,退后几步。

  这个小叔,每次都给人高不可攀的感觉。

  即使年纪相仿,他依然尊敬的叫了声:

  “九叔。”

  盛时年脸色冷淡,脚下的步伐迈开。

  “哒…”随着他的脚步,他独特的清雅气息扑来。

  白汐汐脑海里情不自禁的浮现他将她压在身下的场景,顿时心尖儿一紧。

  他走过来了……他到底要做什么?

  要是真让盛子潇和外人知道她和他发生的事情,她以后怎么见人?

  短短的两秒,白汐汐内心煎熬的仿如过了十个世纪。

  眼看着男人越走越近,明明他什么都没做,甚至可以说的上高雅矜贵,步伐优雅。

  可她手心却紧紧的掐着,渗透出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

  然而……盛时年面色淡冷,姿态高贵,他清淡的视线从白汐汐心虚的脸上一扫而过,冷冷的丢出一个字:

  “吵。”

  说完,他迈着优雅的步伐径直朝书房走去,低沉冰冷的声音,给人极其逼仄的危险感。

  白汐汐不可置信的抬眸。

  他竟然就那么高冷的走了,丝毫没戳穿她,好似压根没看到她,不认识她一样。

  难道,他也想和她一样当做没发生?

  盛子潇感觉到盛时年的怒气,似乎比往日还要冷,而他生气的后果往往都是……因此,或许能借九叔的手赶走白汐汐。

  想着,他深灰色的瞳孔里闪过一抹深邃,随即看向白汐汐:

  “你,去给九叔道歉。”

  白汐汐回过神,一脸茫然:“道歉?”

  她刚刚才躲避开九叔,她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去道歉?

  “因为你才吵着了九叔,难不成要我去?

  另外,没得到九叔的原谅,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可不希望还没娶你过门,就破坏了我和九叔的叔侄关系!”

  盛子潇句句咄咄逼人,话语里带着明显的刁难。

  白汐汐真的不想去面对一个夺了自己清白的长辈,可看到盛子潇犀利的眼睛,最终只能咬咬牙,在他的注视下朝三楼走去。

  每上一步台阶,她的心就紧绷一分。

  一会儿见到九叔,她该说什么?他会不会又……

  “砰……”白汐汐正忐忑的想着,脑袋猛然撞上一堵结实的胸墙,伴随着熟悉的清雅气息,印入眼前的是整洁精致的白衬衣,水晶纽扣。

  往上,是男人性感的喉结,冷俊完美的脸。

  而那双如寒潭般深邃的墨瞳,令人遍体生寒!

  “九……九叔!”

  白汐汐吓得脸色一紧,脚步下意识后退,可因为慌张,她压根没注意到脚下是空落的阶梯。

  “啊!”脚底踩空,她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后摔去。

  盛时年长眸微眯,伸手一把搂住白汐汐的细腰,将她往怀里一带。

  白汐汐惊魂未定间,身子落入一个宽厚坚实的怀抱,隔着西装,她清晰的感觉到他紧实的肌肉,冰凉的体温。

  他独有的致命气息扑入鼻间,那么的熟悉,而又危险。

  之前在房间,他就是用这具身体,这种气息,将她强取霸占。

  “白汐汐?”楼下,盛子潇听到尖叫,好奇的询问。

  这个女人,又在耍什么花样?

  白汐汐瞬间回过神,用力的挣扎:

  “九叔,我只是上来道歉,之前打扰到你了,对不起,快放开……”

  盛时年搂着白汐汐,挣扎间,她的身子不断摩擦着他。

  她身上散发着自然好闻的香氛,皮肤柔滑宛如丝软的绸缎,细腻的没有一点瑕疵。

  肌肤相贴之间,那是绝佳的触感。

  该死,他竟然就这么轻易起了火,想再次和她翻云覆雨!

  可她推拒的动作和言语间的慌乱,那么清晰的表明着她有多抗拒他。

  盛时年心里莫名的升起一抹烦躁,并不想就这么放过白汐汐,他搂着她腰的手不松反紧,薄唇紧抿:

  “进错房间,勾引长辈,事后逃跑,你指的是哪一件?”

  冰冷的数落,带着危险的质问。

  白汐汐小脸儿红成番茄,像是见不得光的羞耻被当众说出来,她心虚又生气的小声解释:

  “我只是走错房间,明明是你强上。但你放心,我不会跟你计较,我们就都当做没发生,如果你再不松开,我马上叫人。”

  她说的十分认真,甚至用了威胁的口吻。

  闻言,盛时年清冷的眉宇闪过一抹冷沉,嘴角勾起的幅度透着凉意:

  “叫吧,正好让你的未婚夫上来看看,他的未婚妻正在跟他的小叔做什么,顺便再跟他说说之前的事情。”

  白汐汐看着盛时年高高在上的姿态,气的咬牙。

  明明长得衣冠楚楚,说出的话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然而话没说出口,嗒嗒……的脚步声响起。

  盛子潇一步步踩着阶梯上楼,这女人怎么一声尖叫后就没了动静?

  倒不是关心她,而是她要是在盛家出事,爷爷那边他并不好交代。

  脚步声越来越大,白汐汐紧张的身子紧绷。

  盛子潇竟然上来了!楼梯只有两层,他一转上来就会看到这一幕,到时候会怎么想?

  她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焦急的问:

  “你到底要怎样?”

  女人的声音带着颤抖,那慌张的小模样,委屈极了。

  盛时年看着那双晶亮水灵的眸子,胸膛里涌起深深的怒火。

  全帝城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不计其数,她倒好,爬上后却一心只想着撇清关系,到底,她是有多厌恶他?或者说,她有多爱盛子潇?

第三章 为期半年的女人

盛时年眉宇清冷,目光冷冷的看着她:

  “女人,是你自己送上门,现在后悔?晚了。

  既然惹上我,就该付出该有的代价!”

  冰冷危险的话语,不带一丝一毫的温度。

  宛如强大的猎手,而她只是瘦弱渺小的猎物。

  白汐汐很后悔,她之前为什么会那么笨走错房间,招惹上盛时年这只庞大危险的野兽。

  正不明白他说的代价什么意思,就听到他清冷的话语。

  “招惹一次,负责到底,每晚替我解决需求。”

  盛时年面色冰冷,姿态高贵。

  他不可以碰任何女人,唯独她可以,偏偏还走错房间,他可不相信事情有那么单纯。

  他会调查清楚真相,但在此之前,他自然要把她掌控在身边,当做解药。

  这就是她该有的代价!

  白汐汐听到话语,满脸惊怔错愕。

  高高在上的帝国首席,他的权位和样貌,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竟然要有婚约、名义上还是他侄媳的她,做他的情人?

  想到和他的身份关系,她咬牙:

  “不可以!”一次是意外,怎么可以明知故犯?而且明明错的更多的人是他,为什么她要受到惩罚!

  盛时年听到白汐汐斩钉截铁的声音,大手抬起,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唇上,细细摩擦。

  “女人,你应该清楚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还有,你说盛子潇知道要是知道你和他的九叔睡了,他会怎么做?”

  盛时年的指腹有薄薄的茧,那是成功男人的标志,他的动作不轻不重,白汐汐却感觉如冰冷的尖刀,随时会划破她的唇。

  危险,太危险了!

  他冷凝深沉的神色,也压根不是在跟她开玩笑。

  白汐汐忽然心就冷了,她忘了,他是高高在上的盛时年。

  他的世界里,没有谁对谁错,只有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哪里有资格跟他说不?

  “嗒……”这时,脚步声清晰有力。

  没有时间了!

  要是让厌恶她的盛子潇看到这一幕,她肯定会成为全帝城乃至全国的笑柄,让白家落入更难堪的地步。

  而盛爷爷要是知道她和他最疼爱的小儿子有染,肯定会对她失望。

  这样一来,她会沦为孤立无援的地步,家里的债务没有人帮忙、爸爸会因为断药彻底死去。

  因此,她根本没有选择!

  白汐汐咬唇,手心紧紧的掐着:

  “好。半年,而且你不能告诉任何人。”一句话,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

  盛爷爷说,半年的时间白家就可以渡过难关、盈利,爸爸也会手术完成,所以她必须撑过这半年。

  半年后,她就马上离开他。

  盛时年倒是没想到,这女人竟敢跟他提要求、时间期限。

  他心里不悦,松开她的腰肢,高傲的道:

  “我原本只想两个月,既然你主动提出半年,那我就满足你。”

  白汐汐:“!!!”

  她真是差点没被自己的蠢,气的晕过去!

  “记住,我的东西不喜欢被别人碰,哪怕是盛子潇。”盛时年低沉的说了句,把她的领口往上拉了拉,转身离开。

  白汐汐呼吸压紧,垂着的手心紧紧的掐着。

  这男人,还真是霸道,刚刚开始就跟她谈要求!她有点害怕以后了……

  “叫了半天不应声,在做什么?”突然的质问声响起。

  白汐汐看到盛子潇,连忙心虚的低下头,不知道该怎么再面对她们之间的关系。

  原本,她是为了爸爸和公司,嫁给他,可现在,显然是不能了。

  她犹豫着想要开口,盛子潇却不给她机会,开口问:

  “九叔怎么说?”

  他只在意九叔。

  白汐汐听到九叔,心底就是一紧,她声音慌慌张张、很不自然:

  “九叔说……没、没事。”

  盛子潇脸色暗了暗,九叔竟然没赶走这个恶心的女人?这似乎不像九叔的风格,难不成爷爷跟九叔也说了什么?

  想到计策失败,他不甘又厌恶的扫了她,直接离开。

  好似,多看她一眼,都恶心。

  白汐汐看着他倨傲的身影消失,小小的叹一口气。

  算了,今晚这么累,明天再说吧。

  白汐汐离开盛家后,直接打车回家。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偏僻的街道角落。

  白汐汐收拾好思绪,打开车门下车。

  因为没钱,她租的是偏僻又破旧的居民楼,看着又陡又不平的小路,她脱掉脚上的高跟鞋,赤脚走回家。

  一进门,她就看到继母王淑云坐在小沙发上,脸色很是焦急。

  她走过去,礼貌的问了声:

  “阿姨,你怎么还没睡?”

  王淑云见到白汐汐,连忙站起身朝她走去,好奇的问:

  “怎么样,你成功了吗?盛子潇有没有戴套?你有没有听我的话吃促卵药?要是你一次怀上盛家的孩子,那就好了。”

  白汐汐听到话语,脸色一阵惨白。

  她吃了,盛时年也没有戴套,要死人了!

  “我先出去一趟。”

  说着,她慌乱的就要走。

  王淑云一把拉住她,突然变了脸,生气的质问:

  “这么大半夜的出去干什么?你该不会是没和盛子潇发生关系,不敢跟我说实话?”

  白汐汐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也不敢告诉王淑云真相,她现在只想去买药。

  然而还没走出两步,身子就被重重一推,摔在沙发上。

  王淑云看着她心虚的脸色,知道事情一定没成功,气急败坏的骂道:

  “白汐汐,现在家里都这个情况了,你该不会还想着你那不切实际的思想?”

  白汐汐的腿撞上沙发上,一股剧烈的痛意传来,那句‘不切实际的思想’更是戳痛她的心。

  她开口:“我没……”

  “没有?那为什么订婚都半个月了,你还没和盛子潇发生关系?你是想我们被债主砍死、你爸断药而死,你才开心吗?

  我一天到晚住在这个鬼屋子里,不是蟑螂就是老鼠,你到底要我这样生活到什么时候?

  你马上给我去讨好盛子潇,没有成功不准回来!”

  王淑云一字一句,歇斯底里的骂着。

  骂完,她直接动手拽住白汐汐的手腕,把她往屋外拽。

  力道很大,白汐汐痛的蹙眉。

第四章 忘了你是谁的女人?

第四章 忘了你是谁的女人?

“疼!这么大晚上,连盛家的大门我都进不了,明早我再去。”

  众所皆知,盛家的安保很强。

  王淑云听到这个,放了手,用手指狠狠的指了指她的脑袋:

  “没出息的!明天要是成功不了,你直接别回来。”

  一边骂,她一边进屋,重重的摔上门。

  白汐汐生气又无奈,别说她明天成功不了,就是一辈子都不可能了。

  她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和盛子潇谈好假订婚,各不相干,然后等公司盈利后,把盛爷爷的钱还给他,解除婚约。

  至于盛爷爷的恩情,她只能尽力偿还。

  白汐汐悄悄的去药店买了避孕药吃下,才回家睡觉。

  第二天一早,她特意买了盛子潇喜欢的早餐,去盛氏公司。

  刚到楼下,就被意外的拦下。

  “对不起白小姐,盛少说你和狗,不能进去。”为首的保安一脸严肃,话语里带着不屑。

  白汐汐脸色一僵,盛子潇竟然把她跟狗放在一起,这么给她难堪。

  还好,她现在不嫁给他了。

  她抿抿唇,说:“那盛少来了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见他。”

  保安嫌弃的瞥着白汐汐,完全不想搭理:

  “盛少还没来,也不会见你,你这种厚脸皮的女人,快走吧,别在这里影响公司形象。”

  说着,他抬手用力推她。

  白汐汐没想到保安会动手,猝不及防摔倒在地上,手肘传来一阵生疼,她不禁皱眉。

  保安见她这样,冷嘲道:“切,盛少又没在这里,你装柔弱给谁看?一个落魄千金还想变凤凰,恶心。”

  其他保安也双手环胸,鄙夷说:

  “是啊,我们盛少根本看不上你,你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快滚吧滚吧,别逼我们动手把你丢出去。”

  白汐汐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

  她咬了咬牙,站起身刚想反驳,“嘟!”的一声,一辆限量版帕加尼就开了过来,霸气的停在保安亭旁。

  保安们看到车,顿时吓得脸色大变,整齐划一的弯腰敬礼:

  “总裁好。”

  总裁?

  盛时年?

  白汐汐扭头看去,就见那漆黑的后车窗缓缓滑下。

  车内,盛时年穿着私人订制的西装,领带一丝不苟的系着。

  哪怕只是静静坐在那里,依旧气场强大,宛若高贵的帝王。

  看到他,白汐汐心底狠狠一颤,尴尬又无措的低下头。

  盛时年那双幽邃的眸子从白汐汐身上扫过,犀利的射向保安,冷声质问:

  “怎么回事?”

  为首的保安吓得身子一抖。

  总裁平时最厌恶的就是吵吵闹闹的,更别说这还是在公司大门口,真是要被这女人害死了!

  他开口忐忑的解释:“总裁,这女人死皮赖脸的要找副总裁,还强行想要进公司,我怎么骂都说不听,就推了下。”

  他添油加醋的,尽量把罪往白汐汐身上推。

  “是的,她无视章法,我们才动手的。”其他保安深知总裁的脾气,也纷纷附和,坐等这个女人的下场。

  白汐汐手心拽紧,她哪里死皮赖脸,强行了?

  这下盛时年怕是不会放过她……

  忐忑间,男人冰冷的话语扬出。

  “去财务部结算工资,你们都不用来上班了。”  

  白汐汐意外,错愕的抬眸。

  她不是这里的员工,那他说的结算工资,是保安。

  保安们只觉被一道惊雷劈中,满脸惨白。

  怎么回事,该被拉走的人不是白汐汐吗?总裁怎么要他们走?

  “总裁……”他们想要开口求情。

  “滚。”盛时年利落的声音,带着毫不留情的命令。

  保安们吓得双腿一软,一个字都不敢多说,狼狈的转身跑开。

  白汐汐呆愣在原地,睫毛凌乱的乱扇。

  盛时年对待保安都这么狠,对“闯公司”的她会不会……

  “过来,上车。”

  清冷的话语响起,打断白汐汐的思绪。

  她回过神,看着那张异常俊美又冷硬的脸,手心捏紧。

  她不想过去,而且这是在公司门口,上他的车,要是被人看到怎么办?

  “盛先生,那个我……”

  “怎么,见盛子潇就殷勤主动,看到我却避之不及,白汐汐,你是不是忘了你是谁的女人?”

  盛时年冷着一张脸,眸中有明显的温怒。

  他昨晚才告诉她,不喜欢她跟别的男人接触,她倒好,一大清早就殷勤的跑来公司等盛子潇,不把他的话当话?

  男人的话语一出,白汐汐单薄的身子颓然怔住。

  他怎么能在大庭广众,说这个话题!万一被人听到怎么办!

  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语,她心虚的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看到,快步跑过去上车。

  车内,豪华的车厢处处处处彰显着华贵,气氛却明显的逼仄压抑。

  秘书苏南察觉到气氛不对,识趣的下车,关上车门退到几米之外。

  一时间,车里只剩下两人,白汐汐愈发的紧张。

  她身子不断的往边上摞,想要拉远和男人的距离,然而男人高大的身躯却朝着她逼近,她的后背直接帖到后面的车门上。

  “你找盛子潇做什么?”盛时年噙着她,将她禁锢在那一席小小之地,随时会有把她吞入腹中的危险。

  白汐汐身边满是他危险的荷尔蒙的气息,连呼吸都困难起来,她害怕的吞了吞口水:

  “你别误会,我只是找盛少谈点事情。”

  “是么?”盛时年薄凉的唇角微勾,似信非信的反问,充满危险的意味。

  白汐汐刚要点头,男人深邃的目光却从她身上扫过,缓缓落在她的手上,问:“那这份早餐呢?”

  白汐汐手心一紧,他昨晚特意警告她不能跟男人接触,现在仅是看到她出现在这里,就危险的快把她吃了,要是再让他知道她特意买给盛子潇的,那还不得……

  她慌张的连忙解释:“我没吃早餐,自己买来吃的。”

  盛时年盯着她,神色莫测,那深邃的眸光,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情绪。

  白汐汐面对他的视线,也不知道他相信没有,心虚的小手颤抖,再次开口解释:

  “真的,这家的餐点很可口,我从初中到就吃到大学,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盛先生要不要也尝尝?”

第五章 还这么害羞?

第五章 还这么害羞?

白汐汐说完,快速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拆开餐盒,将精美的蛋糕放到他面前。

  她的态度很诚恳,动作也很尊敬。

  盛时年看着她讨好的模样,胸膛里的怒气莫名消散了些许。

  他扫了眼她手里的蛋糕,冷声一嗯:“你喂我。”

  白汐汐拿着蛋糕的手一颤,喂他?那么亲昵的动作……

  可看到男人又快要冷下去的脸,她不敢拒绝的,快速点头。

  眼下,化解他的怒气,才是王道。

  白汐汐想的简单,可真正做起来,是那么的难。

  她从来没喂过别人吃东西,何况还是这么一个高高在上、气场强盛的男人。

  面对男人俊美的让人窒息的脸,她呼吸压紧,伸过去的手像是要进火炉似的。

  盛时年注意到她拘谨的动作,眸光微深,伸手揽住她的腰,一把将她拉过来,让她坐到他的腿上。

  附在她耳边,暗哑的嗓音道:

  “昨晚该做的都做了,喂个早餐用得着这么害羞?”

  白汐汐突然落入男人宽厚的怀抱,他温热的气息萦绕在耳周,近到令人心颤。

  她脸红心跳,抬手推他:“盛先生,这样不方便,蛋糕也容易弄脏你的衣服。”

  白汐汐就要脱离男人的怀抱,然而身子刚动,“嗒…”的一声,身后突然响起脚步声。

  “九叔,你车……”坏了么,话没问完,车外的男人声音戛然而止。

  只见车内,项来尊贵淡漠的九叔,腿上竟然抱着一个女人!而那女人虽然是背对这边的,但也看得出她在九叔的怀里扭捏,姿势极其惹火。

  怎么可能,这大清早他还没睡醒,眼花了? 

  白汐汐呼吸一滞,身子硬生生的石化在盛时年怀里。

  能叫盛时年九叔的人,除了盛子潇还有谁!

  她现在和盛时年的亲密姿势,要是被他认出来……

  白汐汐紧张的没有时间多想,一把抱住男人,脸紧紧的埋进他的肩颈里。

  女人突然的贴近,盛时年清楚的感觉到她胸前的起伏,眸底一暗,有团火在跳跃。

  盛子潇已经从震愕中回过神,但还是很诧异。

  虽然平时九叔也会带女伴,可从没有过这种爱昧的举动,这个女人,对九叔而言一定非同一般。

  心里有了较量,他开口道:

  “九叔,这位是我未来的九婶吗?要不要顺便介绍介绍?”

  盛子潇说着,又礼貌的将手伸进车内:

  “小姐,你好,我是盛子潇,九叔的侄子。”

  声音就在背后,白汐汐心虚的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她一开口,盛子潇肯定是能听出来的。

  没得到回应,盛子潇有些尴尬。

  随后,他就要收回手,却意外的发现她的身影似乎有些熟悉:

  “小姐,我们是不是认识?”

  突然的疑问,让白汐汐呼吸都快断了。

  即使看不到盛子潇,也能感觉到他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很是犀利,像是能看穿她的脸。

  她抱着盛时年肩膀的手,因为心虚,攀升起密密麻麻的细汗,开口用很小的声音说:

  “盛先生,帮我。”

  女人的声音很小,带着请求的意味。

  盛时年俊脸冷了一个度。

  竟然为了别的男人,求他!跟他在一起很丢脸?

  他高冷的视线扫了眼慕子瀚,冷声道:

  “你在外面和女人搭讪的那套,别用在我女人身上,滚吧。”

  霸气的声音,自带着强盛得气场。

  ‘我女人’三个字,撞进白汐汐的耳里,心里紧了紧。

  盛子潇项来邪魅不羁的脸一青一白,快速收起狐疑的打量,笑道:

  “九叔说的哪里话,我真不是那个意思,是我眼拙了,九叔你先忙,有空我再请九叔吃饭赔礼。”

  说完,他不敢有一丝的停留,转身离开。

  今天的九叔,真的太可怕了!

  脚步声走远,空气再次陷入安静。

  白汐汐松下一口气。

  意识到她和盛时年之间的姿势,她小脸一红儿,连忙松开他:“谢谢盛先生,我刚刚只是……唔!”

  话未说完,唇被男人霸道的气息封住。

  男人俊美的容颜近在咫尺,白汐汐错愕的睁大眼睛。

  然,盛时年却并没有深吻的意思,毫不疼惜的在她唇瓣上一咬,随即松开,质问:

  “就那么在意他?”

  男人暗哑的嗓音透着几分凛冽。

  白汐汐怔了一秒,连忙摇头解释:

  “没有,我不喜欢他,我和他才订婚半个月。”

  盛时年深邃的视线打量着她,足足五秒,才薄唇冷启:

  “最好是这样,做我的女人,身心都得干净。”

  霸道的语气,透着不容置疑的命令。

  白汐汐心颤了颤。

  这是他第二遍说‘我的女人’,好似强大的保护伞,将他禁锢在他一人的世界里。

  但他忘了吗,她们的关系只有半年。

  这半年里,她也只是他见不得光的女人。

  白汐汐纵然不敢反驳,压下心里的想法,低头默认。

  盛时年这才将她松开,放到一旁的座位上,给苏南发简讯。

  很快,苏南走过来,恭敬的坐进车里,发动车子就要开往地下停车室。

  白汐汐连忙小心翼翼的问道:“盛先生,你能不能找个偏僻的地方放我下车?”

  她是断然不敢在公司附近下车了,万一盛子潇还没走远,或者被别的人看到,就糟了。

  盛时年深邃的目光从她身上一扫而过,问:

  “去哪里?”

  他的语气自带着股无形的魄力,白汐汐不敢拒绝的回答:“工作室,南盛大厦。”

  盛时年清冷的目光看向前拍的苏南,吩咐:

  “先送她。”三个字,言简意赅。

  苏南诧异了下,早会马上开始了,总裁居然先送这个女人……

  关键是,他到现在都没搞明白,这女人不是盛少的未婚妻么?怎么会……

  但不敢多问,他快速打转方向盘,调转车身。

  白汐汐有些意外。

  高高在上、无情冷血的盛时年,竟然主动送她去公司?

  看来,他也不是那么的不好相处吧?

  白汐汐发现她手中的蛋糕弄了些在手上,她小心翼翼的问:

  “盛先生,蛋糕你还吃吗?”

  盛时年瞥见她满手的奶油,眉宇拧了拧,冷声道:

  “不吃,擦干净你的手。”

  说完,他没再看她,身子也往那边移了移。

  好似,她是什么病菌。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