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丹药师:邪王,别过来)在线阅读完整版《绝色丹药师:邪王,别过来》小说

绝色丹药师:邪王,别过来

时间:作者:西瓜炒番茄来源:WXB

(绝色丹药师:邪王,别过来)是作者西瓜炒番茄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云梦汐的故事,《绝色丹药师:邪王,别过来》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遭受至爱背叛,一朝身死形灭。重生之后,她是绝世丹修,身负盖世灵力,手握千年神兽,将所有欺辱她的人狠狠踩在脚下,潇洒人生,好不快意。可惜天不遂人愿,她从来不按套路出牌,唯一无奈的是偏偏惹上了一个甩不脱的家伙,被他奴役不说,还要日日胆战心惊。“去给本尊炼丹。”“……哦。”“来帮本尊护法。”“……哦。”“本尊还缺个帝后,你来试试。”...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绝色丹药师:邪王,别过来》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黄雀在后

  “丫头,躲开!”

  眼看魔刺就要刺中云梦汐,她肩上的浔泠突然咆哮一声,猛地现出原形,狠狠一爪将魔刺击落在地上!

  紧接着,它迅速叼起虚弱的云梦汐,将她甩到自己背上,骂道:“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

  云梦汐无可奈何地笑了笑,正欲开口,却被云梦莹的尖叫声打断。

  只见她一脸惊恐地盯着浔泠:“你……你是什么东西?!”

  “呵,云家小辈,竟然连老祖宗都认不出!”

  浔泠语气森然,继而话锋一转,嘲讽道:“不对,我倒是忘了,你连云家人都算不上,竟还敢擅闯禁地,甚至与魔修勾结,滥用魔器伤人,简直罪该万死!”

  “该死的是云梦汐才对!”云梦莹愤怒地尖叫着。

  浔泠不理会她,直接驮着云梦汐往外飞去,谁知云梦莹却紧追不舍,嚷道:“快来人啊!云梦汐毁了禁地,还想逃走!”

  外面已然变了天,乌云密布,雷声阵阵,显然即将迎来一场暴雨。

  云家人早就因为这场异动聚集到了禁地之外。大长老匆匆赶来,见到眼前的景象后立刻大惊失色:“这……这是怎么回事?!快,快做法,把里面的东西保住啊!”

  然而已经晚了——云家的禁制连朔琉洲都要忌惮几分,短短的时间内,禁地内部已经被搅了个天翻地覆,里面的灵器灵植纷纷被毁,无数灵力激荡开来,迅速流散到空气中,消泯于无形。

  “天……天哪!”

  大长老已经站不住了,幸好被身边的人及时扶住。他双目赤红,怒吼道:“这到底是谁做的?!”

  恰在此时,浔泠带着云梦汐及时飞了出来,闻言冷笑道:“我倒是要问问你们!竟敢将非血裔放入禁地,到底是何用意?!”

  “……老祖宗,您怎么会?”大长老大惊失色,谁知云梦莹却恶人先告状,急切道:“大长老,是云梦汐,都是云梦汐做的!”

  “她早就对云家不满,她根本不是真正的云家人,这次哄骗您进入禁地,就是为了将云家根基毁于一旦啊!”云梦莹语无伦次、急不可耐地说:“您有没有发现,她身上有魔修的气息?!她是和魔修勾结,才会突然恢复!”

  朔琉洲的灵力散去,魔修的气息便会暴露,但有浔泠压制,反倒不易被察觉。偏偏云梦莹身上带着魔刺,方才二人又近距离打斗,歪打正着,自然会让人以为这是云梦汐身上的气息。

  “云梦汐,你好大的胆子!”大长老怒发冲天。

  “你这小辈,胆敢血口喷人?!”浔泠已然怒极,盯着云梦莹冷笑。云梦莹瑟缩一下,突然指着浔泠额头,道:

  “大长老您看!神兽已与云梦汐立约,一定是被她胁迫!禁地已经毁了,我们决不能让神兽也离开啊!依我说,不如用移魂术将她留下,再慢慢处置!”

  移魂术!

  趴倒在浔泠背上的云梦汐闻言一惊,云梦莹说这番话,实在是狠毒到了极致——移魂术是大禁术之一,是将活人变成行尸走肉,不老不死,永生永世为人所控。一旦云家真的用了移魂术,那么她只能任由差遣,和浔泠的契约自然也形同虚设。

  倘若这个时候浔泠接受,那么云梦汐就是真的被打入地狱,再无翻身的机会!

  “大长老!这可是为了云家,您可得好好想想!”云梦莹还在坚持不懈地挑唆。

  “我不准!”

  说这话的竟然是浔泠,它环视一周,冷冷道:“我竟不知,云家现在已经沦落到使用禁术的地步了!我可是云家的老祖宗,想走便走,难不成你们竟想拦我?!”

  “晚辈们绝无此意,只是此女性格歹毒,竟妄图将云家根基摧毁,绝不能饶她性命!”大长老神色冰冷,盯着云梦汐,缓缓道:“来人!给我布阵!”

  “云梦汐,禁地是毁在你手里的,你必须给我留下!”

  此时此刻,云梦汐突然明白,大长老其实根本不信任她——禁地被毁,反倒可以借此机会让她永远被云家奴役,连带着浔泠也会被一起留下。毕竟灵器灵植还可再寻,一个天赋异禀的丹修却是可遇不可求!

  这可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原来自己早就被算计得干干净净,云家根本就没把她当人看!

  想到这里,云梦汐心中恨意更甚,她悄无声息地取出瓷瓶,将其中一颗丹药塞进了口中。下一刻,撕心裂肺的剧痛便席卷了她的身体!

我的东西

  当初得知甲月三辰花被浔泠吃掉,云梦汐心中就有了另一个打算——她要想办法炼出一种极其难得的丹药,淬骨易筋丹。

  淬骨易筋丹可以让她全身经脉重塑,让破损的丹田愈合,也是她洗去魔修气息的唯一方式。然而使用淬骨易筋丹之后便要忍受极大的痛苦,虽然只有一两个时辰,可也有人曾经因为无法承受,爆体而亡。

  她本来想等到逃出云家暂时安全后再使用,可万万没料到云梦莹竟敢擅闯禁地,再加上朔琉洲的灵力散去,此时退无可退,只能拼死一搏。

  云梦汐只能祈祷,浔泠可以撑过这段关键的时间!

  “来人,布阵!”

  大长老一声令下,云家人便迅速围了上来。浔泠察觉到对方的意图,想要带着云梦汐离开,却被天罗地网拦住了去路,只能气愤道:“你们真是一群疯子!”

  “老祖宗,冒犯了!”大长老面无表情。

  话音未落,在场众人便纷纷开始出手攻击,浔泠百般躲避,却还是硬生生挨了几下。

  “……你快走吧!”云梦汐心中有一丝愧疚,她忍着剧痛,断断续续道。

  “走个屁!”

  浔泠破口大骂:“咱们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你们云家人太让我失望了,早知道不贪图那点贡品,还不如几百年前就溜走!”

  “我说了……我和云家没关系。”

  浔泠:“……”

  它正打算嘲讽云梦汐几句,偏偏一个不留神被击中,身子一歪,背上的云梦汐便失去平衡,直勾勾地向地上栽去!

  “……你可真是让本尊看了一出好戏。”

  就在云梦汐以为自己会摔出脑浆之际,她却突然被人一把接住,紧接着便听到了那个一度让她毛骨悚然的声音。

  朔琉洲的语气懒洋洋的,云梦汐已经痛得眼前一片模糊,只能看到朔琉洲居高临下地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这就是你办事的水平?”

  云梦汐:“……”

  他的脸上戴着面具,可依然掩不住身上散出的杀气和寒意。

  “我……先别杀我!”云梦汐生怕朔琉洲一个不爽便把自己扔下去,拼尽全力道。

  朔琉洲眼睛眯了眯,伸出手按了按云梦汐的脉,眼中划过一丝惊讶:“淬骨易筋丹……有意思,你还真是个不要命的。”

  他顿了顿:“罢了,本尊之后再与你算账。”

  与此同时,浔泠也冲了过来,大吼:“你是何人,给我放开……啊!”

  它凑得近了,终于感受到那股让它恐惧的气息,顿时瞪大眼睛,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神灭魔生令……你怎么……”

  下一刻,浔泠猛地缩小身子,一头扎进云梦汐怀中,疯狂地嚷道:“快救我快救我啊!”

  云梦汐:“……”

  真的是,太丢人了。

  “你是何人?竟然敢插手我们云家的家事?!”大长老的耐心已经被磨没了,他上前一步,指着朔琉洲怒道。

  朔琉洲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他轻蔑地一笑,淡淡道:“知道么?本尊最讨厌别人对本尊颐指气使!”

  下一刻,大长老猛地发出一声惨叫,他那一根手指头,竟然被齐根削了下来!

  “再有下一次,本尊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喂狗!”

  所有人都被朔琉洲的暴虐惊呆了,直到被大长老的痛骂声拉回现实:“还愣着干什么,抓人啊!”

  众人如梦初醒,可是还没等到他们靠近,那道诡异的红雾就再次悄无声息地出现,迅速将冲在最前面的几人卷了进去。等到红雾散去,那几个可怜的家伙早就化成了森森白骨!

  “你……你是魔修!”

  大长老的声音都在发抖,而朔琉洲嗤笑一声,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便消失在了空中。

  “云梦汐!你勾结魔修,毁我云家百年根基,暮云城绝不会放过你!”大长老撕心裂肺的怒吼声远远传来。

  云梦汐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一直被朔琉洲抱在怀里,因此看不见下面惨烈的景象。而浔泠控制不住地发抖,才让她意识到这人到底有多可怕。

  可惜她现在痛得快失去意识,动弹不得,想跑也跑不了。

  云梦汐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觉得自己被放到了一张柔软的床上,耳边还听到朔琉洲掺着嘲意的声音:

  “放心,你是本尊的东西。本尊没让你死,没人敢动你。”

  “我……”

  云梦汐张了张口,想说自己不是,可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只听朔琉洲淡淡道:“你想说什么?你不是东西?没关系,本尊不介意。”

  云梦汐:“……”

天翻地覆

  不知过了多久,那种可怕的剧痛终于消失了。

  云梦汐悠悠醒转,只觉得通体轻松畅快,仿佛脱胎换骨一般。令她意外的是,她明明记得自己痛出了很多汗,可如今身上衣服却是干干的,没有半点打湿的痕迹。

  “醒了?”

  朔琉洲不咸不淡的声音响起,他盯着云梦汐,目光沉沉,道:“你倒是厉害……不仅炼出了淬骨易筋丹,还敢在那种时候服用。”

  “你有胆子搏命,可你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要不是本尊及时赶到,你早就成了活死人!云梦汐,你这条命,本尊饶了一次,救了一次,你打算怎么还?”

  “我的衣服是你换的?”云梦汐皱着眉,一脸狐疑地问。

  朔琉洲:“……”

  “是又如何?”他面无表情地回答:“你整个人都是本尊的,怕什么?”

  “那敢情好。”云梦汐立刻毫不客气道:“衣服你脱了,什么都看光了,我欠你的人情也一并勾销,如何?”

  朔琉洲:“……”

  “你在嘲弄本尊?”朔琉洲的声音骤然压低,只一眨眼,他已经来到了云梦汐的面前,伸手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开始缓缓用力:“你信不信本尊真的杀了你?!”

  “你要是想杀我,何必等到现在?大概是留着我还有用处吧!”云梦汐迎上朔琉洲的目光,微微一笑。

  “云梦汐,你还真是自以为是!”

  朔琉洲眯了眯眼睛,下一刻,云梦汐突然感到胸口一阵熟悉的疼痛,让她猝不及防地跪在了地上。

  “别以为本尊不知道,你冒险用淬骨易筋丹,除了想恢复身子,还想甩掉这噬心蛊吧?”朔琉洲似笑非笑道:“你太天真了。噬心蛊一旦种下,绝无解除之法。这东西,远比移魂术还要可怕!”

  “你……”云梦汐咬紧牙关,硬是不肯求饶。

  片刻之后,朔琉洲终于停止了折磨她的举动,冷笑一声:“罢了,现在留着你,确实还有用。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缘故,现在暮云城已经天翻地覆?”

  “为了救你,本尊现了身,这倒也罢了,横竖无人猜得出本尊的身份。可如今云家禁地被毁,外面纷传是你勾结魔修,甚至惊动了暮云城城主。现在暮云城已经戒备森严,插翅难飞。”

  “禁地被毁与我何干?又不是我的错!”云梦汐怒道。

  “可是责任却在你身上。”朔琉洲不屑地一笑:“既然如此,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本尊要你想办法,控制整个暮云城!”

  “你说什么?”云梦汐一惊:“朔琉洲,你疯了?”

  开什么玩笑,且不说她现在尚未恢复,就算恢复了,凭她一己之力也无法撼动整个云家。更何况,这件事已经惊动城主,便没那么简单。

  四大城主都是极为强大的术修,而暮云城城主夜枭更是高手。再加上四大城始终保持联系,若不管不顾闹大,只会引来灭顶之灾。

  “你不是很擅长做这种穷途末路,然后孤注一掷的事情么?”

  朔琉洲捏住云梦汐的下巴,盯着她的双眼,笑道:“置之死地而后生……你是个怕死的,那为何不去试试?”

  云梦汐无语:“朔琉洲,你想坐收渔利,还真是厚颜无耻!”

  “噬心蛊珍贵无比,用一个少一个。本尊不想浪费。”朔琉洲淡淡地说:“要是这一次再失败,本尊可不会救你。”

  “知道了。”快滚吧。云梦汐暗暗腹诽。

  等朔琉洲走后,云梦汐才捂着胸口站起来,坐到床上休息。这好像是一处客栈,不知道朔琉洲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能悄无声息地将她藏在此处,还不被人发现。

  可如今他一走,就代表他解除了对自己的保护,接下来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云梦汐沉思了片刻,突然意识到自己身边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

  “呜呜呜,你这个没良心的!”

  缩小的浔泠突然从窗外跳进来,一头扎进云梦汐怀里,控诉道:“你是不是把我忘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会被那人给捏死呢!”

  云梦汐默默翻了个白眼:“关我什么事?我差点被捏死的时候,你想起我来了么?”

  浔泠:“……”

  “行行行,是我不对!”浔泠崩溃。

  “那你知道吗?现在暮云城上上下下都在找你,你要是现在出去必定会被群起攻之!你到底想没想好,接下来要怎么办?!”

《绝色丹药师:邪王,别过来》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