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梦汐绝色丹药师:邪王,别过来小说免费阅读

绝色丹药师:邪王,别过来

时间:作者:西瓜炒番茄来源:WXB

主角叫云梦汐的小说绝色丹药师:邪王,别过来免费在线阅读,这本书是作者西瓜炒番茄写的主要讲述的是:遭受至爱背叛,一朝身死形灭。重生之后,她是绝世丹修,身负盖世灵力,手握千年神兽,将所有欺辱她的人狠狠踩在脚下,潇洒人生,好不快意。可惜天不遂人愿,她从来不按套路出牌,唯一无奈的是偏偏惹上了一个甩不脱的家伙,被他奴役不说,还要日日胆战心惊。“去给本尊炼丹。”“……哦。”“来帮本尊护法。”“……哦。”“本尊还缺个帝后,你来试试。”...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绝色丹药师:邪王,别过来》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当众羞辱

  就在一片喜悦的赞赏中,一个突兀的哭腔突然响起:“姐姐!都是莹儿不好,莹儿甘愿受罚!”

  云梦莹跪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可是莹儿已经成了这副样子……姐姐,你就原谅我吧!”

  众人的神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云梦汐的实力恢复,也就证明确实是云梦汐弄伤了云梦莹,这笔账可就有点难算了。

  云梦汐俯视着云梦莹,微微一笑,道:“弄伤了妹妹是我不对,不过,我打算去禁地闭关一段时间,专门炼丹,到时候也可为妹妹炼些恢复容貌的丹药。所以,你就别担心了。”

  “对,梦莹,还不快谢谢你姐姐!”

  听到“炼丹”二字,大长老顿时面露喜色,忙道。

  当务之急,就是让云梦汐尽快开始炼丹,以致于大长老根本没有细想,云梦汐为什么突然提出要去禁地闭关。

  至于云梦莹的脸,随便找个台阶下便可,谁还有心思去管呢!

  “可是……”

  云梦莹狠狠咬牙,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可是听说禁地十分危险,姐姐你也刚刚恢复,要是贸然进去……”

  “妹妹是在怀疑姐姐的实力么?还是在担心姐姐不肯为你炼丹?”云梦汐故意打断云梦莹的话:“难道,妹妹不希望尽快壮大云家吗?”

  “云梦莹,你到底有什么不满?!”大长老神情冷冽,死死盯着云梦莹:“梦汐进入禁地自然有众长老协助护法,用不着你操心!”

  “我……”

  “方才你父亲还说梦汐心术不正,我看你才是真正的心怀叵测!”大长老毫不客气地指责了一番,又命令:“从今日起你就好好待在自己房间里反省吧!”

  听到这番话,云梦莹顿时急了,她眼中划过一丝怨毒,迫不及待地说:“大长老,您怎么能如此偏心?姐姐她恢复得不明不白,谁知道她是不是和什么人做了交易?姐姐她可是要嫁进城主府的,这要是传出去,别人会怎么想……”

  “啪”一声脆响,云梦莹竟然被一巴掌扇飞了出去!

  “云梦莹,你胡说什么?!”大长老甩了甩手,冷冽道:“我看你才是不识好歹!来人,把她拖下去,家法伺候!”

  “大长老!”云坤顿时急了。

  然而大长老一个眼神就让他闭了嘴:“云坤,我看你这家主做得也太过闲散,要不要我找人来帮帮你?”

  “不,不敢。”

  见此情景,云梦汐一言不发,心中却暗暗嘲讽起来——曾几何时,她也是被这样当众羞辱,一群人落井下石,恨不得人人踩上一脚。

  “梦汐,你要记住,无论何时,云家的利益才是第一位的,记住了么?!”

  “梦汐明白。”

  云梦汐面无表情,她知道,对于云家来说,没有利用价值的人就是废物,只会被百般羞辱,备受冷落。

  “好了,你快去吧!”

  有了大长老的首肯,云梦汐终于得以踏入禁地。

  沉重的石门在她面前缓缓开启。一道陡峭的台阶蜿蜒而下,伸入到了深不可测的地下。云梦汐割破手指,神奇的是,她的血液一落地便发出一道金光,紧接着她立刻感到周身一轻,先前的压迫感顿时消失了。

  云梦汐深吸一口气,缓缓走了下去。

  这条路格外长,不知道走了多久,云梦汐的眼前突然一亮。与此同时,眼前的景象也令她微微睁大了眼睛,露出几分惊讶。

  这并不是一个昏暗可怖的地方,相反,无数颗夜明珠发出温和的光芒,将此处照得如同白昼一般。周围栽种着许多奇草异花,地上还随意摆放着大大小小的盒子,随便一样拿出去都是难得的珍宝。

  可是,在这些东西中,没有一样是甲月三辰花。

  云梦汐皱眉搜寻了片刻,便继续往下走,很快,她就到达了禁地的最深处的空地。

  夜明珠的光芒渐渐暗了下来。云梦汐环顾四周,确定自己已经走到了底。然而就在此时,她却听到一阵缓慢的咀嚼声。

  “咦,哪里来的丫头片子?”

  云梦汐背后一凉,她猛地回头,却看到一只外表状似狐狸的灵兽正盯着她,嘴里还塞着什么东西。

  这一眼,让云梦汐的瞳孔瞬间紧缩——这灵兽吃的不是别的,正是她必须要拿到手的甲月三辰花!

不平等条约

  “给我吐出来!”

  云梦汐心急之下,顾不得其他,一挥手便是一道强有力的攻击。

  灵兽见她出手,干脆将甲月三辰花三两口吞下,呵呵冷笑起来:“好个毛丫头,竟敢对我出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说罢,它便露出锋利的獠牙,朝着云梦汐扑来!

  云梦汐眼神一冷,甲月三辰花已经被这灵兽吞食,再也拿不出第二朵去向朔琉洲交差,急怒之下,她也顾不上考虑其他,直接飞身迎战。

  “胆大包天!”

  灵兽勃然大怒,一人一兽斗了几个回合,云梦汐却渐渐落于下风。情急之下,她猛然发力,一股可怖的气息便骤然弥散开来。

  “等等,这是什么?!”

  感受到这股不同寻常的气息,灵兽大惊失色,竟然立刻转身想要逃走!

  云梦汐当然不会让对方如愿,虽然不明白灵兽为何会畏惧属于朔琉洲的灵力,但她还是迅速追了上去,借机将灵兽压在地上,毫不客气地发泄起来。

  “把甲月三辰花给我吐出来!”

  云梦汐一拳头下去,砸得灵兽嗷嗷叫了起来:“住手!我可是你们云家的神兽浔泠,是老祖宗!你是哪里来的臭丫头,居然敢……哎哟!”

  “云家的神兽,和我有什么关系?”

  云梦汐冷笑起来:“既然你吃了甲月三辰花,那么干脆让我剖开你的肚子,看看还能不能拿出来!”

  “你这小丫头小小年纪,怎么如此狠心?”

  灵兽吃了一惊,却不得不求饶:“甲月三辰花早就化掉了!你……你还想要什么,我找给你就是了!”

  云梦汐正在气头上,便有些冲动,此刻听了灵兽的话反倒冷静下来——甲月三辰花已经没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应付朔琉洲,让他不杀自己。不仅如此,灵力散去之后,她还要想办法掩盖身上的魔修气息。

  然而,云梦汐想着想着,却觉得有些奇怪。神兽浔泠是云家几百年的守护神,实力必然非同小可,如今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认输?

  “说,你到底在怕什么?!”云梦汐的眼神冷了几分。

  浔泠抖了抖,最后愤愤不平道:“呵,怕什么?别说你丹田已破,就算是你当年鼎盛,也未必是本神兽的对手!你到底遇见了什么人,为什么身上会有神灭魔生令的气息?”

  “……神灭魔生令?”

  云梦汐愣了愣,内心突然划过一丝不安。神灭魔生令,她只在古籍上看过这样东西,据说它是一个魔器,也是魔修顶级的修炼功法,悄无声息夺人性命,阴毒无比,是所有灵兽灵器的克星,也难怪浔泠会如此恐惧。

  难道说,朔琉洲,真的是如此可怕的一个人吗?

  云梦汐努力让自己显得十分镇定,她清了清嗓子,道:“这就与你不相干了。告诉你,就是那人要我来取甲月三辰花,现在没了,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

  浔泠大惊失色:“你可不能出卖我!我可是……”

  “云家与我毫无干系。”云梦汐冷冷地说:“你要是想我替你掩饰,就得老老实实听我的,和云家划开界限,听懂了么?!”

  “不可能!”浔泠激动不已。

  “那你在这里等死好了。”云梦汐故意冷笑起来:“我倒要看看,等神灭魔生令的主人现身,你这个神兽还有什么本事?!”

  说罢,她便猛地出手,一道灵力狠狠砸在浔泠身后的石壁上!

  禁地剧烈地摇晃了几下,浔泠愣了愣,继而大怒:“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威胁我?!”

  说罢,它便仰头咆哮一声,整个身体迅速变大,一双狭长的眼透出一缕蓝光,死死地盯着云梦汐:“我倒要看看,你是在狐假虎威,还是真有点本事!”

  云梦汐冷笑一声,反正现如今她的灵力源自朔琉洲,再怎么样,浔泠也绝不是她的对手!

  一人一兽毫不客气,干脆就在空地上打了起来。

  云家神兽确实厉害,几十个回合过去,依然看不出谁更胜一筹,云梦汐眯了眯眼,故意卖了个破绽。

  浔泠果然上当,它冷笑一声:“哼!我看你也就这点水平了!”

  它正准备一鼓作气将云梦汐击溃,谁知就在此时,云梦汐却突然暴起,狠狠一脚将它踹在地上,迅速掐住了浔泠的脖子!

  “你要做什么?!”

  浔泠察觉到不对劲,立刻挣扎起来,然而已经晚了——云梦汐划破手,迅速在它额头上画了一个特别的印记。

  察觉到云梦汐的举动,浔泠气愤地大吼起来:“你居然立血契!你太过分了!”

  血契是一种主从契约,从属那一方一旦违背,便会受万箭穿心之痛,七窍流血而亡。而身为主人的一方却丝毫不受影响。身为神兽却被立下这种不平等的契约,也难怪浔泠会如此愤怒。

  “那又如何?”

  云梦汐丝毫不在意。然而即使收服了一只神兽,她的心情也并没有因此轻松——没有甲月三辰花,她该如何交待?

  思索片刻,她的目光再次落在了浔泠身上。

  浔泠还在愤怒不已地嚎叫,却突然感到背后一凉,它一转头便看到云梦汐的眼神,顿时瑟瑟发抖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

  “甲月三辰花已经被你吃了,其中的灵力自然也会融入你的血肉之中。”

  云梦汐微微一笑,面对惊恐的浔泠,慢条斯理道:“天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所以,我要拿你的血来炼丹!”

异变陡生

  “救,救命啊……!”

  浔泠有气无力地趴在地上,早就没有了先前的神气。

  “叫吧,再怎么叫也没人来救你。”

  云梦汐如今也不怎么好受——此时此刻,她正盘膝而坐,双眼紧闭,极力地用丹火将丹炉的丹药凝成形。这个姿势,她已经维持了接近三天三夜。

  熊熊燃烧的丹火渐渐黯淡下来,“啪”地一声脆响,丹火骤然熄灭。

  云梦汐急忙站起身,察看丹炉里的丹药。在一团银白色的灰烬中,她拨了拨,拣出一颗晶莹剔透的冰蓝色丹药来。

  “只成了一粒。”云梦汐目光沉沉,声音里听不出喜怒。

  “啊哈哈,还是失败了吧!”浔泠幸灾乐祸地大笑,云梦汐一个眼刀扫过来,就让它瞬间闭了嘴。但浔泠憋了一会儿,还是愤愤不平地嘀咕起来:“居然拿本神兽的血炼丹……”

  云梦汐没有理会浔泠的碎碎念,她凝视着手中的丹药,将它放进了一个精致的瓷瓶里。

  将近三天的时间,她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地炼了十几炉丹药,却只炼成三颗。浔泠是神兽,神兽血加上甲月三辰花,倘若不是有朔琉洲魔修的力量压制,恐怕连这三颗丹药她也练不成。

  ——但她也没有别的出路了。眼看三天期限将至,云梦汐却再也无法拿到甲月三辰花。如今,这丹药将是她唯一用来保命的筹码!

  “你接下来又打算做什么?”浔泠不满地问。

  当然是打算跑路,越远越好。

  暮云城是待不下去的,朔琉洲也绝不会放过她。当务之急,是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想办法躲过追杀。有浔泠这个神兽在,至少也能抵挡一段时间。

  云梦汐正在思考该如何把浔泠拐走做保镖,谁知却突然一个踉跄,整个禁地也剧烈地摇晃起来!

  “怎么回事?”

  浔泠猛地跳起,原本懒洋洋的姿态一扫而空,它警惕地嗅了嗅,立刻怒吼一声:“该死,有人硬闯进来了!”

  “什么?”

  “还触发了禁制!”浔泠从高处一跃而下,急道:“你们这一代还真是能人辈出!放进你这么个混世魔王不说,竟然还有非血裔之人敢擅闯此地!”

  云梦汐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点,皱眉问:“禁制被触发,到底会发生何事?”

  “我怎么知道!但是这里肯定保不住了,啰嗦什么,还不快走?!”浔泠气急败坏地怒吼。

  听到这句话,云梦汐顿时顾不上许多,她提起全部灵力,纵身一跃,开始沿着来时的路飞快向上。而浔泠则迅速缩小身形,跳到了她的肩膀上:

  “我知道一条近路,往那边走!”

  云梦汐加快了速度,眼看出口近在眼前,她的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云梦莹?!”

  云梦汐骇然,只见云梦莹脸上依然裹着纱布,神色怨毒地阴笑着:“云梦汐,你也没想到我会进来这里吧!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本小姐死在这里!”

  说罢,她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把漆黑的匕首,不由分说地刺来!

  “快闪开!”浔泠惊道:“这是魔刺!”

  魔刺是魔修才能炼出的魔器,被刺中后伤口无法愈合,直到全身溃烂而死。事出紧急,云梦汐也顾不上想云梦莹手中为何会有这种东西,只能迅速闪身躲避。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云梦汐的腹部却突然一阵剧痛,浑身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走,整个人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朔琉洲注给她的灵力,偏偏在这时彻底散掉了!

  “哈哈哈,云梦汐,看见没有,就连老天爷都要让你死呢!”

  见此情景,云梦莹立刻得意地大笑起来,她再次挥舞起魔刺,朝云梦汐脸上刺去,恶狠狠地嚷道:

  “本小姐要再让你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绝色丹药师:邪王,别过来》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