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在线阅读完整版《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小说

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

时间:作者:苏褒姒来源:WXB

(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是作者苏褒姒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沈竹清黎大郎的故事,《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莫名其妙穿越成了未婚先孕的农村小傻子身上,她只想说:“你大爷的!”极品欺她卖她,直接打趴;极品笑她辱她,她反手两耳光;少女狂笑,“一群渣渣!”谁知她正虐渣虐的爽歪歪的时候,却冒出来个猎户少年帮她打脸,撩她、宠她、还要对她以身相许。苍天明见,她只是带着她的小拖油瓶躲进了他的家而已……“既然进了我的门,就是我的人,想跑?这辈子都不可能。”...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九章:真的会下毒吗?

 

沈竹清看着那人想进却不敢进来的样子咽了下口水,她不怕这一个人来,但是如果他后面是一群人,就完了。

沈竹清把手放在背后捏了捏小耗子的胳膊,对小耗子小声说:“等会有人抓我,你就说你不是我儿子,是我抢来的,听见没?”

沈竹清不说还好,这一说小耗子一下子懂了,他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羸弱的男人要害娘亲,害这个他才得来的,比所有人都好千百倍的娘亲。

小耗子没有回答沈竹清的话,却在沈竹清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跑了过去,两只小胳膊都抱不住人家一条大腿,却还是死抓着不放手,手脚并用的撕咬着那人。

小耗子不转头的对沈竹清说:“娘亲,你快跑啊,耗子有劲儿,能拦住他,你快跑!”

小耗子活像个野狼崽子。

沈竹清心中一梗,只觉得心血翻涌,冲进屋子里拿了菜刀就跑了出来。

“你放了我儿子,要不然我就让你竖着走不出这院子!”

这娘俩的动作一个比一个快,那人还没反应过来,沈竹清已经冲了过去。

那人偏了身子才躲过了沈竹清的菜刀,看沈竹清那劲头,刚才那一刀若真是砍到了,必定是直接钉入骨头了,横尸当场了。

那人吓得魂都没了,赶紧对发了狂的沈竹清说:“恩人恩人!你看看,我根本就没抓你儿子,是他死咬着我不放开啊!”

幸得这人说话了,沈竹清这才在菜刀马上就碰到那人肩膀的时候收了手,小耗子也呆呆的停下了嘴。

那人一看这俩人都停下来才放心的喘了口气,整个人瘫软在地上,恨不得大哭一场,表一表自己到底有多委屈。

“我,我来不是为了害你的,”那人满脸的委屈,“我知道今天是恩人你救了我,清醒了之后看到你被人说是妖怪,本想替你辩解,但是根本没有人听我说话。”

“我再怎么也不可能害救我的恩人啊,你娘俩真真是错怪我了!”

沈竹清将信将疑,她飞快的将小耗子拉回到自己怀里,又不放松警惕的把菜刀挡在身前。

“那你是来干什么?我怎的知道你是不是想害我?这年头知恩不图报的人多了去了,我怎知你是不是想抓了我去领赏?”

沈竹清逼问:“还有,你又是如何知道我的住处,还敢说是别无恶念?”

那人举手:“恩人,我太冤枉了,我这疯癫之症这么多年过去也没人能治得好,好不容易碰上一个能治我这怪疾顽症的人,我怎么可能自己断了自己的生路啊!”

“我能找来这里全是因为今早你身边的黎家汉子,黎大郎可是一把好手,长得又凡人只能翘望,只要稍微打听打听就知道了。”

“照你这么说,那降仙婆不也是知道我家住何处了,她怎么的不找来?”

男人老老实实的的回答:“恩人,你真不知黎大郎是何许人吗?就他那一身功夫,怕是今天集市上的一群人一起上也伤不到你们啊。”

“恩人,我杜某要是有半句虚言不得好死,您就信信我吧。”

男人说话到也算是诚恳,沈竹清放下了点戒心,不过还是对男人说:“你说的如此诚恳,我也跟你透个底。”

“古往今来,草药能治之症皆有限度,而且草药行医向来治本才治标,所以也就治慢不治急。”

“天下医者,并非我自吹自擂,十有之大九成都是治慢病的,治急症的,全天下掐手指找不出来三个,而本人不才,正是其中之一。”

沈竹清这话说的七分真三分假,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你这癫痫又叫羊癫疯,说慢病也算是慢病,毕竟是多年未愈,但是说急症也没有错处,发病过程太急,所以一般医者对你皆是束手无策,可是你遇到了我,医者仁心,我自然会救你,不过……”

杜姓男人本来眼里满是希冀,被沈竹清这个“不过”给挫了一下,差点换不过来气。

“……不过医者仁心也是建立在你对我的敬重之上的,若是你对我一份不敬,你可以看看全天下还有谁能救得了你。”

“毕竟,我治人只能屈居第二,下毒害人才是第一的。”

沈竹清看自己这话把杜姓男子唬的一愣一愣,终于放下心来,知道这确实是来求医的患者,所以也不忍心为难了。

对他摆出一副神医的表情,恨不得捋捋自己不存在的胡子说:“今天这个时辰不适合治疗,你若是有时间,明日申时再来。”

“你这癫症主要是足太阳膀胱经循行不利,申时是膀胱经循行的时段,到时治疗也会事半功倍,你看可行?”

杜姓男子连连点头,恨不得给沈竹清跪下行大礼:“行,行!恩人说什么都行!”

说完沈竹清就把他打发走了。

这时沈竹清和小耗子才彻底放下心来,沈竹清还没说话,两个人的肚子不约而同的叫了起来。

沈竹清不管了,那个黎大郎买个酒和醋能买这么长时间也真够了。

沈竹清袖子一挥:“吃饭。”

小耗子饿的不行,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明明馋的不行,却还是问沈竹清:“娘亲,我们不等等黎叔叔吗?你刚才还说要等的。”

沈竹清对着小耗子挤了挤眼睛:“这就是娘要给你上的第二课,学会变通。”

“娘总不能因为让你等那个买个东西就买丢了的黎大哥饿死吧,更何况,刚才那种危机情况他都不在,要他有什么用,饿死吧饿死吧!”

沈竹清这话说完,外面无风的柳树却狠狠地晃动了几下。

小耗子也不客气了,赶紧吃饭,却又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娘亲,你真的会下毒吗?”

沈竹清笑着敲了一下小耗子的脑门:“我会下个屁啦!”

“生死存亡的关头扯几句谎,上天是不会惩罚你的,”沈竹清笑着放下筷子,“小耗子你先吃着,我去喂老爹。”

沈竹清刚端着稀饭起身,就感觉到后面传来了一股力量,把她按在了凳子上。

沈竹清回头,发现竟然是黎大郎回来了。

“你这个人,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沈竹清没控制好情绪,语气像是在训人,“你还知道回来啊,回来干什么?”

小耗子是有点害怕黎大郎的,他忍不住想提醒娘亲,他们两个是寄人篱下,这么说话会得罪人的。

没成想平时脸上表情都懒得有一个的黎大郎竟然如沐春风,带着笑容直接坐在小耗子旁边。

声音中满是可察的笑意:“回来吃饭!”

第十章:不寻常的光

 

沈竹清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黎大郎莫名其妙的就把她笑得不好意思了。

沈竹清的语气当即就软了下来:“让你买的东西你都买回来了吗?”

黎大郎把东西放在了桌子上:“为了买这点东西我差点跑丢了,总不能最后东西也拿不回来,是吧?”

沈竹清嘴里塞的一口饭差点喷出来,小耗子在一旁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黎叔叔,你怎么想听到娘亲说话一样啊,娘亲刚才还说……”

没等小耗子再说,沈竹清赶紧夹菜牌到了小耗子的嘴里,然后对着黎大郎心虚的笑了笑:“长身体,多吃菜……”

黎大郎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倒是小耗子,毫不言弃,一本正经的端起了脸对黎大郎说:“黎叔叔,你知道吗,今天上午找来了一个娘亲治好的患者呢!”

“娘亲可厉害了,黎叔叔不用担心爷爷,我娘亲一定会把爷爷治好的。”

小耗子可能是不想让黎大郎担心,所以其中的过程一点都没有提,只是急着替自己娘亲说好话。

黎大郎挑了挑眉,转头问沈竹清:“确有此事?”

沈竹清点头,开口的话题却也和这事无关:“没错,不过我还听说你在镇上挺有名的,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沈竹清其实也想过到底要不要直接问黎大郎这个问题。

其实从沈竹清知道黎大郎会轻功的那一刻就已经有些怀疑了,直到那个前来求医的男子说黎大郎的功夫令人闻风丧胆之后,沈竹清就认定这个黎大郎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大家都害怕黎大郎的功夫只能说明黎大郎确实是身怀绝技,一个有这般功夫的人却屈居于一个小村子,这就不太正常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沈竹清带着小耗子住在这里,无非是为了寻求一个庇护。

若黎大郎真的有什么有苦难言的身世纠纷,她和小耗子岂不是从一个火坑跳进了另一个火坑而已?

这是万万不可的。

再加上沈竹清想来也不是什么都喜欢藏着掖着,最讨厌的便是那相处的时候还要猜忌,所以就直接问了。

她已经做好了黎大郎会直接生气的准备了,却没成想黎大郎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沈竹清说:“你是什么身份,我便是什么身份。”

黎大郎继续道:“你定是觉得我有些一身功夫不太正常,但是若论不正常,谁有一个痴子突然变得这般冰雪聪明更奇怪?”

黎大郎说完这句话直接就端着刚才沈竹清放在桌子上的稀饭走进了老爹的屋子,留下沈竹清一个人纠结。

听黎大郎说的这句话,就知道黎大郎绝对没有相信沈竹清说的什么顽疾突然好了的话。

这话虽然沈竹清自己听了都不会相信,但是黎大郎作为一个古代人,在都是相信怪力乱神,天定胜人的古代人里,确实值得沈竹清重视。

沈竹清神色复杂的看着老爹屋子的方向,她考虑了好一会自己到底该怎么自圆其说。

这时却突然听到黎大郎的声音从里屋穿了出来:“你不用处心积虑的想怎么在我这里蒙混过关。”

沈竹清心里一惊,她真怀疑黎大郎所有会的功夫里是不是还有读心术这么一项。

黎大郎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情感起伏,已经完全不同刚才说回来吃饭的状态。

“你也不用想着也怎么提防我才好,就像你虽然绝对不是说的那样一样,我可能也不是……”

黎大郎给老爹喂好了饭拿着空碗走了出来:“……而且就像你对我和老爹都没什么威胁一样,你可以相信我对你和小耗子也没什么威胁。”

“别的我不敢保证,我这里的安全性你却不用担心,”黎大郎弯下了腰,脸离沈竹清近的很,不过语气并没有因为这样暧昧的距离变化,“前提是,治得好老爹,别给我耍什么歪心思。”

这个距离已经超出了沈竹清的安全范围,她把身子往后倾斜了一些:“你放心,老爹的病我自然会全力医治。”

“我现在所做种种只不过是为了自己和小耗子寻求安身立命之所,我们孤儿寡母只想好好过日子,好好的活着,对你们并没有动什么歪心思的好处,所以你可以放心。”

“我相信你应该也是如此,要不然你也不会对我说不会伤害我们母子地话。”

“我放心你,也请你放心我。”

沈竹清和黎大郎两个人说的话让只有五岁的小耗子听的是云里雾里的,很本不知道他俩个在讲些什么。

小耗子摇头晃脑的对他们俩说:“娘亲,叔叔,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呀?小耗子一点也听不懂!”

没等沈竹清解释,就看到黎大郎走上前抱起了小耗子,直接把小耗子放在自己宽阔的肩膀上坐着。

对小耗子说:“我和你娘亲在说以后小耗子要和我一起去打猎了。”

“正好有空闲功夫和我学学功夫,至少以后你身娇体弱的娘亲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你有能力保护她,你愿意吗?”

黎大郎这话询问小耗子的意愿是小,主要是在告诉沈竹清他的意思。

沈竹清一直低沉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她开心的笑弯了眼睛:“小耗子,还不快这些你黎叔叔,你知道他这身功夫是别人求也求不来的吗?快谢谢人家!”

黎大郎闻言直接转头对沈竹清挥了挥手:“道谢不必,你懂我的意思便可。”

说着就走出了门。

沈竹清的心也算是放回了肚子里,她哼着小曲收拾了碗筷,又煮熟了醋给家里消了毒,这才算是正式闲了下来。

沈竹清坐在屋外的桌子上研究了一下给老爹和明天那人治病的药方子。

在桌子上留了张字条之后就按照今晨默默记住的上山的路,背着竹篓去山里采药去了。

沈竹清一路上摘了不少最常见的药材,一边采摘一边感慨,若是自己学中医的那群同学看到这样的地方一定要高兴坏了。

沈竹清拿出自己记下的药方子,开始寻觅自己真正需要的几味药材。

可是,随着沈竹清越找遍心越凉。

动物身上的还好说,黎大郎是个打猎的好手,现在又没有什么保护动物,就算是麝香,也不是不能得到的。

问题是最重要的几味草药,沈竹清找了这么长时间也寻不到。

而且这几味药并不是只有癫痫才能用的到的,上到癫痫,下到咳嗽,那几味药都能用到。

沈竹清愁眉苦脸的坐在地上,恨不得哭上一哭。

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此时自己生气的沈竹清并没有看到她手腕上的镯子正在微微的闪着不寻常的光。

第十一章:泉水

 

沈竹清心中愁云惨淡,对一个中医来说没有中药,确实足够让人痛苦的。

不过这一愁,再加上沈竹清是个倔强的,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来了一股狠劲,好像不找到天麻不罢休一样。

沈竹清这一气一犟就忘记这时间,等她累瘫在地的时候,她终于看到了林子里的最后一点光也没了。

沈竹清这才想起来慌张,她虽然记得来时的路,但那毕竟是白天,而且自己是从家里来的,当然不会走错。

但是现在天黑了不说,她找药材找得太过忘情,哪里有时间去记路线。

现在沈竹清瘫坐在地上,要不是自己忍着,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哭出来了。

古代的山里,谁知道都有什么野兽……

沈竹清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告诉自己不要瞎想,无论哪个地方,白天黑天的景致都是一模一样的,千万不能自己吓自己。

沈竹清逼着自己安慰自己,逼着自己往好的地方想。

但是她脑子里现在闪现的都是什么孤岛惊魂,小镇传说什么的,自己越走胆子越小。

沈竹清本来就已经处在崩溃的临界点了,这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了陌生的嚎叫。

沈竹清用一秒钟反应过来这是狼叫,又用一秒钟把自己从站着变成了瘫痪状态。

随着月亮出来的是沈竹清的眼泪。

沈竹清害怕又绝望的抬起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她还有小耗子,万一回不去小耗子就成孤儿了。

沈竹清的手按在地上准备起来,却突然感觉自己的身边发出了一道光。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是哪里发出的,却意识到这道光不太正常。

现在是古代,只有自然光和烛光,而这股光幽幽的发蓝,倒像是现代科技的成果。

沈竹清一偏头,便看见了自己的镯子。

沈竹清差一点叫出声,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带着这么长时间的镯子,在这个本来她就要吓得半死的夜里诡异的再添一笔。

在她的记忆力,这个镯子是沈老爹亡妻在小时候就给沈竹清买的。

以前的继母连同她那有娘生没娘养的一双儿女总是欺压沈竹清,他们什么都抢了去了。

唯独这一只手镯,他们却从未抢过去,因为这只手镯有自己的生命一样,沈竹清小的时候带着它是整整好好的。

这么多年,没有任何人调过它的大小,可是随着沈竹清越长越大,这个手镯也从没不合适过,一直都是正正好好的,甚至别人想摘也摘不下去。

她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事,怎么现在就突然玄幻了起来?

沈竹清心中渐渐觉得没有那么可怕了,毕竟穿越这种平日里她认为最不可能的事情都发生了,一只自己会发光的镯子又有什么奇怪的。

沈竹清咽了口唾沫,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把手放在了镯子上,刚准备用力,却没等用力呢,镯子就轻松的被她摘了下来。

沈竹清这回彻底瞪大了眼睛,她不可思议的观察着镯子,竟然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个非常袖珍的泉眼一般。

沈竹清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幻视,她的镯子中间,确实像是有一个泉眼一样的东西。

只不过是一个幻像,泉眼中汩汩流出的清泉水却消散在空气中。

沈竹清心中啧啧称奇,她自言自语到:“这景象真是够清奇的,只不过这镯子平白无事给我幻化了个泉水的幻象有何用?”

沈竹清碰了碰镯子,丧心病狂的开始对它说起话来:“泉水流都流不到地上,怎的?你是想让我望泉止渴?”

沈竹清这话说出口之后,镯子的光瞬间就弱了弱。

沈竹清哭笑不得,这镯子还真的像是活物一般?她笑着去捡自己放在地上的镯子。

“卧槽!”

沈竹清长这么大,第一次说了脏话。

这怨不得沈竹清,任谁在此情此景下都会忍不住爆粗口。

沈竹清去捡镯子的时候,入手的竟是一手的温柔的凉意。

如果沈竹清没有任何功能和感觉障碍,那么她可以准确的说,她刚才摸到的……是水!

像是凛冽的山泉水。

沈竹清借着镯子的光仔细的看了看,刚才那些消散在空中的泉水,此时全都化为真真正正的水,落在了地上。

沈竹清摸了摸镯子,把它重新带回了手上,忍不住惊叹:“这到底是什么宝贝!”

镯子的光亮了亮。

这不亮还好,一亮起来沈竹清都怀疑自己疯了。

自己刚才在寻找草药的时候,要么是没有自己想要的,要么是自己想要的草药虽然有,但是只长了个枯黄的尖尖,根本就无法入药。

刚才沈竹清之所以在这里累崩了,也是因为她已经发现了一大批自己需要的药,但是却都是没有办法用的那种!

可是现在!

沈竹清真的要怀疑自己的眼睛了,拿着枯黄的、长的细小的、根本无法存活下来的草药,此时此刻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生机!

只要是泉水淌过的地方,细小的芽叶粗壮了些,枯黄的株身翠绿了起来,低头的花草都挺立起来……

沈竹清愣了,她傻傻的看着镯子,心中开始暗念:“出水,出水,出水!”

下一秒,沈竹清就看到本来已经不再出水的镯子,有显现出来那个幻象。

泉眼就在自己的掌心却没有任何感觉,留下的水经过她的手掌也没有任何感觉,但是落在地上,却变成了实实在在的泉水。

被这泉水滋润过得所有植物都像是重获了新生,开始舒展自己的身体,重新在这片大地上管发出新的生命活力。

沈竹清用手去碰落在地上水,也感觉到了泉水穿过她手指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沈竹清甚至觉得自己今天采草药被割坏划破的伤口都在愈合……

沈竹清在心里尝试着让镯子停下来,镯子竟然真的就停了下来,连一点光也不会发出,重新变成了那个破旧的,谁都不会在乎的镯子。

沈竹清看着镯子,欣喜若狂的时候,耳边却忽近忽远的传来人的呐喊声:“沈竹清——”

“娘亲——”

沈竹清猛地回头马上回应,过了不一会儿,沈竹清就看到黎大郎拿着火把,抱着小耗子走了过来。

黎大郎眉间氤氲的全是怒气,他刚想开口训斥沈竹清,就突然被沈竹清抱住了。

沈竹清像是疯了一样在两个人脸上“吧嗒”了两口,然后尖叫着对他们两个喊:“发财了发财了……”

“我们家要发财了——”

《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