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缘难断:鬼王老公太难缠)在线阅读完整版《阴缘难断:鬼王老公太难缠》小说

阴缘难断:鬼王老公太难缠

时间:作者:莫小北来源:WXB

(阴缘难断:鬼王老公太难缠)是作者莫小北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白简滦阳的故事,《阴缘难断:鬼王老公太难缠》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我加班到深夜走出公司,发现大街上空空荡荡的只剩我一个人,忽然在街角出现了一个男人,也不知道是人是鬼,竟然对着空气说话!这个形容邋遢的男人盯上了我,他走向我,竟然重金购买我的头发和指甲!奇怪男人强行拿走了我的头发,我却夜夜做羞人的梦境……背包里面莫名其妙的出现赃款,警察找上我,发现奇怪男人暴毙与我相关,网上流传的诡异视频竟然被我遇到……诡异的事情不断发生,扰乱我的生活……...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阴缘难断:鬼王老公太难缠》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九章满血复活

我的血?!我试探性的将带着血的手往鬼怪的方向伸了伸,那鬼怪果然后退了一步。

 

我顿时满血复活,黑暗之中燃起了无限生机,我强撑着爬起来,挥舞着自己的手掌将血液不断的向着那鬼怪的身上泼洒。 血液溅落到鬼怪的身上,它就像被烫到了一样哀嚎一声,我得意洋洋的继续挥洒着血液,不让这些血白流。 这回换我掌握了主导权,妖怪被逼到墙角,瑟瑟发抖。

 

但是我突然发现自己手中的血渐渐干涸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的血总会流干。 一旦没有血防身了,这个妖怪肯定就会趁虚而入! 我现在该怎么办?我故作镇定地恐吓着那只鬼怪,大脑飞速转动着,却想不出来任何办法。

 

现在整个电梯都被鬼怪身上奇怪的磁场给影响到了,按钮全部失效,逃生无望。神经高度紧绷的情况下,耳边似乎又传来了零零碎碎的声音,我努力的竖起耳朵,零碎的声音汇聚在一起——画血符!对啊,画符能够抑制鬼气,既然这只鬼怕我的血,那用我的血画符肯定就能镇压它身上的气息!我兴奋的咬开自己的中指,兴冲冲将手举到半空中,突然愣住了——我不会画符!眼看着中指上的血液再次凝结,那鬼怪蠢蠢欲动。

 

我的手竟然自己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中指像是被人挤压着,指尖血源源不断地往外流。我的手像是有意识一样对着电梯门龙飞凤舞的画了好几下,一道符咒在电梯门口骤然成型,金光四溅。原本黑暗的电梯竟然将此刻突然亮了起来,电梯重新恢复运作。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我像是在沙漠之中行走的饥渴旅人看到了绿洲一样疯跑出去……

 

身后的电梯门缓缓合上,一股凄厉的叫声响彻整个走廊。 匆匆回到家关上门,那声音终于被我隔绝到了走廊外边。

 

公寓并没有开灯,很暗,我伸手摸墙壁上的开关。 手掌却猛地猛然抓住,好冷!巨大的力量猛地一拽,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就被按在了冰凉的墙壁上。 一个沉重而冰凉的躯体压在我的身上,使我动弹不得。

 

“啊!”一个冰凉而又柔软的唇覆了上来,将我的尖叫尽数的吞进口中,“唔……” 我叫不出来,就只能拳打脚踢的捶着那个凶徒的背,但是他好像并没有知觉。

 

专心地在我的唇瓣上面磨蹭吸吮,肆意地掠夺我口腔里面为数不多的空气。我大脑一个激灵,难不成这就是传闻中的那个色狼?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好不容易摆脱了一个吃头发的鬼怪,竟然又摊上了一个色鬼! 那色鬼的攻势越发猛烈,我被他吻得晕头转向,渐渐的失去了力气。

 

用力敲打着色鬼的手掌颓然撞到了墙壁上面,被擦伤的地方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我忽然清醒了不少,不!我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被一个色鬼占了便宜! 既然那个吃头发的鬼怪怕我的血,那这个色鬼肯定也不例外。我狠了狠心,咬牙使劲抓了一把自己手掌擦破皮的地方。 嘶—— 结痂的伤口再次裂开,血流如注。

 

浓烈的血腥味刺激着我,精神亢奋,更加用力的将沾满血的手掌朝着那色鬼的背上砸去…… 但是那色鬼竟然完全没有反应,像一座巍峨的高山一样岿然不动。 他仍然辗转于我的唇舌之间,攻城掠地。我的血对他竟然没有作用?还是说剂量不够大?我又使劲地往自己的手心里面挠了一下,身体一个激灵,好像挠下来了一块肉。 顾不上那么多了,我又再次将流血不止的手掌朝着那色鬼身上砸过去……

 

 色鬼终于有反应了,但是他只是顿了顿。唇瓣暂离,下一秒钟又更加放肆的吻了过来。 鲜血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动作更加暴戾,突然我感觉自己的唇瓣一阵刺痛,这色鬼竟然直接咬破了我的嘴皮! 咸腥的血腥味在口腔中蔓延开来,色鬼含住我的唇瓣,贪婪的吸吮着我的鲜血。

 

我被他吻得麻木,连身体的疼痛都感觉不到了。难道我今天就要被这只色鬼吸干精血交代在这里了吗? 我的意识一点点地迷离下去,身上压着的身躯如同一块寒冰越来越冷,我仿佛落到了一个冰窖里面…… 好冷……我的眼前一片恍惚,余光却瞥到月亮从云层中探了出来,一点一点地变大…… 惨白的月光照亮了整个夜幕,恍若白昼!

 

压在我身上的身躯,猛地抽搐了一下,继而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他的双臂紧紧的抓着我,指甲像是要陷进我的肉里。 剧烈的疼痛从手臂传向大脑,那个色狼突然痛苦地低吼了一声,抱着我往后倒去…… 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就被那一具沉重的身躯压在了地上,脊背重重地冰凉坚硬的地板上面!

 

我疼得眼泪都出来了,禁锢着我手臂的力量骤然一松。

 

那压制着我的力量突然歪倒在一边,色鬼蜷缩起来,在月光中剧烈的颤抖着…… 我趁机推开他,忍着膝盖上剧烈的疼痛爬了起来,抬脚准备离开,却被那色鬼拽住了脚腕。

 

“别走……” 这声音好熟悉…… 我忍不住转头一看,那个色鬼在月光中剧烈的颤抖抽搐着,他的身体虚幻到仿若透明,月光从他的身体里面穿了过去,又映照在地上,落下一片明晃晃的光辉…… 刺目的月光晃得我睁不开眼睛,朦朦胧胧间,我似乎看到那一团亮光里面许多红色的像是蚯蚓一样的红线在涌动!

 

一片黑云移过来,将月亮遮去了半边。色鬼身上的光线黯淡了一半,我终于看清楚了他的脸—— 色鬼的脸色煞白,像是一块寒冰一样,散发着寒气。

 

尽管是这样,却还是难以遮掩色鬼身上卓然超群的气质,剑眉星目,鼻梁挺拔! 尽管现在像野兽一样在地上嘶吼咆哮,但是他周身仍然充斥着让人难以抗拒的气势,一句话就让我寸步难行。 抓着我脚腕的力量骤然一松,我低头就撞进了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

 

我只觉得心脏猛地一紧,仿佛被人攥住了一般,有如波涛在悬崖峭壁上激荡。 大脑一片空白,我转身想逃。却被身后那人厉声喝住了,“站住!” 这声音像是有魔力一样,蛊惑着我。 走啊!快走啊!

我不断催促着自己,却发现我的身体不受控制……

第十章交易

转身的一瞬间,无数的片段冲进我的脑海中,尖叫的乘客,刺耳的刹车声以及一辆失控撞断护栏冲出悬崖的大巴车…… 一张张惊慌失措的脸在我的脑海中闪过,大巴车在山崖上翻滚了好几圈,轰的一声骤然落地…… 巨大的撞击声在我的脑海中炸开,我觉得自己头疼欲裂!我为什么会突然想起这些?

 

这个是困扰我好几年的噩梦,几年前春节过完以后,我坐大巴车回烟城。大巴车半路失控,撞断护栏冲了出去…… 车毁人亡……整个大班整个大巴车六十多个人,只有我一个人奇迹般地生还了! 可是我为什么会突然想起这些?难道这一切和地上那个色鬼有关? 难道这个色鬼是当时在大巴车上死亡的乘客之一? 可是他又为什么会缠上我呢?我百思不得其解,目光疑惑的投向那边躺在地上的色鬼,我不敢看他的眼睛,他漆黑如墨的眸子静静地望着我,带着一股不可侵犯的王者尊严。

 

我张了张嘴,却没有办法发出声音。那一片云移开,月亮又明晃晃的挂在了天幕中。 惨白的月光再次凝聚在那色鬼身上,男鬼像野兽一样痛苦的嚎叫了一声,身体又剧烈的抽搐起来…… 笼罩在我周身的压抑气息骤然减弱,我松了一口气,现在正是逃跑的好时机。

 

“啊……” 刚刚迈出腿,就听到身后的男鬼痛苦的呜咽了一声。我的心就像被人狠狠的揪了一下,一阵钝痛。 现在明明是我最好的逃跑时机,但是我却控制不住地蹲下身,心疼的看着在月光下瑟瑟发抖的男鬼。 他周身透明,惨白的月光像火焰一样在他的身躯上面灼烧,他的手腕和脖颈各处都有一条丑陋的像蚯蚓一样的狰狞的伤口,这几条伤口在不断的愈合,然后又在下一秒生生撕裂,血浆迸射!

 

“你还好吧?”我忍不住伸手探向他。 那个男人闭着眼睛,猛的一把拽住我的胳膊,下一秒我就感觉到自己的手指一阵刺痛! 竟然被咬了! 我慌张地想将自己的手臂从那个男人的禁锢中抽出来,但是他紧紧的箍着我,就像抱着一块救命浮木,贪婪的吸吮着我的指尖血。 难怪现在很虚弱,他抱着我手臂的力量并不大,其实只要我用用力,还是能把他推开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对这样一个素不相识的色鬼动了恻隐之心,他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我也得我认识他!似乎在哪儿见过他! 我大脑飞速的转动中,但是我的生活圈子就那么大一点,我确定我根本不认识这样一个色鬼!但是他生前还是死后。 等我再回过神来,发现男鬼身上那蚯蚓一样的伤痕正在快速的愈合,慢慢的消失不见。 是我的血!我的血竟然对它有治愈作用!

 

男鬼脸上痛苦不堪的表情也舒缓了许多,天幕中那圆盘一样的月亮慢慢钻进了云层中…… 色鬼身上燃烧着的白焰骤然熄灭,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白简……” 我撞进他深邃的眼眸里面,男鬼的眼睛像是一汪深潭,带着无穷的吸引力,让人离不开目光。

 

“你是谁?”

 

色鬼勾唇一笑,“我才两天没来而已,你竟然就把我忘了……”

 

我愣了愣,脸腾的红了,烧的像煮熟的虾米一样! 原来那个每天在夜里欺负我神出鬼没的王八蛋竟然就是他! 我的牙齿咬得咔咔作响,我刚刚为什么要救他?还心疼他!就应该直接拿菜刀把他剁成肉泥!

 

“如果我灰飞烟灭的话,你也活不成!”男鬼似乎看透了我心中的想法。

 

“你少恐吓我!” 那色鬼轻笑一声,“我有没有骗你,你自己想想不就明白了?大巴车发生意外,全车六十几个人,为什么偏偏就你一个人活了下来?”

 

我一下子怔住了,大巴车发生意外的时候,前面那个前面座椅的扶手直接插进了我的心脏。 经过医生的一番抢救,我竟然活了下来。大家都只当这只是这是医学奇迹。 我妈一个劲的感叹说我福大命大,可是……我总觉得其中有蹊跷。

 

奄奄一息中,我觉得有一股奇怪的力量灌进了我的胸口。再醒来,我就得知全车六十多个人,只剩下我一个活口。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因为你的命是我救的!”色鬼定定的看着我,目光毫不闪躲,看上去不像是说谎。

 

“你什么意思?”

 

“你的血唤醒了我,所以我就顺便救了你一条命!”

 

我的神经猛得紧绷起来,“你胡说!”

 

“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你的胸口应该有一块属于我的烙印……”色鬼仍然躺在地上,但是他的每一句话,都让我从浑身发寒。我的手不自觉的摸向自己的胸口,那儿的确有一块丑陋的疤痕,但是绝不是这个色鬼说的什么烙印!

 

“鬼话连篇!”我怒不可遏,猛地起身就打算离开。

 

“我知道你现在难以置信,但是从车祸的那天起,我们我们的命运就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我不知道这个色鬼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但是我知道我要是再跟他纠缠下去的话,迟早有一天我的血会被它吸干,精气也会被他耗尽! 和这样一个定时炸弹在一起,我更是觉得如坐针毡。 逃也似的准备离开,却被色鬼一把抓住了手臂。 我卖力的甩开了他,却感觉自己的手腕一阵刺痛,小臂以下全部麻木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

 

“血咒。”色鬼微微一笑威胁我道,“我在你手臂上面下了血咒,如果你离开我十米之外,就会遭受噬心蚀骨之痛……”

 

我的头皮一阵发麻,我的小臂上面确实突然出现了一个针孔一样的红痣。 这个该死的色鬼!枉我刚刚还在他难受的时候心疼他!没想到他竟然恩将仇报!

 

“我知道你现在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但是如果我魂飞烟灭了的话,你也活不成。”

 

“你究竟想怎样?” “我只是想跟你做一个交易。” 我狐疑的看着他,这色鬼又在耍什么花招? “什么交易?” “我让你帮我找我的尸体!”色鬼微微闭了闭眼睛,仇恨的声音从他的牙缝中逸散出来,“我一身道骨却被歹人肢解,抽我脊梁,将我的四肢百骸封印于各处。”

 

我的心脏突然一阵抽搐,似乎在和他经历同样的痛苦。 “我要你帮我找到流落各处的尸首,助我报仇雪恨!”

第十一章公交车

 

色鬼说到报仇雪恨的时候,那张惨白的脸十分扭曲,周围的戾气都快要实质化一样,可是我却觉得并没有那么可怕。

如果我这条命真的是色鬼救下的话,那我就应该帮助他才是。

而且...

...

我不经意的看着自己手臂上的红痣,如果我不答应的话,也就只有死路一条吧!

谁会希望自己死亡呢?

“你想要我怎么做?”我率先问着,打断色鬼暴戾的情绪。

听到我的声音,色鬼脸色好转一些,眼睛中似乎有着某种偏执。

“我现在很弱,所以需要你的供养,至于我的尸体,我会告诉你应该怎么做的。”色鬼闭上眼睛,却没有消失不见。

月色渐渐的被掩盖,已经没有能够让他感觉到痛苦的事情了。

我将自己卷缩在一起,控制自己不再回想着那些可怕的时候,躺在床上不断的催眠自己。

可谁知刚要睡着的时候,身边就躺下一块人形冰块,瞬间将周围的热量给全部吸收掉。

冰冷刺骨,一点睡意也早就已经消除,但是更让人觉得烦躁的是,那冰块仿佛是不甘寂寞一样,伸进我的衣服里面,汲取我的体温。

知道背后的男人不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我只能咬牙忍着,反正反抗也没有什么作用,现在两人也算是合作的关系。

“你身上真温暖,你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吗?毕竟我们都已经拜堂成亲。”

“成亲?”

我猛地转身,脑海里面瞬间闪过之前那些诡异的画面,自己被打扮成新娘子的模样,被迫的拜堂,最后行洞房的礼,原来都是眼前这个男人干的。

“之前那些事情都是你做的?”

色鬼理所当然的点头,“自然,我们早就已经绑在一起,成亲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说完,他的眼神竟然直直的看着我的上半身。

这一看我才觉得有几分不对劲的地方,刚才转身的时候用力过猛,竟然将大门打开,一抹白皙露在外面,瞬间一冷。

我脸颊滚烫,心中羞耻不堪,“你这个色鬼!想要我帮你,就好好的不要乱看!”

“可是,你是我的人,你哪里不是我看过的?而且我名讳为滦阳,并不是什么色鬼。”

“滦阳?”我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这话,心中对他十分不放心,之前自己那么急色的模样,都是这个色鬼造成的。

“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会保护你的。”

他一本正经的说着,顺便将手伸进我的衣服里面,大力的揉捏起来,我刚想反抗就发现自己陷入了往常的梦境里面。

一夜都是春意盎然。

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身体有些疲惫,猛地起身甚至差一点摔倒,而周围全部都是我的血液。

已经干涸的贴在床上,但是我的手掌却已经结疤。

“真是倒霉!”

我咬牙说着,将自己收拾好,赶紧去了公司里面。

一进公司我就发现不对劲来,周围的人都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带着怀疑和惧怕。

开始的时候,我并不是很在意,毕竟人心本来就是如此,恐怕是有什么我的传言出来而已。

但是却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越演越烈。

当我看见杯子里面的脏东西之后,整个人都处于一出暴怒的状态下,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周围的人瞬间将目光都放在我的身上。

“你们什么意思?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们,竟然这样对我!”

见我直话直说,本来还比较隐藏的同事,瞬间掀开自己伪善的皮来。

“白简,不是我们针对你,而是你干的什么事儿啊!”

说话的人,是平时跟我关系比较好的,手上戴着那条手链还有我的一份钱。

“是啊!张娜才死没有多久,你就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平时不是最看不起她那样的拜金女吗?怎么还想抢她的东西!”

“你们说什么呢!”我皱眉听着,不是很懂她们的意思,张娜死了之后,我根本就没有得到任何的东西,除了没有做完的项目而已。

李萍嗤笑一声,“哟,看见没有,当了婊子还想要立牌坊!”

那无中生有的声音,让我仿佛听到太阳穴的青筋在啧啧作响。

却又只能死死地忍着,要想要在这个办公室里面坐得住,只能这样。

直到下班的时候,我才知道她们为什么会这么说,一出门就看见张娜的出轨男友手中捧着鲜花,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这一次倒是和诡笑沾不到边,但是却让我更加头皮发麻。

经历过那么多的鬼事,哪里还不会懂得防备。

我没有要去理会的意思,径直往旁边走,转身的一瞬间我仿佛能够闻到一股奇异的花香味一样。

背后感觉有一双红色的眼睛正死死的看着我。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回头。

上车之后,我才松下一口气来,这天黑之后遇到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人觉得吓人。

可谁知等我有闲心看周围的时候,才明白什么才是真的吓人。

周围的人一个个都表情十分麻木,但是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是我不能忘记的。

这些面孔明明都是车祸出事的那些人。

整个公交车上的人全部死亡,就只有我一个活人。

顿时我背上已经全部都是冷汗,眼睛瞪得酸痛。

咽口水的声音,像是一颗炸弹一样,落在车上,一些人的双眼慢慢的放在了我的身上。

“你,你怎么了?”苍老的声音带着沙哑,缓慢的说出口。

老太太的假牙也跟着动作掉在地上,嘴唇张开,下瓣嘴唇随着假牙掉在地上。

我的神经十分紧张,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并没有理会老太太的意思,只想着怎么样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对,对不起,不小心掉在地上。”老太太说话已经不完整,勾下腰去拿假牙。

而这个时候,我左边的小孩,眼神空洞的走过去,推了一把老太太,瞬间摔成两半截,里面的内脏掉的满地都是。

 

鲜红中带着淡淡的黄色,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浓重的腥味,腐烂的味道也随之而来,让人作呕。

《阴缘难断:鬼王老公太难缠》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