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先生)在线阅读完整版《阴阳先生》小说

阴阳先生

时间:作者:小钻风来源:WXB

(阴阳先生)是作者小钻风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陈旭许晴的故事,《阴阳先生》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点穴分金断风水,鬼怪神通斩妖邪。今夜,你家有鬼么?...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阴阳先生》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9章 邪神杀

我有些着急,就对身边的黄利发说我要尿尿,连忙从屋里跑了出来,拉着我师父到了一边。

我师父装了一袋烟,笑的镇定自若:“傻小子,你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家伙的阴谋,就应该知道,那家伙怕我,要是我在,打死他都不敢来这里。”

眼见他那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我这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突然感觉有些迷惑,既然如此,他干脆等到那个毛神出手杀死黄利发的时候再出手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让我白费功夫跑上这么大的一圈。

见我满是迟疑的看着自己,我师父已经猜到了我的心思,举起手中的烟袋锅,在我脑袋上重重打了一下,对我笑骂道:“臭小子,不让你走上这么一圈,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着那么多普通人并不知道的东西,又怎么会知道,人心到底如何的险恶。”

听他这么说,我这才恍然大悟,这一趟走下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黄仙控尸,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毛神的存在,但是最让我感觉不敢相信的,却还是人,要是没有亲眼目睹刘雪菲与黄利发的所作所为,我无论如何也都想象不到,人心居然可以恶到那种地步。

为了钱,黄利发可以不顾以前与陈疤眼的约定,直接上门去欺负他的遗孀,而同样为了钱,刘雪菲居然可以给黄利发这货安上调戏自己的罪名,让那五通神出手来杀人灭口。

说到底,他们作为人的人性,已经基本上完全泯灭,剩下的只是一具被金钱腐蚀后行尸走肉。

“可是师父,你还没有教过我要怎么对付那东西呢。”

想到那个已经对黄利发动了杀心的毛神,我有些惊慌的看着我师父。

“傻小子,你不是会用那柄诛邪用的桃木剑吗?”

我师父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不再和我说话,咬着烟袋杆,大摇大摆的朝着门外走了开去。

“师父,我......”

这毕竟是我第一次自己面对鬼神之类的东西,心里还是老大的不放心,急忙招呼着我师父,可是我师父,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黄家的门外。

没办法,我只好重新回到了黄利发的屋里,黄利发已经吓得脸色惨白,见我进来,立刻迎了上来,摆出一副哭脸,只说我们收了他的钱,那可就一定要保护他和他家人的安全,而且一定要救他的儿子。

眼见这货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字字句句不离开一个钱字,我被他给彻底气疯了,说出来的话,也不再客气。

“想要活命,那就和我说实话!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要去迁移自己的祖坟,又为什么得罪了那位黄仙,别和我说什么因为你儿子学习成绩不好,这才想要改变家里风水的屁话。”

黄利发被我的怒吼声给吓到了,低头不语,看那样子,分明是在继续想着用瞎话来糊弄我。

我急了,冲上去抓着他的脖领子,告诉他现在刘雪菲已经对他动了手,今晚就会有脏东西来要他的命,他要是不想死,最好现在就和我说实话。

听我提到刘雪菲的名字,黄利发再度愣在了原地,可是这货,明显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很快就打定了主意,咬牙切齿的对我说原来我们师徒早就打上了他的主意,看我们这架势,根本就是想吞掉他的横财。

对于他的这一番想法,我实在是感觉有些无语,突然想到很久之前看过的一句话,说一条狗爱吃屎,它会把自己对屎的看法也代入到其他生物,甚至人的身上,认为他们也都和自己一样,把屎当做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美食。

现在的黄利发明显就是这样,在他眼里,我们师徒也都和他一样,属于那种已经彻底钻进了钱眼里头,为了钱,可以枉顾这个世界上的一切。

“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黄利发到底是什么人,我的东西,是你这小子能够惦记的吗?”

眼见我只是看着他默然不语,黄利发急了,凶神恶煞的对我叫嚷着,直接甩掉了脸上的黑纱巾,露出一张布满了脓包的脸,看上去狰狞到了极点。

我被他狰狞的面孔彻底吓到了,连连后退,没想到这货却是得势不饶人,直接扑上来,用手卡住了我的喉咙,疯狂的吼叫着,说自己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动他的金子。

他的力气很大,哪怕我用尽了吃奶的力气,都没有办法从他手中挣脱,在他的按压下,我的神志开始模糊,只能有气无力的推着他的手。

突然之间,我感觉到屋子里变得冷气逼人,屋顶的电灯开始剧烈的闪动起来,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连带着屋里的家具,也都随之剧烈的抖动起来。

看着屋内的变化,黄利发彻底吓傻了,放开扼住我喉咙的手,双腿瘫软在地上,疯狂的想要夺门而逃。

可是,门口却似乎有着一道我们根本看不到的墙,没等他冲到门前,就直接把他给挡了回来。

黄利发的身体重重摔倒在了地上,不等他爬起,一股看不到的力量,已经朝着他袭击了过去,在他跟前,似乎有着一名根本看不到的壮汉,用手扼住了他的脖子,把他的身体提了起来,黄利发激烈的挣扎着,可是却还是避免不了身体悬空的厄运。

现在黄利发的样子,就像是在上吊,虽然在他身上看不到绳子,可是,他却明显处于窒息状态,就连眼珠子都被憋出了眼眶,他只能无力的掰着虚空那个看不到的手,极力的从自己的嘴里挤出了两个字:“救.....救我......”

我缓缓从地上爬起来,木然的看着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这才发现这货刚才出手真是够狠的,居然在我脖子上弄出了两个紫黑紫黑的手印子。

虽然此时黄利发挣扎的很厉害,可是,我心里却在恨他刚才对我出手的狠辣,只是冷冷的瞪着他,却是动也不动。

“救......救我......只要你救了我,我把所有的金子都给你,所有的金子都给你啊!”

眼见我对他无动于衷,黄利发心里完全被恐惧笼罩,终于还是说出了那句话。

如果他之前和我说实话,我是绝对不会见死不救的,只是,这货为了钱,居然连我都想杀,我已经对他的人性失望到了极点,自然不愿意这么随便救他,反倒是希望他多吃一些苦头。

“你......你以为我死了,你就能逃得了吗,门口根本逃不出去,我死了,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眼见我没有任何要动的意思,黄利发急了,气急败坏的对我嚷道。

他的话让我重新恢复了理智,他说的没错,我是吴老六的弟子,而那毛神,却已经打定主意要害我师父,自然不可能留下我。

想到这些,我怒吼一声,直接把我师父之前交给我的桃木剑取出来,拿在掌心,想着之前那些古书上的记载,嘴里念念有词。

“此物本是土中生,千锤万早出深山,苍天赐我神阳力,万紫千红号桃神,桃花缤纷桃食甜,枯朽烂木岂无用,化身三寸不灭剑,剑锋一闪鬼神灭......”

在我的念诵声中,我感觉到自己掌心一阵剧烈的颤抖,睁开眼看过去,我发现手掌中的桃木剑居然带着一道红光飞射出去,笔直的刺在了半空,凭空悬浮在了空中。

被那木剑刺中的地方,汩汩的向外喷着鲜血,屋里到处都是一片腥臭的味道,隐隐的有着阵阵声嘶力竭的怒吼声,就像是野兽在那里放肆的嚎叫。

黄利发的身体,重重摔倒在了地上,我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似乎一个看不见的巨人在向我这边走了过来,吓得我赶紧双眼紧闭,继续念着从古书上看来的咒语。

“剑锋一闪鬼神灭,破,破,破!”

在我的念诵声中,那柄桃木剑不断在空中翻飞,对着空中看不见的地方一通猛刺,每一次刺出,都会带出一片飞溅的鲜血,随着桃木剑的乱刺,空气中的低吼声变得越来越安静,到了最后,终于彻底停止不动。

屋内的电灯泡不再闪动,砰的一声裂成了碎片,屋里一片漆黑,我拿出手机,打开手机背面的手电筒,在屋里看了一圈,很快就看到一尊木质的神像倒在了堂屋地上,身上布满了鲜血,之前的那柄桃木剑,就那样直挺挺插在神像胸口。

我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发现那神像,就是之前被刘雪菲抱在怀里的那一尊,知道刚才是这毛神在捣鬼,心里顿时安定了下来,转脸看向了一旁的黄利发。

“好了,老黄,这家伙是刘雪菲派来灭口的,已经被我给干掉了,你这家伙,又特么躲过了一劫。”

经过刚才那毛神的一番胡闹,黄利发彻底吓傻了,好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问我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我看了看旁边还在流血的神像,知道那东西是邪物,不能久留,连忙把他抱起来,找了块空地,准备把它给烧掉。

第10章 黄金初现

我抱着神像,和黄利发一起来到外面,将那神像重重的扔在了空地上,眼见那神像是用实木雕刻成的,如果只是用打火机肯定不好烧,黄利发这货干脆找来一桶柴油,一股脑的淋在了神像的身上,咬牙切齿的看着那神像说道。

“小师父,这该死的玩意,居然想杀了老子,我必须要亲眼看他烧成灰烬才甘心。”

虽然心里对那神像恨得牙根都痒,不过或许是想到之前那神像想要杀死他时候的彪悍吧,黄利发只是在那里撺掇我动手,自己却远远的躲在一边。

我已经深知他人性,自然也懒得和他再去多计较什么,只是看着那神像恶狠狠的说道:

“王八蛋,你这该死的家伙,居然敢把主意打到我师父的身上,活该你受死。”

我说完,直接取出打火机,对着神像抛了过去,沾上了柴油的神像很快被点燃,熊熊的烈火,转眼间就把他完全吞噬掉了。

“吼,吼!”

尽管身上已经着了火,那神像依旧发出阵阵不甘心的狂吼声,在原地激烈的挣扎着,疯狂的吼叫声中满是怨毒,要不是胸口还钉着一把桃木剑,只怕这家伙会立刻飞窜开去。

只是在在烈火的焚烧下,这货完全抵挡不住,不过转眼间,就被烧成了灰烬,在被火烧尽的地方,留下了一大滩鲜血,鲜血中散发着腐臭的味道。

“多谢小师父,多谢小师父。”

黄利发对我一阵千恩万谢,只是想到这货刚才差点就把我掐死,我始终没有给他好脸色看。

黄利发对着那摊鲜血和烧剩下的灰烬又破口大骂了老半天,终于恢复了理智,满脸堆笑的重新看向了我。

“小师父,刚才都是我不好,您是高人,别和我一般见识。”

我看向这货的眼神里更加鄙夷,这个家伙,真的是长了一双大大的势利眼,并且始终保持着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优良传统,像他这样现实的人,如果没有钱,反而才是没天理呢。

“别和我废话,告诉我,那些所谓的金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家本就不是同道中人,我也懒得再和他废话,直接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问道。

听我在此把话题扯到了金子身上,黄利发顿时脸色大变。

“我的小师父,您就别问了,我,我也没有分到多少啊,都是刘雪菲那个女人占了大头的。”

我心中嘿然,这个黄利发,真是说瞎话都不来眨眼睛的,如果不是我亲自去了刘雪菲家里一趟,并且听他亲口要挟刘雪菲再给他一部分金子,恐怕真的要被他给骗了。

不过,现在事情紧急,我也懒得继续和他扯皮,索性板起脸,对他冷声说道。

“不管你拿了多少,那东西,是你能碰的?老祖宗常说的那句阴器莫动,阴财莫贪的话,你特么的都忘了?”

 

听我说出阴财莫贪的话,黄利发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在我家乡的农村,基本上都有着这样的规矩,一个正经人家出身的人,就算是穷死,也绝对不会动那些坟地里陪葬的物品,也就是阴财。

这是很好的传统,只是,随着现在的市场经济开始发展,人们已经开始逐渐抛弃了老祖宗留下的很多优良传统,一切向钱看齐,原本老人们留下的话,在那些所谓新潮的人眼里,已经是根本不符合时代发展潮流的老黄历,注定要被扔进历史的洪流里。

尽管心中惴惴,黄利发依旧满脸不甘的朝我嚷道。

“可是刘雪菲,她,她不是没有什么事情吗。”

眼见黄利发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怀着侥幸心理和刘雪菲攀比,我气坏了,直接一巴掌抽了过去。

“是啊,她是没有什么事情,不过,你知道她为什么没事吗?看到那滩血没有,那就是她的奸夫,有这个奸夫给她撑腰,她当然没事,可是你呢,有这样的奸夫站在你身后吗?”

为了不让这货继续在这里和我抵赖,我把自己今天在刘雪菲家里看到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并且明确的对他说,现在他能够活命的唯一办法,就是把家里的黄金全部都交出来,拿去还给那位缠上过陈疤眼的黄仙。

“我......我......”

黄利发嗫嚅着,双眼不断叽里咕噜的乱转,显然是在想着解决问题的办法。

“那黄金,真的没有办法留下了?小师父,你和你师父的本事那么厉害,肯定有把黄金留下的办法,对不对?你们不是最擅长驱邪避凶的吗,要不这样,我在给你们加三万,你们替我把那个什么黄仙赶走,行不行?”

眼见这货为了钱,已经连命都不要的丑态,我把脸别到了一边,知道和这货之间再没什么共同语言,索性掉头就走。

眼见我要走,黄利发顿时慌了神,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

“小师父,你可不能这样走了啊,要不这样,那些黄金,我给你一成,行不行!”

我满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相当认真的告诉他,说那些黄金,都是黄仙的财产,我的本事还没有大到可以去和那黄仙拼命的地步,就算是有,我也不会去,因为他黄利发他这个已经钻到钱眼里的家伙不配。

眼见我咬死了话头,黄利发终于下定了决心,重重的跺了跺脚,说了一声好,带着我来到了家里的菜窖,扒开一大堆杂物,将里面藏着的东西露了出来。

那是两个古色古香的瓦罐,瓦罐罐顶上面贴着的封条,因为年代久远的关系,都已经褪去了本来的颜色。

黄利发把其中一只瓦罐的封条揭开,摘掉了瓦罐的盖子,黄澄澄的金元宝立刻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拿起一只金元宝来仔细的观摩着,发现那都是一些细丝的金锭,上面錾刻着一些古代的文字,元宝的底部,用细小的蝇头字,写了一连串的内容,因为那些字太小,不用放大镜去看,根本看不懂上面写的到底是什么。

虽然并不知道那些元宝的来源,也不知道那些金元宝的主人到底是谁,可是,根据那些古书上的记载,我还是可以分辨的出来,这些小元宝,应该都是某位墓主人的随葬品。

“小师父,你要找的黄金都在这了,你都拿走吧!只要你能够保证我全家的平安,特别是我的宝贝儿子,千万不要让他出事,千万不能让他出事啊。”

眼见那些金元宝都已经交给了我,黄利发不忍心再看,把脸扭到一边,歇斯底里的对我叫喊着。

“说说吧,你是怎么找到这些东西的。”

我把其中一只小元宝拿在手里摩挲着,一字一句的对黄利发问道。

“诶!”

黄利发叹了口气,这才仔细的对我讲起了关于这些元宝的事情。

事情还要从一个月前的鬼节前后说起,黄利发这家伙虽然吝啬,可是,却曾经听人说过,要想家里一直发财平安,必须得在每一个烧香的时候,给家里的老人和祖先烧香,这货天生迷信,又想着能够让自己挣下的这份家业不倒,不管是清明,重阳,还是寒衣节,鬼节,盂兰节,都会准时去家里的祖坟坟头上去烧纸。

今年的黄利发自然也不会例外,可是,就在他去烧纸的时候,却发现自家老祖宗的坟头上,开出了三朵鲜艳的小黄花。

在我们这边,为了显示庄重,老祖先的坟,外面都是要包上一层水泥和红砖外壳的,任何植物想要在水泥和红砖中间开花,都是相当困难的事情。

黄利发被这异象给吓到了,连忙跑去找来了陈疤眼,陈疤眼来到坟头看了一眼,这才满是郑重的告诉黄利发,说这是黄利发的祖先开了眼,坟头上连通了金脉,只要把他祖先的坟挖开,然后顺着其中的地脉向前挖,准能够找到金子。

这个陈疤眼,虽然人品不怎么样,可是,对于堪舆之术却相当精通,四里八乡不管谁家死了人要下葬,都是由他去看风水的,黄利发自然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只是那金脉到底在什么地方,他却并不知道。

为了掩人耳目,他和陈疤眼商量过后,定下了计策,就说自己家的坟头风水不好,然后让人把祖坟挖开,准备迁移到另外的一块土地上去,等到了夜间,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和陈疤眼再来挖开的祖坟那边,顺着祖坟一直挖,去把那金脉挖出来。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黄利发顺着自家的祖坟向前挖了才不过两个多小时,就找到了一处地下的殉葬坑,把殉葬坑挖开,就发现了四坛这样的金元宝,按照和陈疤眼的约定,黄利发和他一人一半,每人拿了两坛黄金当做回报。

可是,就在他们挖到了黄金前的一天,却几乎都受到了警告,只是不管是陈疤眼,还是黄利发,都被即将要到手的黄金迷住了双眼,完全忘记了阴财莫贪的老话,这才在挖到了黄金以后,一起都遭了灾祸,一个莫名身死,一个身上长满了毒疮脓包。

第11章 阴财莫贪

  “既然你选择相信烧香供神,居然又犯下如此误,你也真是可笑之极。”

  黄利发那一句话也是引得我一阵恶心,世人烧香供神求的就是一个平安幸福,但是却经常被眼前所谓的利益诱惑,将那一颗诚心葬送!

  “我…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求小师父高抬贵手,救救我们全家吧!”

  此时顾不得脸面的黄利发也是连连向我恳求,就算再怎么爱财他也知道自己不能被冲昏头脑,这两罐子黄金,这辈子也不可能属于他了!

  “好了,别摆出那一副垂头丧气的可怜样子!既然收了你的钱自然会保证你的性命,不然我师父的金字招牌就砸在你们手里了!”

  我冷冷的笑着,借着这个机会也可以训斥黄利发解一解我心中的怨气。

  “不过你下次再如此财迷心窍,可不一定会有人来救你!”

  “是是是,我清楚了,求求您帮我把黄仙送走吧!”

  黄利发眼睛滴溜溜一转,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龌龊勾当,不过我也不管那些,只要将黄金还给黄仙双方的恩怨就算两清了!到时候这个贪财小人无论再如何作死我们都没有必要保他!

  “还好,你这一部分黄金既然到了手,那么接下来就求求你那一同干了这些勾当的同伙能不能把黄金还回来!”

  “不然黄仙一怒,少不了追究你一些连带责任!”

  我依旧是满脸严肃的对着黄利发说道,叫他不要掉以轻心,紧接着抱紧两个沉甸甸的瓦罐跑出黄家大门。

  这和刘雪菲一起作乱的乡野毛神已经解决了,下一步就是将另外两罐黄金也要回来,一同交还黄仙。

  这种事情最好还是要请我师父出手,我年纪轻轻,又没什么威望,那个贱女人也不一定就会乖乖听话交出黄金!

  也就我师父出面才能将这势利女人拿下来!

  听完我所讲述的话,师父吧嗒两口大烟袋锅,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心中是怎么想的,直接交给我一张黄符,让我自己去找刘雪菲讨要!

  听完我大惊失色,这女人…谁知道还有没有什么隐藏的本事!跟着毛神呆了这么久,见到自己的“情郎”久去不回,肯定也会起疑心!

  女人心思最重,估计早就已经猜到了我们同样接了黄利发的活,要是她不想交出黄金恐怕绝对做得出来,在屋里设下陷阱等我们上钩的歪事!

  “师父…这…是不是有些不妥?”我心中咯噔一下,不知道从何说起。

  师父他老人家见到我犹豫不决的样子,当即伸出手,一烟袋抽在我脑壳上。别看我师父已经上了年纪,下手却奇重无比,抽得我这个毛头小子嗷嗷直叫。

  “我什么时候让你出过差错?你是我现在唯一的徒弟,我还指着你去传后呢,你就对我这么不放心?”

  老人的眼里似乎透露着一抹失望。

  “可是,师父…”

  “没有可是!别忘了我现在是你的搭档!记住,做我们这一行的永远要相信你背后的的搭档!很多事情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应付的来的,就算你的个人能力再强,法术再高,可是我们面对的毕竟不是活人!”

  “谁知道他们身上有什么特殊的能力,搞不好就会阴沟里翻船!”

  说到这里我师父抬头望着天空,这一番话似乎勾起了他忧愁的回忆,我能看到一向不苟言笑的师父眼里那浓重的乌云翻滚!

  “师父…”

  看到师父这个表情,我知道,我可能是做错了事情,触到了他老人家内心的痛处!

  “没关系…这次的事情你不做就不做吧!他们就交给我,我亲自出手!”

  “这小小毛神说不定还有什么狐朋狗友结伴而行,万一他们在陈家打你个措手不及,凭借你的微末道行还真的难以脱身!”

  师父收起了烟袋,转头走向了远处,我看到夕阳下他老人家枯瘦的身影,不由得想起了之前那个叫崔明的家伙曾经跟我说过老人家曾经有一位徒弟在二十年前死于非命,想想现在的我心里也是有一阵发苦。

  师父无儿无女,想来我这一位徒弟也是师父的全部心血吧!

  无论是这一行大操在当今文明社会中仅剩的地位还是他老人家自己一点传承的私心恐怕都在我的身上!

  而且以师父的年龄…也没有精力再收一个弟子了!

  以前的我一直将这个职业当做为父还债的途径而已,只想着一股脑的从中获利,却没有考虑过现在的我对于师父、或者是以后的我对于那些家里有所死伤的悲痛的人的重大意义!

  大操不仅仅是一个职业,更承载了我师父的精神寄托,也承载了那些平民百姓亲人失去亲人的痛苦!

  师父不单单会保证我的安全…而且他收我为弟子是真真正正的,将我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看待的!

  想明白这些,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师父,弟子知错了,虽然我现在很多东西还不懂,但是我可以跟从师父学习!”

  “弟子发誓,会将师父的东西传承下去!”

  听到我的话,师父也是转过头来,那张苍老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笑意。

  “好小子,既然你懂得这些那为师我也就放心了!”

  “以前我看你求财若渴,虽然其中有着位家人承担债务的原因,可是我也总担心你因此走上歧路,做出和现在和黄利发刘雪菲等人一样的勾当!”

  “你一定要记住,做我们这一行当的,不单单是为了钱,更重要的是让死人的灵魂平平安安的回到地府,转世投胎!无论他生前受到了多大的冤屈也都需要我们这一行来申诉来摆平!我们维护的是阴灵与人类的平衡和正义!”

  “切记,无论以后拥有了多强大的法力,也绝不可以借此牟取暴利,更不可以像那些乡野毛神那样为了一己私欲危害百姓!”

  师父虽然这么说着,而且还是满心欢喜的样子,可我也总感觉师父言语当中似乎埋藏着什么心事不想让我察觉的样子。

  我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只好再重重的朝着那道在我心中已经变得伟岸的身影拜了下去。

  “弟子谨记!”

  片刻之后,重整情绪的我直奔刘雪菲家里,这时候我才知道,师父给我的那一张符是来自道门正统的金光符,拥有着逼退阴神的作用!

  乡野毛神就算受了再多的供奉,但是修为还是低于其他的阴灵,更重要的是他们作恶多端,其力量同样属于阴神的范畴!

  金光符至刚至大,其中蕴含着施法者的行炁布置,传说中有那些真人绘制而成的金光符可以神念一出便鬼妖丧胆,精怪忘形!

  师父虽然达不到那种传说中的境界,不过他老人家绘制出的金光符依旧可以让我周身三尺之内普通的阴灵不敢靠近!

  而他老人家则需要在刘雪菲的屋外勘察风水走向,以地脉之势布下阵法,来度过这一个夜晚!

  之前师父让我贴在陈疤眼身上的那一道护身符仅仅能压制他身上的怨气,可是到了午夜阴气最盛的时候,他体内的怨气会和天地之中蕴含着的阴气相互呼应,到时候那道护身符可保证不了陈疤眼不会变成人人惧怕的僵尸!

  而对付僵尸的办法大多都是在其尸变之前下手,斩去祸根苗!真正的僵尸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极其可怕!

  那些能够以肉体凡胎抗衡僵尸的,都是这人间一等一的高手!

  其他的阴灵妖精可不会放弃这绝好的机会!

  经过师父的解释,我也是清楚大部分和之前五通神类似的存在都躲藏在天地之间不会轻易出头,否则地府阴差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但是凡事总有特例,僵尸刚刚发生尸变的时候并没有神智,而这么一句法力高强又刀枪不入的身体对于这些阴灵来说简直就是一座宝库!

  每一尊阴灵都希望找这种身体来夺舍!

  有了这么一具身体他们就不必前往阴曹地府投胎转世,也不用担心被更强大的阴灵吞噬!,

  要是夺舍一位神智正常的凡人这些为祸乡里的孤魂野鬼可能还有一些犹豫,毕竟古书上说过人为天地之灵,初生下来若是一点元阳未泄便自带五百年道行,只要不是那种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或者是罪恶多端以至于福缘尽丧的人,想要强冲魂魄说不定会导致自己魂飞魄散,彻底消失在这天地间!

  知道了其他的孤魂野鬼可能贪图这一具尸体,我悄悄咽了一口唾沫,将内心的紧张一同掩盖下去,

  之前仅仅是一只孤魂野鬼就那么难办…要是再来上那么几只就算给我一车桃木剑我也只有死路一条!

  现在看来…师父是要独自一人硬悍所有赶来的孤魂野鬼!

  难道师父那具枯瘦的身体之中…真的有这么可怕的力量么!

  我一步一步走进刘雪菲的家里,之前因为这成熟女人风韵的缘故我还巴不得想走进她的房间里欣赏一下美色的诱惑,可是自从知道了这女人所做的那些勾当,我恨不得早点结束从这魔窟里逃脱!

《阴阳先生》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