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泥)在线阅读完整版《尸泥》小说

尸泥

时间:作者:带土豪金的猪来源:WXB

(尸泥)是作者带土豪金的猪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胡大宝的故事,《尸泥》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相师分阴阳,风水定乾坤,但古代奇门法术中还有一门更为诡秘的传承,那就是土工,挖尸泥改气运,续阳寿!游离阴阳之间!而我就是土工最后一个传人!...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尸泥》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九章 琛爷的亲戚

视频里的人也略显惊讶,好奇问道:“琛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们是谁了。”

“喔?琛爷这么厉害吗?都没掐指算就知道我们是谁?”

琛爷“呵”的笑了声,随后道:“你们也不用白费心机了,你们应该也知道我这脾气。我答应的事情一定做到底,我拒绝的事情,怎么磨也是没用。”

说完,琛爷将笔记本电脑扣上,完全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这就带着我离开了。

茶楼外的迎宾很是惊讶,怎么我们俩人进去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呢?

琛爷脚步很快,气冲冲的,我虽然好奇,也不敢在这时候往枪口撞。等回到了店里,见琛爷脸色有所缓和,我才过去试探着问了问。

“琛爷,他们是什么人?”

“哼!名门集团的人。”

名门集团?我听着这名字就感觉很大气。不过我初来乍到,对这边的各种情况不是太熟悉。

琛爷告诉我,这是本地第一大家族企业,赫赫有名,可谓是富可敌国了。最传奇的就是董事长,104岁的老太太,她是本地历史上最长寿的老人。

我好奇问道:“是那个老太太找你?”

“不是,老太太已经死了,就在前不久。”

我心里“咯噔”一下子!死了?

按理说,像名门集团这种家族企业,但凡有个风吹草动都会成为媒体头条,董事长过世怎么一点动静没有?早就该炸开锅了,秘不发丧又是为了什么?

琛爷冷哼了一声,随后道:“还能是因为什么,遗产分配不均呗。”

琛爷告诉我,找他的人是名门集团的小少爷。那老太太名下有块地,本是荒地。后来那附近建起了工业园区,规模很大,所以周围的土地价值翻了几百倍不止。

但遗嘱中,家族内的人都有分配,唯独没有这小少爷。所以就想请琛爷帮着篡改遗嘱,自己独吞。

“篡改遗嘱?怎么篡改?”

“哼!那小子不愧是大家族的人,倒是真有见识,知道‘符针控尸’这一法。”

所谓符针控尸,指的是利用尸泥去封住尸体的七窍,再进行招魂法事,强行将魂魄引入,不管是动物的还是人的魂魄,到时候就可以控制这具尸体,能够做一些非常细致的事情,例如重新写一份遗嘱。

人死之后七窍呈敞开状态,49天之内如果尸体不被破坏,封闭了七窍之后,是可以强行将死者或其他魂魄引入体内的,很多所谓的借尸还魂就是这样。

不知道那个小少爷是从哪儿得知这种方法的,秘不发丧也是为了引魂入尸。

“他们一开始来求我,被我拒绝以后着急了,就开始用这种手段进行恐吓。臭小子你记住,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不能做。”

“琛爷我明白,可是……”

“你放心,他们也只是吓唬吓唬咱们而已,不会动真格的。他们还指望我去帮忙呢,要是有其他人选,还用纠缠着我不放?这事情我已经想好了,慢慢和他们周旋,等时间过了,他们想做也做不成。”

琛爷因这件事搅的心情很不好,等到第二天下午,他的一个远方亲戚来拜访,琛爷这才有了笑脸。

那亲戚带了很多土特产,几袋大米和红薯,鼓囊囊的。

“你说你来就来吧,带这么多东西干啥?我这边啥也不缺。”

“老琛,这都是咱自家种的,跟外面买的可不一样,最起码干净,吃着放心。”

说着,我和琛爷就要上去帮忙,但那亲戚特别实在,连忙让我们躲开,因为袋子上沾了很多泥土和灰尘,怕把我们的衣服和手给弄脏,就全部自己搬了进来,放到主卧,那里恒温。

琛爷一高兴的,就开口说道:“走,咱晚上下馆子,一块儿小酌两杯。”

我还是头一次看到琛爷这么高兴,喝了两杯白酒,跟他那亲戚聊的喜笑颜开,还和我说了很多老家的事情。

琛爷这亲戚是个老实人,大好人,每年种地收入不多吧,还不忘了给贫困儿童捐款。

“臭小子,听到了吗?这是你学习的榜样,这才叫布施,真正有功德的。”

“哎呀老琛!你喝多了吧?什么功德不功德,我就是希望所有的孩子们都能有文化,别像我似的,吃了没文化的亏,一辈子除了种地啥都不会。”

这顿饭吃了两个来小时,转眼天就黑了。琛爷本是留对方住一晚,找个旅馆,晚上没事再继续小酌两杯,毕竟大家都忙,离的也不算太近,平常不大能见面。

不过这亲戚说,他还得找个朋友办点事,已经约好了,得去那边。一来二去的,琛爷也就没继续留他,给他打了辆车,多次叮嘱司机一定要把人安全送到。

等我们马上快要回到店里的时候,我看到琛爷脸色突然就变了,手里拎着张百元钞,对我说道:“臭小子,等会你捡钱的时候,看看后面跟着我们的是什么人。”

我被这话吓了一跳,说完,琛爷就松手了。

等我转身弯腰去捡钞票的时候,那几个人已经明目张胆的走过来了,将我们堵在店门口。

琛爷挑着眼睛看了看他们,开口问道:“你们什么意思?”

其中一人拿了个证件在我们面前一晃,冷冷道:“重案组的,我们怀疑你店里藏有失窃的古董,请配合我们检查一下。”

说着,他们就要进到店里,被琛爷给拦住了。

“等会儿,再让我看看那证件,是不是真的啊。”

当琛爷拿着对方证件不再说话的时候,我顿时感觉情况不妙,那恐怕是真的!

“等等!”琛爷再次拦住了他们。

“证件是有了,但我还没看到搜查令呢,别以为我是法盲。”

对方迅速出示了搜查令,再次让琛爷无言以对。他们就进入店铺后直奔卧室而去,将那几袋大米拎了出来。

对方随身携带着壁纸刀,人手一把,麻利的割开袋子,就像是打开了水龙头一样,里面的大米哗哗的往外流。

第十章 抛硬币

等他们彻底割开袋子,以后我和琛爷直接傻眼了,埋在大米和红薯里面的还有很多瓶瓶罐罐,正是头两个月失窃的古墓中盗出来的古董。

我和琛爷对视一眼,都是不可思议的样子,那个老实又善良的亲戚故意坑害我们?

“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行了,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说着,他们就要带走我和琛爷。

琛爷摆手说道:“等等,给我们点时间收拾一下。”

“快点,五分钟之内。”

琛爷赶紧带着我来到侧卧,上了几炷香,并在供桌附近放了一个小册子,那是他的电话号码本,上面记载着不少来自官方的朋友。

“臭小子,这次咱爷俩算是好好让人摆了一道。不过你别着急,这事情他们是冲着我来,你这样……”

还没到五分钟,对方就不耐烦的催促我们赶快走,去录口供,接受调查。

来到警局以后,我和琛爷分别被带向了不同的房间。琛爷已经告诉我了,不管对方问什么,一概不知道,尤其是当心对方话语中的陷阱。

而且已经给几个朋友打了电话,还不到半个小时,就有人过来保我,提供了很多资料,非常全面,证明我与这件事情肯定是没有关系的。

所以,他们很快就将我放了出来。可是琛爷那边一时半会肯定是出不去了,除非找到确切的证据。

琛爷的几个朋友亲自驱车将我送回店,他们和我说,琛爷叫他们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保我出来。

“小伙子你也别太着急,你放心,我们会尽全力帮老琛的。另外,老琛肯定已经和你说过该怎么应对了,你就按他说的办就行。天儿也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了,有事就打电话。”

这几人走了以后,店里立刻变的冷清无比。今儿一天下来我也是很累了,关门、关灯以后准备去卧室睡觉,无论如何也得先养足精神,才可以好好的应对。

可是,当我刚刚按下灯门以后,就听到主卧那边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什么动物在呻吟!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迅速又将灯给打开,并拿起柜台后面的铜钱剑。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主卧就在侧卧的隔壁,如果真是有什么妖魔鬼怪连隔壁的祖师爷都不避讳,恐怕我也是对付不了的。

所以我又将店门给打开了,再慢慢的、慢慢的往主卧方向挪动脚步。

我幻想了很多个可能出现的画面,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朝我突然扑来、要么就是肉眼无法看到的灵体魂魄在店里乱冲乱撞,导致店内灯光闪烁。

想着想着,主卧里面传来一种“丝丝”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纸上或塑料袋上爬,听那动静应该不是什么体型特别大的东西,这样我就稍微放心了一些。

在我慢慢靠向卧室的同时,店门外时不时的吹来阵阵凉风。我本就异常紧张,这几阵风更是吹的我打了好几个冷颤,险些把铜钱剑脱手甩出去。

丝丝……

这声音又来了!而且这次还伴随着轻微的“嘎吱”声!

我撞着胆子猛的冲进房间打开灯,左右扭头一看,床上竟然躺着个年轻男子!悠闲的在那里看着手机。

“你回来了呀?”

经他自己介绍,这家伙就是赵海,年龄与我相仿,穿着朴素,看起来还算是挺面善的一个人。

“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们又没锁门,这能怪我吗?就是锁了,我也能进来。”

这家伙起身以后就开始和我道歉,说自己实在迫于无奈,既然琛爷那边说不通,只好让他老人家先休息休息,然后请我出手帮忙。

琛爷对我千叮咛万嘱咐,就告诉我如果赵海找上门来,千万别帮他。

“赵先生,你把这世界上唯一能帮你的人给弄走了。”

“不一定吧,不是还有你吗?”

“我?你可真高看我了,你这事情我是真没能力帮你。”

赵海悠闲的在店里慢慢走着,看看这、看看那,经过侧卧的时候,非常恭敬的对着祖师爷拜了拜,倒是虔诚。

“证据都在我手里,你要是不想琛爷被判个十年二十年的,你就好好考虑考虑吧。我可提醒你,你的时间不多。”说完,他就走了。

这事情我思考了一下,那家伙之所以大半夜的等着当面和我说,绝对不是想要单纯的和我们道歉,他那是软硬兼施。

店门肯定是锁了的,他既然能进来,就表示随时可以威胁到我。

所以现在的希望全在琛爷那些朋友身上,等第二天上午闹钟将我叫起后,我挨个按照电话号码本拨打。

可是这次事情真的非常棘手,我似乎没意识到这事情的严重性。所有人的回复都是一个意思,除非陷害琛爷的人能够主动放手,交出证明琛爷与古董无关的证据,否则这事情就是板上钉钉了,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我在侧卧堂前呆了一整天,店也没开,一直在犹豫和思考。

我一直在祈祷祖师爷保佑,可祖师爷也不能下凡到人间把琛爷给救出来吧?

既然是这样,那就求祖师爷给我指条路。

我拿了一枚老铜钱捧在双掌中,闭眼默念道:“祖师爷在上,求祖师爷告诉弟子,这件事情我做还是不做。如果是正面数字就代表做,如果是反面花纹就代表不做。求祖师爷显灵!”

念叨完了,我将铜钱抛入半空,落地后弹跳了几下,最终结果是正面数字。

我苦笑了几声,心想着自己现在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就算刚才是反面,我也会重新再抛,直到它出现正面,何必自欺欺人呢。

于是,我拨通了赵海的电话,秒接。

“想好了?”

“我先说好,这事情我答应你,但我不敢保证成功。”

这事情我已经想好了对策。

赵海在郊外有间小别墅,老太太的尸体就停在那里。他一个人在别墅居住,我觉得老太太去世的事情恐怕还没人知道,否则不可能消息掩盖的这么好。

第十一章 做做样子就行了!

“赵先生,我还是要再强调一遍,我不敢保证成功。”

“哪儿能呢,据我了解,你是胡家土工第27代正宗传人,这种事情还不是手到擒来?”

“你想的太简单了,而且我刚入行不久,你别抱太大希望。但是我既然来了,一定会尽力的。只是不管成功或者失败,你都必须把琛爷放出来。”

赵海倒是痛快,当场答应了。

我的想法是,带着工具煞有其事的摆弄摆弄。赵海既然知道我是正宗传人,一定也知道我入行不久,水平自然和琛爷比不了。

至于最后他是不是会兑现承诺,这就得靠祖师爷保佑了。

小时候耳濡目染,我看过也听说过很多面相类的知识。赵海这人眉毛平整、鼻子隆厚、嘴型方正,这都说明他是个善良的人,应该不会对琛爷下死手的。

老太太的尸体停放在西房间,这里有两个空调打冷风。外加棺材自身的冰冻系统,遗体保存的很好,也没有任何异味。

我仔细看了看,老太太的面容十分安详,属于正常老死,还算是有福之人,可惜她老人家不知道死后家中这局势,可叹。

将祭桌和各种物品摆放好之后,我煞有其事的点烛、焚香,并将上次没用完的尸泥拿出,那腐臭味道立即飘散。

赵海脸上浮现悲伤的神色。

虽然那是他主动要求的,可真要有人动他奶奶的尸体,心里也不是滋味。据说,老太太生前最喜爱这小孙子了。

“赵先生,如果你后悔了我们就别……”

赵海擦了擦眼泪,打断我道:“不!都到这里了,你继续吧。”说完,他就离开了房间。

不知道这房间里有没有监控,我只能把戏做足,也当是自己模拟一次。

十五分钟后,我开始给老太太七窍涂抹尸泥,口中念叨着:“您老不要怪罪我,这不是出自我的本意,我也只是做做样子,您老勿怪!”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这房间内变的异常安静,听不到空调运转的声音,就像是来到了另一个空间似的。

嘎吱、嘎吱。

门慢慢开了。

我以为是赵海心急进来查看,却发现门外并没有人。

“赵海?是你吗?”门外没有任何回应,静的可怕。

我的心里有些发毛,该不会是自己误将符针控尸给激活了?不对呀!最重要的一道程序引魂入尸还没做呢。

当我扭回头的时候,一只黑猫赫然站在老太太的尸体上!

那双眼睛空灵!

“啊!”我吓的尖叫出声,坐在地上。

很快,赵海就跑进来,还以为我大功告成,好奇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你奶奶的尸体上……”当我站起身指向老太太尸体的时候,猫竟然不见了!

“我奶奶尸体怎么了?”

“刚、刚才有只黑猫。”

“胡说八道!我家里就我一个活的,现在算你两个,我从来没养过宠物,家里也是门窗紧闭,怎么可能会有黑猫?”

我确信自己绝对没看错!那绝对不是幻觉!

“赵先生你应该知道,别说符针控尸,就是任何情况下,也绝对不允许猫狗等动物在尸体旁走动,更何况是黑猫!”

见我笃定,赵海也半信半疑的:“你真看见黑猫了?”

“我现在只想着快点救出琛爷,我和你开这种玩笑干什么?”

于是,我们俩人各自拿着铜钱剑和符咒到处寻找。其实我们也不懂太多,只觉得拿着这些东西有安全感。

如果做土工这一行次次都能遇着诡异的事情,那我哪怕让爷爷和琛爷骂死、打死,我也不干了!受不了这个刺激!

我俩突然都停下脚步,对视一眼,这次绝不是幻听,客厅里面有类似“滋啦”那种声音的动静!

就在玻璃桌下的巧克力糖盒中!

可是这盒子虽然宽,但高度只有五厘米左右,就算黑猫柔韧,也不可能钻进去啊,而且它还是紧闭着的!

想着,盒子里面又传出动静!是糖纸的声音!

“吗的!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赵海骂了几句,转而从怀中掏出一把枪!对准了糖盒!快步走去。

我的心脏都快要跳到嗓子眼里了,在我眼里,那糖盒就像是潘多拉魔盒似的。

赵海倒是勇敢,直接掀开盖子,里面却是只有零散的单装巧克力。

我明白了,这一定是室内温度产生变化,导致包装袋产生了一些热胀冷缩的物理反应。

我俩都松了口气,但转而又开始紧张起来,因为黑猫还没找到呢。

赵海一手拿剑、一手握枪,这下行了,不管是活物还是鬼魂,都差不多可以对付了,倒是让人心里宽慰一些。

我俩一边寻找、一边闲聊起来,也算是放松一下精神。

“我的出生,不管是兄弟姐妹还是叔叔伯伯,他们都不开心,因为意味着要多出个人和他们争夺财产。爷爷去世早,奶奶小时候对我最好了。”

“那你还打算这样对待你奶奶?死者为大、入土为安,打扰逝者安静是最大的不敬。”

“你以为我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吗?如果按照奶奶遗嘱中进行分配,家族财产早晚会被他们败光!我太了解家族的人都是什么样的了,奶奶一走,没有谁可以撑起家族产业!”

我心中感慨,都说豪门恩怨多,看来还是出生在普通家庭里比较好啊。

“可是赵先生,就算遗嘱被你改了,你家族的人会轻易罢休?到时候恐怕要斗的更厉害吧?”

“哼!那就斗吧!奶奶奋斗一生留下的产业,我怎么能让他们挥霍掉?而且最让我无法理解的是,既然奶奶最疼爱我、最相信我,为什么遗嘱中却偏偏没有写我的名字?”

“因为奶奶不想你卷入争斗中啊。”

赵海惊讶的看着我,而我愣了几秒,颤抖着嗓音说道:“赵、赵先生,刚才那句话……”

不是我说的!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声音!绝对不是由人所发出!但听起来虽然模糊,却可以听清楚内容。

“谁在说话!?吗的!给我出来!”

《尸泥》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