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圣)在线阅读完整版《乡村医圣》小说

乡村医圣

时间:作者:路小呆来源:WXB

(乡村医圣)是作者路小呆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林洪的故事,《乡村医圣》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穷小子掉进山崖,获大蛇传承。汲取大地之力,领悟神奇能力。人生从此逆袭,治病种田,发家致富,各色美女纷至沓来,享不尽的逍遥人生。...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乡村医圣》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9章 不自量力

“嗯?”被人从沉思之中国惊醒,梁峰多少有些不快:“做好自己的事情,有什么发现,第一时间通知我!”

陆小飞立刻应道:“是,峰哥放心,我一定办的妥妥的!”

林洪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重点照顾,乐呵呵地回了家。看到林汉文已经没什么大事,正坐在门口的竹椅子上抽着大烟袋。

张桂兰正在厨房忙活,见林洪回来,连忙过来把东西接了过来,不住的抱怨:“这孩子,就知道乱花钱,家里什么没有?”

林洪笑着说:“妈,这不是爸身子不好嘛,又不是天天这样。”

伸手想抓块肉吃,被张佳兰一下拍掉:“就你话多,先去洗手再吃饭。”

一家人吃过饭,林洪陪着两老说了会儿话,然后站起来说:“爸,妈,你们早点休息,我再出去转转。”

张桂兰看了下时间:“小毅,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呀?”

林汉文却比较开明:“孩子大了,自己知道要做什么,不要什么都管。”

林洪连忙说:“我就出去转一圈消消食,用不了多久就回来。”

刚从家里走出来,走到李凤琴家前面的道口。就看到一个车队开进了村子。

对方好像看到了他,竟然直接开了过来!林洪心中警觉,在公路旁边站定。

“吱~”整齐划一的刹车声之后,所有的车门几乎同时打开,一排黑西服齐刷刷地站成一列。

梁峰从车上下来,走到了林洪的面前,上下打量着他,以他的实力,当然能看的出来林洪的身体上真气非常的微弱,连入门都算不上。

梁峰有些失望,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对后山的封印有丝毫的影响。

不过出于小心起见,梁峰还是要试探一下:“你就是林洪?”

林洪不动声色地回答道:“不错,有什么事吗?”

梁峰冷笑道:“什么事儿?你在我的场子里套了那么多钱,还问我有什么事儿?”

林洪乐了:“呵呵,赌场开了就是让人玩的,难道只能输,不让赢?那不如把钱直接都给你多好,还省了费那力气。”

“大胆!”梁峰的脸沉了下来:“不要以为有点本事就可以为所欲为,你还差的远!给我好好教训教训他!”

“是!”最前面的六名黑衣大汉立刻冲了上去,对林洪展开了攻击。

这些保镖,虽然体内没有真气,但是能在梁峰的手下,自然有过人之处,功夫了得。

“哼,强盗就是强盗!”

林洪丝毫不惧,眼中闪过一道紫光,再次发动紫金瞳,立刻所有对手的动作,在他的眼里,都好像慢动作。

猱步上前,林洪好似闲庭信步一般,每次出手,都会打倒一名大汉。转瞬之间,六名黑衣人都被打倒,他也站在了梁峰的面前。

梁峰显然有些意外:“可以,我还真的是小看了你。明明没有多强的实力,却能爆发出这么强的战力,的确不容易。”

“多谢夸奖。”林洪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加倍奉还!”

“啪啪啪~”梁峰为他鼓掌:“说的好!不过前提是你得有那个本事!”

林洪从梁峰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气息,不由得提起十二分小心,嘴上却是不曾示弱:“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我到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话音未落,梁峰的身子一晃,攻向林洪。

哪怕是有紫金瞳的帮助,林洪也只是勉强看到一道残影!还没等他做出反击,梁峰的钵大的拳头,已经到了他的身前!

“好强!竟然可以这么快!”林洪只来的及勉强向左转了一下身子,就已经被击中!

整个人像断线的风筝一般被轰出十几米,重重地摔倒在地,面如淡金,生死不明!

“竟然有人在村子里打人!大家快出来!”、

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村民的注意,已经陆续有有拿着铁锹、锄头之类的农具向这边跑来。

“不自量力,这就是和我作对的下场!想从我的手上吞钱,当心有命挣,没命花!”

似乎对自己的攻击非常有信心,梁峰丢下一句话,钻进了车子,带着自己的手下,扬长而去。

很快,村民围了过来,只看到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林洪,连忙找了个门板,将他抬回了家。

林汉文和张桂兰都心急如焚,想要尽快找车送林洪去医院,结果却发现村口通往山外的一座石桥竟然莫名其妙地塌了!

那可是村子出山的唯一出路,如果绕道的话,至少要多花一天的时间!

林洪已经是面色惨白,气若游丝。林汉文把所有家底都拿出来,也没有人敢冒险去背。

万一死在自己身上,钱不钱的事小,到时候惹一身骚,而且还很晦气。雪上加霜的是,村里唯一的医生还在县城里没有回来!

无奈之下,只能留下张桂兰在家里守着林洪,林汉文出钱,让乡亲们抓紧时间修桥。

张桂兰除了守在那里抽泣,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而此时躺在床上的林洪,气息越来越弱,越来越弱,竟然完全的停止了!

“儿子?!”张桂兰一声悲呼,一口气没有上来,只感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如果现在有医生在场的话,肯定会用床单把林洪的脸一蒙,然后对家属说:“节哀顺变。”

好在现在并没有医生在场,所有的闲人,也全都到村口去帮忙修桥,没有人留意到他的变化。

就是此时,房间里突然多出一位邋遢老道。身披看不出颜色的老旧道袍,满是油灰污渍,脚下蹬着双掉底的草鞋。

奇葩的是,邋遢老道手中还拎着个酒葫芦,醉眼惺忪,打着酒嗝上前探了一下林洪的气息:“呃,来晚了!这可怎么办……”

把酒葫芦挂在腰间,老道想要搭一下他的脉,意外看到林洪手腕上的那串手珠,不由得眼睛一亮:

“这小子还真的是福泽深厚,连这种东西都有,就算是想死都不容易。”

第10章 邋遢老道

邋遢老道口中念念有词,双手连结,一道白光点在林洪的那串手珠上。

随着老道的动作,那串十八罗汉手珠受到牵引,闪动一股淡淡的佛光,隐隐有梵音吟唱,佛号清幽。

林洪的身体被佛光笼罩,身边竟然隐约浮现十八罗汉的虚影!精纯的佛光,不住的洗涤淬炼着他的身体。

就在佛光达到极致的时候,原本隐在林洪眉心处的紫金葫芦突然出现,葫芦口自动打开,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十八罗汉的虚影罩住!

十八罗汉的虚影几乎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连同漫天佛光,瞬间就被紫金葫芦吸入肚中。

吸收了十八道罗汉虚影,紫金葫芦浮在林洪的头顶上方,缓缓地洒下道道紫光,充斥他的身体。

没过多久,林洪原本停止跳动的心脏再次慢慢地跳动起来,呼吸也恢复了正常。

林洪的意识中,听到一句苍凉而又寂寞的声音响彻脑海:“不破不立,不死不生。天道轮回,造化其中。死而后生,神功乃成!”

林洪的意识渐渐归位,感受到体内的真气凝实了不少,而且以纯紫带了点点金色,似乎强大了不少。

睁开眼睛,林洪还没来的及弄明白身体的变化,就看到站在床头的老道,正笑容猥琐地看着自己,不由得吓了一跳:“你是谁?”

邋遢老道眼睛一瞪:“放肆!怎么和师傅说话呢?!”

这下把林洪给吼的有些发懵,傻傻地看着老道:“我师傅?我什么时候有师傅了?你到底是谁?”

邋遢老道扯了扯道袍的下摆,故作庄重:“为师乃是紫金观第一百零七代掌教洞虚真人,还不快快见礼!”

“紫金观?洞虚真人?什么鬼?”

林洪一头雾水,但是看到昏倒在地的张桂兰,连忙跳下来将她扶起来:“妈,你怎么了?!”

洞虚真人咳嗽两声:“咳咳,徒儿,不用担心,你妈只是急火攻心,只要休息一阵就会没事。咱们还是先来谈谈正事吧?”

林洪将张桂兰放在自己的床上,不耐烦地说:“对不起,我并不认识你,我们之间也没有任何的关系,请你离开!”

洞虚真人压低了声音:“你可以说没见过我,但不能说我们之间没有关系。

后山山洞里,如果没有我,你真的可以那么容易解决那条大蛇?真的可以逃过有心人的追杀?其它的还要我多说吗?”

林洪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后山的事情?还知道什么?为什么当时你不出现?”

洞虚真人瞪了他一眼:“我为什么不出现?你和那个女娃子做的好事,我老人家好意思出现吗?

这还不说,还要替你们放风,清理那些不长眼的苍蝇,你以为容易吗?”

听了这番话,林洪已经相信当天洞虚真人的确是在场,而且还是从事头到尾都看了现场直播!这就非常尴尬了。

林洪有些不好意思:“那什么……你真的全都看到了?”

洞虚真人知道他问的什么意思,坏笑道:“应该看的都看到了,不应该看的,当然要自动回避。要知道贫道也是有底线的人,现在相信我的话了?”

林洪还是比较谨慎:“道长,我相信你的确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但是什么紫金观,什么有人追杀,又是从何谈起?”

洞虚真人故作神秘:“说来话长,今天你我只是初次见面,时间有限,不便多说。

如果想知道你身上的秘密,以及到底发生了什么,三天之内,到后岭西峰的紫金观,自然可知详情。”

说完,洞虚真人不再多留,直接转身离开。明明走的不快,但只是三两步,就已经消失在视线之中!

林洪正在思索着洞虚真人的话,张桂兰的嗓子骨碌一声,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抬头看到林洪,张桂兰怔了一下,立刻激动地抱住他泪流满面:“儿子,我的儿子!”

林洪怕她过于激动,连忙劝道:“妈,我没事,你不要太激动。”

张桂兰连声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老天开眼,菩萨保佑。”

林洪见张桂兰平静下来,这才问道:“我爸呢?”

张桂兰说:“你昏倒之后,想送你去城里,可是村口的桥却塌了,出不去。你爸正和乡亲们修桥呢。好在你没事儿,要不……”

说着,张桂兰眼泪又掉了下来。林洪笑着说:“妈,我这不是没事吗?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村头看看爸,让他们不要太着急。”

张桂兰点点头:“去吧,我一会也要给他们准备点吃的。”

从家里出来,林洪直接来到村口。村民们看到他,全都围绕了上来:“林洪,你没事了吗?”

林洪一一谢过:“多谢各位乡亲父老的关心,我现在已经没事。今天太晚,改天必有心意送上。”

“乡里乡亲的,说这些不就生份了。”

“没事就好,我们也不用那么急着赶工。”

……

所有人围着林洪聊了一会儿,便各自散去。林汉文看到自己的儿子没事,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简单地说了句:“没事儿就好,回家。”

林洪看了看断桥:“爸,你先回去,我再这边看看。”

林汉文有些意外,却也没说什么:“黑灯瞎火的,加点小心。”

等所有人都离开,林洪立刻走到石桥塌掉的地方,仔细观察。靠村子的一边已经被破坏的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另一边却保留完好。

整个石桥的断裂面非常的平整,桥下流水并不急,却看不到一块成形的石头。

要知道这座石桥虽然有些年头,但全都是用上等的青条石搭建而成,极其坚固。

如果是正常的塌方,肯定会有断石落在河里。但是现在没有任何的痕迹,说明青条石全都被震碎了!

没有爆破声,现场也没有火药的味道,那么是谁动的手脚,答案已经非常的明显。

林洪看着公路的方向,眼中闪过一道寒芒,狠狠地一握拳:“梁峰!我不会放过你的!”

第11章 我不是那块料

一个怯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林洪,是你吗?”

林洪转身一看,原来是李凤琴,立刻爬了上去:“凤琴,这么晚了还出来?”

李凤琴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刚才听说你出事了,我急的和什么似乎的。不过正在家里给我爸做透析,出不来。

刚林出时间,立刻就跑出来。听说你在这边,就直接过来看看。你还好吧?”

四下无人,林洪轻轻地搂着李凤琴:“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到是你爸在家里透析,能行吗?”

李凤琴依偎在他的怀中,眼神有些迷离:“家里当然和医院条件比不了,但是费用太高了,根本负担不起……”

林洪取了同一张卡递在李凤琴的手上:“我明白,这张卡你拿着,密码是六个八,应该够你爸住院和手术的费用了。”

李凤琴一惊,紧张地问道:“林洪,你哪来的钱?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去冒险,做傻事!那样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林洪笑着说:“那么激动干什么?我才不会做傻事。这钱你放心拿着用,不够再找我要。”

李凤琴还是不敢相信:“真的没事?”

林洪郑重地说:“绝对没事!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吗?等桥修好之后,赶紧带你爸去医院检查做手术,总在家也不是事儿。”

李凤琴感觉手中的卡有些烫手,有心拒绝,但是又事关自己亲爸的性命,最终,还是收下了银行卡:

“林洪,为了爸,我真的无法拒绝。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今生今世,永不改变!”

林洪笑着说:“干什么那么严肃,时间不早,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桥一修好,就送你爸去医院准备手术。”

“恩。”李凤琴没了包袱,踮起脚尖在林洪的唇上落下温柔一吻。

勾的林洪有点心猿意马,不由得上下其手,露出邪邪地坏笑:“你这是在玩火,知道吗?”

经过人事之后,李凤琴对林洪的动作非常敏感,还没怎么样,就已经浑身酥软,眉目含春,弱弱地说道:“别闹,今天不行,快点让我回去。”

林洪无辜地看着她:“拜托,是你依在我的身上,可不是我死抱着你……”

“讨厌,以后再也不理你了!”李凤琴两腮飞红,用尽全身的力气从林洪的身上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向家的方向跑去。

这让林洪非常的无语:“女人,还真是麻烦的动物……”

在全村人和施工队的努力下,第二天中午,塌掉的石桥就重新修好通车。

李凤琴带着她爸进城看病,林洪也和父母说要出去见个朋友,一个人出了村子。

转了一个圈儿,确定没有人跟踪,这才转向后岭,认准西峰的方向狂奔而去。

小时候家里的条件不好,林洪可是没少上山跟着大人采药,后岭自然并不陌生,但是却没敢太过深入,所以印象中才没有关于紫金观的记忆。

后岭是羡仙峪最大的一座山岭,山势险峻,野兽众多。就算是本地人,也很少有人敢太过深入,最多在外围转转。

林洪这一路奔来,感觉自己身轻如燕,原本险峻异常的悬崖,都可以轻易攀岩而上。

这边基本上就是无人区,根本没有什么线路可言。林洪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向着西面最高的山峰努力前行。

二个小时之后,林洪终于如愿以偿地登上了最高的西峰。意外的是,站在峰顶,没有发现任何建筑的痕迹!

林洪累的够呛,找了块大石头坐了下来:“难道找错地方了?这里明明就是西峰呀?恩?什么味道?”

正在林洪郁闷的时候,隐约闻到一阵肉香,耸了耸鼻子,顺着香味寻去,最后发现香味竟然是从悬崖下面传来的!、

站在悬崖边上,小心地向下望去。发现在下面十米外,有个突出的平台,洞虚真人正坐在那里烤着野兔,香气格外诱人。

林洪大声叫道:“洞虚道长,我来了!”

洞虚真人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那就下来,离着那么远说话,不累吗?”

“道长,有点太危险了吧?”

林洪计算了一下距离,从悬崖顶到下面的平台,虽然只有十米左右的距离,但是平台太小,直径不到二米。

要是一步没踩正,下面可就是百丈悬崖,掉下去中,就可以直接加入某品牌的豪华套餐了!

洞虚真人撕下一条兔腿,边吃边含糊不清地说:“你还想不想知道答案?想就下来,否则过一会儿我可就走了。”

林洪四下看了看:“好,你等你一下。”

林洪找到一根比较粗的藤蔓,扯了过来,一头缠在最粗的一根树上,另一头甩下悬崖,顺腾而下。

站在石台上,林洪这才看到石台连着一个岩洞。洞口的上方,歪歪扭扭地刻着三个字:“紫金观!”

林洪揉了揉眼睛:“不会吧?这里就是紫金观?虽然我读书少,你也不要骗我……”

洞虚真人瞪了他一眼:“什么意思?谁和你说的紫金观就一定要规模宏伟?老婆饼里有老婆吗?佛跳墙里有佛吗?不过是个噱头罢了。”

“我竟然无言以对……”林洪怎么也想不到洞虚真人会大讲歪理,也懒的和他去计较:“你让我来,不是要告诉我一些事情吗?”

“当然!”洞虚真人神情庄重:“知道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随时都有丢掉性命的可能!”

林洪吓了一跳:“不是吧?我又没有和谁结怨,怎么会有人要针对我?肯定是弄错了。”

洞虚真人一言一顿地说:“因为你无意中破了陷仙峪的封印,得到了混沌紫金诀的传承,让有些人感觉到了威胁!”

林洪一脸的苦相:“可那并不是我有意而为之的呀?难道就不能解释一下,把问题说开?”

“说开?”洞虚真人冷笑道:“祖师有谕,得混沌紫金诀者,接任紫金观之主,继承传承使命,不得有违!”

林洪可不想给自己加上枷锁:“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现在不是紫金观的掌教吗?什么传承使命,还是能者多劳,我可不是那块料。”

洞虚真人别有深意地看着林洪:“你以为想躲就能躲的了吗?从你获得混沌紫金诀的那一刻起,今后的路,就已经注定了!”

林洪抗议道:“这不公平……”

“小心!”林洪的话没说完,洞虚真人一把将他拉到身后。

“轰隆~”一记青色的玄光闪过,正中刚才林洪的落脚之处,将本就不大的石台,斩落一半。切口处极为平整,如同刀切。

《乡村医圣》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