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门天师)在线阅读完整版《都市奇门天师》小说

都市奇门天师

时间:作者:一品肉包来源:WXB

(都市奇门天师)是作者一品肉包写的一本玄幻仙侠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王亚生的故事,《都市奇门天师》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山村少年来到繁华的都市,一身与世不同的本领惊叹世人山医命相卜,五术复出,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多大的震撼。花花世界渐欲迷人眼,少年是独自花丛过片叶不沾身,还是欣然享受这一切。...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都市奇门天师》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9章 高人

从栗老的店铺里出来,王亚生简直就好像跟一个终极怪物大战了一番般,浑身有点虚脱。

“这个挨千刀的老头,亏得我三寸不烂之舌。不就用一下你那破笔?我六你四都不行,说了半天才同意个五五开!”王亚生有些郁闷,这老头子战斗力太强了。

不过既然栗老答应了借春秋笔也是好事一桩,虽然最后谈的是五五,可是画符的材料是栗老出,王亚生也不用担心啥事了。就等三天时间栗老凑齐材料,自己的弹药库也能充实了。

心里想着事,王亚生也没看路,突然就一个柔软的身子撞到王亚生胸口。少女独特的清香直接扑了王亚生满鼻,王亚生慌忙后退一步,“诶,不好意思,没撞到你吧?”

“没事,没事!”撞过来那少女也下意识的应了一声,抬起头来一张很熟悉的脸。

“是你?”

“是你啊!”

两声,一个疑惑,一个肯定。

这个少女正是杨秀玉,王亚生刚到天居街时买符的人就是她。虽然最后那五十块钱没有多大作用,但是王亚生还是对杨秀玉充满感激的,毕竟到这个城市第一个次感到温暖就是杨秀玉给的。

“你是那天卖符的高人?!”

杨秀玉惊呆了,她在这条街上找了好几天,就是为了找当时那个卖符的高人。没错,在那张符生效之后,奇怪的少年在杨秀玉心中已经成了一直在追寻的那类高人。

“是你啊,怎样?符用了么?”王亚生看到杨秀玉也有些惊讶,这挺巧的不是么?

“用了,用了!太谢谢您了!”杨秀玉激动的说道,接着又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问道,“那个,高人,能不能帮个忙,再卖一张符给我?”

“啊?怎么,出什么事了?难道我的符不管用么?”

王亚生有些疑惑道,“还有,别叫我高人了,我个子也还不高。我叫王亚生。”

“不不不,你就是高人,我杨秀玉找了十几年终于找到你了!”

王亚生顿时懵逼,十几年?我和你那会都还在穿开裆裤吧?

“是这样的,高人,我爷爷用了您的符之后,病直接就好了。可是没过三天,他的病又复发了,这次情况更加严重了!”说到这,杨秀玉有些哀求了,“能不能再卖几张那天的符给我?”

“复发?这怎么可能?这样,我跟你一起去你爷爷那看看吧。”

王亚生之前画的符成本很低廉,开始他不懂大城市里的行情,五十块钱对于成本来说有一倍的利润,可是对其真正能产生的作用来说绝对是血亏!

一张祛病符的能力足以让一个肺癌晚期的病人彻底痊愈!如果说这能力展示出来,绝对会有富豪挥舞着几百上千万的支票过来求一张符,每每想到这,王亚生都感觉到一阵子肉疼。

再一想刚刚答应栗老的条件,心里更是肉疼了。

自然,既然有这么强的能力,自然符到病居然没有除,王亚生就感觉不对劲了。

云海山墅,景湘市著名的高端别墅区,位于景湘市东南角,由湘省老牌企业致尚集团开发,可以说是景湘市高端奢侈住宅区的代名词之一。而致尚集团正是景湘市大家族杨家的家族企业,云海山墅中央区域的三栋庄园别墅便是杨家的大本营。

当随着杨秀玉开车冲进这个豪华别墅群的时候,王亚生的心是忐忑的,果然网上说的女司机确实不太靠谱。从天居街到云海山墅三十多公里的路程,杨秀玉居然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冲过来了!这可是市区,不是高速公路!

“谢天谢地,我还活着!”王亚生一下车不由就吐槽,同时顺手撤去了自身的防护,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坐女司机开的车了,那命不在自己手里把握的感觉太恐怖。

杨秀玉可没感觉有什么不对,推开车门就对不远处的一个青年招呼道,“天赐哥,你快去通知下爸爸,我把那个高人请过来了!”

“高人?什么高人?”被杨秀玉称作天赐哥的青年正是现在杨家的大少爷,杨天赐。

杨天赐走过来很是疑惑的上下打量了一下从副驾驶下来的王亚生,转头对杨秀玉劝诫道,“三妹,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家里带,咱们杨家虽然不是什么机密要地,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轻易进来的。”

“天赐哥,你说什么呢!”听到杨天赐这么说,杨秀玉顿时急了,“这位是真正的高人,不是之前的那些鸡鸣狗盗的家伙!”

“是不是鸡鸣狗盗之辈你能看出来?再这么乱搞下去,杨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杨天赐有些恼怒道,转身对附近几个保镖式人物招了招手,“刘青,叫几个人把这家伙给我丢出去!”

“好的,大少爷。”保镖们早就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了,杨天赐一声令下,几个膀大腰圆的保镖便走了过来。

“别,我自己有脚,我自己走!”

王亚生赶紧一摆手,对杨秀玉道,“那啥,谢谢你开车送我啊。这种豪宅大院还真不适合我这种人呆着,以后也不用叫我了,我不会再来的!”

“啊,高人你别走!”

杨秀玉赶紧上来一把拖住,扭头对杨天赐急道,“天赐哥,你跟爸爸联系下就知道了!哎呀,算了,我自己打电话!”

杨秀玉又气又急,但是用符纸治好了爷爷的事情被杨利民下了禁口令,哪怕是杨天赐这个当时不在场的杨家大少爷也没权力知晓。

“喂?秀玉啊,有什么事吗?”杨利民此时正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接到女儿的电话有点奇怪。

“爸!我找到那个高人了!”

杨秀玉赶紧道,瞥了一眼蓄势待发的几个保镖,一只手紧紧的将王亚生的胳膊抱住,“但是天赐哥非说他是什么阿猫阿狗,要把高人赶走!”

“什么!”

听到这话,办公室里的杨利民拍案而起,怒吼道,“这个混账东西!秀玉你把电话给天赐!我马上赶回来,千万别让高人跑了!”

杨秀玉一听杨利民发脾气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接着幸灾乐祸的把手机往杨天赐一挥,“我这个三妹的话你不听,你听听老爹的话吧!”

杨天赐隔着老远就听到电话里的怒吼声,心里不由打了鼓,接过电话,小心翼翼的叫了声,“喂,爸……”

“你这个该死的混账东西!今天要是让高人跑了,你给老子滚出杨家!”

市政府办公厅的大大小小领导们今天很是惊讶的看到一向淡定无比的市长今天好似肚里吃着炸药,脚上踩着风火轮一般。从市长办公室一直咆哮到了停车场,那冲天的怒气,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谁惹到我们的冷面市长了?

第10章 诅咒(一)

杨天赐萎了,杨利民脾气火爆但是却很少对他这个一直很优秀的大儿子发泄。这几日老爷子病情反复,杨秀玉和杨利民却有一种从未有的默契和秘密感,让他这个在杨家备受骄宠的谢大少有种被横刀夺爱的失落感。

故而看到杨秀玉带着个陌生人上门,忍不住就过来显摆一下杨家大少的骄傲,鬼知道会迎来这天雷地火的一顿臭骂。

挂了杨利民的电话,杨天赐有些萎靡和不忿,狠狠的瞪了杨秀玉一眼又再仔细打量了王亚生一番。他实在没办法把眼前的青年和杨利民口中的什么高人联系到一起,‘这一定是个骗子!老头子和三妹一定是被他骗了!我等会就要戳穿你这个骗子的真面目!’

杨天赐想到这,看着王亚生的眼神顿时又恢复了之前的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就让你在蹦跶一阵子!哼!”说完这话杨天赐仿佛智珠在握,不屑的瞥了王亚生一眼,大摇大摆的走开了。

王亚生顿时一头雾水,这货的脸色变化简直就好像川剧变脸啊!这小伙子到底脑补了什么?不过他算是见识到了这豪门大少这类人物,总感觉就像是智力发育不太正常的人。

杨秀玉是没管那么多,有杨利民发话,她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转而拉着王亚生就往家里走。

“高人,你别生气啊,我大哥就是这样的,打小被宠坏了,其实他人还是很不错的。”

王亚生连说没事,他对这类智力发育不太正常的少年生不起多大气来。

“高人,这三栋别墅就是我们杨家的,二叔名下企业开发的。据说当时选址的时候还请了港市最著名的的风水大师过来指点呢!”杨秀玉一边拉着王亚生一边介绍自己家的情况,对口中那位风水大师很是不屑的样子。

瞧这模样,王亚生正想开口问,杨秀玉自己却说了出来,“那个什么风水大师就是个骗子,我随便问了他几个问题,他都没办法答上来还说什么在风水界混了三十年!”

“你都问了什么问题?”王亚生不由问道。

“啊,我就问他,有没有飞剑啊,有没有飞到天上去看过呀,能不能带我去看看。”杨秀玉很是不屑的说道,“连这都做不到,还说是什么高人呢!哼!”

王亚生顿时无力吐槽,对那位港省大师深表同情,估计当时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表情一定很愉快。

老爷子刚刚开始教王亚生这些东西的时候,王亚生也很天真的问了一句,听说有那些厉害的人是不是可以飞天遁地,踩着一把剑在天上高来高去的。然后老爷子把还是六岁的王亚生捆在一根木棍上,把他丢上了天。

那天小山村上空小孩子的哭声经久不歇。

连到现在王亚生还有心理阴影,一看到那些小说里面说那群叫做修真者的家伙们踩着飞剑高来高去的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又是不屑。

这玩意根本就没法实现呐!

还好,杨秀玉没有问王亚生这个能不能高来高去的问题,不然王亚生绝对能深刻体验那位风水大师的心情。

不过至于那位风水大师是骗子?王亚生可不觉得,这片别墅群可以说是落在景湘市的一处风水宝地,傍山而建,面南有一条穿越了大半个湘省的江水,如同玉带环腰。而杨家的这三栋别墅好似一个阵法的阵眼般,落在这片别墅群中央。

因为是在里面,王亚生还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但隐隐感觉这片别墅群的每一栋别墅的落脚都极有讲究,隐隐形成一个风水阵法。

如果这都是那位大师来设计的话,那估计是花了不少的心血,杨家出的价钱绝对不低。

想到这,王亚生还是好心的提醒了一下杨秀玉,“美女,你以后可别说那位港省的大师是骗子了。”

虽然说不知者不罪,可是人家大师要是心眼小点,给你弄点手段出来,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住的。古代时候,风水师做乱,那可是能倾灭一国!

当初秦始皇听人献策,挖断了现在南金市的龙脉——紫金山,开凿了秦淮河泄龙气,导致之后在南金建立的皇朝皆是短命。

“啊?”杨秀玉有些茫然,不过还是点点头,“行,高人,我听你的!”

王亚生苦笑,“你别一口一个高人的了,你都把我叫老了。我叫王亚生,你直接叫我名字都行。”

杨秀玉捂嘴一笑,“行,那我就叫你亚生哥哥了。”

亚生……哥哥?王亚生终于明白那些网上为什么有种妹控的说法了。

从市政府赶过来还有些距离,杨秀玉也没等杨利民,就把王亚生带到了爷爷的房间。

房间很大,装修得古香古色的,窗户面南阳光直射进来,但是房间里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杨家老爷子此时就好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样趟在床上,面色苍白。

鼻子里插着管子连着呼吸机,两个白大褂守在杨老爷子旁边低声聊着什么,见到杨秀玉和王亚生进来两人赶紧起身。

“秀玉小姐。”

杨秀玉点点头,对王亚生介绍道,“这两个是二叔请的从国外回来的私人医生。”

王亚生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西医身上那股味道让王亚生很是厌烦。也没理两个私人医生,走到杨老爷子床头仔细打量了一番,越看越感觉不对劲。

“身体并无异常,五行俱全,三魂七魄都在。”

中医有望闻问切,对症而下药,而修道之人的医术却有些不同。

方药,针灸以及灵治。

方药,针灸王亚生也会,但是最擅长的还是灵治,以符之力,咒令神灵予以治疗。但殊途同归,还是得要找准病根才能治,可是王亚生却在杨老爷子身上怎么也看不出哪里有问题。

“难道不是身体疾病?”王亚生不由低声道。

“啊?”杨秀玉没听清楚。

王亚生没管她,掐起手决,“玄黄无极,乾坤借法。灵目,开!”

灵目一开,眼前景色完全不同,王亚生看着杨老爷子头顶那团红黑气雾,心下恍然。

“这杨老爷子果然是被诅咒了!”

第11章 诅咒(二)

咒,是人精气神高度凝聚,精诚达意,发至肺腑的声音,有号令神灵的奇效。

对于修士而言,画符用符要念咒、行医祛病要用咒、卜算相人也要用咒,各种手段都离不开咒。诅咒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是类似骂娘的话语,但是对于修士来说,那就是一种无形无相的攻击手段。

封神中杀死金仙赵公明的钉头七箭就是一种诅咒的手段。立一营,营内一台,结一草人,人身上书敌人姓名,头上一盏灯,足下一盏灯,脚步罡斗,书符结印焚化,一日三次拜礼,至二十一日之午时敌人的三魂七魄就会被拜散,此时射箭到草人上,如射敌人本体,草人敌人都会喷出血来。

连金仙都能杀死的诅咒足以见其强大,当然,缺点就是时间太长。如果不是封神期间大能想多死一些人出手干扰,二十一天时间,赵公明早就找到施术者打得他妈妈都不认识他。

高明的修士都不太担心这些诅咒手段,毕竟要求高,没有生辰八字,身体毛发之类的锁定具体人物,一般诅咒都起不了效果。哪怕起了效果也会马上被人发觉,施展手段。

但是一个普通人被施咒,那就有点麻烦了。一个人隔着几十几百里骂你,你能找得到人?

杨老爷子中的咒手法并不高明,王亚生明显看出咒法在前几日就被打断一次,估计就是上次使用祛病符导致的。

虽然咒法不是病症,但是祛病符产生的中正平和之气显然对这咒法产生不小的影响,不然杨老爷子也不会清醒过来,然后在咒法加重之后又继续昏迷过去。

“杨秀玉,你怎么什么人都往家里带啊!咱们杨家还要不要脸了?!”

王亚生刚想解释刚刚所说的诅咒,门外就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一个看似三十多岁的贵妇人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啊,二姨……”被这突然冲来的女人吓了一跳,杨秀玉不由低低叫了一声。

“二什么姨啊!”被称作二姨的贵妇人正是杨秀玉二叔的老婆,林贵芳。

林贵芳一冲进来就冲着王亚生冷笑道,“瞧你带的什么人啊!这毛头小伙子也敢说自己是高人?我看就是一个小骗子!你这小丫头,别到时候被人骗光了咱们杨家的家产你还帮别人数钱呐!”

杨秀玉听到这话,赶忙要辩解,王亚生却摆摆手,直目林贵芳道,“第一,我从未自称什么高人,我就一山野小子!第二,这次是看着杨秀玉的面子上来的,而不是我傍上你们这什么杨家!第三,是杨天赐唆使你过来的吧……喔,不对,应该是你自己跑过来的。这间房的动静,你一直在监视着,我说的没错吧?”

林贵芳听着王亚生开头的话还是冷笑,听到最后,却是脸色一边,“臭小子,你别血口喷人!”

“第一,我口里没血,第二,我有说错什么吗?XF关心亲家公倒也是正常的吧?你这么激动难道是心里有鬼?”

王亚生冷笑道,从林贵芳一进门就感觉不对劲了。开始他确实以为是杨天赐那小子叫唆使过来的,可是一看林贵芳那身上若有若无的灰红色气体顿时就明白过来了。这气息是凶气、煞气、阴气混合的产物,一般在盗墓贼或者是邪修士身上才会有。

林贵芳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身上有这气息的话绝对是跟这类人相处过。再一看林贵芳的面相,鼻梁带痣,嘴唇偏红,眼带桃花,典型的水性杨花的之人,估计杨秀玉的二叔那绿帽子已经层层叠叠了。而且又是个贪财的面相,王亚生估计杨老爷子的事情哪怕不是林贵芳干的也跟她脱不了干系。

“谁心里有鬼了!你这臭小子来我们杨家还敢大放厥词?刘青!”

林贵芳厉色叫道,“把这小子给我拖出去!”

跟着站在门外的壮汉保镖走了进来,可是这一次,刘青可没听林贵芳的话,杨家到底谁做主他还是明白的很。一听杨天赐要把这个白脸小哥赶走,杨利民就大发雷霆,他杨天赐好歹也是个大少爷,你这林贵芳算什么?

“林夫人,老板说了,要客客气气的将高人留在这里。如果你有问题的话,你可以跟老板直接联系。”

说完这话,刘青善意的冲着王亚生点点头,一动不动的站在门边不在说话。

林贵芳差点没被气疯了,指着刘青的鼻子骂道,“你不就是个领几个臭钱的保安,还给我唱反调?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滚出杨家大院!”

这话一出,所有保镖脸色都变得很是难看,但是却无动于衷,根本没发表什么意见。

王亚生笑吟吟的看着林贵芳的表演,嗯,在他看来就是表演。可以说是艺高人胆大,也可以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现在明显是杨家人有求于他,他没甩几个脸色都算好的了。

不过毕竟现在主事人还没到,他想甩脸色也感觉有些大材小用。不过别的不说,那张祛病符价值是被低估了,再加上这会的精神损失费,这次你们杨家可得给我好好的出回血吧!

杨利民在半路上已经听到了别墅管家的来电,心里的火就好像被闷在油桶里一般,就差没爆了。

一路上风驰电掣,如果不是刻意假公济私一回开着政府的车出来,估计早就被交警同志们逮个正着了。不过就是这样,杨大市长也花了十多分钟才赶回杨家别墅。

一下车,深吸几口气,将火气死死压下。上次那一张符箓已经彻底颠覆了杨利民的三观,对于这个未知的高人,杨利民已经是信了七八分。唯余一些只不过是多年来认知产生的疑惑。

风水这类东西,杨利民还是比较相信的,毕竟中华上下五千年,总会有些神奇的事物存在。可是人要是能呼风唤雨,呼神御鬼啥的,杨利民还是完全没想过。

可偏偏,王亚生就是这类能呼风唤雨,呼神御鬼的人。

杨利民定了定神,缓缓走向杨家老爷子的房间,心中暗自做下了一个让他以后几十年都能在梦中笑醒的决定。

《都市奇门天师》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