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桃花,两人一马)在线阅读完整版《十里桃花,两人一马》小说

十里桃花,两人一马

时间:作者:曲潇潇来源:WXB

(十里桃花,两人一马)是作者曲潇潇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慕远湛程云锦的故事,《十里桃花,两人一马》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曾经,他用将她的心伤的粉碎,看着她流血流泪好不心疼。曾经,一碗堕胎药断了他和她的缘分,让一个为情所伤的女人就此看破红尘。 “慕远湛,我帮你得到皇位,你竟然如此对我……”  “那又如何?我从未爱过你!”  了然爱人心,她带着侥幸留下的孩子躲进寺院,待他再次来寻,她已经再无期待。   世间最痛苦的莫过于伤害自己所爱,并且再得不到原谅。...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十里桃花,两人一马》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怀孕

  程云锦抽回自己的手,虽然她很想离开湛王府,离开这里地狱般的地方。

  可是不能以这样的方式,“远浩,我是慕远湛的妻子,是你SZ……”

  慕远浩再一次用力抓住她的手腕,十分气愤,高声问道:“可是他看过你一眼吗?他知晓你的感情和付出吗?他珍惜过你吗?你这样做值得吗?”

  一连串的质问,让程云锦的脸色更加苍白,她低头沉默不语,没有,从来没有。

  慕远湛从来没有好好的看她一眼,从来不知道她的感情和付出,从来没有珍惜过她,这么多年,他都是阔步在前方走着,她跟在他的身后苦苦追寻。

  就算是摔倒了摔伤了,也要立即爬起来,赶紧追上去,她害怕自己会丢了他。

  慕远浩看着程云锦悲伤的眼神,知道自己的话说的重了,她已经伤痕累累,他却还在她的伤口上撒盐,本想说两句宽慰她的话,却猛然顿住了。

  他此时握住她的手腕,能感觉到她脉搏的跳动,她竟然有了喜脉!

  就在此时,房门被猛然推开,慕远湛站在门口,看到房间内,慕远浩握住程云锦的手腕,他的眼睛瞬间燃起怒火:“你们在做什么?程云锦就算是被关在这里,你依然不能消停吗?”

  慕远浩看到慕远湛危险的眼神,害怕他会伤害程云锦,立即挡在她的身前,说道:“哥,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慕远湛看着他守护程云锦的姿态,更加生气了,他的女人居然要别的男人来守护吗?

  程云锦知道慕远湛肯定是误会了,她下意识的就要解释:“远湛,你误会了,远浩只是来看望我……”

  慕远湛人不可忍的打断了她的话,怒不可遏的喝到:“你给我闭嘴!来人,这对奸夫淫妇给我捆起来!”

  奸夫淫妇?程云锦瞬间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慕远湛,心中所有想要解释的话,都堵在心口,十分的痛苦,他居然这样看她!

  侍卫们听到慕远湛的吩咐,立即冲了进来开始拉扯慕远浩和程云锦,要把这两人捆绑起来。

  慕远浩突然暴怒了,他三拳两脚就把侍卫打倒在地,怒气冲冲的朝着慕远湛吼道:“哥!你怎么能这样对她?她的腹中已经有了你的孩子!”

  此话一出,慕远湛和程云锦都是一惊,这段时间程云锦整日倍受折磨,全身都是伤痛,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月信没有来,现在一想,确实是拖了好久了。

  她居然有孩子了,是她和慕远湛的孩子。

  程云锦感觉到一股暖流猛然涌入心中,心情十分复杂,惊喜,担忧,忐忑,种种情绪掺杂在一起,忍不住就抬起头想要看一眼慕远湛。

  心里想着他会是什么表情?他会惊喜吗?会喜欢吗?可是从慕远湛的脸上,她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他不喜欢她,是不是连她怀的孩子也不喜欢?

  “把他带出去!”慕远湛朝着慕远浩一抬下巴,立即有侍卫上前,压着他往外走,房门外的小院中,站着神色莫测的柳飞燕。

  两人对视一瞬间,慕远浩就知道自己是被暗算了,慕远湛会这个时间来,肯定是有人通风报信,一切都是柳飞燕的安排,这个狠毒的女人,居然过河拆桥!想要害死云锦,还顺带捎上他。

  众人离去,房间里就剩下程云锦和慕远湛,他的眼眸十分幽深看不到底,清俊的脸上带着一层冰冷之意。

  “这个孩子是谁啊?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他冷冷开口问道。

  程云锦愣住了,没有想到他问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这个?

  “慕远湛,你是瞎眼了吗?这几年我一直在你的身边,从无二心,一心一意对你,问出这样的问题,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程云锦愤怒的质问道。

  刷的一声,慕远湛抽出了长剑,直指程云锦,冷冷说道:“不要试图激怒我,你知道我的手段,回答我的问题!”

  程云锦看着近在咫尺,闪着寒光的长剑,没有丝毫惧意,“你的心里早就有了答案,我说什么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她迎着长剑往前走了一步,靠近他,长剑立即在她的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她决绝的说道:“你如果真的想听,我就告诉你,这孩子不是你的,是我和别的野男人生的了,满意了吧?”

  慕远湛眼神一暗,瞬间出手,长剑朝着她直刺而来。

孤注一掷

  那一刻,程云锦清楚的看到了慕远湛眼中深刻的杀气,长剑带着凌厉的杀气直奔她而来,程云锦下意识的闭上眼,双手紧紧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

  哗啦一声巨响,她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身旁的圆桌,已经被一分为二,桌上的茶壶茶杯全部掉在地上,摔的粉粹。

  她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不明白他的剑在最后一刻,为什么改变的方向,砍向了旁边的桌子?难道是他心有不忍?

  “程云锦,一剑杀了你,就便宜你了,我要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让你知道生不如死的感觉!”他低沉阴暗的话语,仿佛来自地狱最深处。

  程云锦自嘲的笑了一下,到了现在,她居然还期待他会对她不忍,他不杀她,不过是不想便宜了她而已,不过刚才生死一瞬间,她才猛然发现,自己有多么珍惜这个孩子。

  就算是慕远湛厌恶她,就算是他不承认这个孩子,但是她想要这个孩子,这是她和慕远湛唯一的关联了,这个孩子也能证明她那么多年的痴情,终究没有白付出。

  闹到现在,他们之间已然决裂,以后再无在一起的可能了,往后余生,有这个孩子陪着她,她就心满意足了。

  慕远湛不相信她,想要杀了她和他们的孩子,所以想要保住这个孩子,她就不能再不管不顾了激怒他了,必须要想个办法才行。

  程云锦缓缓起身,刻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温顺一些:“远湛,我们相识多年,夫妻三年,我知道你心里一直痛苦和遗憾。”

  慕远湛冷哼一声:“这些都与你无关……”

  程云锦心里一滞,爱的有多深,伤的就有多重,他随口一句话,就能在她的心上划一刀,与你无关,多么冷漠字眼,他的爱与她无关,他的痛也与她无关,她对他来说到底算个什么?

  程云锦压下心里的苦涩,继续说道:“怎会与我无关?以前如果没有我,你或许早就能跟柳飞燕在一起,现在如果没有我,你和柳飞燕或许就能双宿双.飞。”

  她藏在袖子里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才能克制住自己的表情,忍住内心的悲痛,说出这一番话。

  慕远湛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问道:“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做?”

  终于等到她要等的问题了,程云锦的表情更加卑微,语气更加温顺:“这么多年,是我对不住你,所以我打算成全你们,我会自动消失,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你想要离开?”慕远湛紧紧的盯着他,冷冷问道,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是的,我会离开,你放心,我走之前会给我爹和我哥哥写信交代好所有的事情,你让夕月代替我,她毕竟不是真的我,难免有一天会暴漏,不如让我亲自来安排,我了解我爹和我哥哥,他们会相信我的。”

  程云锦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更加诚恳一些。

  慕远湛慢慢的靠近程云锦,她终于看清楚他的眼神,冰冷彻骨,并不是她想像中释然的样子,就在她疑惑的瞬间,他已经迅速的出手,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突然之间他的怒气猛然爆发:“程云锦,你的安排真的很周到啊,这样你以后就能跟你的奸夫,还有你们的孽种在一起了是吧?你觉得我是不是该谢谢你的成全啊?我告诉你!永远不要在我跟前耍这样的小心眼。”

  程云锦几乎要喘不上气了,她拼命挣扎着,“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

  慕远湛盯着她的眼睛恶狠狠的说道:“我想要的我自己会得到,用不着你的成全!而你背叛我这笔账,也休想躲得过去!”

  慕远湛感觉自己内心的愤怒,像是一头野兽,想要冲出牢笼,直接咬死她。

  她以为自己演的很好,其实从她第一句软话开始,他就知道她的目的,在战场上,不管面对多么强大的敌人,都铁骨铮铮的程云锦,什么时候学会示弱了?

  为了她腹中的孽种,为了她的奸夫,她竟然这样卑微的在他面前示弱,为的就是永远的离开他,想到这些,慕远湛就感觉更加的愤怒。

  “程云锦,我现在就要让你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他眼神射出嗜血之光。

  “你……你想要做什么?”程云锦感觉到危险的靠近。

  “来人!端一碗堕胎药,给她灌下去!”

一碗堕胎药

  门外的奴仆应了一声,很快端着一碗黑色的汤药走了进来。

  程云锦终于慌乱了,她知道慕远湛这一次是真的不打算放过她了。

  她后退几步,终于退到墙角,犹如困兽一般的呵斥道:“你们给我走开!都不要过来。我不会喝的,我死也不会喝的!”

  为首的一个婆子,冷笑一声说道:“王妃,奴婢得罪了,给我摁住她!”她一招手,就有几个侍女上前想要摁住程云锦。

  就算是受了重伤,程云锦终究是在战场厮杀过的将军,她奋力的挣开几个侍女的钳制,扑倒在慕远湛的脚下。

  “远湛,远湛,算我求求你了,我腹中真的是你的孩子啊,求你放过他好不好?”她不再顾忌脸面,也不再顾忌自尊,她什么都不要了,只想保住腹中这可怜的孩子。

  慕远湛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程云锦头发散乱,嘴角带着血迹,满脸的泪水,狼狈又凄惨,再也没有了曾经在战场上意气风发的模样,那时的程云锦明媚灿烂,神采飞扬。

  看到她这个模样,他的内心突然感觉到一股异样的烦躁,“你这个样子,可还有半分程将军的骨气?”

  “我不要骨气了,我也不要面子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我的孩子,远湛,你就放过我好不好?”她哭着抱住他的腿,抬头仰望着他,慕远湛冷冷的看着她,不为所动。

  “远湛,我错了,行不行?以前都是我的错,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纠缠你,再也不烦你,再也不会搀和你和柳飞燕的事情,我会消失的干干净净,我求你放过孩子,好不好啊,慕远湛!”

  她还是要走!还是想要保住跟别人的孩子,他不允许!绝对允许!

  慕远湛心一狠,直接伸手狠狠的捏住她的脸颊,逼迫着她张开嘴,“把药给我!”

  侍女赶紧把那碗黑色的汤药,递到他的手中,慕远湛直接灌进程云锦的嘴里。

  她拼命挣扎,眼神狠狠的瞪着他,那刻骨的恨意,让慕远湛心里有些莫名的慌乱,好像马上就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了,可是他没有停下来。

  程云锦的力气实在太小,在他的手底下根本就挣扎不动,堕胎药慢慢的全部灌进她的嘴里,她也慢慢的停止了挣扎,眼神像是傍晚的夕阳,慢慢的失去了最后一丝光彩。

  灌下这一碗汤药,慕远湛就松开摁住她的胳膊,程云锦全身瘫软无力的跌坐在地,目光呆滞,面如死灰,毫无生气,仿佛已经死去一样。

  慕远湛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然后吩咐道:“看着她,不要让她死了!”说完之后转身就要往外走去。

  “慕远湛!你给我站住!”她突然在他身后喊道,声音沙哑撕裂,带着椎心泣血的悲痛。

  慕远湛回头,看到程云锦的眼睛,里面是刻骨铭心的恨意,她用沙哑的嗓音缓缓的说道:“慕远湛,终有一天,你将为你今天的所做作为后悔!你我从此恩断义绝!”

  慕远湛直直的看着她,眼睛里翻滚着复杂情绪,没有人能读懂,许久之后,他一言未发,转身离去。

  刚刚走出上林苑,就看到柳飞燕迎面而来,她十分担忧的说道:“远湛,你没事吧?我听说云锦的事情了,你千万不要太生气了。”

  慕远湛转头看着她,脸色冷淡的说道:“你听说了什么事?”柳飞燕愣了一下,慕远湛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

  她支吾着说道:“就……就是程云锦做的丑事啊,她怀了别人的孩子……”

  “谁传的话,立即拉出去掌嘴!以后要是让我知道,谁在嚼舌根,立即杖毙!”慕远湛对着身后的侍卫说道,然后转身离去了。

  柳飞燕看着慕远湛的背影,眼神里闪过一丝狠毒。

  让慕远湛看到程云锦和慕远浩在一起,是她设计好的事情,为的就是让慕远湛生气,最好是一气之下杀了程云锦。

  可是她看的出来,刚才慕远湛生气,其实还是在维护程云锦的名声,真是小看了她,柳飞燕眼眸一暗,一条毒计浮上心头。

  慕远湛带人离开之后,程云锦立即就抠了自己的嗓子,希望能把药水吐出来,可是能吐出的药水很少,没有用了,孩子肯定保不住了,她的泪水夺眶而出。

  慕远湛,你亲手杀了我们的孩子,也杀死了我对你的一颗真心。

《十里桃花,两人一马》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