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本为妃)在线阅读完整版《臣本为妃》小说

臣本为妃

时间:作者:胖胖爱吃肉来源:WXB

(臣本为妃)是作者胖胖爱吃肉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陌倾城的故事,《臣本为妃》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十万大军全军覆没,她掩下娇容妆,势要揪出那背后之人,让他们血债血偿。等到她的却是一场又一场的惊天阴谋,跟数不胜数的死局。他如神抵而来,救她于水火之中。她倾心相付,助他登上九五之尊。没想到,却是一场骗局。等待她的是一剑穿心。“陌将军,女扮男装,欺君犯上,杀无赦。”...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臣本为妃》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死里逃生

  “他父亲也在那场战役中丧命。”叶怜薇苍凉地闭上了眼,“先皇念我陌家忠心耿耿,所以才赏赐了这块免死金牌。”

  她失声哽咽,似乎情绪已经到了奔溃的边缘,沉默了一小会,才睁开眼睛继续说道,“我四个儿子唯有我四郎成亲。他征战沙场多年,为这轩辕金戈戎马一生,打过无数次战,流过无数次血,哪一次,不是死里逃生?!”

  “你们……你们在场所有的人,如今的安定全都是我们陌家人在战场上流血流泪换回来的。我陌家世代忠良,上对得起皇恩,下对得起黎明百姓,所做之事无愧于天,无愧于地。你们凭什么只因一次败仗,就指责我们说我们陌家通敌卖国,治我们陌家于死地?!”

  邢台人群中,有人顿时不悦地高喊出声。

  “即便陌老将军没有通敌卖国,也是他昏庸无能。”

  “功是功,过是过。难道放的过错就因为曾经立下的功就能够抵消了吗?”

  “就是。难不成就你孙子是人,那无故枉死的士兵就不是人?他但凡要点脸,就该自杀谢罪。”

  “杀了他……”

  “杀了陌宸……”

  一人突然跪地,接着数十人数白人数千人同时跪地齐呼。

  “请求皇上杀了陌宸……”

  声音如山呼,动荡整个刑场。

  陌倾城绝望地失笑了一声。

  爹爹,三哥,在天之灵你们都看到了吗?

  这就是你们不惜用性命维护的江山跟百姓吗?

  “好,好啊。狡兔死,走狗烹。想不到我们陌家到最后也会落得如此下场。”叶怜薇失魂落魄地退了好几步,她满目苍凉地闭上了眼,“你们那么愤怒,不过是因为宸儿从战场回来捡回了一条性命,今日,老身便用自己的命来换他的性命,只乞求陛下能够放我宸儿一条生路。”

  说完,她猛地往旁边的柱子上撞去……

  这突如起来的变故使在场的众人猝不及防,所有的人都愣在了当场。

  “不要……”失控的声音从口中溢出,却是吐字无声。陌倾城疯狂地起身往叶怜薇赶过去。却因为中了药双腿徒然一软,重重地摔倒在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年迈的苍老身影往柱子狠狠一撞,砰地一声,鲜血四涌,蓦后在地……

  祖母,祖母……

  陌倾城浑身颤抖得厉害,痛到不能自以,她趴伏在地上,脆弱无助地跟个被抛弃的孩子一样,一点一点地朝那鲜血淋漓的身影爬过去。

  祖母,我只剩你最后一个亲人了。爹没了,娘没了,大哥二哥三哥也没了,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抛弃我,我求求你活下来……

  心脏仿佛被利刃狠狠贯穿,然后千刀万剐,凌迟到死。终于,指尖触碰到了那倒在血泊中的苍老妇人,陌倾城用尽全力爬起身,将她抱入怀中,眼中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一直掉个不停,啪嗒啪嗒地砸在妇人血迹斑斑的憔悴面容上。

  叶怜薇抬手擦拭着她的眼泪,“宸儿,不要哭,你记住祖母的话,我们陌家的男儿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只流血不流泪。”

  眼泪流的更加汹涌,为了回应她,陌倾城拼命地点头。

  叶怜薇用力地咳嗽了数声,鲜血如泉涌般喷洒而出,“祖母恐怕不行了,要下去陪你祖父他们了。你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好好地活下去。我们陌家不能倒。你祖父他们辛苦打下来的基业不能……不能……噗……”

  浓稠的鲜血大口吐出,叶怜薇身子猛地一躬,无力地闭上眼,擦拭着陌倾城泪水的手也垂落了下去。

  陌倾城呼吸猛地一滞,悲恸地闭上了眼,整个人埋在叶怜薇的怀中,哭得泣不成声。

  楚珩目光沉浸地看着那邢台上浑身颤抖的身影,狭长的丹凤眼轻扫了旁边的冷言,冷言顿时会意,对着旁边的人吩咐一声。那人立刻退了下去。

  人群中,立刻有人起身高喊,“今年天旱不断,稻谷颗粒无收。我听说,这半个月以来,是陌宸陌少将军暗中叫人在城外施粥放粮,搭建灾棚,才让那么多流离失所的百姓有了安居立命之所。”

  “是陌少将军吗?”又有人站起身,“要不是陌少将军施粥放粮,恐怕我们一家老小都饿死了。”

  “皇上,您一向勤政爱民,是仁德之君。陌家这些年为咱们轩辕国历尽汗血功劳,我不相信他会通敌卖国。请你饶过陌将军吧!”

  “请皇上饶过陌少将军吧。”

  “饶过陌将军了!”

  短短半刻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欲治陌宸死的黎明百姓纷纷改了口供,跪地请求。

  天空轰隆地一声巨响,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大雨,掉在地上啪嗒啪嗒地作响。

  楚晟轩看着跪在雨地里的众人心生触动。

  他深凝了一下眼眸,沉声开口,“传朕命令,陌宸杀害果郡王,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削掉爵位,由原先从一品大将降为四品副将,罚俸禄三年。”说完,霍然起身,拂袖离开。

  刹那,众人皆散。

  邢台上,那消瘦单薄的身影紧紧抱着怀中已经断气的苍老妇人,如丢失魂魄的木偶人,一动不动。倾盆大雨砸落在她的身上,她依旧毫无波澜。

  一把油纸伞撑在她的头顶上方。

  楚珩目光深邃地看向她,“逝者已矣,生者当如斯。”

  陌倾城未动。

  楚珩凝了一下眼,弯下腰,伸手触碰到她的肩,唇瓣微启,正欲再度说些什么。

  “噗!”一口殷红的鲜血喷洒而出,陌倾城闭目倒地。

青梅竹马,另娶她人

  接连三天,帝都狂风暴雨,暴雨过后便是死般的寂静。

  陌府内,清潭推门而入的时候,那苍白削瘦的人儿正站在窗旁吹着冷风,身姿异常单薄,好像随时都要倒下去。

  自从老夫人去世之后,她家主子就再也没有好好吃过饭了。清潭收敛了下情绪,走上前,“主子,陌贵妃派人来了。”

  “叫人进来。”女子嗓音出奇的平静。

  清潭应了声是,退了出去,很快带着另外一道身影走了进来。宫婢卑躬屈膝道,“陌将军,贵妃娘娘叫你节哀顺变,这是皇上御赐给她的冬虫夏草。贵妃娘娘平日都不舍得喝,特地叫我送过来给你呢。”

  站在窗旁吹着冷风的身影终于有了丝丝反应。

  “冬虫夏草?”她轻喃出声,慢慢地转过身,视线落在宫婢端放在盒子里堆放整齐的药物上,伸手,拿起,放入鼻间嗅了嗅,声音淡淡,“听说我入狱三天,祖母去寻她,她都以抱恙在身避而不见?”

  宫婢心底咯吱了一下,委婉地说道,“当时那种情况,贵妃娘娘也是别无他法。”

  “既然怕陌家连累她,现在又何必维持这表面的虚拟之象。”药材丢回盒子上,她冷漠出声,“将东西拿回去还给她。”

  宫婢面上发愤,“这是贵妃娘娘好心待你,陌将军未免也太不识抬举了。”

  陌倾城淡淡地讥笑出声,“好心待我,便是在这冬虫夏草里面放下寒霜子这种无色无味的慢性剧毒吗?”

  清潭听了心膛剧烈一震,立刻拿着测试毒的银针上前。果然发现那银针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变黑。

  她神色转冷,一把揪住那宫婢的衣裳,将锋利的匕首抵在她脖颈上,“贵妃娘娘是什么意思?将军处斩,老夫人在大雪地里跪地求她出面,她为了保全自己无动于衷,无可厚非。现在,老夫人用自己的性命,换回了将军一条性命,所有的人要杀她都在情理之中,她是将军仅剩的唯一亲人,为什么还要千方百计治她于死地?”

  宫婢脸色慌乱,“我……我不知道……”

  陌倾城冷漠道,“放了她。”

  “将军。”清潭不甘地看了眼她。最后还是听从了命令。

  陌倾城漆黑的眼眸落在那有些慌乱无措的宫婢身上,“回去告诉她,从今日起,无论她荣宠盛衰都与陌家再无瓜葛。今后,我们二人,桥归桥,路过路。”

  “好……好……”宫婢忙不迭地爬了出去。

  四周又陷入死般的谧静。

  清潭看陌倾城脸色有些苍白,拿起一件披风盖在她身上,“主子,你就是太心慈手软了。”

  陌倾城并未回答,她细细聆听着屋外吹锣打鼓的铜锣声跟鞭炮声,“今天是哪户人家成亲嫁娶?!”

  清潭偷偷看了眼她平静的脸色,沉浸了一瞬,才有些迟疑地告诉她,“是司空少傅的二公子。”

  “廷玉?”陌倾城脸色发白,单薄纤细的身姿几不可觉地颤抖了一下,她转身,迈步走了出去。

  街道上,红色响纸满街都是。

  陌倾城还没有走到林家门口,老远就看到那穿着红色喜服的新郎正站在外面宴请众位宾客,房梁上挂着两个喜庆庆的红灯笼,与陌府寡淡凄婉的白格格不入。

  新郎从始至终都一副冷淡的模样,被旁边的人扯拽着,他才偶尔附和地点点头。

  陌倾城眼眶渐渐湿润。

  “倾城,等你爹凯旋归来,我便叫我爹上门提亲,娶你进门。”昔日那稚嫩的话还缭绕于耳。

  陌倾城闭上眼睛,高高地昂起下颚,将泪水生生地逼回眼眶,她十指紧紧地攥成拳,沉浸片刻,待情绪稍微稳定,她才收敛了情绪,睁开眼,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去。

  “陌大哥。”背后一道熟悉的声音叫住了她,“你……还好吗?”

  陌倾城脚步微顿,压低了声音,“我很好。不劳挂心。”

  身后的脚步声走进。陌倾城声音再度压低几分,“陌宸是带丧之人,林二公子今天大喜之日,还是不要靠近为好。以免撞上晦气。”

  司空廷玉顿住脚步,低下头,面色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意,“你是不是在怪我,这么快便负了倾城,娶了别的女人?!”

  “她尸骨未寒,距离身死一月不足。”落下这一句话,陌倾城衣袂轻荡,大步离开。没有回陌府,她直接去到了郊外的坟地。

  出奇的,碰到了一道熟悉的倨傲身影。

  楚珩坐在她的坟前,优雅地为她倒着薄酒。

  墓碑前,还换上了新鲜的瓜果点心。

本王还想娶她

  请输入章节内容陌倾城脚步一顿,掩起方才长街上的触目伤情,声音冷然,“楚王殿下。”

  知道楚珩想要拉拢陌家,陌倾城也并未因为他出现在陌家祖坟而奇怪,只是为何要坐在“自己”坟头饮酒。

  冰凉修长的指间握着一只玉色酒盅,楚珩并未抬眼看他,又斟满了酒,一饮而下。

  许是酒意催了人,又或是这萧冷的秋风醉了她。

  陌倾城在另一侧坐下,楚珩向她递来一杯酒,男子此刻形单影只,却平白透出雍容来,那顺畅的眉骨下藏着一双凛冽的寒眼。

  陌倾城伸手接过,听着两只酒盅磕在一起时的清脆声响,仰头一饮而尽。

  “本王从前见过倾城姑娘一面,看着也是活泼可爱的女子。只可惜,世事无常,造化弄人。”他砸了一口酒,清冽的嗓音间情绪难辨。

  陌倾城微微蹙眉,她长年跟随父兄待在边塞,只知楚王是已逝郭妃的儿子,少有的几次回京,也不记得曾与楚珩有什么交集。

  似是看出她的疑惑,楚珩仰头再次将杯中酒饮尽。目光看向远处,似是带着悲戚。

  他顿了顿,缓缓开口,寡淡的嗓音不知为何显得深情:“本王自小的日子就不好过。想必你也是知道的。”

  他说着,仿似陷入了久远的回忆当中。

  陌倾城看他瘦削的脸庞,低垂眼睑下藏着的忧郁的眼眸。想到自己曾听过的那些谣传。

  郭妃诞下龙嗣不久便被人发现与侍卫通奸,羞愧自杀而死,年仅三岁的四皇子被送入清贫苦远的唐塔,受尽欺辱直到成年才回来。

  回来后他在皇宫的日子也不好过,皇帝楚晟轩更是丝毫不掩对他的厌恶排斥。

  眼眸微闪,陌倾城又想起那日在朝堂上他为自己辩解开脱,拼尽全力将自己保下。

  “可是这一切,又与倾城有何关系呢?”陌倾城举起杯中的酒,望着坟堆旁新生的嫩草,声音苦涩的追问。

  楚珩顿了顿,冷了许久的脸庞终于展现了一丝笑:“倾城姑娘曾从刁奴手中救本王一命,若没有倾城姑娘,便没有本王的今天。如今陌家遭逢大难,本王伸手拉一把,便当是报恩了。”

  这话说的有理有据,陌倾城却是忍不住一声嗤笑:“楚王殿下还真是会找理由,陌家如今落魄,能够伸手的人自是少数,殿下如此尽心,又何需编出这种报恩的故事来。”

  言下之意,便是讽刺楚珩为了拉拢不择手段了。

  这话算得上是大不敬了,可楚珩听了却没见生气,反而是放下手里的酒盅,挑眉看向了陌倾城。

  那一双幽深的眸子仿似能够看清一切的深渊,让回来之后扮演哥哥一向如鱼得水的陌倾城心下惴惴。

  只听他清冷嗓音响起,“本王还曾想,若是有机会,定要向父皇求娶倾城姑娘,倒是没想到,如今却是阴阳相隔。”

  陌倾城额角微微抽.动,心里头盘绕的烦躁因为他这不讲究的话都消了几分,却不想下一秒,她精致瘦削的下巴被人捏住。

  “不过陌宸兄跟倾城长相相似,倒是让本王心下稍解。”他薄唇几乎贴在了她耳侧,故意说着些暧昧的话。

  陌倾城几乎是触电一般的将楚珩推开,蹙眉斥道,“楚王殿下这是做什么!”

  楚珩唇瓣微微勾了笑,在那张素来清冷英俊的脸上增添了许多色彩,只不过转瞬即逝,便敛了神色,“同是男人,陌宸兄这般激动做什么?”

  陌倾城心中陡然一惊。

  从前在军营她连男人的裸.体都看到面不改色,怎的今天如此沉不住气?

  听楚珩这话,怕是为了试探……

  回过神来,她哼笑一声,浑不在意的将楚珩推开,“家妹已逝,楚王殿下还是不要胡思乱想的好。”

  “也是。”楚珩淡淡应了一声,转而感慨一般的道,“本王今日过来,其实是想告诉倾城,她的未婚夫司空延玉已经成亲,她在下面,便也可以安心了。”

  “不过看来陌宸兄也有此意,”楚珩这般说着,捡起身旁的那片被陌倾城攥到变形的喜纸,又不知从哪儿拿出火种来,片刻,就将那张红纸烧成了一堆灰烬。

  陌倾城心中钝痛,她与司空廷玉本是年少时相知的青梅竹马,也曾相约过要做一对羡煞旁人的好鸳鸯。

  然而世事总是多变,不过几日而已,司空延玉甚至没来她陌家看上一遭,就匆匆娶了清河公主楚洁,果真是墙倒众人推,急着与她撇清关系,打的一手好算盘。

  陌倾城别过了楚珩之后走了小路回去,此时晚秋,风里带着些许凉意。这荒蛮小路上本就人烟稀少,今日公主大喜,更是前后不见人影,怕都是去领赏凑热闹去了。

  正当陌倾城思绪百转千回之际,耳边突然传来破风之声,利剑以绝佳的角度向她袭来,眨眼间,便有数十个黑衣人将她团团围住。

  陌倾城往后退了一步,眉眼间已经染上冷意,她手不着痕迹的往腰间摸去,口中却是质问,“谁派你们来的?”

  “这你不需要知道,只要知道今天你必须死就够了!”黑衣人说话间互相对视一眼,为首的人一声令下,便齐齐向陌倾城袭来。

  陌倾城在边塞也是上过战场的,实打实练出来的速度容不得人小瞧,她迅速后撤一步,同时右手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来,灵蛇一般在数十人中游动。

  那剑是带了毒的,只要见了血便必死无疑。

  陌倾城杀红了眼,却奈何对方人手众多,她躲闪不及,还是被人刺中了腹部。

  一声痛呼,陌倾城抬眼死死的盯着对面的几人,“暗中出阴招算什么男人,有本事,正面来啊!我看你们,是怕打不过我吧!”

  她的挑衅果然激怒了剩下的几个黑衣人,场面再一次混乱起来,等到陌倾城再一次停下手中的剑时,身上的白衣,早已被鲜血染红。

  独留的最后一个活口显然是个怂包,瞧见陌倾城带着猩红的眼眸,直尖叫着就要逃跑。

  “站住!”陌倾城提剑便追,却没想到,不知从哪里射出一支冷箭来,就在她眼前,直接将那黑衣人射杀而死。

  “什么人!”

《臣本为妃》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