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毒妃:邪王,不好撩)在线阅读完整版《娇宠毒妃:邪王,不好撩》小说

娇宠毒妃:邪王,不好撩

时间:作者:欧阳红豆来源:WXB

(娇宠毒妃:邪王,不好撩)是作者欧阳红豆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徐令仪的故事,《娇宠毒妃:邪王,不好撩》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曾经,她心中只系一人。本以为伴他登基便得君心享圣宠,却不了满门灭族是爱他一场换来的结局。重生,那个痴情的自己早已死去……一步一步,步步为营,所有辜负她的人一个一个慢慢收拾……只因聪慧出众,有人对她刮目相看!“令仪,你若是男人,天下就是你的。可惜你是女人……那我坐天下,你坐我怀里可好?”...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娇宠毒妃:邪王,不好撩》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面壁思过

  现在只剩下徐令仪一个人还没有展示绣品,老夫人对她的水平多少也有一点了解,并不怎么看好她。

  “令仪,把你的绣品也拿出来给大家展示一下吧。”老夫人淡淡的说道。

  “是。”徐令仪应了一声,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慢慢在袖子里摸索着。

  别人的绣品都是精致的放在托盘里,由丫鬟呈上来的,没想到徐令仪的竟然是自己放在袖子里的。

  徐子平预想到徐令仪将拿出什么样的绣品,差点忍不住就要笑出声来。

  朱兰心和徐子安也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孙女不才,不像姐姐们那样大气,只是绣了一个小小的荷包。”徐令仪小心翼翼的低声说道。

  白宇轩看了一眼徐令仪手中的荷包,虽然小巧但是也很精致。

  突然,他的目光就变了,刚才温尔文雅的表情褪去,紧紧的盯着徐令仪手中的荷包。

  老夫人看到白宇轩变了脸色,心中对徐令仪就有些埋怨了。本来好好的绣品展示,其他人都表现很好,让她脸上有光,偏偏被这丫头托了后腿。

  老夫人微微一笑对白宇轩说:“让白少爷见笑了,这丫头从小就愚钝,她娘亲又不经常在身边教导,所以刺绣手艺有些粗糙了。”

  白宇轩摇摇头,语气平淡却很坚定的说道:“老夫人您太谦虚了。”

  老夫人怔了一下,听着他的语气好像并不是。

  “姑娘,这个荷包上的刺绣,是不是马尾绣?”白宇轩看着徐令仪缓缓问道,眼中带着一股莫名的柔情。

  他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惊了一下。

  马尾绣是一种很少见的绣法,几乎已经失传,曾经只有皇家的御用绣娘才会这种绣法,徐令仪竟然拿出这样的绣品来。

  徐令仪微微颔首,说道:“令仪所用的正是马尾绣,我娘曾经师承一位皇家绣房的绣娘,而我的刺绣,是我娘亲自教导的。”

  白宇轩悠悠说道:“我已经好多年不曾见过了,我的祖母曾是宫中绣娘,擅长马尾绣,我小的时候的服饰配带,都是祖母亲手刺绣,没有想到你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造诣,老夫人果然是教子有方啊。”

  老夫人也十分惊讶,随即就明白过来,这个绣品很有可能是徐令仪找别人代替她绣的,徐家上下都知道,徐令仪的娘亲赵锦屏是刺绣高手。

  老夫人最爱面子,今天这样重要的场合,她自然不能当着白宇轩的面直接指出徐令仪作弊,只是顺着白宇轩的话寒暄道:“白少爷过誉了。”

  其他三位大小姐,看到徐令仪这样出风头,心里都十分的嫉恨,以徐令仪的水平根本不可能绣出这样的绣品,肯定是她娘代替的,徐子安和徐子莺都没有出声。

  可是有人忍不住了。

  “祖母,徐令仪作弊,这个绣品根本就不是她绣的!”徐子平突然大声喊道。

  徐令仪低着头,没有人留意到她嘴角闪过一丝冷笑:徐子平,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徐子安想要阻止徐子平,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徐子平现在满腔怒火,没有想到徐令仪竟然敢摆她一道,竟然也找了替代品,还找了一个这样好的。

  如此以来,她的绣品就成了最差的了,这口恶气她怎么咽的下去。

  老夫人听到徐子平居然就直接这样嚷嚷出来,十分生气,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就算是徐令仪作弊,她也不能当着客人的面直接戳穿啊。

  “子平,你说的什么话?我们徐家儿女向来诚实守信,你再胡说八道,就给我面壁思过去!”她狠狠的斥责着徐子平。

  没有想到老夫人居然护着徐令仪,还斥责她,徐子平更加的气恼了。

  她大声喊道:“我没有胡说,大家都知道,徐令仪的娘亲才回来多长时间,怎么可能教会她马尾绣?徐令仪的刺绣手艺根本就不行,不信可以去问家里的绣娘。”

  徐子平说的义正言辞,老夫人看到白宇轩有些惊讶的脸色,旁边坐着的世子一副看热闹的表情,她心里的火气更大了。

  “令仪,这是怎么回事?你给大家说清楚!”既然事情的真相已经无法隐瞒了,老夫人也不再维护徐令仪,一切火气都朝着她而来。

  徐令仪十分委屈的说道:“祖母,这荷包真的是我绣的,从小您就教导我们要诚实,令仪怎敢作弊。”

墙倒众人推

  看到徐令仪胆小慎微,唯唯诺诺不敢抬头的样子,徐子平更加肯定她现在是在心虚。

  于是更加得意的嚷嚷道:“祖母,您看徐令仪从刚才就一直拖泥带水,不敢把绣品拿出来的样子,她就是在心虚!”

  这时,徐令仪抬起头,眼眶都泛红了,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又说不出来的样子,“平姐姐,我平时一向敬重你,信任你,就因为我在祖母面前表现好一些了,你就这样冤枉我?”

  旁边一直沉默不语暗暗观察的徐子安,这时候一下就抓住徐令仪话语中的把柄。

  她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令仪啊,我们都知道,你只是想要再祖母面前好好表现,可是你这也太着急了,就算是你让你娘替你绣,也应该替你绣个差不多啊。”

  她一句话,就已经坐实了徐令仪作弊的事情,直接就把话题引导她作弊不高明的问题上了。

  这时候徐子莺也冷笑了一声说道:“作弊就是作弊,何必借着体恤祖母的名头,而且造假造的这么离谱,是觉得祖母连这点真假都分辨不了了吗?”

  刚才她们都默不作声,是顾忌到老夫人的面子,现在既然有徐子平这个出头鸟开路,老夫人也斥责徐令仪了,她们自然无所顾忌,狠狠的落井下石,每句话都透着杀机。

  徐令仪瞬间就成了她们围攻的对象,好像是受惊的小刺猬一样,无力又倔强的反驳道:“你们怎么能这样污蔑我?这荷包是我一针一线绣出来的,你们这样说我作弊,有证据吗?”

  然后她转身对着老夫人,泫然欲泣的说道:“祖母,令仪知道自己笨手笨脚,可是我也想讨祖母欢心,也想让祖母像喜欢安姐那样喜欢我,所以才会日夜苦练刺绣,就想在今天让祖母能多看一眼,可是却被人这样误解,我……我……”

  她已经哭的说不下去了。

  老夫人看着徐令仪委屈的模样,微微有些心软,咳了一声,说道:“既然如此,今天还有客人在,这事回头再追究,今天先不提了。”

  老妇人有心遮掩过去,然而这出戏才刚刚开始,看戏的人自然不愿意就这样结束。

  朱兰心清了清嗓音说道:“娘,这事不能就这样算了,女孩子家最要紧的就是名声了,既然令仪说她是冤枉的,那我们今天就要让她证明清楚,不然以后传出去可就麻烦了。”

  好像一片好心,其实只是为了更加深刻的羞辱徐令仪。

  她阴恻恻了扫了一眼徐令仪,居然敢抢我宝贝女儿的风头,我今天就要让你好看!

  老夫人本想息事宁人,家丑不可外扬,偏偏这个EX妇不肯,她不满了看了一眼朱兰心,微微不耐的说道:“她们各说各的,你觉得怎样才能证明清楚啊?”

  朱心兰早就想好了对策,听到老夫人问,立即回答道:“这很简单啊,刚才令仪不是也说了嘛,荷包是她一针一线绣出来的,现在我们就让她当场绣给我们看一下,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徐令仪十分为难的说道:“大娘,这样不太合适吧?”

  朱兰心以为徐令仪害怕了,更加得意的说道:“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刚才不是口口声声说平儿冤枉你吗?这就是你证明自己的机会,如果你不敢,那就只能说明你作弊心虚。”

  徐令仪微微抬头看了朱心兰一眼,看到她眼中掩饰不住的恶毒。

  “大娘,祖母今天只是说比试绣品,并没有让我们展示刺绣技术,我这样做了是否对其他姐姐不太公平?”她依旧做出想要拒绝的样子。

  “令仪,没事的,只要能证明你的清白就好,你如果真的会,就给我们展示一下马尾刺绣吧,我们姐妹也好学习一下。”

  徐子安微微笑着,一副善解人意的面孔,却说出杀人不见血的话。

  徐令仪环顾四周,心里冷冷一笑,基本上所有人的表演都结束了,她们把恶毒,嫉恨,自私演绎的淋漓尽致。

  下面该她来唱这出压轴大戏了。

压轴大戏

  徐令仪缓缓起身,对身后的雪雁交代了几句,雪雁点点头,转身飞快的跑了出去。

  然后徐令仪跪在老夫人跟前,掷地有声的说道:“祖母,令仪知道自己人微言轻,无依无靠的,所以才会被人这样无端污蔑,我可以向所有人证明自己,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老夫人望着她,冷冷问道:“你还有什么条件?”

  “我会不会马尾绣,可以当场证明,可是也要祖母为我主持公道,我不能就这样白白被人污蔑了。”

  老夫人点头,转头看了一眼朱兰心母女三人,心里明白她们是有些欺负徐令仪了,当着客人的面,这样丢人现眼,让她十分恼火。

  但是她神情不变,十分严厉的说道:“你要是证明这绣品真的是自己做的,我会为你主持公道,但是如若你证明不了,我会加倍惩罚你,听明白了?”

  徐令仪恭敬的点点头,说道:“孙女明白了。”

  不一会儿,雪雁就带来了徐令仪让她准备的东西,马尾、绣架、丝线等等。

  徐令仪净手之后,从容不迫的在绣架前坐下,沉稳淡定的开始刺绣。

  一旦开始,她就专心致志,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双手上下翻飞,动作标准又熟练,多种绣法交替使用,中间没有一丝耽搁。

  周围的人渐渐都震住了,没有一个人说话,全部都怔怔的看着徐令仪。

  坐在绣架前的她,仿佛换了一个人,不再是刚才那个唯唯诺诺的女孩,全身都笼罩着一层淡定自信,从容不迫的气质光环。

  这时的徐令仪仿佛回到了上一世,娘亲去世之后,她整日被懊悔折磨煎熬着,夜不能眠。

  后来她找到了那位曾经教导过她娘亲的绣娘,那时她已经荣归故里。

  徐令仪本着对娘亲的愧疚和思念之情,跟着那位绣娘学会了马尾绣,师父夸奖她,她的马尾绣比她娘亲绣的都要好。

  只有徐令仪自己心里清楚,那是因为她心中有愧疚,有思念,感情太深的缘故。

  后来她夜夜在灯下苦练,一是慰藉思念娘亲之情,另一方面她也体会到了娘亲曾经所说的,一针一线的刺绣,可以锻炼人的心性,让人变的沉稳。

  徐令仪坐在绣架前,动作飞快又利落,针针线线十分精准,不看她的绣品,只看她这样精巧的手法,都让人赏心悦目,白宇轩看着微微点头。

  这马尾绣是不是她绣的,已经一目了然。

  许久之后,绣品完成,徐令仪缓缓起身,雪雁将绣品起来给大家展示了一下。

  在场所有人都惊住了,徐令仪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绣了一匹骏马,用的还是这样繁芜复杂的马尾绣。

  这匹骏马,气势磅礴,雷霆万钧。

  一直慵懒的坐在旁边看热闹的钟灏,这时候也微微坐直了身子,若有所思的看着徐令仪。

  这个小女子不简单,从一开始他就发现了。刚才徐令仪所有的说辞表情动作,都拿捏的很到位,看上去好像她是最软弱的一个,其实整件事情的推进,关键点都是她在掌控。

  钟灏生于皇族,大家族之间的明争暗斗他很清楚,刚才这一幕幕好戏,他看的并不惊奇,就算是徐令仪让他有些意外,仔细一想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当他看到徐令仪绣出的骏马时,是真的惊讶了,这怎么可能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女的作品。

  其实每个人的绣品,无意间都带着自己的风格,徐子安的百鸟朝凤,华而不实,徐子莺的作品只能算是投机取巧。

  徐令仪的这匹骏马,看上去气势万钧,仔细一品能感觉到这匹骏马好像要冲破什么一样,有蓄势待发的意味,一个十四岁的少女,怎么会有这样复杂的内心。

  他不知道的是,现在的徐令仪早已不是那个青涩的少女了,她的内心带着上一世的血海深仇。

  白宇轩由衷的赞叹道:“实在是太精彩了!徐家果真的是卧虎藏龙啊,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精湛的刺绣手艺,白某实在是佩服佩服,不知这是徐家的哪位小姐?”

  “我家老六,徐令仪。”老夫人眉开眼笑的拉着徐令仪的手,拍了拍,继续说道:“令仪啊,你今天真的给了祖母很大的惊喜。”

  白宇轩拿起那个荷包,笑着说道:“六小姐,这个荷包是否可以赠送给白某?用以慰藉白某思念祖母之情?”

《娇宠毒妃:邪王,不好撩》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