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如火你如梦)在线阅读完整版《红尘如火你如梦》小说

红尘如火你如梦

时间:作者:欧阳红豆来源:WXB

(红尘如火你如梦)是作者欧阳红豆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季文瑄徐梓玉的故事,《红尘如火你如梦》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你说过,我凯旋而来,你就娶我过门!”长安街头,四目相对,唯有兵刃是最后的诀别……折磨,羞辱,这一切的一切就像一场噩梦,可心中最痛,还是亲人们无处可寻的首级!“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恩怨情仇,一把大火将一切化作乌有!红尘如火,而你像梦!当她从此消失人间,心中隐藏巨大秘密的男人彻底疯了……...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红尘如火你如梦》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日子还长

  徐梓玉感觉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中看到了小时候的她。

  桃红柳绿的阳春三月,她坐在徐府后院的秋千上,晃晃悠悠的睡着了,突然听到了门口传来父亲的声音:“玉儿,爹回来了……”

  她十分惊喜的睁开眼睛,果然看到从边疆征战回京的父亲和大哥,她欢呼着冲了上去,扑倒父亲的怀中。

  大哥和二哥,在旁边取笑她:“越发没有女孩子的模样了。”

  父亲慈爱的笑:“我的小玉儿,就是最好的模样。”

  岁月静好的画面,陡然一转,就转到了家破人亡天地覆灭的那一晚,她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和大哥惨死在自己的面前。

  徐梓玉嚎啕大哭,然后醒了过来。

  梦虽然已醒,难过的情绪还堵在心口,撕裂般的痛苦。

  “大小姐,你终于醒了?好了,好了,醒来就好了,咱不哭了啊。”

  这么熟悉的声音!徐梓玉愕然转头一看,果然是从小照顾她的奶娘张妈。

  这时才发现,她已经不在天牢了,简单舒适的房间,蓬松柔软的被褥,身上是整洁的衣衫。

  她努力回忆起失去意识之前的事,心里一紧,抬起手轻轻的抚过自己的小腹,低声问道:“我真的怀有身孕了?”

  张妈激动的泪眼婆娑,语无伦次的说道:“是真的,因为您怀了季尚书的孩子,皇上免了你的死罪,还让你搬出天牢养胎。”

  她一把握住徐梓玉的手,热泪盈眶,从小吃着她的奶,她看着长大的大小姐,现在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张妈心疼的要命。

  “大小姐,您现在怀着孩子,是徐家唯一的希望了,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啊。”

  眼泪大颗大颗的滴落在衣衫上,徐梓玉喃喃的说道:“我现在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这个孩子不该来的。”

  “如果没有这个孩子,你现在还在天牢中垂死挣扎,竟然还敢埋怨吗?”平静无波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季文瑄一身月白衣衫,长身玉立,站在门口,神情冰冷,淡然的看着屋内的一切。

  徐梓玉看到他,双眼立即就漫延出愤怒的神色,握紧双拳,死死的盯着他。

  张妈看到徐梓玉愤怒的样子,赶紧挡在她的面前,唯恐季文瑄看到徐梓玉现在的样子生气。

  “季大人,大小姐刚刚醒来,身子还很虚弱。”她想要把徐梓玉说的可怜一些,至少可以博一些同情。

  季文瑄冷着眉眼,淡淡说道:“你先下去吧。”

  张妈不敢违背他的命令,十分不安的看了一眼徐梓玉,用眼神暗示她一定要冷静。

  徐梓玉不是不明白张妈的苦心,可是她所有的冷静与理智,在季文瑄面脆弱不堪,他的一言一行,随时都能让她失控。

  季文瑄在她的床边坐了下来,看了一眼旁边的汤药,端了起来递到徐梓玉的跟前,神情冷淡的说道:“喝药。”

  徐梓玉没有接,依旧死死的盯着他。

  汤药似乎还有点热,季文瑄用勺子轻轻的搅拌着散热,缓缓的吹着。

  “大夫说你胎相不稳,近期不要下地,老实在床上待着,安胎药每天都要按时喝。”如果不是他冷淡的语气,徐梓玉真的以为他是在关心她。

  不过,这怎么可能?经历过这些痛苦,她学到最深刻的,就是千万不能再自不量力的抱有幻想。

  “这是个孽种,不该出生在这世间,你赐给我的堕胎药呢?”

  当时在意识模糊之中,听到他说的那些话,就算是已经要昏过去了,内心还是感到剧痛,这是他们的孩子,他居然说是孽种,没有一丝犹豫的就要把他堕掉。

  季文瑄,你还能更无情一点吗?

  这么多年,徐梓玉一直在他左右围绕,季文瑄了解徐梓玉是多么豁的出去的人,关键时刻,她根部不惜命。

  忽然之间,他一只手端着药碗,另外一只手迅速出动,一把攥住了徐梓玉的手腕,然后微微用力,她尖叫一声,手中的发簪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刚才这一下,要不是他发现的早,现在已经死在她的手中了。

  “徐梓玉你疯了,刚刚从天牢出来,就敢这样胆大妄为!不要以为,你怀着我的孩子,我就不敢动你!”

  然后就松开了她的手腕,把她往后一推,让她跌坐在床上,不由分说的端起药碗,捏住她的嘴,直接就把药灌了进去。

没的选择

  汤药非常苦,徐梓玉被呛得咳嗽出了眼泪。

  “既然你这么恨我,想要杀我,你也得先活下去,才有这个本事!没事别给我逞能!”

  季文瑄冷冷的说完这些话,起身就要离开,走到门口处,却又停了下来。

  背对着徐梓玉说道:“因为是我想要这个孩子,所以你才不用死的,你的家人还在大理寺的天牢里关着,不想他们早死,就给我好好养胎!”

  徐梓玉看着他的背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来他们徐家还有人活着!并不是只剩她一人。

  季文瑄只用一句话,就让徐梓玉不敢再有过激的行为,可是她心里的恨意一直翻滚沸腾着。

  每次看到季文瑄都恨得咬牙切齿,只能极力克制,冷面以对。

  季文瑄偏偏每天都要来看她,甚至故意靠近她,亲自端汤药给她喝。

  终于有一次她没有忍住,摔了药碗,恨恨的说道:“季文瑄,我已经是你刀下的鱼肉了,你至于这样每天来欣赏我的惨样吗?”

  他并没有动怒,还很平静的收拾了摔碎的药碗,缓缓的说道:“徐梓玉,我真想弄死你算了。”

  徐梓玉看着她,心里想着,你最好快点动手,我早就活够了。

  他抬起头,表情很平淡,语气却带着一股冷意:“你尽可以刺激我,你怀着孩子我不会动你,可是徐家还有一些余孽,你是想要看看我能疯狂到哪一步吗?”

  徐梓玉勃然大怒,一口怒气堵在胸口,只想让他跟着一起痛苦。

  她口无遮拦:“季文瑄,你可以滚了,我以前怎么会喜欢你这样恶心的人?我怎么会怀上你的孩子?我真恨当初为何要为你悔婚,你不配!”

  季文瑄眼中的冷意陡现,徐梓玉的话似乎刺激到了他。

  他立即上前,一把将她摁在床上,冷冰冰的说道:“我是不配,你阳光明亮,而我阴暗至极,可是徐梓玉,你没的选择,只能陪我一直在这阴暗处!”

  说完他就放开了她,转身大步离去,徐梓玉眼神空洞的躺在那里,心里想着,他说的没错,她的世界早就没有了光明,只剩下一片黑夜。

  这天以后,季文瑄再也没有来过,只有张妈进进出出的照顾着徐梓玉,每天的安胎药准时都会送来。

  她被囚禁的这个地方是季府的别院,徐梓玉被禁止踏出房门一步,房间外还有侍卫严密把守,可笑她现在身体虚弱,寸步难行,至于用这么多人看着她吗?

  季文瑄不来烦她,徐梓玉的情绪稍微稳定一下,但是一想到现在其他的徐家人还关在大理寺的天牢里,岌岌可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她对于现在的安稳又十分的愧疚,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心急如焚。

  “张妈,你说季文瑄就这样恨我吗?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恨一个人不是都想杀之而后快吗?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张妈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问题,只能说说自己的心里话:“小姐,要做母亲的人呢,都会坚强很多,尚书大人既然保住你的命,你就好好的活下去啊。”

  低头抚摸着日渐隆起的肚子,她的身体虚弱,这个孩子也很乖,一直安静不闹腾。

  只有这个时候,她内心才稍微平静一些,这个孩子还没有出生,就已经救了自己母亲一命,只是可怜他,遇到这样无情的父亲和无助的母亲。

  徐梓玉凭借着对家人的牵挂和对孩子的愧疚,勉强苟延残喘着,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到头。

  直到那一日,她不经意听到门口的侍卫说起,季文瑄即将迎娶陈乐颖的消息。

  那天夜里她在窗前坐了一夜,月明星稀,夜风凄凉,憔悴如她,似乎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第二天就起了高烧,脸色潮红,烧的迷迷糊糊的,昏睡不醒,张妈心急如焚,跑去禀告了季文瑄。

  季文瑄匆匆而来,几日不见,她似乎更加清瘦了,以前白.嫩丰.腴的俏脸,现在清瘦的还没有他一个手掌大。

  她即使在昏睡中也是痛苦的,紧皱眉头,呼吸清浅,好像随时都会撒手人寰。

婚事提前

  从城中请来的老大夫正在为徐梓玉把脉。

  把脉的时间似乎有些长了,老大夫凝眉沉思,面上有些许讶异的神色。

  季文瑄面色如水,凉凉问道:“怎么样?她病的很严重?”

  老大夫起身,缓缓说道:“夫人是着了风寒,而且身体气血两虚,肝气郁结,恐怕是之前身体受过重创,心绪不佳导致的,这样的身体怀有身孕,十分不易,而且……”

  说道这里他停顿片刻,似乎是在思索后面的话该怎么说。

  “有什么话就直说!”季文瑄命令道。

  “是,老夫诊断来看,夫人的身孕好像不足五月……”

  季文瑄的眼神骤然冰冷,杀机立现,他撇了老大夫一眼,老大夫立即就感觉到后背渗出一层冷汗,从心底渗出寒意。

  季文瑄的贴身侍卫刷的抽出刀,架在老大夫的脖子上,把他吓得腿一软,立即跪倒在地。

  “话可不能乱说,祸从口出,您也不想因为一句话丢掉性命吧?”季文瑄冷冷说道。

  此时此刻,老大夫怎么会不明白怎么回事。

  他立即磕头说道:“是老夫糊涂了,夫人的确是五个多月的身孕,不过是因为夫人身体虚弱,所以孩子也显弱小,只需好好进补,安心静养即可。”

  季文瑄的脸色这才缓和的半分,他点点头,侍卫收回刀。

  老大夫写了药方,张妈赶紧拿着药方出去抓药了。

  坐在她的床前,季文瑄看着她的眉眼,那双大眼睛现在痛苦的紧闭着,微微着眉。

  她以前爱笑,一双大眼睛总是弯成月牙的形状,在他跟前闪来闪去,笑意盈盈,絮絮叨叨。

  可是最近这双眼睛看向他的时候,里面都是彻骨的恨意,恨意纠缠的两个人,不知道谁更恨谁多一些。

  张妈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季文瑄神情复杂的看着徐梓玉,看着她隆起的腹部,眼神似乎没有平时那么阴狠了。

  张妈心想,到底是看着自己的孩子啊,希望他能看在孩子的面上,对小姐不要那么残忍了。

  就在这个时候,侍卫上前禀告:“大人,公主府来报,乐颖公主突然病重,请您去公主府一趟。”

  季文瑄抬起头,似乎猛然惊醒一样,立即收回自己的目光,起身说道:“我们即可就去,下去备车吧。”

  经过张妈身边的时候,他冷着脸说道:“除非她死了,以后这样的事情就不要来报了,我没时间搭理。”

  然后就跟着公主府来报信的人一起离开了。

  张妈怔怔的看着他冰冷绝情的背影,怀疑自己刚才看到的只是幻觉。

  季文瑄这一去,当天就没能回来,乐颖公主病重腿疼不已,谁都不让靠近,只让季文瑄陪在身边。

  季文瑄在公主府寝室留宿的消息,不知道为什么散播的那么快,很快就被皇上的得知了。

  这一日下朝之后,皇上召见季文瑄。

  “既然你们两情相悦,如此舍不得分离,就提前举办婚事吧。”

  季文瑄还想说什么,皇上抬手制止了他:“我明白你的想法,可是在再不举行婚礼,你整天在公主府出入,对乐颖的清誉不利,尽快操办吧,这丫头这些年在我身边也吵得我头疼,早点嫁出去,我也图个清静。”

  皇上这是暗示他乐颖已经等了他那么多年。

  话已至此,季文瑄当即表示之前是他做事不周,让公主受委屈了,会尽快娶公主进门。

  皇上很满意季文瑄的态度,只是他没有看到季文瑄转身离开时铁青的脸色。

  陈乐颖会如此着急,也是因为她不敢再等下去了,本以为这次她出狠招,徐梓玉必死无疑,没有想到她不但没死,还怀了季文瑄的孩子。

  气愤之极,她狠狠的把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茶杯瞬间四分五裂。

  “徐梓玉这个贱.人,简直就像是杂草一样可恶,怎么都除不去,现在她怀了文瑄的孩子,连皇兄都要眷顾她!气死我了。”

  旁边的贴身侍女狠毒的说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她才能捡回一条命,要是她的孩子保不住呢,一切就另说了。”

  陈乐颖听了她的话,想了一下,然后就冷笑一声,面容狰狞的说道:“是啊,她现在怀着身孕,享受安稳的生活,肯定很想念自己的家人吧?

《红尘如火你如梦》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