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欢一顾皆为君)在线阅读完整版《清欢一顾皆为君》小说

清欢一顾皆为君

时间:作者:曲潇潇来源:WXB

(清欢一顾皆为君)是作者曲潇潇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徐清欢君成壁的故事,《清欢一顾皆为君》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他曾经恨死徐清欢,只因她的哥哥夺走自己心上人……可皇帝偏偏赐婚彼此!好,很好!徐清欢,你就在我手里慢慢熬吧!折磨她,君成壁从不手软。余生慢慢,当真爱在岁月的痕迹中悄然发芽,她早已经不是曾经的清欢……挚爱已逝,真心不改,清欢一顾皆为君!...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清欢一顾皆为君》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你去伺候她

  该来的总会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就算是她们已经如此的谨慎低调了,还是不能幸免。

  隔着那么远,徐清欢都能感觉到君成壁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

  他当初提过的会给她一纸休书,可是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他丝毫没有提过这件事,徐清欢突然觉得,她好像是不能活着走不出这个成王府的了。

  “王爷,不知您此次前来来所谓何事?”她走进客厅,恭敬的问道。

  君成壁盯着她,许久没见。许久不见,徐清欢看上去似乎更加沉静了,她无欲无求的样子,更让他觉得有些烦躁。

  “你来的正好,如影的侍女之前在你的院子附近失踪了。今天在你院外的古井里发现她的尸体,本王想知道对此你有什么好说的?”他厉声质问道。

  徐清欢听的出来,他的语气里已经认定她就是杀人凶手了,她再多辩解什么也是无益,只是低声说道:“我对此事一无所知,并没有什么要说的。”

  “哼!徐清欢,你自己做的什么事你心里清楚。你现在是无话可说了吧,本王没有想到你竟然是如此狠毒之人。”他的语气都是对她深深的厌恶。

  徐清欢低着头,恭顺的站在旁边,低垂眼眸不说一句话。

  “死了一个丫头而已,本王这次也就不打算跟你计较什么了。只是如影因为这是伤心过度,病倒了。本王现在派你去伺候她吧,如果伺候好了,就当做是将功折罪了。”君成壁随即说道。

  “王爷,王妃万万做不得这样的屈辱之事啊……”兰心情急之下,直接喊道。

  “兰心,不要说了!”徐清欢立即拦住的她后面的话,上一次兰心惹怒君成壁,让她差点丢了性命。这回,是无论如何都不让让兰心再为自己出头了。

  “王爷,就按您说的来吧,我会去东苑伺候的。”徐清欢低声说道。

  君成壁冷笑一声,在他看来,这主仆二人不过是在一唱一和的演戏而已。他已经没有耐心再继续看下去了,临走之前还说道:“算你识相,照顾如影时给我上心点,但凡要是出了什么事,我绝对轻绕不了你。”

  君成壁走了之后,兰心哭着说道:“王妃,您怎么能答应这样的事情呢,您贵为王妃,怎可做这样伺候人的事?”

  徐清欢苦涩的笑了一下:“兰心,你还不明白吗?在这成王府所有的尊卑都是王爷说了算的,除了你,有谁真正把我当成王妃呢!”

  说着她就扶着兰心从地上站起身来,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再等等吧,等他真的厌倦了,或许就会休了我,到时候我们就自由了。”

  兰心非常心疼的安慰道:“王妃,我听说将军可能就快要回来了,边疆的乱兵都已经被击退了。现在战事稳定了,等将军从边疆回来,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徐清欢摇摇头,看着窗外说道:“我和君成壁之间没有什么公道可讲,当初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爱错了人,就要承担后果,现在我只是希望早点离开,再也不要回到这个地方来。”

  徐清欢自从去了东苑伺候林如影,便开始承受着她百般的刁难与折磨,但这所有的一切她都咬牙硬撑了下来。

  她知道林如影就想看到自己气恼、委屈和不甘的样子,所以徐清欢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摆出一丝这样的姿态。她非常平静的做着一个侍女应该做的一切杂物,坦荡的受着丫鬟们的不屑和嘲笑。

  君成壁不在王府里的时候,林如影就让自己的贴身丫头都闲着,所有的活都让徐清欢来做。让她每天回到偏院之后,都累的倒头就睡。

  只要君成壁在的时候,林如影立马就换上了另外一副面孔,对徐清欢温柔有加。徐清欢有时真的替他感到悲哀,他真真切切爱着的女人,居然是这样虚伪的一个人。

  所有的体力活,身体上的折磨。徐清欢都还能忍受,她不能忍受的是日日看到君成壁对林如影的关爱与宠溺。

  结婚三年,徐清欢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君成壁。原来他可以笑的这么开心,原来他可以这样温柔,原来他的心思也可以这样的细腻。

  没有比较的时候,她或许还可以自欺欺人的认为君成壁就是这样冷清之人。看过他对林如影的样子,徐清欢再也不能这样欺骗自己了,他原来可以那样用力用心的爱着别人。

  日日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恩爱的样子,徐清欢感觉到自己的心被翻来覆去的割着一样的。

不曾怜惜过

  这一日,君成壁和林如影在花园的水池边赏鱼,徐清欢则是垂首站在他们的身后伺候着。

  之前君成壁曾经问过林如影,要是徐清欢伺候的她不满意,就把她赶出去,再给她找可心的丫头。

  林如影怎么肯放过折磨徐清欢的机会,她说所有的丫头里,就数徐清欢最懂她。最知道咋么照顾她,所以不但不放徐清欢走,反而遣散了别的丫头,只让她一个人照顾。

  突然一阵风吹来,林如影一直握在手里的团扇,居然被一下子就吹下了鱼池之内。

  “啊呀,我的扇子!这可怎么办,我费了好大的功夫,刚刚修好的这把团扇呢!”林如影惊呼一声。

  “没事,小影,你不要担心,我这就让人下去捞上来。”君成壁赶紧安慰林如影,然后转头看了一下,在他们身后的就只有徐清欢一个人。

  “马上下去把扇子捞上来!”君成壁看着徐清欢命令道。

  徐清欢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君成壁,他们都知道这个池子里的鱼可不是普通的鱼。是从西域引来的小型食人鱼,每一条都有锋利的牙齿。噬肉成性,十分的凶残,他居然让她下去捡扇子?

  君成壁看到她一动不动的,不耐的说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去捞扇子!本王不想再说第二遍了!”

  徐清欢终于收起自己震惊的表情,低下头轻轻的应了一声:“是,王爷。”

  说完就走到鱼池边上,没有丝毫犹豫,纵身一跃就跳入了鱼池之内。

  君成壁有点惊讶,他刚才不过是想激她一下,看够了她平静无波的脸。好像什么都能忍受一样,他就想看看她向他求饶的样子,没有想到她居然真的就跳下去了。

  徐清欢跳入水中,那群食人鱼以为这就是它们的食饵了。立即蜂拥而上,锋利的牙齿立即就刺入徐清欢的皮肉,水面上很快就泛出了血红色。

  徐清欢竟然没有丝毫的挣扎,她仰面躺在水上。然后慢慢往下沉去,心里闪过一句话:与其这样卑微的活着,不如死了痛快!

  在徐清欢彻底的没入水里之前,她看到君成壁震惊的表情。突然笑了一下,那个笑容太过凄美,因为那个笑容里面带着赴死的决绝。

  林如影一直在旁边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一切,她以为君成壁对徐清欢是冷漠至极的,可是在看到徐清欢跳入水中之后。君成壁眼中的震惊和关切,她看的清清楚楚,难道他对徐清欢竟然还有感情吗?

  “成壁,你这也太胡闹了,快点喊人来把清欢拉上来吧。”她缓缓说道,语气了里听不出一丝的着急。

  这个鱼池位于花园角落,周围的侍卫并不多。就算是喊人来,也需要一点时间。

  林如影恶毒的想着,最好在有人来之前,徐清欢撑不住彻底沉入湖底。

  可是,突然之间一个身影从她眼前闪过,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竟然是君成壁跳了下去,他居然亲自跳入了湖中救她!

  君成壁跳入湖中,飞速的朝着徐清欢跌落的方向游过去,他眼看着徐清欢慢慢的往下沉,感觉到自己的内心也跟着往下沉了。

  君成壁把全身都是伤痕的徐清欢抱了上来,看到她奄奄一息,脸色苍白的样子。他突然有点慌乱,伸出手指探了一下,发现她还有鼻息,这才稍微放心,然后就抱着她往偏院而去。

  他甚至忘记了旁边的林如影,直接就抱着徐清欢走了出去。

  回到偏院以后,兰心看到徐清欢全身都是伤口,身上的衣服也变得破烂不堪,十分的震惊。她哭着为徐清欢换衣服上药,寸步不离的守在她的病床前,一直等到她醒过来。

  深夜,徐清欢缓缓的睁开眼睛,转头看了一下。发现自己是在偏院的寝室里,原来她还没有死。

  现在她只是稍微一动,全身的伤后都扯的痛起来。让她忍不住呼痛,在打瞌睡的兰心一下子惊醒。看到徐清欢醒来了,兰心的眼泪一下子就涌出眼眶。

  “王妃,您终于醒了?兰心都要吓死了啊。”兰心跪在徐清欢的床前,心疼的说道

  徐清欢虚弱的笑了一下回答道:“我没事的,你不要担心。”

  “王爷也真是心狠,竟然真的让你跳入湖中,您就不能求求王爷吗?”兰心跟她情同姐妹,看到她受到这样的折磨,忍不住责备两句。

  徐清欢知道她的心意,并不怪她,只是微微叹气说道:“我哪里还有别的选择,不过这样也好,至少现在不用去伺候林如影了,不用整天看着他俩恩爱的样子了。”

  兰心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心疼的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才好。

一切都是我自愿

  一连休养了几天,在兰心的精心照料之下。徐清欢的伤口没有感染,慢慢的开始结起痂来。

  兰心一边帮她换药,一边心有余悸的说道:“这么多伤口,当时一定很疼吧?”

  “受点疼也是值得的,至少不用再去东苑了,我心里好受一些。”徐清欢淡淡说道。

  兰心抬头看了她一眼,看到她眼中一片悲伤,再也没有多说什么。

  就在这时候,房门突然就被推开了,君成壁带着两个丫鬟进来。

  这个偏院就徐清欢和兰心住着,平时很少有人来。所以兰心帮助徐清欢换药的时候,只是帮助她把重要部位遮盖一下。

  君成壁看着徐清欢露在外面的胳膊、腹部、大腿上面都遍布一个个红色的伤疤,衬着她雪白的肌肤,触目惊心。

  他想起跟她温存的时候,她的肌肤雪白细腻。好像是没有一丝瑕疵的瓷器,现在居然变成这样,他的心里又开始感觉到烦躁。

  “你在本王面前摆出这样一副样子,是在谴责本王对你不好吗?”他的话咄咄逼人。

  徐清欢拉过薄被盖住自己,无奈的看着他。明明是他不打招呼冲进来的,现在却在怪着别人。

  她在心里叹气,何必计较呢,君成壁在自己跟前何曾讲过道理。

  “王爷,您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她语气冰冷,意思是没事的话,您就可以走了。

  君成壁自然听出她话里的冷漠,他对着身后的人一招手,那些丫鬟就把自己捧着的托盘,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三天之后,王府里会有一场夜宴,到时候皇上会亲临参加。你好好装扮一下,不要给我丢脸!”说完君成壁就转身离开了,似乎一点都不想再待在这里。

  三天之后的夜宴之上,徐清欢作为王府名誉上的女主人,坐在了君成壁的旁边,而林如影则是坐在他们的下首。

  在宴会上,皇上关切的问起林如影近来可好,回京之后的治疗可还见效?

  徐清欢本以为皇上这么关心林如影,是因为她是将军夫人,皇上是在间接抚慰将军。

  可是没有想到最后皇上笑着对君成壁说,让他好好照顾林如影。

  徐清欢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为什么皇上对将军夫人竟然住进了成王府一点都不惊讶?为什么他会对林如影这样关切?

  君成壁和林如影之间的事情,原来皇上都是知道的,并且是纵容他们这样的。

  他这样做怎么对得起,在边疆的沙场上抛洒热血的哥哥?难道只是因为哥哥让边疆安宁下来了,他不再需要哥哥了,就这样的过河拆桥吗?

  她气愤至极,居然一下子就捏碎了手中的瓷杯,发出了一声脆响。

  皇上终于看过来,问道:“王妃怎么看上去脸色不太好?”

  君成壁转头看了一眼,发现她的手都已经被瓷片划破了,不悦的皱了一下眉头,说道:“皇上面前居然如此失仪,还不赶紧下去收拾一下。”

  徐清欢恨不能马上就离开这里,她站起身朝着皇上微微福身,就要转身离开。

  突然,这时候大厅里的烛火突然就不知道被什么熄灭了,大厅之中一片昏暗。

  皇上身边的太监大喊道:“护驾!护驾!”侍卫们一下子都围在皇上周围。

  站在原地的徐清欢突然被人猛然的往前推了一把,接着就听到君成壁说道:“小影,别怕,我在这里。”

  徐清欢闻言愣住了原地,她的心就好像被利剑一剑穿透般,骤然间剧痛不已。在这样的危急关头,他把自己推开,将林如影护在怀里,这就是她爱了三年的男人啊!

  她从来没有这样的心寒与绝望,本来已经凉透的内心,竟然生出了一丝恨意。

  她转头盯着君成壁,却突然发现拿着长剑的刺客居然奔着他去了。

  在她的大脑反应过来之前,身体已经冲了过去,挡在了他的身前,同一时刻刺客的长剑刺入了她的身体。

  噗,徐清欢吐出一口鲜血。

  这时候已经有侍卫赶紧点燃了厅里的蜡烛,烛光亮起,黑衣刺客立即逃窜,侍卫们追了出去。

  君成壁话里怀里护着林如影,她倒是毫发无伤。

  而挡在他身前的是徐清欢,他冷冷的低头看了一眼,她刚才吐出的那口鲜血,正在吐在了他胸前的衣服上,好像他的心流血了一样,他也真的感觉到心脏的剧痛。

  徐清欢的身子软了下去,君成壁立即扶住了她,开口问道:“你为何……”却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不必在意的,这也是我自愿的,就像当初我自愿嫁给你一样。”

  她晕过去之前,说了这句话,不想他愧疚,因为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牵连。

《清欢一顾皆为君》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