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最好不相见)在线阅读完整版《相思最好不相见》小说

相思最好不相见

时间:作者:欧阳红豆来源:WXB

(相思最好不相见)是作者欧阳红豆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苏如仪穆仲习的故事,《相思最好不相见》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生死关头,他将她的生死置之度外。虐恋一生,她所有的托付终是成空。为了给心尖儿上的女人治病,换血是她每月必须经历的噩梦……情仇恩怨,相思最好不相见!...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相思最好不相见》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断翅的金丝雀

  回到落脚处,苏如仪还没来得及更衣,就被穆仲习拽着胳膊,拉进了卧室。

  他一下子抓在了她还没有愈合的伤口上,苏如仪痛的丝丝抽气,不明白他因为什么就怒了。

  “你是我的女人,在宴会上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的,当我是死的吗?”他暴喝道。

  苏如仪都被他的吼声给震住了,半天之后才辩解道:“我……我没有。”

  看到她不承认,穆仲习更加愤怒。

  他一把将苏如仪扔到床上,指责道:“还说你没有,你朝着宋梓容媚笑,你以为我没有看到吗?整个晚上,他的目光就一直在你身上,你以为我是瞎的吗?”

  看着穆仲习眼中的怒气,之前的经验告诉她,这样的时候,最好不要跟他继续争辩,不然,以他的性格,她或许会遭受更多的痛苦。

  苏如仪抬头平静的看着他,淡然说道:“宋梓容是我的师兄,我们之间清清白白,他能有今天,我为他高兴,仅此而已。”

  穆仲习看着眼前瘦小柔弱的女人,站在他面前,显得那样娇小,虽然话语中是臣服了,但是眼神中的倔强,一点都掩饰不住。

  他记得晚宴上,她的那个一展而逝的笑容,明媚温暖,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这样笑过。

  继而想起来,以前看到的苏如仪和宋梓容在床上衣衫不整的样子,穆仲习猛然感觉到脑子里,好像有一根弦,懵然烧断了。

  他一把就扯开了如仪胸前的衣服,露出雪白细腻的肌肤,还有她因紧张而呼吸急促起伏的胸膛,他就像是嗜血的动物,看到了鲜血一样,猛然扑了上去。

  没有丝毫的温柔,一直在攻城略池,侵占的她每一寸肌肤。

  苏如仪死死的忍住,不想让自己发出一点痛苦的声音,到了这样的时刻,她还是担心,自己会影响到他的形象。

  可是,穆仲习凶猛的动作,还是让她害怕了,她紧紧的抱着他的背,终于哭了出来。

  “穆仲习,你这样对我,你还有没有良心!”

  事后,穆仲习看着她哭红的眼睛,散乱的发丝,楚楚可怜的样子,“你知道痛了?苏如仪,你知道我的心里曾经有多痛吗?”

  说完就翻身下床,没有一丝留恋的离开了。

  苏如仪蜷缩在床上,像是一个受伤的小动物一样,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双目无神的盯着外面漆黑的夜色。

  她不喜欢这样的夜色,太冷,太难熬了。

  吩咐侍女为她准备热水,然后自己泡在木桶里,全身都沉浸在热水里,这样身上的疼痛似乎能缓解一下了。

  慢慢的整个人都沉浸在水里,这样流出的眼泪,融到水里,就看不到了,她可以假装自己没有哭。

  哗啦一声,她的胳膊被人给抓住了,然后用力往上一提,就把她拉出了水面。

  她抬头一看,居然是穆仲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看到他的眼中似乎闪过一次担忧。

  男人拉着她的胳膊,冷冷的说道:“你在做什么?想要自杀吗?”

  她整个上身都在水面上了,一阵冷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她低声说道:“没有,身上不舒服,我只是想要泡个澡。”

  穆仲习瞥了一眼如仪全身的伤痕,似乎更加生气。

  又把她扔回了水里,用淡漠的口气说道:“今天皇上要带我们出去打猎,你这副德性,我看也没法出门了,就老实的待在这里吧。”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一直到热水慢慢的变凉了,苏如仪这才从水里出来。

  穿戴整齐之后,她坐在窗前发呆,穆仲习不让她出去,其实也挺好,她本来就喜静,猎场那样的环境,她也不适应。

  这时候,突然有个宫女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了,恭恭敬敬的给她行礼之后,说道:“昨天太后看到夫人,似乎气色不是很好,想是之前舟车劳累了,让御膳房做了一点银耳红枣燕窝汤,让奴婢给夫人送来了。”

  侍女赶紧接过来,然后端着送到苏如仪身前。

  苏如仪接过碗,却突然发现,碗底下似乎有一个信封。

  她不动声色的接住了碗和信封,然后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宫女。

  宫女对她微微点头,如仪就明白了,她说道:“有劳姑娘了,麻烦姑娘替我向太后转达我的谢意。”

  宫女走后,她悄悄的打开了那封信,信纸上没有字,只有一幅画,一看就知道是师兄宋梓容的手笔,他画了一直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师兄的这幅画,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在提醒她。

  她养着一只金丝雀,名唤茗茗,宋梓容曾经跟她说过,如果有一天,她决定逃出那个牢笼了,就把茗茗放了,他自会来接她。

  看着这幅画,苏如仪苦笑了一下说道:“师兄,我的翅膀已经被折断了,还要怎么飞?”

丢她下马车

  宫廷宴会结束,太后留穆仲习在宫里住了几天,苏如仪也一直陪在太后的身边,偶尔也会遇到给太后看病的宋梓容。

  就算是苏如仪一直低头不语,穆仲习每次回来也都是阴沉着脸色。

  穆仲习其实是个非常固执的人,他认定的事情,就很难在改变。

  就算是她一直低着头,不看宋梓容一眼,他也觉得他们俩似乎在眉来眼去。

  住了几天,穆仲习就去跟太后请辞了,借口说侯府还有事情要处理,需要回去,太后这才放他们回去了。

  但似乎跟苏如仪有缘,太后后面加了一句:“要不你回去吧,让如仪留下来陪我一阵子。”

  穆仲习一把抓住了苏如仪的手说道:“太后,如仪最近身体不适,就不在这里继续叨扰您老人家,等回头康复了,我们再来给你请安。”

  太后笑着责怪道:“罢了,我知道,你们小两口甜蜜,难舍难分的,我这个老太婆就不勉强你们了。”

  苏如仪羞红了脸,低下了头,她撇了一眼穆仲习握着自己的手,心里微微有些发甜。

  直到从太后的宫里出来,穆仲习一把就甩开了她的手,用力之大,引得她脚步有点踉跄。

  他们刚刚转过一个拐角,穆仲习救一把将如仪推到墙上,然后欺身上来,贴着她的脸,眼中都是隐含的怒气,他质问:“是你的主意?还是宋梓容的主意?”

  苏如仪都被他问懵了,“什么主意?”

  “为何太后会让你留在宫中,你们每天眉目传情还不满足,想要等我走了,你留下来继续跟他恩爱缠`绵吗?”

  “我没有……”苏如仪连忙辩解。

  可穆仲习根本就不信!

  他越想越觉得愤怒,抬起拳头朝着苏如仪狠狠挥去!

  苏如仪连忙闭上眼睛,紧紧的缩成一团,穆仲习的拳头狠狠的落在她身后的墙壁上……

  他们回去后,穆仲习立即吩咐仆从收拾东西,立即启程。

  苏如仪担心他手上的伤,想要查看一下,也被他狠狠的甩到一边,不耐烦的说道:“你少给我惹事就行了!”

  回去的路上,大雪纷飞,他没有再骑马,跟苏如仪共乘马车。

  这几天苏如仪在宫里过的还算舒适,身体已经好了一些,所以乘坐马车也不算辛苦,但是她觉得回去的路,似乎比来的时候更加难熬,只是因为穆仲习制造出来的低气压。

  忍受不了这样沉闷紧张的气氛,她悄悄的掀开一点窗帘,想要透透气,看看外面。

  身后立马就出现了一声冷笑:“你在看什么?难道是想要看看宋梓容有没有追上来吗?”

  苏如仪无奈的退回座位,然后把窗帘放下来,低着头,低声说道:“我只是想要透透气。”

  “跟我共乘马车,让你觉得闷了?不像是某个人能让你乐的眉开眼笑。”

  他很明显在无事找事,苏如仪不满的抬头看他一眼,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眼中的不满已经很明显了。

  穆仲习这几天才发现的,苏如仪虽然时时处处表现的好像都很柔弱,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安安静静的站在身边,存在感非常低。

  可是,那只是她的表象,她其实并不这样,她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倔强和坚持。

  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张面孔?

  给婵衣下毒,害死婵衣的孩子,阴险毒辣的是她。

  隐忍,沉默,瘦弱可怜的人也是她。

  看着宋梓容微笑,仿佛白莲花一样纯净的还是她。

  这种似乎要脱离他掌控的现象,让他十分的恼火。

  他冷冷说道:“你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说错了?”

  对于他的无理取闹,苏如仪没有反驳,只是面无表情的说道:“侯爷说的没错,侯爷说的都是对的,您从来没有错过。”

  这话里的讽刺意味,穆仲习当然听的出来。

  他把牙齿咬的咯咯响,喊道:“停车!”

  马车立即停了下来。

  他冷着脸说道:“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丢下去!”

  苏如仪震惊的看着他,不敢置信,但是他的眼神,像寒冰一样坚定。

 

无情

  侍卫有点迟疑,“侯爷,外面这冰天雪地的,夫人……”

  穆仲习冷冷的逼问道:“你是想要陪着她一起吗?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赶她下去!”

  对于他这样的决绝与狠心,苏如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了一股勇气,她掀开门帘直接说道:“不用赶,我自己下车!”

  外面大雪飘扬,几乎要看不清前面的路,穆仲习冷冷的看着她瘦弱的背影,单薄又倔强的往前走着,没有丝毫要屈服的样子。

  他猛然把门帘拉下来,然后高声喝道:“继续赶路!”

  白茫茫的大地上,几乎看不到一个生物,苏如仪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步履维艰的往前走着。

  她负气下来后,其实就有点后悔了,当时只是太生气了,他怎么能一次又一次的往她的头上泼脏水,为什么他就看不到自己的真心呢。

  渐渐的,她全身都被冻透了,冻的僵硬,鞋袜早已经被冰水侵透,双脚已经失去了知觉,往前走,完全就是凭借着本能。

  她颤抖着呢喃道:“穆仲习,这一次你做的是不是有点太狠了啊。”

  走到最后,她分不清方向,大脑几乎没有意识了,身体也麻木了,似乎也感觉不到冷,她终于一头栽倒在雪地里。

  尽力想要爬起来,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翻过身仰面躺在地上,看着漫天的大雪。

  她想,如果今夜她死在这雪地里,被茫茫大雪埋葬,其实也不错。

  苏如仪突然笑了,“仲习哥哥,这份爱实在是太沉重了,我一个人坚持不下去了。”

  “好想看看啊,你亲手为我种的梨树,花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像这大雪一样美丽。只可惜,我等不到了。”

  今天死在这里,不知道他会不会为她流一滴泪。

  不知道他会不会有一丝后悔,曾经那样残忍的对待过她。

  不知道在很久之后,他会不会还记得她。

  忘记了吧,带着念想去世,来生还会继续纠缠。

  这样痛苦的爱情,她再也不想要了,来世不要再相见了。

  ……

  “夫人……夫人……你醒醒啊……”

  有人在不停的喊她,在摇晃着她,苏如仪以为自己已经到了极乐世界,可是感受了一下,全身却像针扎一样的疼。

  她缓缓睁开眼睛,适应了一下。

  没有什么极乐世界,她还是躺在雪地里,她还活着。

  看了一眼身边的人,是穆仲习身边的侍卫裴姜。

  裴姜看到苏如仪醒来,立马用自己的披风裹住了她,顾不得避嫌,一把将苏如仪抱了起来,然后跨上马,就往前急驰而去。

  苏如仪气息微弱,奄奄一息的问道:“裴姜,你要带我去哪里?”

  裴姜一直在拼命赶路,听到她这样问话,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夫人,您先休息一下,侯爷让我马上带您回去。”

  是穆仲习让裴姜来救她的,苦涩的内心,终于有了一点点的温暖,他终究还是在乎她,不忍心让她死啊。

《相思最好不相见》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