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萌宝:总裁爹地套路深)在线阅读完整版《豪门萌宝:总裁爹地套路深》小说

豪门萌宝:总裁爹地套路深

时间:作者:央央池来源:WXB

(豪门萌宝:总裁爹地套路深)是作者央央池写的一本未知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郑岚涵秦厉风的故事,《豪门萌宝:总裁爹地套路深》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一场阴谋她成为落魄千金,寒心离开,没想到身怀萌宝,意外成了妈咪。五年后回归,“妈咪我们找个爹地吧。”萌宝雷厉风行,寻觅凉城总裁,宣布自己就此有了爹地。男人一手亲子鉴定,才认得女人是她心心念念的白月光,为此煲饭洗衣,甘为妻奴,震惊一片人。奈何世事难料,误会加深,就此各奔东西。这可苦了小家伙,举着牌子卖萌打滚推销自己:“爹地!娶我妈咪买一送一哦!”...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豪门萌宝:总裁爹地套路深》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受委屈

既然如此,郑岚涵也就没必要在这里继续和楚娇娇兜圈子,她深吸了一口气:“医生告诉我,每个月在以前医药费用的基础的,还得再拿出五万块钱,才能有可能让我的父亲醒过来。”

  楚娇娇笑靥如花,放下茶杯道:“所以郑小姐这是要来求我,可我怎么没看出来一丁点求人的样子呢?”

  郑岚涵咬紧牙关:“当初你们拿走郑氏集团的时候,答应我,会保证我父亲在医生的费用供应,难不成现如今你们还想要反悔?”

  楚娇娇朝着佣人那边看了一眼,很快就有人会意,从抽屉底下拿着一张泛黄的合同,楚娇娇指着上面的字句:“郑小姐可看清楚了,我确实签下了供应你父亲医药费的条件,但是上面也没有写,连你父亲苏醒的医药费我也要承包,如今我继续供应你父亲原有的医药费用,也没有生命威胁,请问,我为什么多拿五万块给你?”

  郑岚涵瞪大眼睛,水眸颤抖,因为气愤而双拳紧握。

  确实如此,就算不加钱,父亲仍然可以活下去,可是没有任何意识,无法苏醒过来的植物人,这样继续下去也只是生不如死!

  她无法容忍自己眼睁睁看着自己父亲有可以醒过来的机会,却无能为力。

  “拜托你……”郑岚涵低下头,声音颤抖。

  楚娇娇笑容更为娇艳,得意洋洋。

  “郑小姐,看来你还是没有求过别人。”楚娇娇啧啧两声,偏头对着一位佣人,语气陡然压低:“你来教一教郑小姐,怎么样求人才算诚恳。”

  那个佣人点头会意,走到郑岚涵的面前,钳制住郑岚涵的两只胳膊就要往下压,佣人本来就五大三粗,加上郑岚涵瘦小的身子,根本无可招架,只得奋力挣扎:“放手!你们想做什么!”

  楚娇娇弯了弯眼眸:“郑小姐,这求人呐,可是得跪下来,才行!”

  最后一句话,她说的痛快无比,十分张狂,以前高高在上的郑家大小姐给她下跪,求她做事,光是想想那个场面,做梦都要被笑醒。

  正当自己要坐下来,好好享受这一切,突然郑岚涵挣脱开佣人的禁锢,冲到自己面前,一把扯住自己的头发,郑岚涵声音像是在发疯:“楚娇娇!你不得好死!”

  楚娇娇头上剧痛的厉害,嚷嚷了好久才有佣人把郑岚涵压住,等到自己和郑岚涵拉开距离,脸上火辣辣的,头发更是乱糟糟到不成样子。

  楚娇娇气的直跺脚,质问那些佣人是干什么吃的,居然让自己受了伤。

  郑岚涵甩开那些佣人的手,发狠瞪着楚娇娇:“楚娇娇,让我给你跪下,简直是白日做梦!我秉承着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你要是真惹恼了我,谁也别想要好过!”

  那眼神像极了困在牢笼里的猛兽,楚娇娇不自觉的口中产生唾液,紧张到吞咽口水,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手无缚鸡之力的郑岚涵吓到,只觉得可笑。

  不过这也让她明白了一件事,毁掉郑岚涵,不能靠着强迫,一定要让她心甘情愿的臣服自己,跪在自己面前,这才有意思。

  “郑小姐误会了,我只是在给你机会救郑郜海,你不要,大可以离开。”楚娇娇眨了眨眼睛,一副好心好意的样子。

  令人作呕。

  郑岚涵领着包转身要离开,楚娇娇在后方慢悠悠道:“不过,下一次郑小姐来求我,可就要衡量了一下这次的方法,管不管用了。”

  离开宅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好不容易打到车子去了医院,到顶楼一路上都是静悄悄的。

  郑岚涵小心翼翼推开门,小家伙正安稳的睡在沙发上,似乎正在做香甜的梦。

  李阿姨浅眠,听到动静抬起头,在看到郑岚涵的那一刻惊愕失色,慌忙起身:“大小姐……”

  郑岚涵离开的时候还是好好的,等到再回来,胳膊上全部都是骇人的抓痕,狼狈不堪,这根本不是去要钱,还是去受欺负去了!

  郑岚涵对着李阿姨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李阿姨忍着眼泪点头,回头看了小家伙还睡着,红着眼和郑岚涵出去了。

  等到出去以后,李阿姨捧着郑岚涵的胳膊四处查看,流着眼泪说:“大小姐,他们打你了是不是?这些天杀的!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他们还有没有一点儿良心了!”

  郑岚涵安慰李阿姨道:“我没事,而且我也没让楚娇娇占便宜,她情况比我还要糟糕,就是……”

  郑岚涵眼神暗淡了一下,“钱我没要到。”

  李阿姨擦了擦眼泪,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塞到郑岚涵手里:“大小姐,这里总共有三十万,是我攒下来的,密码是你生日。”

  郑岚涵惊慌失措,忙推辞:“李阿姨!我怎么能要你的钱?本来你已经帮了我们郑家很多了,相反是我一直亏欠你——”

  “一家人不要说什么两家话,这钱你收好,其余的三十万我再去凑一凑,钱的事情你就交给我好了。”李阿姨叮嘱。

  郑岚涵摇了摇头,重新把银行卡还给李阿姨:“李阿姨,你的钱先放着,等到以后你急用,我是不会收你的钱的,而且你放心好了,六十万我还是可以弄到的。”

  李阿姨知道郑岚涵的性子,她不要的东西,说的天花乱坠也不会要,只能叹气,“你坐在走廊等我一会,我去护士那里给你拿药。”

  郑岚涵走到楼道的一个位置坐下来发呆,殊不知一切都被病房里头的小家伙听了个全部,稚嫩的小脸全然都是心疼与愤怒。

  妈咪受欺负了,可是最要命的是自己却不能保护她,甚至于她受伤了,都要瞒着自己,不让自己知道。

  攥着小拳头,小家伙拉开门,却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揉着眼眶朝郑岚涵一边走过来要抱抱,一边说:“妈咪,你回来了吗?”

  郑岚涵下意识的把小家伙搂在怀里,不让他看清楚自己胳膊上的痕迹,“醒了吗?是不是妈咪吵醒你了?”

倒卖戒指

小家伙摇了摇头,软软的开口道:“就是第一次睡觉妈咪没有在身边,所以睡的不安稳,想妈咪。”

  郑岚涵笑了,鼻子却有些发酸,怀里的小家伙永远都是自己心底最柔软的存在,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自己似乎活下去,都是为了他,如果这个孩子没有留下来,经历一切的自己可能都是个行尸走肉。

  郑岚涵吻了吻小家伙香香的小脸蛋:“那今天妈咪抱着你睡。”

  “好。”小家伙小手抓着郑岚涵的手指,把玩着,沉默了两秒,鼓起勇气开口:“妈咪,我的爸爸……你知道在哪里吗?”

  看着小家伙澄亮的大眼睛,郑岚涵愣了一下。

  从浩然出生到如今,一直以来没有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可能太懂事了,稚嫩的小家伙在心里早已经明白这个问题是个禁题,郑岚涵以为小家伙就此不会提起,没想到这一次居然如此突然。

  “他吗……”更可笑的是自己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可能在这座城市里,也可能早就已经离开去了别处……

  郑岚涵努力微笑:“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了?”

  “就是觉得妈咪一个人好辛苦,如果有一个男人,妈咪就可以和苏妈妈一样,做一个全职太太了。”小家伙认真的把玩手指,眼睛里亮亮的。

  苏妈妈是小家伙在那头认得干妈,因为嫁得好,生活上衣食无忧,不需要考虑任何问题。

  郑岚涵笑了捏了捏小家伙萌萌的小脸蛋,半开玩笑道:“可是妈咪和你在一起,一点儿都不辛苦,只要和你在一起,哪怕做什么我都是开心的,还是宝贝,你想要一个爸爸了?”

  小家伙眨了眨眼睛,问道:“可以吗?”

  这样的回答让郑岚涵顿住了,心里不由得想,是不是真的在父爱上,对小家伙亏欠太大,乃至于让他产生想要一个爸爸的念头。

  “只要是浩然宝贝的想法,我都会尊重。”郑岚涵微笑,“等我这边安定下来,就去安排相亲。”

  “不不不。”小家伙摇头,一脸正色的掰着手指头:“我要亲自给妈咪物色爸爸,要人品好,有钱,有能力,长得帅,还会哄妈咪开心,不让妈咪辛苦,每天都有精力陪我的爸爸!最最最重要——还要不让妈咪受委屈!”

  郑岚涵扑哧笑出了声,这要求……恐怕是个男人都会被吓走的吧。

  不过小家伙一副非常自信的样子,郑岚涵没有告诉他不可能,让他泄气,而是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发柔声道:“好,你就按照你的标准,给妈咪物色好了。”

  这个时候李阿姨从护士那里拿了药回来,郑岚涵让小家伙去睡觉,自己在走道上了一会药后,等了一会儿也回去了,躺下休息。

  等到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窗台的阳光打在脸上,暖洋洋的。

  郑岚涵动了一下身子,小家伙还躺在自己怀里,她小心翼翼的离开,拿着包对李阿姨道:“我出去一趟,你帮我好好照顾浩然。”

  李阿姨点点头,郑岚涵下楼去了,坐上车子以后直接去的是商贸城,下面一排名贵的首饰店,郑岚涵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请问女士是要买些什么?”店里的导购员笑盈盈的跟上来。

  郑岚涵停下来,询问道:“你们店里回收首饰吗?我手底下有一个首饰,想要倒卖。”

  导购员闻言上下打量了郑岚涵一番,看着郑岚涵浑身上下的地摊货,精神力都大打折扣,发笑着说:“这位女士,我们店回收首饰,但也不是什么杂七杂八的首饰都回收的,我希望您能知道。”

  郑岚涵心里有些七上八下,语气仍然笃定道:“你放心好了,没有价值五十万的东西,我不会拿出来,主要是你们的估价要准确。”

  导购员心里不屑,努了努嘴道:“你拿出来,让我看一下,要是可以,我去帮你喊经理。”

  郑岚涵心里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包里的东西拿出来。

  一沓纸巾,里三层外三层的包着,最后摊开,上面安静躺着一枚戒指,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芒,戒指的款式看着就让人心动,钻石也大颗,银色镶边,线条流畅。

  导购员看到以后,呼吸错乱了一下,在店里工作这么些年,对于钻石多多少少懂一些,这种东西,层次比店里最贵钻戒的还要好上几十倍!

  这是什么概念?

  她看的头昏眼花,让郑岚涵在这里稍等片刻,自己去喊了经理。

  等到经理过来,接着戒指,上下看了几眼,本来平静的面容,越看下去也越发凝重起来。

  这让导购员不由得心里打鼓,难不成自己看错了,这枚戒指,不过是高仿的玻璃?

  郑岚涵也隐隐有些不安,这枚戒指是四年前在宾馆发现的,看起来是男人那一夜无意中落下的,她觉得屈辱,没有给任何人看过,但自己作为郑大小姐,接触过首饰,看得出首饰的好与坏,按理说,这戒指是没有问题的。

  “怎么了吗?”郑岚涵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没事。”经理停下观看,微笑着看向郑岚涵。“冒昧的问一下,这枚戒指,郑小姐是从哪里得到的?”

  郑岚涵七上八下,冷静下来说:“是别人送给我的,有事吗?”

  “没事,就是这戒指的成色,过于好,价位上,可能在几百万到千万不等,以我的权利暂时还不能买下来,我得和老板好好商量一下,这位女士要不留下一个私人电话吧,等到我们确定回收以后,就马上打电话给您。”

  郑岚涵被这个价位震惊到,瞬间产生不想要卖的念头。

  但是自己父亲危在旦夕,而且……而且那个男人夺走自己第一次,从此就没了人影!自己则是因为他毁了全部,如今拿他一个戒指,也算是两清了。

  想到这里,郑岚涵留下了自己的私人号码,离开。

  等到离开以后,经理马上恢复严肃的神色,给那边人打了一个电话,并且传真了戒指照片过去。

厉害的大人物

  帝国大厦顶楼。

  秦厉风坐在位置上闭目养神,夕阳透过落地窗洒在男人精致的面容,切割开阴暗面,展现出男人令人窒息的容颜,修长的手指压在太阳穴的位置,长腿只是随性搭在一侧,整体却让人有种被掠夺呼吸的感觉。

  乌三无数次看到自己boss都会有一种惊艳感,尤其是上流社会酝酿而成的矜贵与儒雅,形成压迫力让人望而生畏。

  听到动静,秦厉风睁开墨色的冷眸,看向门口的乌三,声音低沉且磁性:“有事?”

  乌三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要来做什么,忙把手上的照片推给秦厉风。

  秦厉风接在手里,乌三开口解释:“时隔四年,定制戒指又重新抛头露面,这是一家首饰店给我们发来的图片,说是今天上午有人过去要倒卖它,知道这么些年我们一直在找,所以留下那人的联系方式,目前在等我们抉择。”

  秦厉风看着照片的戒指,陷入了长期的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等到放下照片,他淡淡开口:“男的女的?”

  “女的女的。”乌三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有些发亮,闪烁着八卦气息。

  本来四年前,他以为戒指是被自家boss送出去了,没想到boss在那之后,突然发布悬赏令,硬是要找到那枚戒指。

  本来以为是丢了,乌三没有放在心上,如今好像有些明白。

  可能戒指是真的送出去了,秦厉风是要找到那收戒指的人。

  “照片有吗?”

  乌三摇了摇头:“店里摄像头模糊,看不清楚脸。”

  秦厉风动了一下身子,起身,修长的身影几乎笼罩了大片的阳光。

  这个男人,包含着世界上所有男人的优越,完美的集于一身。

  “安排一下时间,到时候给她打一个电话,安排我和她碰面。”

  “好的。”

  等到总裁办公室空无一人,只剩下秦厉风以后,秦厉风皱着眉头,用手压了压鼻翼两侧。

  迄今为止,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四年前的那一个晚上,自己被下了药,后来火速离开,再没看清女人的脸,等到离开以后,却每夜被那食之入髓的滋味缠上。

  为此他选择碰其他女人,却总是中途就得罢手,闻着廉价的香水味,身上没有半点反应。

  他恼羞成怒,发布悬赏令势必要抓到那个女人,四年的悄无声息,他渐渐开始忘却,像是愚弄似的,这线索又重新连接上了。

  俯瞰凉城的美景,看着看着,秦厉风突然哈哈大笑,笑得肩膀颤抖,却从眸子里,闪烁着骇人的占有欲。

  医院那头的小家伙在得知郑岚涵离开以后,不像其他小朋友又哭又闹,安静的待在顶楼,一会儿帮助李奶奶干活,一会儿又去苏米雪那里聊天。

  小家伙神气的很,很快就和顶楼的人打成一片,护士看到都忍不住牵牵小手抱一抱,有时候小家伙无聊了,还会提醒苏米雪账单上的错误,才四岁而已,弄的苏米雪窘迫,感觉自己这些年都白活了,连一个小朋友都不如。

  知道郑岚涵都傍晚了还没有回来,苏米雪正好通宵,就让小家伙待在自己身边,小家伙坐在板凳上认认真真道:“雪姐姐,是不是医院顶楼来的人,都超级有钱的?”

  “差不多吧,vip顾客或者城市里身份比较大的,都会选择住在顶楼。”苏米雪漫不经心的回答,又转头去问小家伙,“你问这么干什么?”

  小家伙眨了眨眼睛,才不准备把自己给妈咪物色男朋友的事情告诉别人呢,就借口说:“我看他们拿的钥匙,都是价值几百万的车子,所以就好奇问了一下。”

  “你还看得懂豪车钥匙?”苏米雪不由得感叹,自愧不如道:“你这个小家伙也太聪明了吧。”

  “我自己没事的时候,就会看些东西,无意间记住了。”小家伙晃着两条小腿,歪着头说:“那这里,有最有钱的人吗?”

  苏米雪写着报告,闻言指了指前面一个病房,“诺,这里面住的病人家属,可是我们这里最有钱的了,不止是我们,城市里最有钱的都不夸张,商业界的帝王,年纪轻轻都已经成为企业的继承人,哎呀,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

  小家伙听不懂什么商业界帝王,这些专业吹捧的词汇,只是听得懂两个字,有钱!

  如果和苏妈妈老公一样有钱就好了,这样妈咪也可以和苏妈妈一样,每天吃喝玩乐,不用为了钱发愁!

  想到这里,小家伙不由得问:“那你说的人,叫什么名字啊?”

  “秦厉风。”苏米雪说到这个名字都不由得吸了一口气,怕小家伙听不懂,写下来给他,指着上面的字念:“秦厉风,是非常厉害的人物,不过我觉得你更厉害,如果你有合适的时机,这么聪明,努力一把,以后一定会有所造诣。”

  小家伙听出来苏米雪是在夸赞他,挺直胸膛毫不客气的承认:“那可不是!以后我要成为比秦厉风还厉害的人,他是非常厉害的人物……那我就要成为超级非常厉害的人物,我要保护我的妈咪!”

  小家伙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如果是其他小朋友,说自己要比秦厉风厉害,苏米雪一定觉得不可能,毕竟秦厉风那种人,与他们这些人相差甚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小家伙脱口而出,她却相信了。

  因为小家伙实在是太聪明了,又拥有着过分好看的外表和优越的气质,她莫名产生,两个人根本就不是活在同一个世界的念头。

  “护士,这边换水。”忽然有人过来喊苏米雪,苏米雪拿了些药水,让小家伙在这里等着,离开朝着病房去了。

  小家伙看着苏米雪离开,果断跳下板凳,坐到电脑桌前面,用浏览器搜索了秦厉风的名字。

  很快,一张张照片跳了出来。

  小家伙点开最清晰的一张,上面是一个男人打开车门的抓拍照。

  镜头下的秦厉风,身高优越,双腿笔直修长,剑眉星眸,糅合着矜贵俊美无可挑剔,硬朗的下颚线条,堪比上帝最完美的雕塑品,让人致命的更是周遭的帝王气息,浑然天成。

《豪门萌宝:总裁爹地套路深》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