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难自控:前妻我们复婚吧)在线阅读完整版《情难自控:前妻我们复婚吧》小说

情难自控:前妻我们复婚吧

时间:作者:风起了来源:WXB

(情难自控:前妻我们复婚吧)是作者风起了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温秋彤祁宸的故事,《情难自控:前妻我们复婚吧》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为了小三他亲手把她送上手术台,逼她献血,为了赶尽杀绝弃她肚中孩儿不顾,拒绝家属签字,温秋彤猩红了眼:“祁宸!你这样做是会遭报应的!”祁宸不屑一顾:“这是你应得的下场。”四年后,她带着孩子重回这座城市,曾经高傲的某人却柔声对她说:“老婆,我们复合吧。”...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情难自控:前妻我们复婚吧》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九章 摔下楼梯

温秋彤不屑的别开视线,将自己的手大力从她的手里抽离出来,她不屑的目光在林茗雪看来充满嘲讽。

只见林茗雪双眼一狠,挺直了身子一字一句的开口道:“车祸的事情有我在你一定逃不了!”

听到车祸的事,温秋彤脸色微变。

林茗雪看到她的脸色,瞬间得意起来:“啊……忘了告诉你,那所谓的车祸,就是我设计的陷阱啊,等着推你下去呢。”

听闻她亲口承认了车祸的事是她从中作祟,温秋彤脸色骤变!那股气恼之意从心脏蔓延到了四肢,她没有想到林茗雪不仅敢做出这种事情来,而且还亲口和她说。

“我撞上了你的车,串通了医生拿了你的血,顺便呢,让……”

“林茗雪你这贱人!你怎么下得了狠心,怎么可以这样陷害我?!”

林茗雪的话还没有说完,温秋彤再也无法控制那爆裂的情绪,直接甩手而上狠狠的扇了林茗雪一巴掌,她带着颤抖的目光,不可思议的开口:“你怎么那么心狠手辣!!虎毒还不食子呢,你为了陷害我,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你真是枉为母亲枉为人!”

当她所有的猜测都被化作事实由林茗雪亲自说出口时,她心底的愤恨比想象中的还要多。

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怎么可以做出那样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而这一巴掌,彻彻底底的激怒了林茗雪,她死死的抓着温秋彤的双手,面目凶狠的质问着:“我心狠手辣?当初你又为什么要把祁宸抢走?为什么要逼他和你结婚!我才是最爱他的人,他是属于我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拿回了本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这又有什么不对!”

她猩红的双眸让人觉得有些恐惧:“温秋彤我最后警告你一声,如果你肯乖乖跟祁宸离婚把他还给我,我就放过你!对你可以既往不咎不再打扰你的生活,可如果你还要继续下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我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在她的恶语面前温秋彤丝毫不惧怕,反而因为她的激怒让她的情绪也变得激动起来。

“你真不要脸!”

论时间,她在林茗雪之前,论背景,她是祁宸的青梅竹马,论事实,她才是嫁给祁宸的正当妻子。要不是林茗雪屡次暗地陷害自己,祁宸又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误会她呢?

“你说谁不要脸?!”林茗雪冲着她怒吼一声。

温秋彤硬气的回驳她:“说的就是你!”

她笃定又硬气的态度让林茗雪怒气上涌,气的不行!就差一巴掌没有挥过去了。不过下一秒她突然想到什么,目光转移到了温秋彤的腹部。

她那双凶狠的眼睛让温秋彤迅速察觉到异样,她迅速伸出双手护住自己的腹部警惕的低吼一声:“你想干什么?!你不要乱来!”

林茗雪目光没有转移,还是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肚子,“你也有孩子了是吧?凭什么我的孩子没了你的还在?凭什么?!”

说完,只见她突然冲过来,死命抓着温秋彤的肩膀用尽力气将她往前狠狠一推!

温秋彤反应极快的踉跄了几个台阶,便迅速抓住旁边的栏杆才稳住自己的重心。可是由于她的躲避,让林茗雪没有来得及收力,只见她身子一落空,随着一声巨大的惨叫,她便重重的从长长的楼梯上滚落下去!

“林茗雪!”

温秋彤紧了下眉头,那瞬间也忘记了是谁要将她推下来的,只觉得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不能有事才好!

于是她下意识的跟了下去。

而就在这时候,好几个医护人员闻声赶了过来,温秋彤赶紧唤道:“医生,医生你快看看她怎么样了?”

此刻林茗雪吃疼的说不出话来,表情痛苦的扭曲着。

温秋彤的话音刚落,竟然在医院人员中看到了站在后面的祁宸!

祁宸一见到林茗雪痛苦的躺在地上,脸色骤变立刻冲到了面前:“茗雪!茗雪你怎么样了?这是怎么回事?!”

林茗雪看到是祁宸过来了,嘴角露出了一丝艰难的笑意:“祁……祁宸,你来了……了,我……我没事……”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看看!”

祁宸怒气冲天的朝旁边那几个医护人员开口,他们立刻反应过来,连忙冲上前给林茗雪检查了一番。

“祁先生,林小姐必须要马上去病房做一个全面检查,她……”

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祁宸猛地将林茗雪横抱而起,路过温秋彤的时候,那双阴狠的眸子看了她一眼,瞬间温秋彤觉得后背起了一丝的凉意。

她张了张口想要说点什么,可祁宸脚步太快,很快就抱着林茗雪消失在了长廊的尽头。

温秋彤突然生出一丝慌乱来,纵使要陷害她的是林茗雪,可真正掉下楼梯的却是她,并且还在祁宸的眼皮底下摔了下去,这下她恐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一想到这,她头痛欲裂,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凑巧,如果早知道这样,她就不会和林茗雪多纠缠,如果早点离开,也就没有那么多事了!

可事实已经发生,也没有那么多如果了。

温秋彤回想着林茗雪摔的不轻,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也不是她的错,为了不让祁宸把自己想的过于糟糕,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去看一下林茗雪的情况。

于是她循着所问护士的路线,来到了林茗雪所在的病房。

可是才刚到门口,就被一个护士挡在了门外:“温小姐,祁先生说了您不能靠近这里,还麻烦你挪步。”

温秋彤一怔:“祁宸说的吗?我不会干什么事情,我就是看看林茗雪她……”

“温小姐尽快离开这里吧。”

护士冷漠相对,丝毫不打算听她任何解释。

温秋彤顿生一股苦涩难挡的失落之意,刹那间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可是却被祁宸误会成了世界上最恶毒的女人,连她想解释都无法解释下去。

想到这,她只能强制隐忍下自己那些糟糕的情绪,离开了这里。

她精神有些恍惚的重新回到老太太的病房,老太太见她那样子,不禁询问了一声:“怎么了秋彤?出什么事了?”

第十章 祁宸的惩罚

温秋彤赶紧收敛神色,担心奶奶又知道他们的事伤了自己的身子,于是连连摇头:“没什么事的奶奶,就是……就是身体有些不舒服,想睡觉。”

她随意找了个借口应对了下,她是怀孕之人,也刚刚闹出了离婚事件来,所以老天太现在也没有过多怀疑,笑着拉过她的手叮嘱道:“有些女人怀孕了就特别嗜睡,以前我怀祁宸爸爸时,我都能睡上一整天呢。这几天你在医院里陪我也没有好好休息,这样吧,你现在回去好好睡一觉,晚上就别过来了,明天再来我这行吗?”

奶奶亲切的抚摸了下她的头,她轻声细语的关怀让温秋彤感觉到一些温暖。

说实话,这么多年,奶奶对自己都特别特别的好,从小温秋彤的亲奶奶就去世了,因为小时候经常粘在祁宸的身边,所以把奶奶就当作亲奶奶一样。

她乖巧又懂事的性子也让老太太喜欢的很,所以当时在知道祁宸不小心要了她之后,奶奶是竭力促成二人结婚,并且强制要求祁宸对温秋彤负起责任。

说到底,在老太太的心目中,是祁家对温秋彤有愧,所以对她是百般呵护。

这一切温秋彤都看在眼里,也打心底感激奶奶。

她觉得自己在病房也不宜久留,怕自己没有控制好情绪又被奶奶看穿,把事情弄大了就不好了。所以顺着奶奶的话便率先回了别墅。

上次整理的行李还放在卧室里面,温秋彤看着这两个大大的行李箱,顿感讽刺,心中升起一丝难以言喻的苦涩来。

她犹豫了一会,才上前打开,把里面的衣服,用品等重新摆放好,等一切收拾好之后,她看着一切如新的房间,觉得好像之前的事情都像是噩梦一样,现在又归于了平静。

她在心里一边安慰自己一边走去厨房准备弄点吃的。

佣人詹姐看到她走进厨房,连忙搓手过来:“温小姐,要吃点什么我给你做啊?”

温秋彤看了一眼时间:“詹姐,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我自己来就可以。”

因为温秋彤喜静,佣人们都搬出了别墅,只有白天才来这边,晚上都各回各家的,就跟日制保姆一样。她对人和善亲切,家里的佣人都很喜欢她。

“还是我来吧,你现在有孕在身,要多注意休息。”

詹姐说着就把围裙系上了,温秋彤罢了罢手道:“詹姐真的不需要麻烦了,我就想自己动手做点热汤,你回去吧,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把厨房烧坏的。”

见她笃定如此,詹姐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犹豫了下后才解开围裙:“那行吧,温小姐要是有任何问题你随时打我电话。”

“嗯,您慢走。”

温秋彤微笑着目送詹姐离开了别墅,她打开冰箱,看着里面琳琅满目的菜品一时有些头疼,想着也不弄多复杂 的了,拿出一些剁好了的排骨和一些碎玉米,就开始上火炖煮。

她吃完没多久,就真的有些犯困了,虽说时间还早,不过她也不想再无聊的坐着,索性去冲了个澡躺在了床上。

就在她即将入睡的时候,楼下传来汽车的声音,一向警觉的她忽然从迷蒙的意识中清醒过来。

还没等她从床上下来,卧室的房门就被祁宸一脚踹开!

温秋彤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祁宸你干什么!”

此时祁宸那狭长的眸子里暗黑无比,除了怒意就看不出其他的神情,他径直走过来,粗暴的将她推倒在床上,恶狠狠的抓着她的头发怒吼了一声:“我来干什么?当然是来找你算账!”

温秋彤的头发被扯的生疼,她极力的挣扎了一会,可无奈祁宸的气力太大,全然没有给她挣扎的余地。

她难受的推了推祁宸的双手:“你弄疼我了。”

祁宸非但没有放开她,反而另外一只手也掐住了她的脖子:“我之前就警告过你不要做的太过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可是你呢?茗雪刚做完手术身体都没有恢复,你就把她从那么高的楼梯推下去,你这歹毒的女人!”

听闻这话,温秋彤下意识的反驳:“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要推我没有推成自己摔下去的!”

“你说谎也说的像样点!”

祁宸觉得她完全把自己当成一个傻子,顿时心中怒不可遏:“上次说她自己撞车,现在又说她自己摔楼梯,温秋彤你真是谎话连篇虚伪得令人恶心!我今天跟你新账旧账一起算!”

他话音刚落,猛地一下扯开了温秋彤的睡衣,一下子冰凉的空气与肌肤接触,温秋彤整个身子打了一个寒颤!

她立刻捂住胸口愤然的挣扎起来:“你要干什么?祁宸你不要这样!”

“不要这样?这不就是你喜欢的吗,我成全你还不乐意?”祁宸阴狠了目光 ,他知道怎么做才能让温秋彤无比的痛苦,他就是要折磨她,用她最讨厌的方式来折磨她!

下一秒他也不顾温秋彤的意愿,猛地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双手的力道远远比任何一次都来的大,令温秋彤感觉身体时时刻刻都有疼意冲着脑袋侵袭而来!

“祁宸你放开我!我叫人了!”

听到她的怒斥,更是惹的祁宸恼意上涌,本来他的怒火就已经集聚了一肚子,从看到林茗雪虚弱的从楼上滚下来时,他就差点没有忍住将整个女人千刀万剐!可是当时林茗雪的伤势更重要,所以他才忍了那么久。

如今就是他算账的时候!

“你叫破喉咙都没有人能救得了你!”此时的祁宸已经被怒火冲刷了头脑,他满脑子都是林茗雪受伤的模样。

“啊……”

祁宸一口吻住了她的脖颈,用力的吸吮让温秋彤吃疼的连连后退,她手脚并用全身都在抗拒着,可是祁宸却仗着他高大的身躯和有力的双手将她紧紧禁锢在角落里!

“你滚!祁宸你滚!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你这样会遭报应的!”

全身疼痛无力的挣扎感让温秋彤感到崩溃,尤其是祁宸毫无爱意的惩罚更是让她心寒无比。祁宸最后一点耐心也被她的叫唤磨灭,只见他双眼一狠,突然捂住了温秋彤的嘴巴,将她的裙子撕开。

肌肤瞬间几乎全部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她惊恐的睁着大眼,盯着祁宸一边支吾一边摇头,眼神里也流露出极其痛苦的神色!

她知道男人要干什么,也知道他是为了惩罚自己,所以她生出不少的惶恐和害怕。

而身上的男人丝毫都不怜悯她,三两下便粗鲁的将她身上的衣服扒的一干二净,因为不加同情的狠力,让温秋彤白嫩的肌肤上很快就显现出不少青紫的痕迹来。

紧接着祁宸又扯下自己的领带将她的双手牢牢的捆在身后,随即将她赤裸的身子拖拽到了窗户边,只见他一手拉开窗帘,巨大的落地窗突然出现。

温秋彤仿佛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惊惧的要逃离,可脚还没走几步就被祁宸一手拽回,并大力将她压在了透明的玻璃上!

“祁宸你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不要这样!”她拼命的做着最后一丝挣扎,可是她的力气在男人的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窗户外面,就是度假村的海滩,此时还能看到海滩上的众多人影来回走动着,星星点点的灯光也预示着海滩上的热闹。

第十一章 极度屈辱

“恶心吗?感到羞耻吗?衣不蔽体的感觉可好?”祁宸靠近她的耳边狠厉的反问,深深的耻辱感压在温秋彤的心上,她的双腿都不由的发软起来。

她用几斤求饶的目光看向他,嘴里含糊不清的在讨饶:“祁宸我求求你不要这么做,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啊……不要……”

她本能的大力挣扎,并且又想到自己腹部的孩子,再次用尽全力反抗道:“我的孩子!你不能让孩子受伤!你住手!”

孩子这一词让祁宸更是怒火中烧!既然是别人的孩子,他祁宸又怎么可能心疼!像她这样的女人,就该下万丈地狱!

“ ”

他不顾温秋彤的痛哭呐喊,加重了力道强制进入。温秋彤被重重的撞击,身体的撕裂感让她难以承受,她不停的尖叫着,可是嘴巴被他大力的捂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这种羞耻是温秋彤从未经历过的,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小丑,被人随意践踏,随意侮辱。关键侮辱她的,还是她最爱的人。

这么多年,她为他付出了太多的真心和心血,没有想到现在竟然落到这种地步!

一想到这些,温秋彤的心也跟着身体一起痛苦起来。

她的眼泪和汗水都混为了一体,身后的男人就像一头凶猛的野兽,要将她生吞活剥。

见温秋彤逐渐失去了声音,祁宸黑暗的眸子闪起了凌厉之光,就如刀锋一样!他没有停下动作,将她拖着放倒在冰凉的茶几上面又开始带着他所有的愤怒发泄!

“你倒是出声啊?这种情况不应该感到很高兴,很浪荡吗?”他阴狠着脸色怒斥着,“我让你开口说话!开口啊!”

此时温秋彤对于疼痛似乎都麻木了,只剩下那双汩汩流泪的眼睛。她听到了自己绝望的声音,也感觉到了身体在面临破碎着。

她的无动于衷让祁宸勃然大怒!

顿时温秋彤像只受了惊的兔子双腿拼了命的反抗着:“你不要……不要伤着我孩子,你滚!你滚开!”

她满头大汗的哭饶着,眼底也变得通红一片,可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的她轻而易举的就被祁宸翻了身子,那股深深的屈辱感再次包裹她,每一次她疼的就像被刀子戳了一样!

那一刻,她差点就痛晕了过去!

可是下一秒祁宸却没有了动作。

她瘫软在茶几上,腿间感觉到了一股热流,沿着大腿缓缓而下。

温秋彤意识到了什么,绝望的张口:“孩……孩子……”

之后她便失去了意识,就像掉入了海里,被海浪一个翻滚就卷入了海底。

不断的下沉下沉,她的那颗心也跟着身体不断下沉……

送往医院后的温秋彤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中,看到躺在救护车上的温秋彤双目紧闭,以及她下体流出了那些猩红的鲜血,祁宸也难得彻底的冷静下来。

心底竟然还升起一丝悔意,冲动上头的他没有注意力道,未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但转念一想到这个女人曾做过的那些事情,又觉得她都是活该。

“祁……祁先生,温小姐应该会没事吧。”助理有些胆战心惊的询问道,看到温秋彤以那副模样进医院,让他觉得眼前这老板就跟恶魔一样。

祁宸紧绷脸色:“她这样的女人,有事也是她应得的。”

助理打了一个寒噤,趁着祁宸没有注意便溜之大吉了。

检查了一会之后医生找到了祁宸:“祁先生,温小姐的状况很不好,之前车祸的旧伤还没有痊愈,现在又添新伤,我估计肚里的孩子怕是保不住了。我们尽力想办法抢救,这是我们的手术签字文件,您看下。”

医生一边说着一边讲签字的文件递到了祁宸的面前,祁宸眸色一沉:“你是说需要我签字这抢救孩子的手术才能做?”

“是的祁先生,您是温小姐目前的家属,也只有家属同意了这手术才能继续进行下去。”医生毕恭毕敬的跟祁宸解释道,祁宸脸色却丝毫未动。

只见他将文件往旁边的桌子一丢:“温秋彤现在和我已经离婚,法律上已经不是她的丈夫,签字与否与我不相干。”

而且,这孩子又不是他的。

听他这么说,医生的表情露出为难之色:“祁……祁先生,您还是考虑一下?”

祁宸抬了下眼皮,那医生看到他的模样立刻噤声,知道自己多事了,连忙收起那份文件。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来人踹开,只见景阳泽一脸怒然的冲了进来,狠狠的推开祁宸的身子,拎住了医生的衣领怒吼道:“文件呢?我签!快拿给我!”

医生也被吓了一跳,顿了顿后才表示道:“这位先生,请问你和温小姐的关系是什么?这份文件只有家属才有签字的权利。”

“我是她最好的朋友!你别废话快给我拿来!

景阳泽怒气冲冲的拍桌低吼,医生看到一旁祁先生的脸色,坚定了自己的立场:“这位先生,我们作为医护人员要对温小姐负责……”

“呵,看到孩子要保不住了所以心急如焚,恨不得一把火烧了这医院吗?”在一旁没有出声的祁宸突然开口打断了医生的话。

他话里带针的直直戳到景阳则的怒点,景阳泽突然放开拽着医生衣服的手,转过身子靠近祁宸,眼底的杀气恨不得化成利剑将他碎尸万段!

他咬牙切齿的怒瞪着祁宸:“你再说一遍?祁宸我奉劝你做人要有点良心!秋彤这么多年来的付出你是眼瞎所以才没看见吗?孩子是谁的难道你自己都没有点数吗?你这畜生!”

“你活腻了?谁允许你这么跟我说话?”

《情难自控:前妻我们复婚吧》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