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意绵绵:首席难惹小娇妻)在线阅读完整版《情意绵绵:首席难惹小娇妻》小说

情意绵绵:首席难惹小娇妻

时间:作者:夜火火来源:WXB

(情意绵绵:首席难惹小娇妻)是作者夜火火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作品,讲述的是主角秦意周牧泽的故事,《情意绵绵:首席难惹小娇妻》在线阅读完整版小说:少年相识,周牧泽成了秦意的监护人,免她辗转流离。未成年时,秦意的目标是成年后拿下周牧泽,成年后,秦意的目标是跟他过一辈子。却从没想过他会绝情的抛弃她。分开四年,身负无法背弃的责任,秦意不想跟周牧泽再有关系,他偏偏紧追不放。有人问:“你跟周牧泽到底是什么关系?”秦意冲周牧泽喊了声:“爸爸。”周牧泽面无表情,晚上把她压在床上:“叫声爸爸来听听。”秦意怒:“信不信我明天开个记者会告你猥亵国家新闻官!”周...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情意绵绵:首席难惹小娇妻》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九章 找上门来

关俪和那纨绔来到一个住宅区高层公寓,推门而入,里面已经有不少人,都是些年轻男女,有关俪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烈酒,白粉,安全套一应俱全,一看就是个性趴。

以往关俪以嫁入超级豪门为目标,怕留下黑历史,从来不参与这种派对,但现在她醉醺醺的脑袋已经想不到太多。

震耳欲聋的音乐响起来,加了料的烈酒一杯又一杯的递过来,关俪来者不拒,很快变得神志不清……

同时,警察局接到群众报警电话,有人聚众淫乱,随后,S市各大八卦媒体也接到线报,朝露区有大新闻。

警察很快出动,十分钟不到就赶到事发地点。

“嘭”一声响,公寓的门被撞开。

巨大的声响惊动了还比较清醒的一些人,看到蜂拥而至的警察,连忙慌慌张张找衣服,而关俪已经神志不清,被三个男人抚摸揉弄,从未有过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尖叫起来,刺激得旁边的男人一个挺身把东西塞进她嘴里,关俪眼泪都出来了,呻吟得更销魂。

饶是见过大场面的警察蜀黍也头皮一麻,忍不住犯恶心。

“警察!”

公寓里人仰马翻,关俪身边的男人被警察拉走,关俪还在大声呻吟:“啊啊……给我……”

八卦记者早就等在公寓外,见关俪浑身赤裸的被抬出来,立马跟打了鸡血似的,快门噼里啪啦按个不停。

当晚,各大媒体门户网站登上了新头条。

网络舆论前所未有的爆发。

第二天,有人在知名论坛深扒关俪掌掴同事,致人流产,恶意下药等种种劣迹。

如果说之前关俪和申展鸣的性爱视频是情侣间的情趣,是个人隐私,那么这回关俪参与聚众淫乱怎么洗都洗不白了,加上陷害同事,关俪被打上了淫荡恶毒的标签。

因为关俪的丑闻,关家的股票直线下跌,整个关家一片混乱,但他们都不知道这才是开始。

秦意失业在家,即便不看八卦新闻,也因为铺天盖地的新闻知道了这件事,不过她自己已经报复回去,关俪现在是死是活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只能说不作不死。

这几天她一直在找工作,简历投了一份又一份,结果不是被拒绝,就是石沉大海,甚至还有人专门打电话来警告她,得罪了关家别想再找工作。

这样一来,她知道自己找不到工作多少有点关家的原因了。

眼看着一天又要过去,秦意叹了口气,决定如果今天再接不到面试通知,就去接点翻译的私活。

正想着,电话提示有新短信,秦意眼睛一亮,滑开手机屏幕。

——六点半,水云间。

来自没有备注的号码。

盯着短信看了两秒,秦意直接按了删除。

直到天黑也没再收到任何短信和电话。

秦意不甘心的看了下时间,“再等十分钟,如果还没有面试通知,就接私活去。”

刚一说,“叮”,一条新短信来了。

秦意喜滋滋滑开手机,顿时一愣。

——开门。

秦意睁大眼,扭头看向紧闭的门,生出一种外面有怪兽的感觉。

周牧泽来了?

秦意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静悄悄的屋里,清脆的铃声突然响起来,吓得秦意差点把手机摔了,一看来电显示,立马手忙脚乱把电话给按了。

他不会听到了吧?

“叮”,又一条短信。

——你开,或者护卫卸门。

这也太狠了!周牧泽的护卫各个武力值MAX,徒手卸防盗门分分钟的事,别问她怎么知道,反正她就是知道。

她这一犹豫,外面就传来了咔咔的声响。

一言不合就拆门啊。

秦意连忙跑过去,黑着脸拉开门。

周牧泽一身挺括的黑色西装,几乎贴着门站,跟一座山似的挡住楼道的灯光,面无表情地盯着秦意,眼神冰冷凌厉,直让人头皮发麻,压力山大。

秦意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

“为什么失约?”周牧泽的声音如大提琴低沉醇厚。

“什么约?”秦意绷着脸。

周牧泽移开目光,长腿一跨就登堂入室,然后回头看了眼秦意,示意她给拿双拖鞋换。

秦意跑到他面前拦住,“你干什么?”

“我晚餐没吃。”

“关我什么事?”

“等你错过了。”

秦意讨厌死他这种理所应当的语气了,“我没让你等,这里没晚餐,周先生请走吧!”

周牧泽对她的话充耳不闻,把房子打量了一遍。

第十章 没得选

这是一套两室小公寓,面积不大,合租的话私人空间很少,看得周牧泽皱起了眉头,直到看到主卧和客卧的卫生间是分开的,才勉强满意了点。

“看够了吧?看够就赶紧走,这里不欢迎你。”

周牧泽一副视察的姿态,让秦意特别不爽,开口也特别不客气。

“做饭,吃完我就走。”周牧泽直接下指令。

秦意还没开口拒绝,周牧泽又说:“或者你陪我回周宅吃。”

他的语气不容置疑。

秦意哪个都不想选,但周牧泽不会给第三个选择,相比之下她宁愿做饭,不过还是垂死挣扎了一下,“家里没食材。”

“附近有个生鲜超市。”

周牧泽将希望的小火苗摁灭。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饭点,超市里只有三三两两的人。

秦意推门而入,收银员抬头对她礼貌的微微一笑,等后面的周牧泽走进来,收银员立即变成了星星眼。

天呐,这男人太英俊了!那脸,那身材,那气质,妥妥的霸道总裁啊!

收银员迫不及待拿出手机对着周牧泽,美滋滋地想着把这等极品男人发到朋友圈,给姐妹们开开眼,周牧泽的护卫马上过来阻拦,“请不要拍照。”

这是总裁大人的保镖吧!好大的范儿啊!

收银员一脸花痴的收起了手机幻想着。

秦意随手拉出一辆购物车,周牧泽同时伸手,“我来。”

秦意立马松了手,快步超前两步,寻找合适的食材。

习惯性地走到了打折区。

打折的商品已经不多,秦意盘算着自己会做什么菜,需要什么食材,感觉有点困难。

周牧泽看她盯着打折商品,有点心疼。

以前秦意对食物特别讲究,新鲜食材时常空运,连水都讲究产地,可现在已经学会精打细算,连买打折商品都要考虑许久。

“你打算买这些做给我吃?”周牧泽打断秦意的思索。

“有问题?”秦意反问。

说着伸手拿了些想好的食材扔进购物车。

周牧泽一看,嘴角弯了弯,“莲藕排骨汤,蔬菜沙拉,海鲜粥。”

秦意想说你怎么知道我要做什么,随即意识到,自己选的这些食材都是以前经常做给周牧泽吃的。

她马上板起脸:“我还没选完。”

周牧泽给她衷告,“你就会那几样,其他菜式都不成样子,别糟蹋食物。”

当年为了追求周牧泽,她深信抓住男人的心要抓住男人的胃,特地请了名厨学做菜,不过学来学去,就学会了被周牧泽称为“老三样”的三道菜。

她一直觉得自己厨艺天赋欠缺,后来才知道,天赋不佳也可以学好厨艺——

被周牧泽宠着,在他面前出糗都是甜蜜的情趣,就比如一直学不好的厨艺,等离开了他,承担起无法背弃的责任,才发现自己可以做到更多。

“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周先生不能用过去的眼光看待现在的我。”秦意收回心思,眼神平淡,语气也很平淡,仿佛他是个陌生人。

周牧泽眼底的愉悦慢慢散去。

两人都沉默了,没有再说话。

“可以了。”秦意又捡了几种食材,觉得足够了。

周牧泽默然推着购物车走向收银台。

收银员特别热情,麻利的装袋收钱找零,然后满怀期待地看着周牧泽,不甘心问道:“先生,我真的不能给您拍张照吗?我发誓,绝对不会传到网上!”

周牧泽抬眸,声音低沉醇厚如大提琴,“不能。”

“哦,好吧。”收银员很失望,然后羡慕嫉妒地看了眼秦意,发现秦意眼观鼻鼻观心,一脸的漠然,暗道难道总裁大人喜欢高冷范儿?

回到住处,秦意麻利开火,她动作很快,半小时就做了三菜一汤。

周牧泽向来食不言寝不语,秦意也不想说话,一顿饭在静默中结束。

“现在你可以走了。”

秦意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欢迎。

周牧泽放下衣袖,慢条斯理说:“以后每周一三五七晚餐时间空出来,我有安排。”

秦意想也不想就拒绝,“我没时间。”

“你已经失业了。”周牧泽对她的情况很了解。

“我很快就会找到工作。”

“你可以当作给我工作。”

秦意面无表情站起身,走到门前拉开,“我没兴趣,还有,请马上离开这里。”

周牧泽脸色沉沉,终究没有说什么,从衣架上取下外套,默然走出来。

秦意站在门旁,一脸漠然。

擦肩而过的一瞬,周牧泽突然伸手捞住她的腰,用力一带,把她拉进自己怀里,迅速低头在她额头印下一个吻。

第十一章 关家完了

秦意瞬间炸毛,一把推开他,“周牧泽你干什么!”

终于不再是一副陌生人的样子,周牧泽心情好了些,“失约的补偿。”

“你!你王八蛋!”秦意气得浑身发抖,连忙擦额头,跟擦什么脏东西似的。

周牧泽心情更好了,“你开心就好。”

“滚!”

周牧泽优雅地滚了,留下秦意一会儿生他的气,这厚颜无耻的王八蛋又占她便宜,一会儿生自己的气,明知道那家伙不是个好人还留他吃饭,怪不得被占便宜。

“小意。”

时雨回来看到餐桌上的两副碗筷,有些疑惑:“今晚有客人?”

秦意这才注意到时雨回来了,连忙收拾碗筷,“嗯,时雨哥吃过了吗?”

“朋友?”时雨的注意力完全在有客人来家里吃饭这件事上,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这其中或多或少有他的原因,虽然他自己不需要朋友,但却希望小意能拥有更多的朋友,就像普通年轻女孩那样。

秦意很想说不是,但看到时雨期待的眼睛,点头说:“是啊,朋友。”

“我很开心。”

“嗯,我也很开心。”秦意知道他真的为自己拥有朋友而开心,刚刚动摇的,想离开这里的心思也摁了下去。

来S市只是因为时雨要在这里工作,从回国那一刻起就该预料到可能会遇见周牧泽,如今真的遇到了,也不算是意外。

顺其自然就好。

反正,不会再失去什么。

……

这一个星期,关家各种公关拉关系,公司股票终于不再狂跌,再透露出将与外资合作一个大项目后,关氏股票开始回温。

关承志一扫前几天的沉郁,逢人笑容满面,想到今天的记者发布会后,关氏股票就会暴涨,关家也将在不久后真正跻身S市上流就越发春风得意。

关俪虽然不能出席记者发布会,但也到了后台,要见证关家崛起的时刻。

随着时间临近,记者陆陆续续坐满会场,低声猜测着关家这回能给出什么爆炸性新闻。

因为关家这段时间高度的网络关注度,S市的各大媒体,连国家台记者都有到场,关承志在后台看到这一幕,激动得有些不能自已,忍不住催身边的人:“G·T公司的人怎么还没来?记者会快开始了,快催催!”

“不好了,关总!”特助脸色惨白地跑过来。

关承志一听这三个字就咯噔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G·T公司的人跑了!”特助抖着声音道。

“跑了?”

关承志怀疑自己听错了,一把抓住特助的衣领,“跑了是什么意思?”

“就,就是G·T公司是个皮包公司,他们拿了我们的钱跑了!”

关承志理智上知道特助不会骗自己,但实在无法理解和接受,脸上露出一个似笑似哭的表情,“你他妈跟我开玩笑吧!G·T公司花了近一个亿建厂房,他们钱都不要了!”

“可是我们贷款的三亿全给了他们啊!关总,这可怎么办!”特助要哭出来了。

三亿啊,一旦消息透露出去,银行立即就会上门催债,到时候还不出钱,公司就完了!

关承志踉跄一下,往后倒退两步,差点跌坐在地上。

“关总!”特助连忙扶住他,“我们得想想办法,记者会马上要开始了,先把记者应付过去。”

“应付?怎么应付?”

关承志六神无主。

之前为了消除负面新闻的影响,也为了出一口气,关氏把消息发布得十分高调,现在所有媒体都知道关氏将启动一个超级项目,如果项目告吹,关氏之前有多得意,之后就会有多倒霉。

“怎么了?”关俪看到这边的动静,连忙过来问。

特助哭丧着脸把事情再复述了一遍,关俪只觉得暗无天日,早上G·T公司那边还打电话来确定记者发布会,怎么才几个小时,一切都变了。

“你骗我的是不是?”关俪恶狠狠瞪着特助,仿佛他说一句不是就要吃了他。

就在这时,几个警察来到后台,迅速认准了关承志,走到他面前,为首的警察出示了一份逮捕令,“关先生,经举报核实你进行非法金融活动,你现在有权保持沉默,但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

关承志腿一软,跌坐在地上,满脸绝望,完了!

会场的记者还在等待关氏和G·T公司的人现身,忽然得到消息关氏负责人被逮捕,整个会场勃然沸腾,蜂拥向酒店出口。

一起被逮捕的还有几个关氏企业高层,这会一个个戴着手铐,垂头丧气的被带出酒店。

闻风赶来的记者一见到这行人,立即百米冲刺跟上,相机噼里啪啦拍个不停,当天各大媒体又换了新头条,网络上也一片沸腾。

周牧泽处理完这天的事务,早已得到消息的特助卫哲才把这件事告诉他,“不出意外,关氏将清盘破产,关氏几个主要高层最高将面临10年刑期。”

关家如果再谨慎些不会这么快跟皮包公司搭上线,不过这两年关家急于求成,用了不少见不得光的手段,加上前段时间负面新闻影响太大,急于翻身,让人稍稍牵线,关家就上钩了,说到底都是自作自受,旁人不过是顺势推了一把。

比起关家,申家的底蕴就深厚多了,从靠山那里隐约得到一些消息,举行了一个慈善晚宴,捐了一大笔钱,话里话外是道歉的意思,第一时间把申展鸣发配国外,从此远离家族权力中心,也算是给一个交代。

周牧泽“嗯”了一声,没有其他表示,这件事就此尘埃落定。

《情意绵绵:首席难惹小娇妻》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