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厚爱:霍先生盛爱来袭》小说章节目录及全文完整版(主角盛希安霍绍庭)

先婚厚爱:霍先生盛爱来袭

时间:作者:一泓星湖来源:WXB

《先婚厚爱:霍先生盛爱来袭》完整版在线阅读先婚厚爱:霍先生盛爱来袭是作者一泓星湖倾心制作的一本(主角盛希安霍绍庭) 的小说:他不爱她,她却成为了他的霍太太。新婚第三天,他讥诮又冷漠地说:“霍太太,一年后,我们离婚。”不能干涉他的个人自由,不能对他的行为方式提出异议,更不能对外人说她是他的妻子。对于他一连提出的三个“不能”,她都点头答应。当他的旧爱如期而归,她如约将离婚协议书递给他,“她回来了,我还你自由。”他却笑了,“霍太太,你连我们的孩子都有了,你还想要去哪里?”...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先婚厚爱:霍先生盛爱来袭》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 是你先来招惹我的

第一章 是你先来招惹我的

朦朦胧胧之中,床的另一侧凹陷了一点下去。

  晃荡间,盛希安只觉得脑袋更加昏沉了。

  “唔……”她以为是又来劝她喝酒的,皱着秀眉伸手去推,“真的……不喝了!”

  下一秒,她的脖子精确的被人猛地一把掐住。

  “呃?”

  “谁给你的胆子进来的?!”好听的声线,却夹杂着风雨欲来的怒气。

  盛希安呼吸不畅,喉咙处也痛得难受,此时听到声音,酒也醒了一大半。她睁开眼,因为光线原因,依稀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

  空气越来越稀薄,求生的渴求让她拼命挣扎,可醉酒再加上被人正掐着脖子,她的力气又怎可能去跟一个男人抗衡?

  “啪!”

  男人一把拍开了床头的开关,屋里一下子亮堂起来。

  他看清身侧的女人后,原本盛满怒意的深眸又染上了一抹惊疑。

  他缓缓松开了对她的钳制,“盛希安?”

  盛希安终于得到解脱,捂着发疼的脖子剧烈的咳嗽起来。

  等她好不容易平复过来,这才察觉到一道无法忽视的视线牢牢锁在自己的脸上。

  她轻颤着睫毛慢慢转过头去,须臾之后,她蓦地瞪大了眼,“霍……三哥?”

  男人的容貌俊美英朗,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剑眉下是一双如同黑曜石的深邃眼眸。明明是一张让人看了就不免惊叹的容貌,此时却满是冷意,冷漠,邪肆。一双利眸如鹰隼,净是阴鸷、沉怒,此时危险的微微眯着,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让人生寒的压迫感。

  这个男人,不是霍绍庭是谁?

  霍绍庭,A城霍家老幺,在他那一辈排行老三。

  以前她常去霍家玩,见了他的面也总会叫上一声“三哥”。

  霍绍庭一点也没有见到熟人的开心,反是轻嗤道:“三哥?我怎么不记得我还有个妹妹?”

  “……”盛希安咬着唇,强忍着心底的难堪,她刚想要起身,就见男人略带讥诮的眼神若有似无的扫视了她一圈,最后将视线定格在她的肩膀周围,“就算有,那她也不是会脱光了自己随意跑上别的男人的床的女孩儿。”

  她皱了皱眉,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然后就彻底僵在了那里。

  她的肩膀,光洁一片!她今天明明穿的是一条修身长款裙!而最让她难堪的是,刚刚的一番挣扎,被子已经滑落了不少下去,一大半娇俏莹润已然露了出来……

  她瞪着眼,手忙脚乱的将被子拉高了些许。

  这个屋子,看装潢应该是酒店……

  饶是她平日里再聪慧镇静,此时也已经乱了分寸。

  房间里的灯,几乎都开了,暖气也开得很足,可盛希安还是觉得冷。

  那种冷意,从心底窜出来,让她觉得冷的同时,还让她觉得害怕和慌乱。

  他轻嗤起来,“盛希安,盛时强原来打的这个如意算盘?亲自将你送过来?他可还真是舍得!”

  “不是这样的!”

  “不是?”男人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眼带嘲讽,“这么说来,你是自己爬上我的床的了?”

  她脸上的血色尽褪,难堪和慌乱让她的眼眶瞬间红了,“不是!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真的不知道。你信我。”

  她急急开口,无比希望他能信她。

  他低低的笑起来,笑意却不达眼底,“信你?”他肆虐的眼神投掷在她的身上,“你身上不着一物的爬到我的床上来,你要我信你?盛希安,如果不是念着那点旧情,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掐死你?”

  她狠狠一抖,竭力说道:“三哥……我是真的不知道。”说完,她裹着被子就想要离开床铺这个危险之地。

  哪知,她的脚还没着地,手腕上就是一紧,紧接着,她被他拖着摔跌在床上。

  “啊——”

  她惊呼一声,刚想起身,两只手腕就被他的一只大手给牢牢捉住并举过头顶。他凑近了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眼底的肆虐之意一点也没隐藏。

  她一时忘记了挣扎,愣愣地看着他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英俊脸孔慢慢放大在眼前。

  他的下颚弧线菱角分明,却又奇异的柔和。浓黑的剑眉,直挺的鼻梁,削薄的唇微微勾着,黑眸深邃,像是能洞察一切。

  明明是那样好看的一张脸,却让盛希安心悸。只因为,他那双漂亮到令人过目不忘的黑色瞳孔,此时尽是一片暗鸷。

  “想跑?”

  “……”

  “盛希安,不管是谁让你来的,从你踏进这个房间开始,那么,一切都不是你说了算了,明白吗?”

  盛希安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一双晶亮的杏眼里尽是慌意,此时的她,犹如一只惊慌失措的小鹿。

  “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他虚眯起眼,“不管是谁让你来的,既然你来了,又费心做出这一切,如果我不对你做点什么,怎么说得过去?”

  “霍绍庭,你别乱来!”

  她大叫着开始挣扎起来,却哪里是他的对手?

  他抬起一条腿,便轻松控制住了她,“盛希安,是你先来招惹我的。”

  凉薄的语气,宛如来自地狱。

  他一把扯开她身上的被子,大手毫不留情的抚上她的一侧莹润并慢慢使力,“既然招惹了我,那你就该想到后果!”

  他灼逼的气息扑打在她的脸上,明明很热,可她却觉得身心都很冷。

  无边的恐惧让她入坠冰窖。

  他望着她邪邪地笑了起来,看她的眼神也如同在打量一只他看中的猎物,“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女人?”

  “不——”

  盛希安惊叫着睁开眼,大口大口地呼吸。

  她坐起身来,惊魂未定的看着房中的一切,才慢慢从梦靥中慢慢回神。

  又做梦了……

  这个梦,自那天她出现在了霍绍庭的酒店房间里之后,她已经做过不下五次了。即使她现在已经和霍绍庭结了婚。可每一次,这样的梦境都让她害怕,哪怕那天的真实情况是霍绍庭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可梦境里的情形是那样的真实,每当她清醒过来,她都需要回神好久。

  她苦笑着叹了口气,起身准备去浴室洗漱。

  刚下了床,房门便被人敲响,“太太,你起床了吗?”

  是家里的保姆阿姨玉嫂。

  “已经起来了。”

  “先生回来了,在楼下客厅等你。”

  盛希安一怔,他回来了?

第二章 接受游戏规则

第二章 接受游戏规则

盛希安匆匆洗漱过后便出了房间,刚走到楼梯转角处,就见霍绍庭坐在客厅的单人沙发里。

  从她此时的位置,可以看到他好看的侧颜,俊朗,完美,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贵气。

  他们已经结婚三天了,这还是自结婚后她第一次看到他。新婚那天,他只让家里的司机送她来了这栋别墅,至于他去了哪里,她完全不知道。

  今天,本该是她归宁的日子,父亲前一天已经打了几通电话,要她务必和霍绍庭一起回去。她不知道他在哪里,也不知道他到时候会不会出现,只说尽力。

  却没想,他今天到底是回来了。

  她本该心安的,可现在,看着他疏冷的侧颜,她却突然升起了几丝忐忑来。她踟躇不前,咬着唇绞尽脑汁的想着等一下该要怎么说。

  恰好这时,霍绍庭转过了头,黑如夜的瞳眸盯着她看了一眼, 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唇。

  盛希安轻吐了一口气,握了握拳,一步步下楼。

  “你……回来了?”她想尽力让自己轻松一点,可语气却还是难免干瘪。

  霍绍庭掀起眼皮,“怎么,不欢迎?”

  “怎么会?这里,毕竟是你的家。”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轻笑,顷刻又冷下脸来,唇角勾起一抹嘲讽。

  盛希安有些无奈,默默在心里叹息。

  这个男人,是A城最有名的钻石王老五、霍家老三,霍老爷子最为疼爱的小孙子。说起霍绍庭,不仅家世好,能力也卓越,自他接手霍家企业以来,他所带领的霍氏财团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他的家世和完美到近乎无可挑剔的英俊外貌,被很多女人封为这辈子最想嫁的男人。

  而就是这样的男人,他心有所爱,她也并不爱他,他们却成为了夫妻。

  夫妻吗?

  没有让人心动的求婚,没有鲜花没有钻戒,更没有宾客和婚礼。只有那两本红色的结婚证,向她宣示着她已经结婚的事实。

  一个星期之前,她留学归国,又恰逢她的二十二岁生日,父亲给她办了一场生日会。那天晚上,她只不过喝了几杯酒,醒来就发现自己与霍绍庭在同一张床上。

  她还没完全搞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地方出了差错,她和霍绍庭一起走出酒店的照片就被有心人送到了霍家。于是,霍家老爷子就提出要她嫁与霍绍庭的要求。

  她本不愿意,可看着父亲发愁的面容,念着盛家的家业也曾是母亲的心血,更为了母亲能好好活下去,所以她哪怕再不愿意,也只有点头答应。

  也正是这样,所以霍绍庭恨上了她,往日的那点情分到底比不过她抢了他的心上人的位置的恼怒。

  她这几日常常梦到的那个梦境,其实也不过只有前一半是真实出现过的。至于后面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那样的场景。

  难道是在提示着她今后的生活吗?

  可往后的日子再难,她既然选择了嫁入盛家,那她就没有回头的路可以走,因为霍爷爷唯一的要求是她和霍绍庭不能离婚。  

  “今天……”她犹豫了一下,飞快的看了一眼霍绍庭的神色,然后鼓足勇气继续开口,“是我该……”

  话还没说完,霍绍庭就将一直放在身侧的一个文件袋“啪”的一下扔在了茶几上。

  “看看条件。如果满意的话,把字签了。”

  盛希安愣了一愣,“这是什么?”

  霍绍庭没有回答,脸上隐隐透着几丝不耐烦。他也不看她,径自掏出烟盒拿出一支香烟来给自己点上了。

  盛希安顿住话头,弯身将文件袋打开。

  里面只装了两页A4纸,可一看标题,她就止不住地愣了。

  婚期协议?

  她疑惑地看了看霍绍庭,又继续去看纸页上的内容。

  他提出的要求,其实并不多,却也详细。他要求她在婚期存续期间,不得做出有损他以及霍家的事情,不得干涉他的个人自由,也不能对他的行为方式提出异议,更不能对外人说她是他的妻子。届时,他们离婚之后,他可以补偿她三千万以及他名下的三处房产。而这个期限,只需要一年。他们离婚之后,他和她不再想干。

  末尾处,已然有了他遒劲有力的签名。

  “这……”她吞了吞唾沫,惊讶之余不免也觉得心动,“你是说真的?”真的只需要一年就离婚吗?

  霍绍庭淡淡反问:“你觉得呢?”

  “可是,爷爷说过……”

  还不待她说完,他就出言打断了她,“如果不是因为爷爷,你觉得我会和你结婚?盛希安,一年,已经是我的极限。”

  说完,他又吸了一口烟,随后慢悠悠的将烟雾轻吐出来。烟雾缭绕升腾,模糊了他完美的容颜。透过烟雾,他看向她,眸子里一片疏离于冷漠,依稀还带着几丝他不曾收敛的厌恶。

  盛希安心上一窒,随即就苦笑着点头,“嗯,我明白。”

  如果不是她那天恰好出现在他的房间,那么,和他结婚的人,就是余暮雨。即便不是现在,他们也总是会结婚的,怎么也不会是和她。

  要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结婚,那是一种什么感受,她不会不清楚。

  她是有怨,可她能怪谁?怪只怪命运给她开了一个这样的玩笑。

  是她错进了他的房间,他恨她,她也能理解,也不会怪他。

  “你明白就好。”他的唇上闪过一丝嘲讽的冷笑,“盛希安,别以为嫁给了我就可以后顾无忧了。你们盛家既然有那个胆子做,你们就该明白,游戏开始了,那就要无条件接受游戏规则。”

  “……”

  她知道他现在是有多厌恶她,毕竟盛家现在的状况,真的很难不让人那样去想,觉得那一切都是她的处心积虑。

  “想好了没有?想好了就签字。”他看着她,目光炯烁深鸷,言语里尽是不耐,“如果没有想好,我可以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但是绝对没有‘不想’二字,明白?”

第三章 盛希安,你贱不贱?

第三章 盛希安,你贱不贱?

“我签!”

  几乎是他的话音刚落,她便急急回答了出来,并以最快的速度拿过了签字笔,没有半点犹豫的就在“乙方”后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不知道是不是她回答得没有半点考虑,还是签字的速度也太快,总之,此时看着她小心翼翼又无比舒心的将签好字的协议书递给他时,霍绍庭突然觉得不爽了。

  那种不爽,来得突兀,让他觉得憋闷。

  他并不希望她求他,他甚至希望她现在就离开这个家、和他没有一丁点关系最好。可她现在表现出来的是什么?

  她费尽心机爬上了他的床、又恶劣的让人拍了照成功的嫁给了他。如此一来,盛家就能平安度过这一劫,然后他也就没有用武之地了。

  呵——

  他们盛家将他当什么了?冤大头?

  如是一想,他便不由觉得愤怒。

  那股子愤怒刚一升腾,他就不由冷笑。冤大头?那也要看他愿不愿意当!

  盛希安看着眼前的男人一时几变的脸色,心中难免疑惑。

  她都按照他的要求做了,他怎么还一脸的怒意?

  可是,这又管她什么事呢?她刚刚才看过他拟的协议书,而她的记忆一向很好,他可是明明白白要求她不能干涉他的。所以,他的心情,也不是她去照拂的事情之一。

  “我已经签好字了。”她斟酌着语言,“那个……到时候,爷爷那边……就由你去说吧。”

  霍绍庭猛地抬头,目光凶戾的掠过她,那眼神,恨不能将她灼出一个洞来。须臾,他又轻嗤着笑道:“那不是你该费心的事。”

  他一把抓过她牵好字的协议书,起身欲走。

  “三哥!”

  霍绍庭猛然顿住步子,侧首斜了她一眼,眼里都是风霜。

  盛希安心上一抖,又竭力保持着镇定。想起那晚在酒店他说的那些话,她勉强的挤了一抹笑意出来,“对不起,我习惯了那样喊你。”

  “……”

  “你现在就要走吗?”

  闻言,霍绍庭冷冷一笑,他转过身来看向她,眼里满是嘲意,“不然呢?还是你想留下我做点什么?”说完,他又微微点了点头,恍然大悟起来,“是不是这几天你独守空房,所以现在要想补上一个新婚夜?”

  盛希安脸色一红,只觉得脸上微微有了热意。

  她张了张嘴,刚想要解释,就听他又开了口,“盛希安,你贱不贱?”

  盛希安刚刚泛红的小脸,瞬间就白了下去。她暗暗握紧了拳,心中的怒意像是洪水猛兽一般快要将她给淹没。

  他凭什么那么说她?

  在她生日会那天之前,她也是从小就衣食无忧的盛家大小姐,她也有她的骄傲。

  如果可以,她真想一个耳光扇过去!

  可是……她不能。

  纵然她此时觉得被羞辱,也觉得很是难堪,可她能怎么办?盛氏还等着他帮忙,只有盛氏转危为安,母亲的心血才可以留下来,母亲也才可以活下去。

  她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压下心中的怒意,想着父亲的要求,此时的她,甚至还必须强迫自己对着他微笑,纵然她笑得很勉强。

  “霍绍庭,你不用把话说得那么难听。我知道你看不上我,我也不爱你,所以……”她轻轻的笑了笑,“我也不可能那么作践自己的去向你提出那些要求!”

《先婚厚爱:霍先生盛爱来袭》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同类文摘